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銀狐第四十章不敗傳說--千里快哉風   
  
第四十章不敗傳說--千里快哉風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十章不敗傳說--千里快哉風

不同人自然會有不同的命,不過這都需要一個前提,那就是能夠自由的掌控自己的命才成.

整個大宋國里,能夠暫時自由掌控自己命運的人不太多,而孟元直絕對是其中一個.

自從離開青山綠水,繁華絕世的大宋之後,孟元直就發覺自己的武技在不斷地變強.

他並沒有對此感到驚訝,這些都是自己應得的.

以前吃飯,只需要坐在飯桌後面等待,馬上就會有一桌子豐盛的飯菜等著自己享用.

現在不一樣了,剛才為了一塊干羊肉,他已經殺了足足七個人.

說是為了一塊羊肉就死了這麼多人,這其實是不准確的,如果不是孟元直在哈斯兒城賣掉了一些瑪瑙的話,這七個盜賊是不會追上來的.

宋人的形象在大漠中非常的糟糕,糟糕到了只要是個人就想搶劫一下,被放進鍋里面煮熟吃掉的也不在少數.

因此,大宋的商賈很少進入戈壁深處與這里的野人交易,而許東升則需要依靠波斯人的力量才能保證自己的商隊能夠安全的回來.

孟元直這一路走的艱難無比,吃飯會被下毒藥,住店會被半夜暗殺,買點東西會被刁難,哪怕是在所有人共有的河里面喝點水,都會被人驅趕,或者收非常昂貴的費用.

被所有人排斥的感覺非常的糟糕,原本還想平平安安的找到尉遲灼灼那群人,然後把他們平安的帶回來,一路上什麼樣的事情也不想惹.

只可惜這使他一廂情願的想法,好在,他終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在戈壁上,拳頭遠比禮儀重要的太多了.

所以說,他這一路基本上是殺到這里來的.

此時的孟元直甯願認為這七個人就是為了自己嘴里的那塊羊肉才來追殺自己的.

這樣感覺會古樸一些.

就像在春秋時期,類似自己這樣的武者出沒于荒原之間,只為一個承諾就怒而殺人,血濺五步.

一個沒有束縛的武者,才是真正的武者.

不用勞心,凡事不對,只需大刀長矛遞將出去,萬事自然就會平息.

那些人的尸體就倒在他的身邊,濃烈的血腥氣一點都不妨礙他在那堆小小的篝火上煮干羊肉吃.

鐵槍就戳在身邊,長刀就放在面前,上滿弩箭的弩弓就在探手可及的地方.

只要自己的武器還在身邊,孟元直就覺得自己哪里都能去得.

屁股下的那具尸體正在慢慢的冷卻,他的肉湯卻變得越來越滾燙.

哈斯兒城黃土夯制得城牆距離這里並不遙遠,孟元直吃飯的時候還能看見那道如同細線一般的城牆.

不過,一道黃色的灰塵出現在了城牆和自己之間,剛才有一個敵人逃走了,現在過來的應該是找自己麻煩的援兵.

孟元直搖搖頭,開始低頭吃自己的肉湯,馕餅已經在肉湯中泡的發脹,吸滿了濃郁肉湯的馕餅此時吃起來最是痛快.

一鍋肉湯很快就被他吃的干乾淨淨,孟元直滿意的拍拍肚子,瞅著越來越近的黃色灰塵,用手帕將自己散亂的頭發束縛起來,提起鐵槍,又把長刀掛在戰馬的身側,弩弓掛在另一邊.

他不是很喜歡束甲,很多時候他覺得自己流點血對于戰力的提升很有幫助.

這一點是從鐵獅子那里學來的,只有受了傷,自己的那部分身體才能學會下一次如何不受傷.

這句話他以前很是聽不明白,自從來到沙漠,尤其是砂岩山一戰之後,他對這句話有了很深的認知.

區區五十幾個騎兵,孟元直還真的沒有放在眼里,他解開自己的面巾,把自己非常標准的宋人面孔露在外面,立馬高坡,等待敵人來臨.

騎兵在五十步外停下腳步,一個類似軍官一般穿著皮甲的西域人縱馬向前.

義正言辭的大聲向孟元直說著什麼.

看到這個軍官的模樣,孟元直立刻就回想到了大宋的官差,即便是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也能通過語氣猜到幾分,這讓他不由得笑了起來.

當自己的武力高過普通人的時候,無論哪里的官差都會開始和你講理了.

然後就期望你能在他們表現出來的強勢場面下,束手就擒.

大宋皇帝或許有這個資格要孟元直束手就擒,面對這里野人一般的城主,孟元直只想擰下他的腦袋當夜壺.

長槍一擺,孟元直就沖下了矮坡,那個喋喋不休的官差稍微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孟元直會直接沖下來,怒吼一聲之後,就拔出自己的彎刀狠狠地向撲過來的孟元直劈砍了過去.

長槍蜻蜓點水一般的刺在官差的咽喉上,然後就閃電般的收回,官差的彎刀在自己的面前晃動一下什麼都沒有碰到,他的咽喉上多了一個血洞,從前面依稀能夠看到他身後的那些騎兵.

探手從官差的戰馬上取過一張圓盾,單手持盾格開一枚羽箭,再順手將圓盾掄了出去.

力量是如此之大,圓盾帶著嗚嗚的怪叫擊打在最右邊的一個騎兵胸口,馬上的騎兵被旋轉的鐵皮圓盾竟然削成兩截,上半身隨著圓盾一起跌落塵埃.

戰馬向前急竄兩步,左手的鐵槍就已經橫掃了出去,丈二長的鐵槍晃動的幅度很大,力量卻不是很大,破開咽喉事實上也用不了多少力氣.

剛剛在做好准備的騎兵,僅僅看到了一個閃亮的槍頭,就跌落塵埃.

一個人能站在狂奔的戰馬上揮動長槍讓他們根本就無法想象,彎刀格擋的角度太低,不足以封住長槍,被近乎兩尺長的槍刃劃過咽喉,頓時死的不能再死了.

五十人組成的軍陣非常的薄弱,當正面的兩個人掉下戰馬之後,後面的兩排騎兵面對急沖過來孟元直只能向兩邊避開,他的戰馬從軍陣最中間呼嘯而過.

戰馬奔出去至少三十余丈才停住腳步,回馬過來的時候,那些從驚慌狀態中清醒過來的騎兵,發一聲喊,揮舞著彎刀直奔停下戰馬的孟元直.

孟元直收起長槍,單手舉起弩弓,連續扣動了三次弩弦,三支弩箭就激鳴而出,在這個距離上,大宋弩弓非常的值得信賴.

弩弓收回,長刀就已經出鞘,這一次孟元直沒有催動戰馬,而是直接從戰馬的背上飛了出去,當中箭的騎兵從狂奔的戰馬背上摔下來的時候,如同大鵬鳥一般在半空中飛舞了三丈遠的孟元直腳尖踩在戰馬的鞍韉上,身體再次騰空而起,闖進了騎兵最密集的中央戰陣.

孟元直不願意傷害戰馬,所以在戰陣上都是以人為第一消滅目標.

按照鐵心源的說法,尉遲灼灼她們的處境並不好,想要千里迢迢的回到清香谷,沒有足夠的戰馬是根本行不通的.

這一路上的小國家多如牛毛,強盜也多如牛毛,小規模的隊伍或許還有通過的機會,由大隊婦孺組成的隊伍,恐怕走不出十里地,就會被這些國家,亦或盜賊侵吞的干乾淨淨,在西域,婦孺也是財產的一種.

刀背砍在騎兵的腦袋上,孟元直的力量掌握的很好,眼看著十數個騎兵栽倒在馬下,他才挑選了一匹最強壯的戰馬安身.

剩余的騎兵轟的一聲就亡命的向哈斯兒城奔逃,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眼前的這個黑眼珠男人是一個怎樣的惡魔.

孟元直並不追趕,而是先把戰場上亂跑的無主戰馬找回來,拴成一排,然後靜靜的坐在一邊等候地上那些被自己打昏的騎兵醒過來.

這麼多的戰馬,自己一個人是沒有法子全部趕著去于闐北部的群山里去的.

他下手很有分寸,摔在地上的騎兵共有十八個,還有三個很久都沒有醒來,孟元直就用長槍送了他們一程.

十五個騎兵驚恐的看著孟元直,嘴里不斷的喊著饒命.

孟元直很是奇怪,這家伙竟然喊的是回紇話,雖然他不是很懂,簡單的投降一類的話語他還是能夠聽得懂的.

他的長槍並沒有因為這些人的哀求而停下來,繼續刺死了五個長相猙獰的野人,這才罷手.

指著那個會說回紇話的騎兵道:"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我的馬奴,不服者死!"

這一戰的戰利品非常的豐厚,三十二匹上好的戰馬,讓孟元直非常的滿意.

回頭看看遠處的哈斯兒城,那里已經響起了低沉的號角聲,熟悉軍隊章程的孟元直知道這是全軍防備的命令.

就奇怪的問那個會說回紇話的騎兵:"我只有一個人,這座城里的人為什麼不再出來找我的麻煩?"

那個騎兵面色複雜的道:"哈斯兒城屬于尊貴的毛拉-穆吉孜大人.

城里總共有騎兵一百八十人,您剛剛殺死了大將軍易思卡爾,所以,在沒有招募到足夠多的勇士之前,穆吉孜大人不會來找您的."

孟元直聽了這個騎兵的話,心頭一動,想起鐵心源說過的一些話,就一把提起那個騎兵道:"如果你們幫我攻下這座城池,老子就把這座城賞賜給你."(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二章放飛的心    下篇:第二十三章說實話的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