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寒門崛起第五百六十九章 殺雞儆猴   
  
第五百六十九章 殺雞儆猴

經曆了熬鷹心理戰後,朱平安又欣賞了一處殺雞儆猴.

從照磨所出來跟著翟郎中到了刑部尚書何鼇辦公房外,朱平安也未能見到何尚書,因為何尚書不在辦公房間,而是在刑部的一處大堂聽審一個案子.

案子是刑部和錦衣衛聯合會審,由刑部另外一個清吏司郎中主審,刑部何尚書在大堂聽審,同時在堂聽審的還有四品錦衣衛僉事魏伯陽,大堂內除了刑部的差役還有數位錦衣衛校尉.

別看錦衣衛校尉帶著校尉兩字,他們也只是普通的錦衣衛,"校尉"相當于其他衛所的"軍卒",錦衣衛校尉都是從民間挑選壯丁充當,也就是民間的武林高手,他們專職擎執鹵薄儀仗,及駕前宣召官員,差遺公辦.錦衣衛開有詔獄,類似今天這種審判斷案什麼的,錦衣衛校尉也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因為何尚書正在聽審,翟郎中便領著朱平安到了大堂附近的一個房間暫候,等這個案子審完了,再去拜見何尚書.

朱平安坐的位置剛好可以看到大堂外杖刑的一幕.

"屈大人請吧."

一個身著白色囚衣,神情惶恐的犯人被兩個錦衣衛獰笑著從大堂里"請"了出來,嘴里稱著屈大人,可是並無一點尊敬的意思,就像是捏小雞崽一樣,將被稱為屈大人的犯人架了出來.

"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我是七品知縣,你們不能這麼對我……"一身囚衣的屈大人神情惶恐的喊著,掙紮著.

位置不遠,朱平安看的很清楚,連屈大人囚衣上的褶子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屈知縣和錦衣衛的對話也是聽的清清楚楚.

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別想了,多少官員都被做成燈籠掛成旗幟了,何況是普通的刑罰了.

"哎呦,我的屈大人,別說您七品知縣了,就是三品的大員,小的也打過.我們都是粗人,可不懂的什麼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什麼的,我們只知道奉命行事."其中一位錦衣衛掃了屈知縣一眼,不屑的瞥了瞥嘴,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在說話的時候,兩位錦衣衛手上的動作可沒有絲毫影響,架著身著囚衣的屈知縣走到了庭院中的一張長凳前.

"屈大人是自己趴上去呢,還是讓小的們幫您?"到了長凳前,錦衣衛放開了屈知縣,似笑非笑的看著屈知縣.

"我……我自己來!斯文掃地,斯文掃地!!!"屈知縣也知道躲不過去,平生了幾分骨氣,恨恨的咬了咬牙,用力的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趴在了長凳上.

"宛平知縣忤逆上官,妄談國事,杖刑六十.念及為官不易,減半行杖."

在屈知縣剛剛趴在長凳上,一位刑部小吏從大堂出來,將手里的一支令簽在屈知縣面前展示了一下,面無表情的宣讀了堂官對屈知縣的刑罰.

明朝的杖刑是以十為差,杖刑的數目最低是六十,最高是一百杖.剛剛宣讀的令簽,屈知縣要被杖刑六十,因為官員有所優待所以減半行刑,也就是三十杖.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屈知縣哼了一聲,便默不作聲.

宣讀完畢後,兩個錦衣衛各自取來了一根粗長的大荊條,長約三尺左右,打人的那一頭較為粗些,如人的拳頭般粗細,上面還有干涸的血跡斑斑.

"分量輕了些,還是包著鐵皮帶著倒刺的廷杖握在手里舒服些……"錦衣衛故意在屈知縣面前掂了兩下手里的荊條,不無恐嚇的說道.

"屈大人,可有什麼要交代的?"另一個錦衣衛看著屈知縣擠了擠眼睛,手指搓了挫,意有所指的問道.

這是索賄?

呵呵……朱平安看到這一幕,微微勾了勾唇角,果然像史書說的那樣,杖刑還有廷杖里面有很多貓膩,也誕生了三百六十行之外的三百六十一行,因為杖刑絕對算的上是一門手藝,干這一行的差役和錦衣衛都是靠手藝"吃飯",比如這個錦衣衛.

能出師行杖刑的錦衣衛都是練過的,要拜師送禮學這門手藝.據雜史記載,錦衣衛掌握這門手藝,需要練上幾年呢.他們主要練習兩個手段,一個是外輕內重,一個是外重內輕.練習的時候,他們要做兩個假人,其中一個假人里面放豆腐,另一個假人里面放青磚,外面都穿上衣服.放豆腐練習外重內輕,錦衣衛只有做到把外面的衣服打的稀爛,聲音咣咣響,而里面的豆腐不傷分毫,才算到家;放轉頭是練習外輕內重,錦衣衛只有做到把外面的衣服不傷分毫,而里面的轉頭打的稀碎,才算到家.

這樣,如果有人在行刑前給他們行賄送禮,或者長官有所暗示輕打的話,他們就會采用外重內輕的手法,把人打的看著皮開肉綻,但其實只是皮外傷,回家養幾天就能活蹦亂跳了;相反,如果行刑前沒有行賄送禮,或者長官有所暗示重打的話,他們就會采用外輕內重的手法,看著只是皮膚紅腫,可是內里受傷卻很重,骨頭都能打斷.

刑杖在手,輕重在我一念之間.

挨打的人,往往會花錢買輕打,于是就衍生了第三百六十一行.

當然,如果沒錢或者不明其中貓膩或者耿直的人,那就只有硬挨一頓了.

"哼!"

屈知縣冷哼一聲,沒再說話,用行動表明了一切.

"呵呵,既然如此那屈大人就忍著點,小的們也是奉命行事,請恕小的們冒犯了哈."錦衣衛見狀,冷笑一聲,嘴里客氣的說著,可是手上的動作絕對是下了狠手.



刑杖帶著一股腥風狠狠的落在了屈知縣的臀上.

瞬間,屈知縣就好像是鵝一樣,伸長了脖子,額頭上青筋直露的嗷一嗓子痛呼不已.

一,二,三,四……

伴隨著刑杖的一次次落下,屈知縣痛叫的聲音一次比一次更慘,最後都只能看到口形,痛得已經發不出聲音了,只有條件反射的張合嘴唇.

頃刻間,屈知縣臀上白色的囚衣,已經被血漬浸透了.

"這是宛平知縣,據說是在前段時間京察時當眾妄加非議上官,數次三番詆毀京察……"翟郎中適時的給朱平安講著屈知縣的往事,然後悄悄打量朱平安的神情.

殺雞儆猴

毋庸置疑.

忤逆上官,非議朝政,呵呵……這一幕絕對是殺雞儆猴,翟俊濤是故意帶自己來看這一幕的.朱平安坐在桌前,泰然自若的看著外面行刑的場面,像是在看電影一樣,面上掛著淡淡的笑.

這讓翟郎中很失望.(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六十八章 演員的自我修養    下篇:第五百七十章 刑部尚書何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