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重點更新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第1325章 自己出面   
  
第1325章 自己出面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金太太十一點半,准時到了燕回樓.

大門口很安靜.

她心中早有預料,倒也不吃驚,只是靜靜看了眼.

司行霈肯定會搞鬼.

如果他正常請客,反而是奇怪了.既然搞鬼,金太太倒要看看他能弄出什麼幺蛾子.

她今天穿了件明黃色的旗袍,圍了白色羊絨披肩,手腕上帶著兩支金鐲,耳朵上綴了金耳釘.

她仍是通體的富貴逼人,仍是那樣張揚奢華卻不顯得庸俗.

燕回樓的老板認識她,上前打招呼:"金太太,您怎麼不提前打個電話?今天不湊巧......"

"我知道,我是司師座的客人."金太太淡淡打斷了他.

大概是所有的氣質或者裝扮,都跟美麗的外表有關.

當一個女人從身材到臉蛋無不精致時,她批紅掛綠也別有氣質,就像金太太這樣.

老板回神,連忙笑道:"司師座說的貴客,原來就是您啊.您請,您請."

正在此時,又有汽車停在門口.

汽車里下來一男一女.

男士看上去三十來歲,穿著筆挺的西裝,身材頎長高大,是王游川.

他身邊跟著的,則是他的妻子秦紗.

這對夫妻,明明快五十歲的人,卻愣是像三十多的,保養得極佳,幾乎要成為佳話.

"金太太,好久不見."秦紗含笑,和金太太打招呼.

金太太那冷淡的態度稍微收斂,上前和秦紗寒暄.

"......最近氣色很好,是有了什麼好用的保養品嗎?"金太太問.

"就是些燕窩."秦紗道,"燕窩真不能斷,一斷我就要長皺紋了."

兩個女人談起保養,簡直沒完沒了.

特別是秦紗,誇誇其談,讓其他人插不上話.

老板想請她們去雅間,坐下慢慢聊,而後他又想到,今天沒有其他客人,打擾她們作甚?

約莫聊了五分鍾,又有人進來.

一看到此人,老板的腿軟了下.

"總參謀."老板連忙迎了出去,頭上直冒汗.

這位是軍政府的總參謀,山西軍政府的二把手,葉督軍的親信.

前幾天,他訂好了雅間.

昨天老板打電話去告訴他,要退了這邊的雅間,他家沒人接.

老板親自去了趟他府上,他家里人說他出城了.

總參謀的太太很好說話,笑著安慰老板:"不妨事,等他回來,我會告訴他的.既然酒樓有其他的安排,您就先安排便是,我們不急這一時."

不成想,這位總參謀大概是今天沒回家,從城外回來之後,直接過來了.

他身邊,還跟著他的客人們.

"總參謀,這......"老板牙齒打顫,臉色都白了,只感覺此事不能善了,"司師座說,督軍首肯了的."

總參謀身邊,跟著幾位將領.

他們都是剛剛巡查回來,聽聞此言,全部露出了不悅.

"什麼意思?"一位旅長問,"這可是太原府,誰一手遮天?督軍也不會如此吧?"

老板的臉色更白了.

王游川和金太太,同時看到了這些人.

秦紗低聲問王游川:"怎麼回事?是不是阿霈他......"

王游川噓了聲:"不知道,別問了."

金太太卻聽得一清二楚.她微微冷笑了下,知道了司行霈的打算.

于是,金太太和秦紗說了句失陪,就走到了門口.

她和總參謀打了招呼,又對老板道:"總參謀是早就定下了雅間嗎?"

老板已經滿頭冷汗:"是,是啊."

"那就請進來吧,我看今天也沒什麼客人."金太太道,"司師座昨天去請我的時候,可是對我了,我是貴客.

清場,無非是不想讓貴客受到打擾.我不介意,相信司師座也不會介意的.既然訂好了雅間,你還想讓總參謀和諸位長官餓著肚子再去找酒樓嗎?"

老板看了看這個,又看了看那個.

"如果司師座問,你讓他來找我."金太太道,"大家都聽到了,讓他問責我,不與你相干."

總參謀的表情略微舒緩了幾分.

他猶豫了下:"既然是司師座的宴請,我們也不好掃了他的雅興."

金太太就是想給司行霈找點不痛快,故而道:"不掃興."

總參謀身後還跟著數名將領.

他這樣的身份,被酒樓趕了出去,實在不像話.

金太太算准了他一定會同意的,故而再三挽留.

果然,總參謀笑道:"那我就借司師座的勢,吃頓清淨飯."

老板連忙領了他們進門,把他們安排在司行霈訂下的那間雅座隔壁.

同時,老板也讓後廚再准備一些食材.

安頓好了之後,司行霈和顧輕舟終于到了.

跟他們一同來的,還有康家的姑奶奶康芝.

老板怕這位正主犯渾,搶在司行霈進雅間之前,先把總參謀那事,告訴了他,順便把責任推給了金太太.

司行霈眼眸一沉.

老板嚇得心頭直跳.

顧輕舟卻笑道:"人多熱鬧.總參謀那桌的飯錢,記在我們賬上,給他們上最好的酒菜."

老板暗暗舒了口氣.

司行霈沒言語.

上樓之後,金太太先看到了他們倆,早已瞧了司行霈滿臉的不愉快,唇角微翹.

"聽說總參謀也來了,我去打聲招呼."他道.

他帶著顧輕舟,一塊兒去了隔壁雅間.

總參謀似乎不高興,司行霈的神色也不對付.

兩人虛假應付了幾句,旁邊其他將領看得膽戰心驚,怕他們倆吵起來.

大家各有心思,以至于誰也沒看到,司行霈臨走時,給總參謀遞了個眼色,而總參謀眉毛微挑,示意司行霈放心.

司行霈打完了招呼,回到了自己的雅間.

客人到齊了,大家有說有笑,氣氛熱絡.

康芝笑著對金太太道:"咱們是好些日子沒聚聚了,您還是這樣年輕,真叫人羨慕."

金太太聽了這話,很不是滋味.

康芝暗罵她老了,她還是能聽出來的.

正要反駁時,小伙計開始上菜了.

滿桌的菜,熱騰騰擺上了,顧輕舟先給諸位敬酒,徹底把金太太的話打斷了.

酒過三巡,金太太問司行霈:"司師座,你今天大費周章,不單單是請客吧?"

"自然不是,我還想請您看戲."司行霈道.

說罷,他利落吹了個口哨.

樓下那個戲台,有個女子抱著琵琶,坐到了屏風後面.

而屏風面前,則放了兩個大火爐.

火爐里,炭火燒得紅火炙熱.

四月底的天氣,不需要這樣的爐火,所有人莫名其妙.

就見有個人,跌跌撞撞走上了戲台.

正是金千洋.金太太心頭大駭,猛然轉頭問司行霈:"這是什麼意思?"

上篇:第1324章 跟蹤    下篇:第1326章 自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