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一八一章不願犧牲   
  
第一八一章不願犧牲

第一八一章不願犧牲

霍去病出去的時候麾下有兵馬兩千五百人,當他風塵仆仆的從荒原里回來的時候,只剩下不足兩千人.

所有的將士都已經沒有了人形,剛剛來到云琅預設的戰場跟前,就下餃子一般的噗通,噗通的從馬上掉下來.

霍去病咣的一聲就從戰馬上跳下來,取過云琅的水壺就痛飲起來.

李敢,趙破奴好歹也活著回來了,只是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已經距離死亡不太遠了.

馬背上還捆著很多的尸體,他們垂著頭的樣子,讓云琅還以為他們是睡著了,觸碰一下才發現,早就死透了,肌膚冰冰涼涼的沒點溫度.

"人手戰損了三成!"

霍去病雙手搓一下臉,就有大片干透的血痂子變成粉末掉了下來.

云琅點點頭,出征之前就預料到的結果,現在不過是變成真的而已,沒什麼好奇怪的.

帶回來的尸體只有不到四百具,也就是說,沒找回來的尸體還有四百……

"時間太短,我沒有時間建立一個堅固的堡壘."云琅指著圍繞著烽燧釘下的木樁子有些愧疚.

霍去病回頭看看密密麻麻的木頭樁子道:"夠了,至少能支撐三個回合."

"就在你出現在地平線上的時候,荒原里的引火點的時香已經點燃了,我把時間定在三個時辰之後,那時候天也該黑了,匈奴人應該也非常的疲憊,該紮營了."

霍去病搖搖頭道:"匈奴人就在三十里外,一個時辰之後必定會到白狼口,我不確定匈奴人會不會立刻發起攻擊.

匈奴大當戶赫爾度用兵非常的穩健,一路上沒有給我任何偷襲的機會,硬碰了三次,我們沒有占到多少便宜,右賢王的王帳親兵很難對付,且死戰不退,一路上與我們糾纏的就是這支王帳親兵,右賢王的大軍,沒有參戰,即便我們把一千人的王帳親兵拼光了,他們的大軍主陣也沒有參與我們的戰斗,非常堅決的向白狼口挺近.

這樣的狀況下,我想多遲滯敵人幾天都做不到."

云琅笑道:"本來就不是什麼偷襲之類的戰事,而是堂堂正正的在野戰,這已經難能可貴了.

你現在好好地洗漱一下,休息一會,等匈奴人來了之後再做打算."

霍去病點點頭,拍拍云琅的肩膀就進了烽燧,准備好好的歇息一下,不眠不休的戰斗了五天時間,他真的很累了.

接過蘇稚遞上來的人參湯,一口喝光,也不管是誰的床鋪,穿著鎧甲倒在上面就呼呼大睡.

至于李敢跟趙破奴,已經喝過參湯,睡得不省人事.

云琅沒有走進烽燧,雖然幕煙不停地在烽燧上報告匈奴人的方位,距離,云琅卻從口袋里抓了一把豆子,慢慢的嚼著就站在烽燧下面,瞅著不斷逼近的匈奴大軍.

投石機已經准備好了,弩車也早就上了弦,五百人的射聲營已經躺在了地上,雙腳蹬著弩弓,就等一聲令下之後,就扣動弩機.

匈奴人終于來到了一里地之外,他們停在了那里,似乎在眺望眼前的這座與他們印象中孑然不同的烽燧,猶豫著要不要繼續前進.

云琅終于吃完了手里的最後一顆豆子,就跳上了一輛戰車,此時的戰車與云琅在受降城時使用的戰車又有了很大的不同,車廂變小了,變得更加堅固,輪子也更加的高大,裝在車軸上的四柄鉸刀也特意加長了.

這一次云琅沒有用那柄害事的長矛,而是拿著一架弩弓,在他的腳下,還有兩柄同樣上好弓弦的弩弓.

"把這件甲胄套在外面."霍去病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云琅轉過頭去,才發現,霍去病正站在衛伉的戰車邊上,一邊幫衛伉穿上一套染血的甲胄,一邊小聲的叮囑他戰場上的注意事項.

衛伉難得的沒有哭泣,只是把一柄長矛抓的很緊,霍去病拍拍衛伉的盔甲笑道:"活著回來."

衛伉咬著牙點點頭,好半晌才道:"記著把我的尸體帶回去."

"別說這些不吉利的話,你會活著回來的."

"我父親在那里?"衛伉又問道,這是一場屬于他的生死鏖戰,他很想讓他那個無情的父親看清楚他是怎麼戰死的.

"我不知道,舅舅或許會來,或許不會來,畢竟,陛下的安危重于泰山.

記住我的話,跟緊云琅!"

云琅笑著回過頭,這時候,霍去病是不會來到他這里的,就像云琅不會去干涉霍去病的軍陣一樣.

等到遠程攻擊武器全部奏效之後,就該這三百輛戰車出發了,此時,戰車上的軍卒大部分由民夫與親軍組成,云琅不知道這樣的戰士到底能不能有膽子向匈奴發起進攻,不過呢,他相信謝甯,他會留在最後讓所有戰車都殺進敵軍營地的.

蘇稚就站在烽燧頂上愣愣的看著云琅,云琅沖著小丫頭揮揮手,盡量讓自己笑的自然一些.

曹襄明顯是背對著云琅他們坐在烽燧頂上,這種場面他非常的不喜歡,他總覺得云琅就像是一頭被剝洗乾淨的豬,還自己主動跑到浪群里去了.

本來說好的,匈奴人一來就放火,結果,萬惡的何愁有表示,如果白狼口沒有一戰,戰後,所有人都會被問罪.

因此,云琅就決定出戰一次……然後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白狼口這邊一馬平川,除過萋萋的荒草連大一點的石塊都找不到.

白狼口的後面,就是溝壑縱橫的傷心之地.

云琅的戰車上也有一束粗大的時香,時香已經燃燒了三成,等這支時香徹底燃燒乾淨之後,草原大火就會突然爆發.

匈奴人果然沒有多少耐性等候,他們想要在天黑之前發動一次進攻,洶湧的騎兵隊伍開始緩緩地逼近烽燧,戰馬在逐漸加速……

烽燧上的鑼鼓聲,一刻都不停歇,曹襄也不再躲起來了,而是抱著一杆旗幟,隨時准備揮動.

霍去病離開了戰車,他是倒退著離開的,此時此刻,他們需要盡快的恢複體力,好迎接最後降臨的苦戰.

何愁有尖利的聲音在烽燧上響起:"此戰,有我無敵,此戰,死不旋踵,此戰,當為我等最後的榮耀!"

馬老六就站在云琅身邊,手里抓著一杆長戈,等何愁有呼喝完畢就對云琅道:"這個宦官的膽子很大,馬上就要打仗了他都不跑."

云琅笑道:"死在他手里的匈奴人,恐怕比死在你手里的匈奴人多的太多了."

馬老六笑道:"真的嗎?"

云琅笑道:"比真金還真!"

一隊軍卒從云琅的戰車旁邊走過,劉二忽然在云琅的耳邊道:"狗子說,西南十五里!"

云琅想要在那隊軍卒中找到狗子的身影,卻怎麼也找不到,直到這支軍隊馬上就要拐去烽燧右邊的時候,云琅才看見一身鎧甲的狗子正沖著他笑.

西南十五里!

云琅不用向西南看,就知道那里的地勢,如果沿著那個方向再走四百里,就會抵達受降城!

也就是說,皇帝,衛青,公孫敖這些人全部都在他們的後方,似乎想要等到白狼口的大軍全部戰死之後,再輕易地出兵,擊殺右賢王!

云琅把牙齒咬得咯吱吱作響,用旁人難以聽清楚的聲音自言自語道:"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為你犧牲,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為你犧牲!"

云琅的拳頭握住了,匈奴人的馬蹄踩踏在大地上,大地開始顫抖.

烽燧上也響起了低沉的號角聲,而後就是刺耳的金鑼,曹襄手里的紅色旗子揮動之後,投石機的重錘開始滑落,巨大的皮兜子轉了一圈之後,就把兜子里面的石頭丟了出去……

上篇:第一八零章消息是有時效性的    下篇:第一八二章全軍出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