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寒門崛起第二百七十五章 身處臭號,我有口罩   
  
第二百七十五章 身處臭號,我有口罩

待墨跡已干,朱平安便收了試卷,小心的放入了試卷袋中,掛在了一邊的牆壁上.

此時天已經黑了,黑沉沉的夜色,放佛無邊的濃墨被重重的塗抹在天際,連一點點的星光都看不到.北風也開始呼嘯了,料峭的春寒逐漸的在會試貢院肆虐開來.

隨著北風呼嘯的,還有隔壁的異味,受此摧殘最深的便是臭號.

遠處傳來了某位仁兄嘔吐的聲音,在寂靜的深夜里,異常明顯,大約也是跟自己一樣的倒黴孩紙吧.

身處臭號又怎樣,自己做個口罩就是了.

朱平安緊了緊身上的兔毛外套,將放在炕上的行囊用手拉過來,從中找出來了一條棉布枕巾,這是母親陳氏在家里給自己做的枕巾,是用給自己做衣服剩下的邊角料棉布做的.

將這條枕巾從行囊里取出來,然後找了一個小刀子,將枕巾的按照自己臉型大小剪了兩塊橢圓形的棉布,將這兩個橢圓形的棉布重疊在一起,然後又用小刀子切割了四條長帶子,接著又在重疊在一起的橢圓形的棉布兩邊紮了四個小孔,將這四條長帶子穿過小孔系上.

嗯,一個簡易的雙層口罩就做成了.

朱平安將這個簡易的口罩戴好,嗯,效果還不錯,幾乎已經聞不到異味了.

夜深人靜,正是睡覺的好時候,不過在睡前看下第二道四書文題目,一邊構思一邊睡覺,再好不過了.

第二道四書八股文的題目比較簡單:"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

這是《論語.子罕》第二十八章,這句話也是大家經常見經常說的一句話.看完這個題目,朱平安就將試題也放入了試卷袋中,掛在牆壁上,然後收拾了下號舍,吹滅了蠟燭,一邊思索.一邊靜靜睡去.

其實這個題目一點也不難.到了冬天,才知道松樹和柏樹是最後掉葉的,其實無非是說松柏不屈不撓的高風亮節.朱熹對這一章做注就用了兩句話,"小人在治世.或與君子無異,惟臨利害.遇事變,然後君子之所守可見也","士窮見節義.世亂識忠臣,欲學者必周于德."

所以.這道題也就是一道托物言志題,大約從多個角度將松柏臨冬不凋,不屈不撓的氣節和品質.然後再表達自己思想境界跟松柏一樣高風亮節就是了.

很快,朱平安就構思了一篇八股文.然後就靜靜睡去了.

清晨,萬籟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隱去,破曉的晨光慢慢喚醒沉睡的考生.

其實早在晨光尚未破曉時,朱平安已經早早起床洗漱了.

不為別的,就為這個時候是一天中最冷的時候,這個時候外面還有晨霜,因為冷,隔壁的味道還很淡;因為早,大部分考生還未起床方便.

所以,此時臭號味道是一天中最為清淡的時候.

昨日一天,就進了一次飯,這個時候朱平安覺的腹內異常的饑餓,肚子已經叫了好幾次了.

"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朱平安戴著口罩,輕輕的默念著《孟子》里的這句話,將包袱里被搜檢大兵切好的肉塊取出來,用一根鐵條叉好,放在炭火上烤一烤,然後拉開口罩的一角,將肉塊放入嘴中,然後迅速拉下口罩戴好.

就這樣,艱難的咀嚼著.

至于像昨天那樣煮面條肉湯,那就請恕臣妾做不到了.昨天是因為第一天,自己又幾乎是最早一批進來的,隔壁的廁所幾乎還沒有啟用,沒有異味,所以能煮一頓熱湯面條,至于今天就不行了.

再像昨天那樣做,非得吐了不行.

所以,朱平安就這樣將肉干烤熱一些便放入嘴中,戴著口罩咀嚼充饑.烤一烤就放入口罩嘴中拒絕,然後吞咽,速度很快,吃的也很多.

外面監考的大兵已經幾乎目瞪口呆了,這一晚上換班才回來,就發現自己負責的號舍這位主咋弄了這麼一副奇怪的裝扮,把一塊破布蒙在了臉上,而且,怎麼一大早就吃的這麼歡快,嘴都不帶停的.

昨晚換班休息時,就已經聽說在另一排臭號的考生已經吐的不行了,尤其是傍晚那一陣集中如廁的時候,那倒黴孩子已經吐得昏過去了.總裁大人(古代主考官也被稱為總裁,即總裁閱卷)念在人命關天,已經著人將其送至明經樓了,當然考試肯定是作廢了.

可是咱監考的這位主兒,不僅沒有吐得死去活來,反而活蹦亂跳.

所以,對于自己監考的這位臭號主兒,不管別人怎麼看,反正我是服了.

在這麼一會的功夫,朱平安已經大約往自己嘴里塞了差不多一斤的肉干了,肚子早已經不餓了,不過還是要多塞點,非常時期十成飽才可以.

一位大清早起來的考生,忍不住腹內噴湧而出的感覺,披了一件外套就從自己號舍前往廁所休整一下.

在監考的陪同下,走在去廁所的路上的考上,無比的慶幸他沒有被分在臭號,想一想,多少像自己這樣去方便的考生啊.然後便是對被分在臭號的考生的幸災樂禍了,呵呵,這分在臭號的考生還不得被熏的死去活來啊.

想到這,這位考生就不由油然而生一種幸福感.

果然是,對比才能產生幸福感啊.

當這位考生路過他幸災樂禍的臭號的時候,顛覆他人生觀的一幕出現了.

在他心里應該吐得死去活來的臭號的考生,此刻正手持一個鐵條插著烤肉,烤的滋滋作響,還吃得津津有味呢.



不知為何,這位要去上廁所的考生,看到這一幕,不由的干嘔起來.

呃,這是專門來我門口吐來了?

朱平安聞聲往外看了一眼,然後無語的搖了搖頭,將鐵條上叉的肉干丟進了炭火盆里,任其燃成灰,開始動手收拾自己的號舍起來.

此時,天也漸漸放亮了.

朱平安戴著口罩將自己號間里的東西收拾好,洗了洗手,重新將木板擺好筆墨紙硯,開始繼續自己的會試魚躍龍門之路.

當那位吐過的考生從廁所出來時,朱平安已經揮毫潑墨將自己昨晚構思好的第二篇八股文往草稿紙上抄寫起來,筆走龍蛇,文不加點,一蹴而就.

身處臭號,還能文思湧泉!這位如廁的考生簡直被朱平安亮瞎了狗眼.(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晉有馮婦    下篇:第二百七十六章 下雨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