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銀狐1第九十八章抓馬抓成了戰爭   
  
第九十八章抓馬抓成了戰爭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九十八抓馬抓成了戰爭

"喲呵呵--"

胡老三騎在馬背上如同一個威風凜凜的大將軍.

"喲呵呵--"

其余牧奴一起跟著大吼,聲音被山谷的崖壁擋回來之後就形成了巨大的轟響.

野馬群不再吃草,警惕的抬起頭,尋找聲音的來源,小馬駒子飛快的鑽進母馬的肚皮下面,那些強壯的公馬已經來到了隊伍外面.

"喲呵呵--"

胡老三再次大吼一聲,其余的牧奴們一起跟著大吼,野馬群開始緩慢的移動.

它們似乎知曉山谷中的環境對它們很不利,于是,一些公馬已經開始向山谷外移動了.

山谷口子上,一夜之間就出現了六道粗大的繩網,按照胡老三的預計,這六道大網至少能攔住兩成的野馬,至于孟元直垂涎已久的那匹棗紅馬,胡老三認為那是神靈的坐騎,不是凡人能夠捉到的.

鐵心源最想要那匹雪青色的野馬,不過,他知道捉捕馬王的難度實在是太高,因此沒有把這個想法說出來.

野馬群確實開始移動了,不過,這和胡老三他們預計的不太一樣,一部分野馬確實在向山谷口奔逃,還有一些極度強壯的公馬,不但不逃,反而迎著胡老三他們的隊伍沖了過去.

棗紅色的野馬似乎是這支野馬群中的先鋒,它避開了胡老三他們抓著的繩網,而是轉了一個彎子向鐵心源和孟元直他們站立的小山包沖了過來,在他的背後,無數匹野馬發出劇烈的咆哮聲跟著這匹馬在起伏不平的山地上,狂奔.

眼前的場景讓鐵心源有些迷醉,一匹神駿,一匹龍種,一匹真正的千里馬正在向你走來的時候.那種高傲,那種力與美的結合讓他心神俱醉.

它原來是那樣神俊,強健,驕傲!

它的四條腿是長長的,蹄甲上方的踝骨是粗大的,它的後蹄總是踩在前蹄留下的蹄印的前面,它高揚著那驕傲的頭顱,抖動著那優美的鬃毛,它邁步又從容,又威武,又大方……

"快跑!"

孟元直拖著鐵心源胡亂的跑下山坡,他原本已經跑下來了,後來才發現鐵心源依舊站在山包上發傻,這才又沖了上來把這個傻瓜拖下去.

鐵心源的大青馬見到棗紅馬嘶鳴一聲就高興的迎了上去,沒料到,昨日里還你儂我儂的棗紅馬人立而起,一蹄子就把大青馬給踹了出去,大青馬哀鳴一聲連忙向鐵心源逃跑的方向奔跑.

重新躲在石頭後面的孟元直萬分焦急的盼望著棗紅馬能夠跑下山包,在山包的底下,那里放置了兩道攔網,如果棗紅馬一頭撞上去,孟元直就覺得這匹馬該是自己的了.

棗紅馬站在山包上煩躁的用蹄子踢著山包上的亂石,弄得上面灰塵繚繞的什麼都看不清楚.

胡老三他們已經有了收獲,百十匹野馬一頭撞在攔網上,腦袋和脖子已經鑽過繩網上的窟窿,野馬繼續帶著繩網向前沖,于是一張巨大的繩網就罩在這群野馬的身體上,最終將它們纏的死死的,一匹匹的摔倒在地上.

煙塵散去之後,棗紅馬已經不見了蹤影,孟元直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它不可能知道我們有埋伏吧?"

鐵心源疵著牙道:"這家伙很可能已經有了靈性,我甚至覺得那匹雪青色的馬王可能更加難纏."

孟元直吐一口口水道:"老子還就不信了,我們這群人會對付不了一群野馬!"

說完話,幾個起落就攀上了山包,他驚駭的發現,棗紅馬正在漫山遍野的追趕胡老三他們,張著嘴發出龍吟一般的咆哮,而其余的野馬正在咬著繩網,拖拽著被繩網困住的野馬向外走.

鐵心源也爬上了山包,四處瞭望瞅不見那匹雪青色馬王的影子,直到山谷口傳來一聲暴烈的嘶鳴聲,鐵心源才確定那匹馬王是帶著大群的野馬向山谷口沖過去了.

一聲火藥彈爆炸的巨響在山谷里轟鳴,鐵心源有些擔心,嘎嘎和尉遲文他們,事情危急到了什麼程度,才會逼迫嘎嘎丟出一顆火藥彈來嚇退野馬?

事實證明,在火藥彈面前,只要是野獸沒有不畏懼的,片刻光景,剛剛還非常有秩序的野馬群頓時就亂成一團,一個個像沒頭的蒼蠅一般亂跑亂撞,于是,就有更多的野馬一頭撞進繩網里去了.

棗紅馬也被這一聲驚雷給嚇到了,不再追殺屁滾尿流的胡老三他們,快速的回到雜亂不堪的馬群里,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胡老三他們也很害怕,大冬天里響巨雷,這讓他們覺得自己在干一件傷天害理的事情.

不過,胡老三一想到鐵心源那張溫和的面孔,就覺得全身充滿了力量,那是一張對自己充滿了信任的面孔.

"****的,契丹人在我們身上造了那麼多的孽都沒有遭雷劈,老子不信雷公會這麼無眼,專劈我們這些苦哈哈."

怒吼完了,就第一個從馬背上跳下來,取出堆在一邊帶有活扣的短繩子,拴在被困住的野馬的兩個前蹄上,又把鐵嚼子熟練的綁在馬嘴上……

其余的牧奴們也鼓起勇氣下馬幫忙,不一會,百十匹被栓成一串的野馬就從網里被解脫了出來.

尥蹶子就會被摔倒,張嘴咬人,有鐵嚼子讓它們合不上嘴巴,除了在原地跳騰之外,再無手段可用.

胡老三最得意的就是這一網抓了很多的小馬駒子,這些小馬駒子大多只有不到半歲,當母馬被捉住之後,它們就只會圍在母馬的身邊,不斷的撲騰叫喚,寸步不離.

有了這三十多匹小馬駒子,胡老三得意極了,他就不信別的成年馬不過來救援.

繩子連在鐵刺上,而鐵刺卻刺進了野馬的脖頸上,只要稍微一動彈,野馬就痛的大聲嘶鳴.

胡老三牽著最前面的一匹野馬,閃身避開野馬的嘴巴,揪著鐵刺讓野馬跟著自己的身體前進.

山谷的另一邊,已經修建好了一個巨大的馬廄,足夠把這些野馬統統關進去的.

鐵心源和孟元直來到山谷口的時候,被嚇了一跳,六道拇指粗細的麻繩織成的繩網,有四道繩網已經被撕得七零八落,雖然繩網上依舊纏著不少的野馬,可是這些繩網,已經不堪大用了.

有牧奴正在拴馬,同樣的手段,同樣的方法,不長時間,就把山谷口給清理出來,四張同樣的大網重新布置在山谷口.

不同的是,這些大網並沒有把山谷口封死,依舊留了一個很大的缺口,直到最後一張大網,才真正的將不過兩百步寬窄的峽谷封死.

"野馬都跑哪去了?"

鐵心源四處張望看不到馬群,疑惑的問嘎嘎.

"一匹雪青色的大馬領著野馬群向左邊的山谷跑了."

鐵心源疑惑的看看左邊的山谷,那里完全是一個死胡同,野馬都鑽進去了?

孟元直拍拍鐵心源的胳膊,然後就提著自己的短矛進了左面的小峽谷,隨他進去的還有老牧奴張成.

橫山多歧路.

這就注定了這座地勢險要的石頭山成了大宋和西夏國的分界線.

鐵心源甯願相信這是野馬群慌亂之下做出的無奈之舉.

一個時辰之後,孟元直一無所獲的從峽谷里出來了,指著峽谷對鐵心源道:"野馬群正在翻山!"

"翻山?"

鐵心源低頭瞅瞅自己的雙手,再看看自家大青馬的四個圓潤的蹄子,不解的看著孟元直.

孟元直好笑的道:"它們真的在翻山,一丈多高的懸崖已經被野馬的蹄子給踏爛了,現在成了一個大斜坡,人家已經脫困了,就剩下一大群馬駒子爬不上去在哪里叫喚."

鐵心源搖搖頭道:"這很難讓人理解,不過這樣的事情這些牧奴們遇見過嗎?"

孟元直笑道:"我剛出來的時候就問過張成,那家伙說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現在怕的要死,一個勁的說我們得罪了龍馬,而龍馬是馬王爺的坐騎,我們會遭報應的,現在正磕頭求上蒼饒命呢."

"懸崖外邊是什麼地方?"

"一些矮坡和山包,人家現在是龍有大海,鷹擊長空,我們拿人家沒轍."

鐵心源笑道:"我們現在就把馬駒子都抓起來,我總覺得這事沒完,那些野馬會來找我們的.

我們的營地應該按照營寨的樣子重新布置."

"你的意思是這些野馬會襲營?"孟元直一蹦三尺高,他沒想到鐵心源會給出這樣的一個答案.

"今天看了,這里的野馬群至少有一萬多匹野馬,這麼大的野馬群據胡老三說是聞所未聞的一件事,平日里百十匹馬的野馬群已經很大了,我也覺得胡老三說的有道理.

一萬多匹野馬一天吃掉的草會有多少?如果讓他們一直吃下去,這和蝗蟲沒有什麼區別,有多少牧草也不夠他們吃的,而橫山這地方依舊每年水草豐美,周圍的草場似乎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他們每天都會跑出山谷去遠處覓食,馬群一定分散的很厲害,如果是整座橫山,應該還能支應這些馬.

老孟,不知道你發現了沒有,野馬群里似乎不止一個首領,這只巨大的野馬群很可能是很多支小馬群組成的,如果那匹雪青色的野馬能統一百十個馬王,那麼,這家伙恐怕快要成精了.

老孟,現在抓馬抓成了戰爭,要備戰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十七章初見野馬如云錦    下篇:第九十九章被背叛的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