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第540章 顧輕舟的獨特   
  
第540章 顧輕舟的獨特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540章 顧輕舟的獨特

顧輕舟一個人在墓地坐了很久.

"洛水和五哥的感情也很好."顧輕舟想.

她常在顏家,顏洛水和顏一源也有很親昵的時候.

當然,他們倆絕大多數都是彼此嫌棄.

而她和顧紹,也很要好.

事實是一回事,能否接受是另一回事.

就像顧輕舟和顧紹交情好,司行霈還不是見一次阻止一次?

獨坐良久,顧輕舟站起身,給師父和乳娘磕頭上香.

就在她磕頭的時候,旁邊有個男孩子,領著妹妹,也在給親人上墳.

"阿哥,給."小姑娘約莫七八歲,把手里的香和紙錢遞給了男孩子.

她聲音脆脆的,輕柔悅耳.

顧輕舟莫名其妙的,沒有動.

她坐在旁邊,看著這對兄妹.

男孩子約莫十四五歲,穿著一件長衫,衣裳雖然是綢緞的,卻看得出有了點年月,袖口處有點磨損了.

而少女穿著乳白色的洋裝和褲襪,腳上是一雙鹿皮小靴,十分的摩登漂亮.

他們倆的容貌,有七八分的相似,一看就是一母同胞.

"阿爸,姆媽,我和橋橋看你們來了.我會照顧好橋橋的,你們放心."男孩子擺上了祭品,點燃了香燭,開始磕頭.

他口中念念有詞.

顧輕舟不免詫異,往這邊看了眼.

墓是合葬,一對年輕夫妻的照片貼在上面.

"原來無父無母......."顧輕舟心中歎氣.

"阿爸,姆媽,我會照顧阿哥的,你們放心."女孩子也給父母磕頭.

兄妹倆恭恭敬敬祭拜著父母.

顧輕舟站在旁邊,望著兩個相互依靠的孩子,突然想起了司行霈和司芳菲.

他們曾經也這麼大.

"阿哥,那位姐姐一直看著我們."小姑娘低聲湊近她兄長.

男孩子輕輕摸了摸她的頭,看了眼顧輕舟.

他略微含笑點頭,舉止從容有度,看上去有種超脫年紀的成熟.

"太太,您認識我們?"男孩子禮貌問.

顧輕舟收回了視線,搖搖頭:"不."

男孩子哦了聲.

顧輕舟站起身,回到了新宅.

張太太和張辛眉還沒走.

顧輕舟打電話去了飯店.

"輕舟,我把辛眉放到你那邊,我要去見一位朋友,出去幾天."張太太道.

顧輕舟詫異:"那位朋友,不是在岳城?"

張太太笑了笑:"不在."

顧輕舟道:"好,你把辛眉送過來吧."

她這時候才明白,為什麼張太太昨天急匆匆到了岳城,電話也不打一個,原來是有其他事.

"去見誰啊?"顧輕舟暗中揣測.

張太太不說,顧輕舟亦不好問.

她接過了張辛眉.

有張辛眉在,顧輕舟不至于一個人孤單,她此刻很需要有人陪伴她.

正好顏洛水打電話給她,讓她去顏公館湊一桌打麻將.

顧輕舟問張辛眉:"你會不會打麻將啊?"

"爺什麼都會."張辛眉一揚臉,用鼻孔呼氣.

去了之後,發現只有顏洛水和霍攏靜,顏太太,其他人都出去了,包括五哥.

"昨日你二叔的壽宴,你忙累了吧?"顏太太看顧輕舟臉色不佳,"你看上去不太舒服的樣子."

顧輕舟笑道:"沒事,就是昨天回來之後,有點發燒........"

眾人吃驚看著她.

顏太太急忙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還好,已經退燒了."

顧輕舟道:"昨晚就退燒了."

見眾人一臉擔心,顧輕舟道,"打牌吧!"

牌桌支起,張辛眉和顧輕舟坐了一席.

她也介紹了這孩子,順便把他的一些忌諱告訴了眾人.

張辛眉搶了顧輕舟的牌,他很熟練擺了起來.

顧輕舟就在旁邊問顏洛水:"你有大哥和二哥,他們都很疼你嗎?"

顏洛水笑道:"當然疼了."

顏太太和霍攏靜也覺得顧輕舟這話問得蹊蹺,卻沒有表露出來,繼續摸牌.

"那他們結婚了,你可傷心?"顧輕舟又問.

顏洛水瞄了她一眼:"你哥哥要結婚了?"

顧輕舟不答.

顏洛水笑道:"怎麼會傷心呢?他要成家立業了,這是大喜事啊,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顧輕舟沉吟.

張辛眉出了一張三條.

顧輕舟的思緒,還是沒辦法集中在牌桌上.

霍攏靜插嘴道:"我知道我阿哥有了喜歡的人,我有點忐忑,怕將來家里沒我的地位.不過,他喜歡的人,我也會去喜歡她的."

顧輕舟就想起,顏一源不管買什麼好玩的,遇到什麼好吃的,給霍攏靜送一份,也會給顏洛水和顧輕舟送一份.

顏洛水就罷了,顧輕舟可只是義妹.

".......阿靜,你會生氣嗎?"顧輕舟問霍攏靜.

霍攏靜認真道:"我是先認識你們的啊.我很喜歡你們,所以一源對你們很好,我不介意."

顏洛水則道:"我跟大姑子不算特別熟.舜民的姐姐讓他從岳城寄一套鑽石頭面去,說她要參加宴會,我還沒買呢,當時我不太高興."

顧輕舟聽了她們的分析,只覺感情是很複雜的東西.

她從顏洛水和霍攏靜的只言片語里也聽出來,她們絕不會像顧輕舟那樣,氣到那般程度.

謝舜民跟他姐姐關系非常好,而顏一源鮮少單獨送霍攏靜什麼,每樣都要顧及到顏洛水和顧輕舟.

而她們,並不是那麼在意.

"獨獨我很小氣嗎?"顧輕舟內心更加郁結.

她實在太矯情了吧?

"況且,我還沒有正式跟司行霈,就這樣吃醋,算什麼呢?那是他妹妹啊."顧輕舟告訴自己.

饒是千般安慰,顧輕舟的心,還是很刺痛.

"我一無所有,所以也要求司行霈一無所有?我真是個自私的人,況且都沒處理好自己的婚姻狀況."顧輕舟又想.

她想著,覺得自己不占理.

越是不占理,越是覺得難受.好些痛苦的醋意,因為沒有道理,更加濃了.

她沉默.

"自摸!"那邊,張辛眉很快就胡了.

顏太太等人都吃驚:"這麼快?"

紛紛過來看張辛眉的牌.

氣氛活絡了起來.

副官走進來,低聲道:"少夫人......."

顧輕舟就站起身,跟著副官到屋簷下說話.

"少夫人,師座請您到大門口,否則他就要進來了."副官道.

顧輕舟頷首:"我這就來."

她步履緩慢,一路上都在咀嚼顏洛水和霍攏靜的話,總感覺自己現在的生活,是很極端的.

故而,她的感情也極端.

她吃司行霈和司芳菲的醋,不知所謂.

然而,人若是能掌控自己的感情,就不會有那麼多癡男怨女了.

顧輕舟順從自己的心意.

吃醋就吃醋吧,極端就極端吧,不講道理也就懶得去講,反正她現在只剩下自己了.

她走了過來.

司行霈坐在汽車里.

車廂里幽淡,他的面容籠罩其中.

拍了拍身邊副駕駛座的位置,他道:"上車."

顧輕舟未動.

她微微彎腰,看著車廂里,問:"是不是要走了?"

"嗯."

"那再見,你回頭再打電話給我."顧輕舟道,"我就不送你了,送來送去也就是這樣了."

司行霈的心,遽然收緊.

這小妮子,又起異心!

"進來!"司行霈的聲音更低了,似暴風雨來臨前的層云,陰沉叫人透不過來氣.

顧輕舟卻沒動.

她轉身往回走.

沒走幾步,身子就騰空了,司行霈重重將她扔回了汽車里.

她還沒有坐穩,司行霈就上了駕駛座,車子急速開了出去.

顧輕舟爬起來,整了整衣襟坐好.

"顧輕舟,你在生我的氣?"司行霈問她.

顧輕舟道:"我不是天天都在氣你嗎?"

司行霈薄唇微抿.

前天在軍政府,他那麼胡鬧,她都沒生氣.

司行霈明明有種抱得美人歸的成功,怎麼一夜之間,全被推翻了?

他真氣惱.

怎麼勾了這丫頭三年了,還是沒把她勾上來!

他不氣她反複.

不管她怎麼生變,她都是司行霈的,司行霈有自信能拿下她.

只是,他想知道她生氣的原因.

他會離開半個月左右,若是她生悶氣把自己氣壞了,司行霈會舍不得.

他可以承受所有的磨難,卻不忍心看著他的輕舟受苦.

"輕舟,到底是誰說了什麼?"司行霈蹙眉,"還是我做錯了什麼?"

顧輕舟深吸一口氣.

通過顏洛水和霍攏靜的話,通過她自己的分析,顧輕舟心知一切都是她的霸占欲和孤單再作祟.

司行霈做錯了什麼?

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那是他的親情,和他的愛情完全不沖突.

顧輕舟若要用這個比較,就像司行霈非要拿自己和她的師父和乳娘比較一樣,注定會弄得滿身狼藉.

司行霈這麼做了,顧輕舟吃了很多苦,所以她不想這麼做,讓他也吃那麼多苦.

若是愛他,就應該讓他過得輕松些;若是不愛他,也沒必要給他的生活添堵.

"我只是看到你們一家人,就想起了自己.顧公館是我毀了的,我的師父和乳娘是你毀了的,我形單影只.看到你們全家團聚,我很難過."顧輕舟低聲.

司行霈猛然一踩油門.

他直接去了跑馬場.

到了跑馬場,他把顧輕舟抱了下來.

"輕舟,我們去平城結婚!"司行霈道.說罷,將她抱上了飛機.

上篇:第270章 司行霈心中的神龕    下篇:第540章 顧輕舟的獨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