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第269章 神醫顧輕舟   
  
第269章 神醫顧輕舟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馬冼神色恍惚回到了飯店.

雖然傭人很不禮貌,後來還是給馬冼開了門.

馬冼進了朱家的正院,那老太太坐在桌前吃飯,還是那麼刁鑽,為老不尊,穿著一件貂皮大衣,塗著紅嘴唇.

見馬冼進來,朱老太太用雪白的餐巾一抹唇,像血濺落在餐巾上,開了朵秾豔的花.

"昨兒不肯診斷,今日是來偷師學藝,想要顧小姐的藥方?"老太太氣定神閑看著這位馬老先生,言語刻薄.

她的病是真的好了,今天從早上到現在,她吃了兩次米粥,肚子里有點鬧騰,卻沒有排泄.

馬冼臉上紅一陣青一陣.

他的兩個徒弟,看他的表情,充滿了懷疑.

他當場拂袖而去.

回到酒店之後,兩個徒弟偷偷跑到樓下抽煙.

他們議論起這病例,說:"到底是師父太不行了,還是那個顧小姐太厲害了?"

"你沒聽朱家的人說她是神醫嗎?"

"我聽到了,可是我不相信,還以為是吹噓她的.現在看來,她真是神醫.師父說得天花亂墜,什麼溫補大忌,全說錯了!看看,人家顧小姐居然真的用溫補之藥治好了!"

"之前朱家請了好幾位大夫,都沒有治好老太太,說明這病得取巧,不能用平常的思路去治.神醫就神在常人不能及的地方了."

"朱家不是說,顧小姐能起死回生,只怕也是真的吧?"

"我看是真的!岳城這麼繁華的城市,人都鬼精鬼精的,沒本事就能被人成為神醫?很難.師父這次栽在小女孩子手里,太冤枉."

"我覺得不冤枉!咱們一直學不會,許是他根本沒什麼本事."

朱大老爺為人厚道,客客氣氣送了三十塊的診金給馬冼.

馬冼居然厚臉皮收下了.

朱大老爺雖然給得誠心,但是心里也不太舒服,畢竟馬冼沒有出半分力,連一句診斷都沒說.

他好意思收這麼一大筆診金,臉皮忒厚.

他的兩個徒弟,看師父的眼神就多了份輕蔑.

醫術不行還貪財,他到底是不是做過禦醫的人,怎麼眼皮子如此淺?

回去之後,兩個徒弟紛紛辭了師門,一個去了藥圃做藥農,一個去了北平拉車,再也不想跟這個師父熬資曆了.

這是後話.

痢疾這種病,一旦止住了,後來就沒什麼大事,來得快去得快.

周日的下午,顧輕舟再去複診的時候,朱老太太就看上去沒什麼異常.

有個美國人牧師來探病,朱老太太一口流利的英語,和牧師侃侃而談,顧輕舟坐在旁邊,很是仰慕她.

朱老太七十歲了,衣著華麗得體,妝容端莊.

這位老太太真是精致了一輩子.

誰規定老了就一定要慈祥,做個老太婆的模樣?

"你這丫頭,使勁盯著我瞧,是看老妖怪?"朱老太太笑道.她知道很多人看不慣她,在背後說她老而為怪.

年輕的時候還會在乎流言蜚語,現在已經壓根兒不放在心上,甚至能借來調侃.

"不不,我是覺得,您這樣真好,一輩子都高貴美麗."顧輕舟豔羨道,"我很羨慕您."

"只有老太婆羨慕小姑娘年輕的,沒聽說過小姑娘羨慕老太婆的."朱老太太哈哈大笑.

調侃歸調侃,顧輕舟的話,還是讓她開心極了.

密斯朱給了顧輕舟診金,顧輕舟收下了.

"以後常來玩."密斯朱笑道,"我母親很喜歡你,你投她的脾氣.之前咱們有什麼過節,你莫要放在心上."

"不會的."顧輕舟笑道,"只要老太太不嫌棄,我會常來打擾."

等顧輕舟再上學的時候,同學拿出一份校報給顧輕舟看.

原來,密斯朱授意學校寫了一份贊揚顧輕舟的長文,配上了顧輕舟的照片,說她乃是神醫,妙手仁心等.

顧輕舟一下子成了學校的風云人物,所有人都知道了她.

她吃飯的時候,食堂有小女孩子路過,都會稱呼:"顧師姐好."

密斯朱的恩人,誰敢不捧著?

顧輕舟失笑.

這樣,她再也不用擔心畢業了,甚至密斯朱會給她推薦到美國很好的大學去.

若是能逃開司行霈,顧輕舟會有非常好的前途.

她心情不錯,對顏洛水和霍攏靜道:"密斯朱這個人真不錯,恩怨分明."

霍攏靜沉默了下,突然嚴肅道:"我跟你說顧輕舟,你得保證我畢業!"

她拉緊了顧輕舟的胳膊.

顧輕舟和顏洛水哈哈大笑.

"原來,你擔心畢業的問題啊?"顏洛水和顧輕舟笑得不行.

霍攏靜惱怒道:"怎麼不擔心?被留級很光榮麼?"

"好,我會跟密斯朱說."顧輕舟道,"你放心."

于是,顏洛水非要霍攏靜請客吃飯.

她們都不缺吃飯那點錢,還是會起哄,鬧騰著要別人請,這是女孩子之間的樂趣.

顧輕舟坐在汽車的左邊,顏洛水坐在中間.

她們三個人嬉鬧的時候,顧輕舟看到了司行霈.

那是一家鍾表行,非常大的透明玻璃,燈火明亮璀璨,遠遠就能看到.

顧輕舟對司行霈很熟悉,哪怕他脫了軍裝,穿著一件深灰色西裝時,顧輕舟也一眼認出是他.

他正在位一位女士帶上手表.

那位女士笑容恬柔,遠遠望過去非常美麗,就是鼻子有點大,皮膚有點黑,比司行霈還黑.

倒是頗有異域風情.

"云琅!"顧輕舟一下子就想起她是誰了.

那是當紅的電影明星云琅.

云琅是華人和印度人的混血,她父親好像是印度的皇室成員,故而她身價不低.在黑白電影里,沒人看得出她肌膚偏黑,只覺得她五官和身段美豔絕倫.

"司行霈和云琅關系不錯,他們只是朋友."顧輕舟這麼想.

旋即她又想起司行霈的話:"女人不能睡,花心思去照顧她干嘛?"

他為云琅買名表,難道只是為了做朋友?

別傻了,那可是司行霈.

顧輕舟心里亂轉,情緒一下子就跌落到了深淵.

她記得曾經遇到他和其他女人逛街,那時候心情雀躍,知道自己逃脫有望,現在為何找不到那時候的心緒了?

吃飯的時候,顧輕舟動作很慢.

"怎麼了?"顏洛水問她.

"想點事情."顧輕舟支吾.

這頓飯吃完,顧輕舟回到了顧公館時,坐在燈下溫習功課,怎麼都看不進去,那些字像在她眼前飛,她一個也抓不住.

"司行霈會跟云琅上床嗎?"顧輕舟想.

她不是司行霈的妻子,甚至都不是他的女朋友,他不必對她忠誠.

那麼,忍了一年的司行霈,今天晚上會開葷嗎?

顧輕舟想要拋開這些思緒,整個人卻陷入紛亂里,怎麼也退不出去.

她一直在想.

等陽台門一動,司行霈爬起來的時候,顧輕舟整個人愣住,怔怔看著他.

是幻覺嗎?

司行霈身上帶著酒氣,低聲笑道:"又看我看傻了?"

他指了指隔壁房間,"那個小白相走了,你夜里會不會怕?"

顧輕舟猛然站起來撲到他身上,緊緊摟住了他的脖子.

他身上有酒氣,有雪茄的氣息,獨獨沒有女人的脂粉氣.

顧輕舟眼眶一熱,眼淚就奪眶而出.

司行霈吃驚:"怎麼了輕舟,誰欺負你了?"

顧輕舟不說,只是趴在他的懷里哽咽.

她沒有出聲,卻哭得厲害,肩膀一下下的聳動.

司行霈急忙抬起她的臉,見她一臉的淚,細細吻她:"別哭別哭!誰給你氣受了,告訴我,我去剁了她全家."

顧輕舟忍不住破涕為笑.

她輕輕捶司行霈:"混賬東西,這麼暴力血腥,一點人性也沒有!"

司行霈習慣了她這些話,順勢輕輕吻她的唇.

"怎麼了?"司行霈追問.

顧輕舟不答,只說沒事.

"你這兩日忙什麼?"顧輕舟問他,帶上試探.

"李文柱派了個奸細到我身邊,我先放出點假消息給她,端午之前把李文柱收拾了."司行霈低聲道.

顧輕舟微訝.

"奸細?"

"嗯,你應該知道吧,有次我們去看她演過的電影,就是叫云琅的.枉老子那時候救過她的命,真是沒良心!"司行霈罵道.

顧輕舟就知道,司行霈花心思跟女人來往,都是有目的的.

她又問了句:"李文柱是誰?"

司行霈跟李文柱的矛盾由來已久了,當初他被李文柱追殺,才遇到了顧輕舟.

那麼多節車廂,他獨獨進了她那一間,想來真是緣分不淺.

"李文柱是我們的媒人!輕舟,等我們結婚的時候,我一定要給他單獨擺一桌."司行霈笑道.

顧輕舟心頭一怔.

她下意識問:"我們會結婚嗎?"

"你願意嫁給我嗎?"司行霈反問她.

顧輕舟立馬將自己退回到殼里:"不願意!"

"你每次都說反話."司行霈摟緊了她,"輕舟,我現在看你一眼,就知道你心里想說什麼."

他把她吃得死死的.

他很篤定,這個女人已經愛上了他,如同他愛她一樣的深.當然,也許他愛得更深,但是沒關系,他們遲早會是一樣的.

顧輕舟居然沒有反駁,也沒有推開他,任由他抱緊了自己.

也許,這就是沉淪吧?

上篇:第539章 沉默    下篇:第270章 司行霈心中的神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