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重點更新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第305章 你是我最大的功業   
  
第305章 你是我最大的功業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換身份的事,他們談崩了.

司行霈的無理取鬧,讓顧輕舟很惱火.

他在否定顧輕舟的乳娘和師父,他要求自己凌駕在他們之上.

這是不可能的!

愛情,永遠無法大過養育的親情!

"我不想跟你說話."顧輕舟背著他躺下去.

司行霈卻沒有像以前一樣哄她,他下樓去了.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顧輕舟越發不安,也下樓去尋他,結果看到他在書房抽煙.

他好似一籌莫展的樣子.

顧輕舟不知他在為難什麼.

或者說,在這件事上,自負通透的顧輕舟,猜不透司行霈的心思.

他其實說得很清楚,他想要顧輕舟這個人徹底消失,她換一副完全無關的面貌再出現.

他要她斬斷一切的關系.

這不像司行霈!

司行霈疼顧輕舟,他願意栽培她,輔助她.

他希望她在學校好好立足,就是希望她得到社會的認可.他要她有本事,有學曆.

那時候,他還不夠愛她,都能為了她籌謀一切,什麼都是為了她好.

他從未強迫她做他的金絲雀,雖然他嚇唬過她.

"這個世上,永遠不會害我的人,除了李媽就是司行霈了,連師父也要排在司行霈後面."顧輕舟想.

將近兩年的相處,司行霈對顧輕舟如何,顧輕舟一清二楚.

怎麼到了現在,兩個人心意相通了,他反而要毀了她,讓她做個不能見光,在社會上毫無價值的人?

這不是司行霈的作風!

一定出事了!

顧輕舟依靠著書房的門,望著他愣神.她百巧伶俐,卻完全不懂司行霈這次的動機.

司行霈也熄滅了雪茄,沖她招招手.

走到他身邊,顧輕舟的怒意已經沒有了,她捧起他的臉,低聲問他:"是不是出了大事?"

"嗯."

"什麼事?"顧輕舟心中亂跳.

"你不要問."司行霈道.

"你知道,我什麼都願意,我下定了決心就不會反複.但是,我不能連乳娘和師父都不認,我還要把乳娘接過來,為她養老送終,這是我的責任."顧輕舟道,"我不能斬斷和乳娘的聯系.司行霈,我跟她情同母女,更勝母女!"

司行霈沉默.

他用力摟住了她的腰,讓她坐到自己腿上.

撫摸著她光滑細膩的面頰,司行霈抬起她的下巴,輕輕在她唇上碾過:"輕舟,把你套牢了,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功業!我要維護好我的功業!"

顧輕舟失笑.

她將頭埋在他的懷里.

他的氣息清冽,有雪茄淡淡的香味,讓顧輕舟踏實.

司行霈摟著她,胳膊一寸寸的收緊,低聲在她耳邊說:"輕舟,你是我見過最好的人.你什麼都好,你比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好!"

顧輕舟唇角微翹.

她也摟住了他的腰.

談過之後,司行霈就沒有再說過這樣的話.

顧輕舟也一再表明,其他都好說,乳娘的事沒有商量的余地.

"我乳娘就是個做傭人的,什麼親戚朋友都沒有.你若是真的很為難,可以連她的身份一起換掉,這樣照樣沒人能說什麼."顧輕舟次日道.

司行霈卻好像忘了此事,給顧輕舟夾了一個湯包:"吃飯."

他好像改變了主意.

顧輕舟狐疑看著他.

司行霈表情坦然,輕輕摸了摸她的頭發:"今晚還是留在這里,我想一回家就能看到你."

"不行,我得回去."顧輕舟道,"我們要離開岳城了,我家里的事還沒有處理完,我得抓緊時間."

司行霈握住她的手.

好半晌,他才松開,又摸了下她的頭發:"要我幫忙嗎?"

顧輕舟搖搖頭:"暫時不必了."

司行霈還是舍不得.

他道:"中午等我回來吃飯,我給你帶好吃的."

顧輕舟失笑,說他:"你怎麼黏黏糊糊的?"

司行霈捏她的臉:"你這個沒良心的小東西,我多久不見你了!這些日子,你做了什麼,要不要跟你算算賬?"

他說司慕的事.

顧輕舟去司公館給老太太治病,和司慕朝夕相處,司行霈不是不生氣.

他很嫉妒,嫉妒得有點發狂,但是他忍住了,不想讓顧輕舟難過.

"我沒什麼賬可算的......"顧輕舟低喃,倒也乖巧聽話.

中午,司行霈冒著炎炎烈日回來,身後的副官拿了個小盒子.

盒子被日光照得滾熱,里面卻是冰袋和棉布,藏在最深處的,是一碗沁人心脾的紅豆冰糕.

顧輕舟忍不住笑起來.

同時,眼睛又微濕,低聲道:"為了送這點吃的,冒這麼大的日頭跑回來?我不能去店里吃嗎?"

司行霈摸了摸她的腦袋,道:"感動就直接說!"

顧輕舟很感動,副官出去了之後,她輕輕吻了下司行霈的面頰.

司行霈則毫不客氣板過她的臉,親吻著她的唇.

涼絲絲的冰糕,香醇甜膩,顧輕舟吃一口,喂司行霈一口.

"你自己吃."司行霈道.

顧輕舟吃了小半碗,想起昨夜的話,心中到底難以安甯,問他:"我身份的事......."

"不提這個了."司行霈道,"輕舟,我們又不是作奸犯科了,憑什麼要偷偷摸摸?就光明正大的結婚,誰也不怕,誰的面子也不用顧!"

顧輕舟忍不住輕笑.

只是,她很清楚此事還沒有完.司行霈在背後,不知承擔了何種壓力.

她問了,他不說.

顧輕舟直到黃昏時候,天氣微涼才回顧公館.

司行霈初回岳城,海軍的事需得忙碌一陣子,顧輕舟見不到他的人影.

而顧輕舟自己,也是早出晚歸.

"輕舟小姐最近在忙什麼?"

"宴會多吧."

到了七月中旬,顧輕舟終于閑了下來,有時候早上起來出去一趟,中午就回來陪著姨太太們打牌.

或者傍晚的時候出去,吃了晚膳再回來睡覺.

她甚至建議姨太太們:"別總在家里悶著.這酷暑的天,悶著都要生病了,應該出去走走."

四姨太走不開,二姨太和三姨太卻是有些朋友的.

沒過幾天,二姨太期期艾艾對顧輕舟道:"輕舟小姐,我有個朋友姓周,從前也是唱戲的,如今她自己回到了岳城,我能邀請她到家中打牌嗎?"

"可以啊."顧輕舟道,然後又笑了,"二姨太,您是當家做主的呀."

二姨太苦笑.

話雖如此,這個家里哪里輪得到二姨太做主?

經過這麼多事,二姨太對顧輕舟有種莫名的敬畏.

這種敬畏,不同于對秦箏箏的隱忍和戒備,而是從心眼里不敢在顧輕舟面前玩花哨,規規矩矩的.

比起秦箏箏,顧輕舟溫柔嫻雅,可她的手段十分了得.

第二天,二姨太果然領了一位朋友到顧家來湊席.

二姨太的朋友,嫁給了一位南洋姓周的商人做姨太太,大家稱呼她為"周太太".

周太太約莫三十來歲,會抽細長的煙,化極濃的妝,不太年輕了,可眼角眉梢全是風流.

"叫我阿煙吧."周太太對眾人道,"叫周煙也行,別叫太太.我算什麼太太?"

女子冠夫姓,在此前是種流行.

顧輕舟將來嫁給了司行霈,她就可以冠他的姓,叫"司顧輕舟".

她心中微動.

周煙則看了她一眼.

這一眼,意味深長.

顧輕舟低垂了眼簾,沒說話.

晚夕,顧輕舟問二姨太:"你這位朋友,是在哪里偶遇的?"

"是舊朋友家."二姨太笑道.

顧輕舟哦了聲.

二姨太小心翼翼打量顧輕舟的眉眼:"輕舟小姐,有什麼不妥嗎?"

"沒有啊."顧輕舟笑道.

打那之後,周煙幾乎是天天到顧公館,有時候陪著姨太太們打牌,有時候跟二姨太在房間里嘀嘀咕咕的.

周煙頗有風塵氣,可能不會到顧家做太太,可仍是如此,還是叫三姨太和四姨太不安.

特別是四姨太.

"輕舟小姐,我總覺得這位周家的姨太太頗有心思."四姨太擔心道,"她不會教唆二姨太使壞吧?"

顧輕舟正在織毛線.

她盛夏的日子織毛線,也是駭人聽聞.

四姨太努力忍住,才沒有露出驚訝.

顧輕舟低垂著腦袋,一段纖長的脖子露出來,細膩嫩白,像白玉般精致無瑕.

對于周煙,顧輕舟始終心不在焉,淡淡道:"不會的吧?"

"輕舟小姐,不能大意呀!"四姨太道,"咱們家好不容易平靜了,我是感覺這位周太太來者不善."

周煙到顧家的日子久了,也就碰到了顧圭璋.

三姨太跟顧輕舟告狀:"我瞧見她和老爺在書房抽煙,二姨太也在,她居然直接在老爺嘴里銜著的煙上接火......."

這跟親吻有什麼不同?

太明顯了!

"輕舟小姐,她是不是要給老爺做姨太太啊?"三姨太擔心.

顧輕舟笑道:"若是這樣的話,二姨太容不下她吧."

"她跟二姨太有陰謀!"三姨太篤定道,"輕舟小姐,說不定是算計您的."

顧輕舟失笑:"我一個小姑娘,她們算計我什麼?"

三姨太看著她,心想:真好意思自稱"小姑娘",老爺都被你捏在手里,太太被你弄死了,家里誰敢不聽你的話?

想到這里,三姨太恍惚明白了一點什麼.

她猜到了二姨太的用意!

上篇:第15章 反被丟下    下篇:第305章 你是我最大的功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