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銀狐1第一二四章生辰快樂   
  
第一二四章生辰快樂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二四章生辰快樂

鐵心源指指自己身上的裝束道:"這好像是太子的裝束,不是王的裝束."

孟元直笑道:"太子也是王,最尊貴的一個王,只是覺得這身衣衫很漂亮,配你正合適."

兩人正說話的功夫,一輛馬車停在樓下,孟元直朝馬車指指,鐵心源就上了馬車,簾子剛剛放下來,馬車就狂奔起來,惹得路上的行人想要亂罵,當他們看清楚了馬車的樣子之後就紛紛的閉上了嘴巴.

趙婉今日生辰.

皇帝送來了一套黃龍玉雕刻的牡丹,玉質細膩雕工巧奪天工,乃是內府庫房里面不可多得的精品.

淑貴妃也送來了一套首飾,其中一只釵子是用朱砂制作的,紅豔豔的百鳥朝丹鳳圖案美輪美奐.

但凡是皇家嫁閨女都會有這麼一只朱砂釵子,這東西只有在出嫁的當天才佩戴一下,其余時間這只釵子一般都是被主人鎖在箱子里的,朱砂高溫烘烤之後會變成另外一種東西,如果皇家出嫁的公主看駙馬府中別的女人不順眼,就可以把簪子燒一下,弄出來一些東西給那個讓她不舒服的女人服下去……

公主這樣做是沒有罪的,至少在她那支釵子用完之前是沒有罪的.

皇權給了她這個便利!

長公主生辰,收到的禮物極多,上一代的長公主甚至派人送來了一座玉雕觀音,這尊玉觀音不像別的觀音像那樣聖潔莊嚴,反倒有一股子說不上來的媚態.

皇後給趙婉的禮物很簡單,兩笸籮蠶種!從黃昏開始,趙婉就顯得心神不定,靠坐在窗前一個勁的掃視宮牆,她真的很希望那個人的腦袋忽然出現在宮牆上朝她笑.

這是《鶯鶯傳》里的橋段,趙婉很希望出現這樣的場景,無奈,皇宮的宮牆不是旁人家的圍牆鐵心源還爬不上來.

"淑貴妃給公主的這個朱砂釵子好大啊."水珠兒一邊看著手里的精美的釵子一面感歎.

"母妃覺得我以後可能會和很多的女人作對,不多弄一點毒藥,擔心不夠我將來使用的."

"張嬤嬤說源哥兒身邊沒有別的女人,那個于闐國的公主也不過是單相思而已.

即便是這樣,您也不能掉以輕心,奴婢聽宮里的老嬤嬤說男人沒一個好的,他們總是貪新鮮.

萬一您要是沒有防住……那就糟了,源哥兒人在于闐國,強龍不壓地頭蛇……"

趙婉沒好氣的看了水珠兒一眼道:"你知道什麼?于闐國早就沒了,他們就剩下了三千多婦孺,如果不是源哥兒派了大將去救援,他們應該已經餓死在深山里面了.

現在,你不用擔心源哥兒吃人的嘴軟了吧?"

水珠兒松了一口氣道:"這樣啊,可是那個雨天公主看起來妖里妖氣的,在您面前還自稱本宮,一個破落戶兒也這樣在您面前充大,真是氣死個人."

趙婉抱著膝蓋坐在窗台上瞅著漸漸落下的太陽笑道:"宮里的這一套別拿到哈密去,那里沒有人害你."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趙婉沒工夫理睬這個已經走火入魔的丫鬟,看著昏黃的落日,將下巴頂在膝蓋上看的有些入神.

趙禎正在禦花園里燒烤一根羊腿,羊腿已經烤的差不多了,油脂滴答滴答的掉進炭火盆里,不時地冒出一朵明亮的火花.

說是趙禎在烤羊腿,其實真正干活的人是王漸,趙禎只是拿著羊腿隨便在火盆上晃蕩兩下,其余的活計都是王漸干的.

"狗奴才,你說婉兒真的願意離開朕遠嫁戈壁荒漠嗎?這孩子從小就沒有離開過東京百里之遙,如今卻要去萬里之外的大漠,唉……"

只有主仆二人的時候王漸說話還是很隨便的,重新給羊腿上刷了一層油道:"沒救了,官家,長公主的一顆心都拴在鐵心源的身上,現在正是有情飲水飽的時候,就算是整日里吃沙子她都願意."

趙禎無奈的笑道:"一個為了去心上人不惜傾盡國庫,一個為了心上人不惜遠走荒漠.

這樣的事情在朕身上怎麼就出現不了?"

"因為沒必要,官家,您想要什麼樣的女子,就能得到她,鐵心源還不成,他只能通過別的法子達到目的,比如用重金堵住咱們大宋所有重臣的嘴巴."

趙禎用一柄銀刀在羊腿上切割開幾個口子,王漸很熟練的往羊腿上重新刷了一遍醬料.

再來兩遍,這根羊腿就要烤好了.

"你不是懷疑鐵心源就在東京城嗎?找到了沒有?"

王漸搖頭道:"奴婢只是覺得公主的樣子很可疑,就下令追蹤一下那個張嬤嬤,結果發現那個婆子回于闐國的使節團了.

沒過多久,使節團就有很多人離開了驛站,奴婢手下盯梢的人太少,最後好不容易追查到了竹竿巷,覺得那里很可疑,可是,殿帥府的軍兵搜查了整個竹竿巷,結果一無所得,連鐵心源的痕跡都沒有發現."

趙禎想了一下搖頭道:"別找了,找到了也不好,朕沒有立場去見他.

這麼多年以來,只有我大宋一國在抗擊所有異族的進攻,這讓我們總有些孤立無援的感覺.

如果鐵心源真的能夠在西域立住腳,我們就會有一個天然的幫手.

比什麼異族都可靠地幫手.

如此一來,有于闐國的存在,不論是西夏,還是契丹,他們總要分出一部分精力去防備于闐.

這對大宋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順其自然吧.

另外,你再告訴婉兒,如果鐵心源能夠打通絲綢之路,朕就和他做了那筆生意又何妨."

王漸笑道:"官家您可不能對那只癩蛤蟆抱太大的希望,絲綢路上有西夏人,他繞不過去的."

趙禎瞅著肥美的羊腿笑道:"打通青塘這條道路也是可行的!"

"青塘?"王漸吃了一驚,驚詫的看著皇帝.

"好了,別吃驚了,只是一個想法而已."

"官家,您剛剛欽封角厮羅為保順軍節度使兼河西節度使……"

"聽說角厮羅快要死了,朕派去給他看病的禦醫密奏道,角厮羅熬不過將要到來的炎炎夏日."

王漸立刻閉上了嘴巴.

趙禎見羊腿烤好了,就吩咐宦官小心的用食盒將這只羊腿裝了起來,送去給趙婉,祝賀她的生辰.

樊樓最有名的就是它的羊毛墊子,整個身體躺上去,就被墊子給包圍的嚴嚴實實,假如此時你的腦袋還在的話,那就足夠了.

先是一顆剔掉葡萄籽,去掉葡萄皮的冰葡萄爽口,然後就是一小杯香濃的飲子被灌了下去,剛剛因為冰葡萄提起來的精神立刻又變得懶洋洋的.

潘大家的流云水袖功夫了得,每一次水袖展開,都恰到好處從鐵心源的鼻端掠過,水袖飄遠,唯有暗香盈渡.

鐵心源透過潘大家寬松的水袖幾乎能夠看到她整條嫩藕一般的胳膊,至于想看更多的,卻被一襲令人討厭的湖綠色胸圍子給擋的死死的.

一口冰涼的葡萄釀下了肚子,鐵心源清楚,這是那些幫閑們准備讓自己清醒一下.

果然,才回過神來,一個甜糯如蜜糖的聲音就悠悠的傳來--"寒鴻高,仙露滿.秋入銀河清淺.逢好客,且開眉.盛年能幾時.

寶箏調,羅袖軟.拍碎畫堂檀板.須盡醉,莫推辭.人生多別離."

歌聲依舊在繞梁,一個軟軟的身子卻擠進了鐵心源的羊毛墊子里面.

一張能夠甜出蜜糖的笑臉出現在鐵心源的面前,幾乎是眼對眼,鼻子貼鼻子,至于身體的糾纏更是妙不可言.

"官人,皮杯兒喝酒可使得?"

鐵心源瞅瞅近在眼前的那張紅豔豔的小嘴,忽然粗暴的將這個歌姬從毯子里面推了出去.

就在剛才,他忽然意識到,就這一張小嘴不知道被人當成皮杯被多少張臭嘴喝過.

這如何了得?鐵心源連自己的被子都要用滾燙的開水燙過之後才會泡茶,如何會有心情去用無數人用過的皮杯.

歌姬被兩個笑嘻嘻的幫閑給拖了出去,看在那個歌姬臉上淚水的份上,一粒金瓜子被鐵心源給彈了出去.

眼疾手快的幫閑一把撈住笑著對那個歌姬道:"主人仁慈,賞賜紅燭一粒金瓜子……"

"又有一把金瓜子被拋灑了出來,鐵心源不等幫閑開聲,就笑道:"都退下去吧,此時的明月當某家一人獨享."

一群人快速的撿拾起地上的金瓜子,感謝過豪客之後,頃刻間就消失的干乾淨淨.

鐵心源赤著腳端著一杯葡萄釀站在西窗前瞅著眼前燈火輝煌的皇宮,遙遙舉杯,祝賀趙婉福壽無疆.

十八只鐵管子就支在窗外的平台上,長長的引線被扭成了好大一股,只需點燃其中的一只引線,就能讓所有的引線都燃燒起來.

鐵心源盤腿坐在平台上,春日的冷風依舊凜冽,他溫柔地瞅著眼前的皇宮,想要努力的分清楚趙婉的蘭苑到底在哪里.

棋盤一般整齊的皇宮建築冷冰冰的矗立在那里,當皇宮里忽然點亮一長串紅色的燈籠的時候,鐵心源笑了,這是自己當初帶著趙婉從福壽居老店門口摘下來的那種紅燈籠.

丟開手上的金杯,鐵心源取過火把,點燃了身後的引線,他希望趙婉能夠看見這璀璨的一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二三章改頭換面    下篇:第一二五章令人失望的焰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