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銀狐第九十四章不敗傳說--瘋狂的阿薩蘭   
  
第九十四章不敗傳說--瘋狂的阿薩蘭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九十四章不敗傳說--瘋狂的阿薩蘭

伙計捂著喉嚨痛苦的喘息起來,很快,鼻子里就有血流出來,血色殷紅的如同桃花一般.

後來,那個伙計就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嗽一下就吐一大口血,他探出手想要向葉護和迪離發求救,卻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咔嚓"一聲響,暴怒的迪離發竟然拗斷了拔悉密那條受傷的胳膊.

拔悉密終于忍不住慘叫出聲.

阿薩蘭睜開了眼睛,慌亂的神色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漠.

"迪離發叔叔,如果您不想看著我們之間開始火並,您就帶著您的部下離開吧.

我想為自己的生命博一下,是生是死看光明的神靈給不給我這個機會."

迪離發丟開汗出如漿的拔悉密,回頭看著阿薩蘭道:"終于從你身上看到了男子漢的影子."

阿薩蘭端起迪離發先前端給自己的酒杯,一口喝干,丟下酒杯道:"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迪離發叔叔眼里的小孩子了.

明天日出之前,迪離發叔叔就離開吧."

"王,不能放那個他們走,他們要是來離開了我們就沒有一點勝算可言了."

喘著粗氣的拔悉密浸泡在伙計吐出來的鮮血里瘋狂的吼叫.

葉護抬腿將拔悉密踢了出去.

迪離發看著阿薩蘭倒掉了杯子里的酒,重新從酒囊里倒出一杯酒遙遙的敬了一下阿薩蘭,同樣一口喝干了杯中酒.

葉護猶豫了一下接過迪離發遞過來的酒杯,也從酒囊里倒出一杯酒喝了下去.

酒不算好,入喉如刀割,三勒漿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喝了,也只有迪離發這種老將還依舊保留著唐人留下來的習慣.

拔悉密絕望的看著迪離發和葉護離去的背影,才要痛苦的閉上眼睛,就發現迪離發高大的身形忽然變得佝僂了起來,然後他就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一幕.

迪離發摔倒在地上,眼中散發著無限的恐懼,他的身體在抽搐,每抽搐一下,他的身形就變小一點,當他全身蜷縮如同嬰兒一般的時候.

一片濃重的黑色從他的面部升起,墨色如同暈染一般的向他全身擴散.

不大一會,他那雙抽搐的如同雞爪一般的雙手也變成了黑色.

葉護身上的鐵甲在嘎嘎作響,身披甲胄就不能全禮,可是此時,葉護抽搐的身體竟然將他身上的甲胄都拉扯的變形了,一條昂藏八尺巨漢,全身已經抽搐成了一棵黑色的肉球,凸出的雙目變成純黑色的時候,他的呼吸也就停止了.

"呵呵,噗噗,呵呵,噗噗."

驚恐的不能自己的阿薩蘭循聲望去,只見那個還在吐血的伙計,竟然在一面吐血,一面大笑.

"拔悉密,好樣的!"

阿薩蘭一刀砍掉了那個伙計的腦袋,沖著所在窗台下的拔悉密叫到.

拔悉密想要拒絕,猛地閉上了嘴,這個毒不是自己下的,那麼,只有是阿薩蘭自己親自下毒了.

毒殺迪離發和葉護的名聲不是很好聽,阿薩蘭馬上就要接收迪離發的軍隊,這個時候,萬萬不能讓人知道這里發生的事情.

至于下毒這種事情,自己應承下來就好,阿薩蘭估計也是這個意思,否則就不會說那句話了.

拔悉密忍著劇痛站起身,召喚來了阿薩蘭的親衛,小聲的吩咐幾聲,親衛見阿薩蘭不露痕跡的點點頭,就立刻快步出了飯店.

當阿薩蘭幫著拔悉密用凳子腿固定了斷掉的胳膊,飯店外面就傳來羽箭密集的破空聲,以及突然響起的慘叫聲.

"王,請立即下令宣布迪離發和葉護是回鶻叛逆,他們准備捉住您之後向契丹人請降.

被您給斬殺了,我為了護衛您斷了一條胳膊,時間很緊,容不得您猶豫!"

阿薩蘭拍拍拔悉密的肩膀就出了飯店,騎上馬快速的向哈密河上游狂奔,只有自己的親衛控制了王帳軍的將領們,他才能好好的喘口氣.

鐵心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完了整個過程,小心的蓋好地毯,低頭瞅著牽機藥和眼睛蛇毒有點出神.

這兩樣東西的威力出乎了他的預料,迪離發和葉護都是悍勇之輩,疆場厮殺早就把身體打造的如同精鐵一般結實,可是,在牽機藥之下,如同一個嬰兒一般毫無抵抗力,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留下來.

一瓶葡萄釀還沒有喝完,鐵心源就拎著半瓶子酒,推開密室左面的小門,沿著螺旋樓梯走了下去,再推開一道厚實的鐵門,一矮身就鑽了進去.

他覺得自己爬行的動作很是像蛇.

以前的時候自己對于黑暗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恐懼,自從干了這事之後,他討厭在黑暗中點亮蠟燭,就這樣在漆黑的地道里慢慢地爬行,讓他的心里非常的舒坦.

薩迦上師盤腿坐在一輪暈黃的燭光下,神情安詳,面目松弛,自有一股子慈悲的神態讓他有一種讓人心神安定的感覺.

表象如來,就可迷惑眾生,勇者當斬盡如來,自成如來才是羅漢因果.

鐵心源就著瓶子口喝了一口葡萄釀,這才想起來自己好像沒有帶夜光杯過來.

"你心跳的厲害,我在這里都能清晰的聽到."

薩迦睜開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瞅著故意坐在黑暗里的鐵心源.

"剛才爬行的太久,很費力氣."

薩迦笑道:"應該不是勞累造成的,你為了給清香谷里的野人做榜樣,喝酒從來都不用瓶子直接喝的,是什麼讓你一向安穩的心神有了變化?"

鐵心源笑道:"胡說,我和孟元直喝酒從來就不用什麼酒杯."

"那是你想融入孟元直的生活,特意那樣做的,你其實是一個非常討厭粗俗的人."

鐵心源又喝了一大口酒笑道:"好吧,好吧,我剛才去了湯餅店,想要看看阿薩蘭有什麼動靜,結果無意中看到了澤瑪那個鬼女人在洗澡.

嘖嘖,那腰身,那屁股,你也知道慕少艾乃是少年本色,害的我血脈賁張,到現在都不能平複."

薩迦上師再次笑了起來,臉上嘲諷地神情就像是一尊無所不知的佛.

"這個世上或許有女人可以讓你血脈賁張,讓你情不自禁,只可惜這個女人絕對不可能是澤瑪.

當初你騎在她身上撕扯衣衫的時候,眼中都是一片清明,看不到半點****之念,現在不過是看她洗澡而已,如何能讓你如此的狼狽.

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鐵心源苦笑一聲,喝了一口酒道:"我們以後要少接觸,和你接觸的越多,我身上的秘密就越少.

好吧,我剛才親眼目睹了一場卑鄙無恥的謀殺."

"阿薩蘭終于瘋了!"

薩迦上師感慨一聲就不再說話,嘴里嘀嘀咕咕的念著不知道什麼內容的經文.

"你怎麼知道是阿薩蘭殺人,而不是別人殺阿薩蘭?"

薩迦念完了冗長的經文之後笑道:"我最近和阿薩蘭相處的很愉快,相處的時間自然也就很長.

根據我對阿薩蘭的了解,他其實不過是一個還沒有長大的紈绔子弟而已.

他表現出來的殘酷和凶狠,不過是小孩子嚇唬人的手段而已,真正做事的時候,他是一個沒有任何決斷的懦夫,他總是需要別人去給他指引前進的方向.

我敢說,如果沒有拔悉密這個老將,他根本就做不出殺掉迪離發奪取王帳軍這種需要勇氣和智慧的事情.

我估計他明天就會進入沙漠."

鐵心源點點頭道:"只有把大軍帶進沙漠這種相對密閉的環境,他才有下手剪除迪離發羽翼的機會,也只有給所有人樹立一個強大的敵人,他才能暫時掌握這支王帳軍."

薩迦上師微微欠身道:"恭喜你,你的計劃成功了,從一開始看不到任何希望,到現在即將成功,我真的非常佩服你.

阿薩蘭瘋狂之後,就是你鐵心源開始崛起這片土地的時候了,請您看在薩迦和仁寶對您不離不棄的份上,不要過多的壓制我教.

信念是自由的,就像是飛過天空的鳥兒,她不能受到羈絆,否則就是籠中鳥.

被囚禁的信念,也就不再是信念了."

鐵心源皺眉道:"飛過天空的鳥兒同樣會受到羈絆,即便是老鷹也會有落地的時候,不受羈絆的信念是危險的.

你既然在大宋生活了二十六年,你就該曉得我儒家經典對善惡的解釋.

人性中本來就有惡的成分,你的信仰摒除不掉這些,佛家要求忘我,道家講究斬尸,這都是對自己約束的一個具體表現.

你們吐蕃人曆來天真爛漫,看到高山就會想到雄鷹,看到大河就會想到巨魚,看到野花就會向往男女之情,他的頭腦像天空一樣廣闊,可以容納下琲e沙數一般多的神靈,如果沒有約束,這種自由最終會毀掉你整個吐蕃.

一旦這個民族不存在了,你的教義也就會消失,不論你們傳承了一萬多年,還是幾千年,都會消失掉."(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十三章不敗傳說--謀殺    下篇:第九十五章不敗傳說--按部就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