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九十七章勒索   
  
第九十七章勒索

第九十七章勒索

云琅拿來的西瓜很甜,被冰鎮了半天之後,咬一口就能冰霜入肺.

曹襄吃的如同叫花子一般,好不容易等半塊瓜吃完了,就抬起滿是瓜汁子的臉道:"明天再拉十幾車過來,我覺得我一個人吃幾千斤不在話下."

"種了一畝地的,應該夠你吃的,只是給外人的就沒有了."

曹襄瞅瞅云音手里的半塊瓜可惜的道:"多拿一些來啊,吃個半截子不上不下的這事你也干得出來?"

云琅把自己面前的一塊瓜推給曹襄道:"今天就熟了這幾個,想要再吃,等兩天吧,那時候地里的瓜也該全熟了."

曹襄沒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模樣,取過云琅推過來的西瓜繼續大吃.

"這麼好吃的東西就該種的滿世界都是才對,你家怎麼就種了一畝地這麼少?"

"就這麼多種子!"

"明年種子該多了吧?"

"如果都像你這樣連種子一起吃下去的話,明年就沒有種子可用了."

曹襄舔舔嘴唇遺憾的道:"你說說,這世上的好東西為什麼總是這麼少?

稍不小心就絕種了,偏偏是沒用的東西滿世界都是."

云音吃完了西瓜,就不喜歡在曹家的麥田里待著了,一個勁的催促父親回家.

曹襄把云音拖過來,狠狠地在她額頭親了一下道:"總有一天會讓你留在我家不走的."

仆役們繼續在忙,勳貴,貴婦們已經收拾了東西回家了,蘇稚才上馬車就嘀咕這一遭來曹家來虧了,好幾百斤西瓜不見了.

"夫君,你沒見李氏的樣子,分她們西瓜舍不得吃,還裝模作樣的掏出手帕要包起來,拿回去給孩子吃,那個謝氏就更過分了,說是要帶回去孝敬家里的十幾個老人,就半塊瓜夠誰吃的.

妾身不得已只好答應過幾天一家送十個過去."

蘇稚的話云琅並沒有聽進去,他的目光落在遠處的官道上,那里有十幾個披著孝衣的騎士正在縱馬狂奔.

云琅等馬車上了官道,就讓馬夫將馬車停在路邊等那些騎士過來,等騎士走近了,云琅就看見了騎士背上的招魂幡,不由得長出一口氣,對蘇稚道:"皇太後賓天了."

蘇稚正要鼓掌,見騎士快速的逼近,就連忙裝出一副悲戚的樣子.

騎士來到云琅身邊大聲道:"皇太後昏迷不醒,陛下命永安侯快速趕去甘泉宮一起為太後續命!"

云琅二話不說,立刻從馬車上解下一匹挽馬,也不用馬鞍子,跳上馬就向甘泉宮狂奔.

這種事情,跑的越快,越狼狽,越是會受到大家的誇贊,更會被皇帝看在眼里,至少一個孝字的贊譽是跑不掉的.

曹襄也接到了同樣的命令,見云琅快速的跑過來,笑呵呵的道:"莫急,莫急,等我祖母去世之後再去也不遲!"

云琅怒道:"死的是你祖母,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快些把你的馬鞍子去掉,騎著光背馬,要跑的比我還要快才成,敢再笑一下,小心母親剝了你的皮."

曹襄想起母親,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解下馬鞍子學著云琅的樣子騎著光背馬,呼天搶地一路煙塵的向甘泉宮殺去.

三十幾里路,快馬轉瞬即到,曹襄哀嚎著從馬上滾下來,顧不上尋找丟掉的鞋子隨手抓住一個宦官怒吼道:"十天前才拜見過祖母,那時候都好好的,怎麼現在就要續命了?"

宦官嚎哭著道:"天氣太熱,皇太後貪涼,屋子里的冰放的多了些,誰知道……"

"祖母啊,且等等,孫兒曹襄來了……"

曹襄推開宦官,赤著一只腳,踉踉蹌蹌,悲痛欲絕的向皇太後寢宮跑去.

云琅很滿意曹襄的表現,一臉凝重的拉著隋越的手道:"大令,太後禦體如何,可有用到云氏的地方,已經派人去接拙荊了,陛下那里也要照顧到,酷暑的天氣里,千萬莫要哀傷過度."

隋越狐疑的瞅著熱情過度的云琅,甩一下拂塵道:"已經准備黃泉了,馬上就要請太後去黃泉避難,只是這一次的病來的急,來的猛,但願能瞞過陰司鬼差."

云琅連連點頭,這才用袖子擦拭一下臉上的汗水,來到水井邊上,拉上來一桶井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半桶水,丟下木桶,對坐在樹下閉目養神的公孫弘道:"但凡有差遣,丞相盡管吩咐!"

公孫弘睜開蒼老的眼睛看了云琅一眼道:"先歇歇吧,等身上的汗下去之後,再聽陛下安排."

老家伙說完話之後又閉上眼睛.

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釘子,云琅歎息一聲就找了一個陰涼的地方,看事態的發展.

桑弘羊正好坐在那里,回頭看看云琅的打扮點點頭道:"從田里直接過來的?"

云琅點點頭道:"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

桑弘羊歎口氣道:"世事無常,人有傾覆之憂,只在旦夕之間,永安侯年歲尚青,不必將生死之事放在心上."

云琅道:"我這個年歲的人總覺得死亡似乎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所以你們才會干用命博前程的事情."

"也不全是這樣的,比如去病,他就喜歡在戰場上的感覺,喜歡浴血厮殺,喜歡看著一個個匈奴在他的長矛下死亡,不論他是驃騎大將軍還是一個小小的都尉,戰場對他來說就是戰場,沒有什麼區別."

桑弘羊笑了一下,然後對云琅道:"既然如此,你為何不繼續在驃騎大將軍麾下擔任軍司馬,卻一心要去種地呢?"

云琅長歎一聲道:"就是因為有長驅萬里的作戰經曆,云某這才發現,戰場不僅僅在邊關,在草原,在戈壁,也在關內,更在朝堂,跟田地里.

去病去邊關作戰,我留在關中,目的就是在去病需要糧秣,需要物資,需要武器支援的時候,我能拿的出這些東西.

你看,從某種意義上,我依舊是驃騎大將軍的軍司馬."

桑弘羊冷哼一聲道:"你不相信別人?一定要自己親力親為嗎?"

云琅抬頭瞅瞅湛藍的天空道:"某家相信不會有人敢拿軍國大事開玩笑,只是某家以為,沒有人能比某家做的更好!"

"某家?"

"這時候再不強調一下我的存在,禦史大夫會認為我在說笑!"

桑弘羊無奈的道:"好一個當仁不讓,現在的少年人都像你這辦狂悖無禮嗎?"

云琅搖頭道:"財源是開拓出來的,並非節省出來的,更不是通過一些手段搶奪過來的.

這樣做,只會讓天下越發的窮蹙."

"小子無禮!"桑弘羊勃然大怒.

云琅笑著施禮道:"大夫若有閑暇,請來云氏一行,看看云某說話是否真的狂悖無禮!"

桑弘羊疑惑的看著云琅道:"你沒有羞辱老夫的意思?"

云琅道:"最多是政見不同,甚至還談不到政見,因為我是當面跟你說的."

桑弘羊點點頭道:"確實如此,即便是閑談,也很久沒有人跟老夫說過這樣的話了.

如此說來,你與黃氏的爭斗也算是一種開拓財源的法子?"

"大夫如果把云琅看做一個蠶農,要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辛苦養蠶,繅絲,然後被黃氏這樣的家族盤剝,就很理解云某為何會如此不留情面的對付黃氏了."

"即便如此,燒掉劍閣七百里,蜀中別是一洞天,這樣的謠言也太狠毒了一些."

云琅拱手道:"請大夫轉告黃氏,從我書房拿走的東西必須原物奉還,否則,不死不休!"

桑弘羊吃了一驚,連忙問道:"他從你家拿走了什麼?"

云琅聳聳肩膀道:"誰知道呢,或者是染色之法,或者是百十個染坊工匠,或者是別的重要東西!

等我想起來了,再慢慢添加!"

上篇:第九十六章世界是兼容的    下篇:第九十八章你就是一個垃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