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銀狐第五十八章煩躁   
  
第五十八章煩躁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五十八章煩躁

只要母親在身邊,鐵心源是不害怕什麼欺君之罪的.

萬一出了什麼問題,拖著母親浪跡天涯也不一定是壞事情.

反正家里只有兩口人,如果再帶上狐狸,即便是在天涯海角也是全家團圓的狀態.

至于留在東京城的那點產業,說實話,鐵心源還真的沒有放在眼里.

當一個人在盡家財之後,有轉眼間重聚的本事,錢財對他來說不過是一種用來交換物資的籌碼而已,並沒有什麼比較特殊的.

距離皇城越遠,皇帝的威懾力就越低,大宋六成的兵力都部署在東京附近.

如果此時身在邊遠地方,巧哥扯旗造反鐵心源都不奇怪.

儂智高正是這樣做的,不過,他不是漢人,所以一個廣源州出來的異族土著,想要謀算嶺南的土地,這讓嘗夠了嶺南甜頭的大宋皇帝如何能夠忍耐.

兩個月的時間,身為前鋒的楊懷玉已經抵達了邕州,他將在這個地方嚴陣以待,逼迫匆匆縮回廣源的儂智高做出選擇.

身為主帥的狄青,帶著大軍一路上是橫掃直下的,就在這一路上,他攻破了無數盤踞在中原去嶺南道路上的賊寇.

據說大道的兩邊,經常會看到綿延數里的尸骸,有些被插在杠子上,有些被垂吊在大樹上,更多的是一顆顆的人頭,掛在道路的兩邊,如同風鈴一般的胡搖亂晃.

很顯然,楊懷玉南下是為了震懾儂智高,而狄青南下則是宋王朝向南蠻們宣示主權的一種方式.

自從曹彬擊敗吳越王之後,這是大宋戰兵第一次南下自己的領土.

鐵心源合上楊懷玉從洞庭湖發來的書信,對巧哥道:"這有些不對勁."

巧哥一面整理著手上的麻線繩子一面道:"有什麼不對的,南方這些年總是出亂子,聽說杭州,蘇州這等繁華的通都大邑都不安穩,皇帝這樣做當然沒有什麼錯誤."

"我說的不是派兵南下這回事,說的是狄青這次南下的手段.

侵略如火,霹靂手段,算是咱們大宋第一次這樣用兵.

以前的時候,還總是講究王師的風度,雖然做不到秋毫無犯,但是總會注意一下進軍的方式.

你看看這一次,狄青都干了些什麼,殺了這麼多人,京城里聽不到任何彈劾他的聲音,商賈那里也沒有傳來什麼不滿的聲音.

唯一麻煩的是包拯,包拯也咬著牙在配合狄青殺人,再苦再累不說話.

這不是咱們大宋的政治氣候啊,那些討厭武將的言官哪里去了?

韓琦那個砍了狄青愛將的家伙又哪里去了,狄青這一次做的如此過份,全天下人都閉上了嘴巴,我總覺得會發生點什麼事情,你說呢?"

巧哥瞅了鐵心源一眼道:"你多疑的狐狸性子又發作了.

誰說狄青做的過份了,你也不打聽打聽,南方都成什麼了.

黑店多如牛毛,只要是座山,上面就一定有強盜燒殺搶掠周圍的百姓,再不下狠手,南方還是好人去的地方嗎?"

鐵心源抱著狐狸轉著眼珠子道:"不行,一定要弄清楚這事的起因和結果.

你采買東西回東京的時候多找找你的狐朋狗友問問,我回東京的時候,多去問問我舅公他們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一個國家一旦改變了自己做事的方法,一定會有大變革發生的.

而這樣的大變革一定會牽涉到每一個人,很可能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

每一個時代總有些人走在最前面,他們也是這個大時代最早一批受益的人,也是收益最豐富的一群人.

我們兄弟雖然不一定要大富大貴,至少不能落下每一個前進的機會.

我覺得這一次的大浪很可能就是我們兄弟前進的基礎."

巧哥輕笑一聲,指指鐵心源和狐狸道:"你們哥倆坐這繼續謀算吧,我要去和工匠商量瓷窯和磚窯的箍口了,十天之後就要點火燒制第一批東西,我覺得那些東西比什麼狗屁的南征重要."

巧哥毫不猶豫的走了,鐵心源低頭看看狐狸,拿手按一下狐狸粉紅色的鼻頭道:"不謀一隅者不足以謀全局,不謀一時者不足于謀萬世.

巧哥是個傻瓜,我們兩個可不能這麼傻,大變革往往起于微末,不查秋毫如何查世間萬物?

我總覺得現在的趙禎一點都不像曆史書上寫的那個趙禎.

嘖嘖,你看看,這家伙要手段有手段,要謀略有謀略,要膽量有膽量.

有這樣的皇帝如果還不能治理好這個國家,我就覺得非常奇怪了.

你覺得奇怪不?"

狐狸伸出舌頭舔了鐵心源的指頭一下,就掙紮著要從他的懷里掙脫出來.

這是熟人要來的樣子,狐狸喜歡跟熟人打招呼.

鐵心源松開狐狸,就看見糖糖俏生生的站在一棵松樹底下.

她今天好像特意打扮過,從未見她穿過鵝黃色的繡花褙子,今天卻穿在身上,衣鉤掛住長袖,露出半截蓮藕般的小臂.

再往下看的時候鐵心源就歎了一口氣,人家的閨女的馬鞭都是絲絛纏成的,她的馬鞭卻是生牛皮絞著鋼絲編織成的,這東西當武器都成.

"我來看趙婉!"

糖糖一面應付著狐狸的親熱,一面對鐵心源解釋道.

"我也很想你!"

看到糖糖那張不自然的笑臉,鐵心源鬼使神差的說出了這句話.

"登徒子!"

糖糖的臉色變得正常了,臉部的肌肉不再僵硬,掐著狐狸脖子的手也變得溫柔了很多.

"登徒子是個好人,你不能總這樣誇我,我還沒有老婆,更沒有福氣一連生七八個孩子."

"店里的生意很好,你表姐打算再開幾個店鋪,已經派了管事去蜀中准備開店的事宜了,洛陽,揚州,杭州,都准備鋪開."

鐵心源笑道:"其實你們最應該把店鋪開到泉州和廣州,我大表哥現在就在泉州,把東西賣給胡人,才是利潤最豐厚的."

糖糖搖晃著馬鞭走到鐵心源的身邊,鐵心源立刻掏出手帕鋪開,請大小姐坐下.

"銀子賺多了很沒意思……"

"說這話該遭雷劈,大小姐,你知道這世上還有多少人吃不上飯嗎?"

糖糖苦笑道:"天下太大了,我只是一個小女子,管不了那麼多."

"不一樣啊,你滿肚子的學問,怎麼可以與尋常村婦相提並論.

我輩讀書人自然是要以天下為己任,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糖糖聽了這些慷慨激昂的話,不知道為什麼發怒了,憤怒的一鞭子抽在地上,抽的草屑亂飛,一句話都不說站起來,跨上一匹棗紅馬一溜煙的就去了紫宸觀.

鐵心源也覺得沒有一點意思,也跟著站起來,和狐狸一起向紫宸觀走去,不知為何,鐵心源今天很想看看牆里面那個女人的身子.

青苔小路上依舊清爽,這條小路上只有兩排腳印,鐵心源看得很清楚,一排是自己走進去的腳印,另一排是自己走出來的腳印.

腳步踏上青苔小路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沒了剛才的那股子興致.

釘在牆上的那根樹枝依舊還在,細密的枝子被陣陣山風吹得左右搖擺不定.

鐵心源上前用力的拔出了那根樹枝,高大的牆上立刻就出現了一個指頭粗的小洞……

等候了一陣子,牆那邊的佳人卻不見蹤影.

狐狸跳著腳從枯枝里叼回一支珍珠簪子,還是鐵心源丟棄的那一支.

鐵心源去過狐狸嘴里的簪子,將它塞進了那個小洞,然後就帶著狐狸沿著青苔小路向前散步.

他的每一步都落得很重,在青苔上留下深深地腳印,無論如何,這條小路也顯得未免太淒涼了一些.(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十四章苯教的祝福    下篇:第四十五章山守水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