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七十八章冷熱知多少   
  
第七十八章冷熱知多少

第七十八章冷熱知多少

當一個王朝興盛的時候,每一個人都以自己是這個王朝的一員而感到驕傲,每個人也都會有意無意的自發維護這個王朝.

如此一來,這個王朝的根基就堅不可摧.

此時的大漢朝就是如此.

劉徹高高在上,對天下臣民顯示了最大的寬容,連續幾年的大赦,更是讓監牢變得空蕩蕩的.

他唯一不原諒的罪人,就是王族以及勳貴群體.

云琅自己過關了,他不知道別的那些勳貴該如何過關,畢竟劉陵當年的入幕之賓,數不勝數!

很多事情不能放在陽光下任人展覽,這樣做的話,很容易讓所有人對帝國的統治階層失去信任.

所以,遮掩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比如,一個昨日還高高在上的勳貴,第二天就會全家蒸發.

昨日還慷慨激昂指斥方遒的高士,第二天就只能在廷尉府的刑具之下苦苦哀求.

百姓們只是好奇一下,就忘記了這件事,豪門大戶的宅子里經常換主人,這是一個常態,畢竟,官員們的位置總是在變幻,搬家很正常.

富貴鎮的百姓們因為沒有土地,所以他們正在大肆的開墾劉徹的土地.

前年的時候,出了云氏莊園,就是大片的荒原,現在,荒原已經變成農田了,上面長著綠油油的麥子.

富貴縣的縣令應雪林認為這是不對的,百姓不能隨意的侵占皇家園林的土地,當他帶著巡丁去處理的時候,巡丁們卻被聚眾的百姓毆打了一頓,如果不是應雪林跑的快,他的部下死命救援,恰好云氏莊園就在旁邊,他也難逃被毆打的命運.

"不錯啊,八千多畝土地呢,能長不少莊稼,收不少的糧食呢."

應雪林坐在云氏二樓的平台上,笑吟吟的喝茶,似乎對剛才差點挨揍的事情毫不在意.

"陛下這段時間脾氣不好,你現在還要撩撥他,小心倒黴啊."云琅給應雪林續上了熱水.

應雪林哈哈笑道:"小心的該是你們,百姓們反而要大膽,土地荒蕪本身就是罪孽,他們拿去種地,又沒有聚眾謀反,有什麼好擔心的.

這天下都是陛下的,百姓也是他的子民,兒子用君父一點撂荒的土地種糧食哪里有錯了,陛下的天下平白多出來八千多畝良田,多出來八千多畝良田的產出,只要這些產出進了百姓們的口袋,被百姓們消耗掉了,沒有進入勳貴的倉庫被儲存起來,成為謀反的本錢,國家只會變得更加富裕,這個道理陛下是最清楚不過了."

"可是,你還是寫了奏折!"云琅敲敲桌子上應雪林寫了一半的奏折道.

應雪林大笑道:"就算是要敗家,也是陛下這個主人有資格敗家,我們這些管事要是拿國朝的東西不當東西用,那就站錯位置了,以前的時候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陛下的回複永遠是秋收之後再說.

結果呢,秋收之後,百姓來年又在土地上種莊稼了,誰能狠得下心來毀壞莊稼呢,所以,又是一個秋後再說,年年種莊稼,年年秋後再說,三五次之後陛下就懶得管了,會讓地方上來處理.

你說,我能如何處理?自己趕上去挨揍?還不是誰開的荒,就把那塊土地分給他,然後要求農夫繳賦稅."

"可這畢竟是不合規矩的,他們侵占了皇家土地."

應雪林喝了一口茶水笑道:"這是自然,是罪過,還是大罪,發生過的事情不能漏掉,否則我們這些人就是尸位其上了,因此,地方上的官吏一般都會選一個陛下准備大赦的時間,把這些事情報上去,由陛下決斷,陛下能怎麼做?把這些子民全抓起來?

這不可能,陛下只能批閱大赦,事情是他拖延的,之後自然需要他來結束."

"我家要是能這麼做就好了!春播的時候幾顆麻籽被風吹到界外,自己長出來了,你這位縣令都要親自帶著人來拔掉,真是不同人不同命啊."云琅非常羨慕那些農夫可以欺負皇帝.

"你家多占國朝一點便宜都不成!這沒得商量,也沒人敢放任自流,縣官,現管,管的其實就是你們!"

應雪林把話說的非常透徹,越是上位者對最底層的百姓越是寬容,就像後世的大佬,可以坐在農家的炕上拉著老農婦的手拉家常,噓寒問暖的讓人感動,卻絕對不會拉著高官的手這般親熱,這是一個道理.

應雪林是一個好官,他把這個道理領悟的得很透徹,所有的事情都做了,最後還落下一個好名聲,這其實很難.

四月天正是農作物瘋長的時候,關中的天氣也逐漸悶熱了起來.

當知了又開始嘶喊的時候,夏日將要到來了.

云氏的春蠶已經處理完畢,仆婦們正在織綢作坊里夜以繼日的織造綢布,還不到農忙的時候,云氏已經忙碌了好久.

蘇稚撩起裙子撓屁股蛋,被宋喬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把褻褲穿上,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哪有婦人像你這麼干的."

"你把我的屁股打壞了,現在只要受熱就會發癢,你以為我喜歡這麼干啊!"

蘇稚很羨慕丈夫可以穿著短褲跟褂子,而她必須穿厚厚的衣裙,在臥室里不穿褻褲散散熱還被打.

云音自然也是不穿裙子的,跟她父親一樣也穿著一條短褲,一件麻布小背心,邁著肥肥胖胖的雙腿,在平台上攆老虎.

而霍光則穿的整整齊齊,雖然汗珠子不斷地往下淌,這孩子還是不願意穿紅袖給他准備的短衣短褲.

老虎很累,自從天熱之後他就不肯去山林里了,整天趴在涼爽的平台上吹風,山林里的愛情對他來說就是過眼云煙.

把大舌頭杵進加了冰的水盆里,過一陣子再拔出來,一根冰涼的舌頭能讓他舒服很久.

就是云音太討厭了,小小的人哪來那麼大的力氣,抓的他耳朵生疼,尤其是這孩子騎在他的背上,就像是馱了一個火盆.

"師傅,冰是怎麼來的?"

"傻孩子,吃冰的時候就不要問冰是怎麼來的,很煞風景的."

"這麼傻,冰自然是從冰窖里拿出來的喲."蘇稚很自然的接了話.

霍光上下打量一下這個小師娘,然後又看著云琅道:"師傅,什麼情況下水會結冰?"

"當然是冬天!"

蘇稚有又著回答.

云琅見霍光對蘇稚的回答不理會,就笑道:"其實呢,這也是一門學問,一般情況下,物質都會有三種狀態,即氣體,固體,液體,大部分的物質之所以會有這三種狀態,都跟冷熱有關系,如今,還沒有一個人提出過完整的冷熱概念.

零的概念你學過吧?那麼,你認為什麼樣狀態的水應該被設置為零呢?"

霍光點點頭道:"聽不懂."

云琅摸摸霍光的圓腦袋笑道:"慢慢來,以後我會教你這方面的學問.

學問呢,其實就是探索本真的過程中給它下的定義.

現在,把你身上的袍子脫掉,換上短衣短褲,好好地感受一下冷熱的變化,該去跳水就去跳水,該去捉蟬就去捉蟬,湊在大人身邊做什麼."

霍光有些羞澀的答應云琅去換衣服,云音聽說霍光也要穿短衣短褲,就哈哈笑著跟著去看.

"我也要穿短衣短褲!"

蘇稚靠在云琅身上撒嬌,很奇怪,天氣很熱,而蘇稚的身體卻冰冰涼,就這,她還喊著熱的要死.

"能說服你師姐,你就去穿,我是不管的,不過,你的腿長,穿了短衣短褲應該很美."

蘇稚看了一眼躺在藤椅上閉目養神的宋喬,再看看滿院子穿的嚴嚴實實的仆婦,到底沒有膽子去穿短衣短褲,只能靠在云琅身邊,借點扇子帶來的涼風.

上篇:第七十七章痛定思痛    下篇:第七十九章螳螂的婚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