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一四一章云琅的教育方式   
  
第一四一章云琅的教育方式

第一四一章云琅的教育方式

別人家教孩子一般都要求孩子珍惜財富,認為只有這樣才能給孩子灌輸一個好的生活習慣.

云琅教孩子的時候,一般都告訴孩子,錢只是一種工具而已,要善用工具,而不是把工具藏起來,或者積累起來.

因此,在云音跟霍光眼中,金子這東西只不過是一種用處繁多的工具,至于價值,這東西其實沒有價值,真正的價值物是糧食,是麻布,是絲綢,是鐵,是銅,是工匠制造出來的器物,是可以生長糧食的土地.

劉據用金子來收買霍光……這對霍光來說,就像給牛送籠頭一樣,這是劉據想用金子拴住他的具體表現.

云氏現在還是鑄造一些金子,主要是翻新別人家的金子,經過云氏翻新的那些不太純的金錠會變得更加不純,只是外表好看了很多.

作坊其實就是霍光在管理的,每個月他都會經手很多的金子,因此,金子對霍光毫無吸引力.

用金子收買人心這種事霍光經常干,猛地碰到別人用金子收買他,這讓他非常的憤怒.

憤怒的孩子飯量一般都會很好,尤其是霍光已經到了長身體的時候,蘇稚吃掉皮,剩下的肘子肉,被霍光一個人吃了個精光.

云音想吃,卻被父親嚴厲的制止了.

霍光多吃肉是因為何愁有已經開始正式教這孩子武技了,每日的消耗很大,多吃肉多長力氣是好事,這樣還能讓霍光豆芽一般的身材變得魁梧.

女孩子就算了,社會對女孩子的要求比男孩子來的高,她們必須要有漂亮的外形,至于武技,並不是第一要素.

想要美麗的外形與高超的武技並重,女孩子就必須付出比男孩子更多的辛苦才成.

不許云音過食,這是何愁有要求的,云琅從很多細節處發現這個老宦官對女人真的是非常的熟悉,也不知道這些經驗是怎麼得來的,這讓云琅對何玉樹的身世更加的好奇了.

云琅這樣想的時候,何玉樹正跪在何愁有居住的山居前不斷地叩首.

而留在山居里的何愁有一言不發.

劉據就站在邊上看著.

過來許久,何玉樹抬頭恭恭敬敬的對山居里的何愁有道:"弟子明日再來."

何愁有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依舊在不疾不徐的吃著云氏仆役送來的飯菜,對門外的聲音充耳不聞.

何玉樹與劉據沿著蜿蜒曲折的小路離開了山居,直到拐彎處,何玉樹這才歎息一聲.

劉據拉扯一下何玉樹的衣衫,等何玉樹蹲下來與他平視之後問道:"他非常恨你嗎?"

何玉樹整理一下劉據稍微有些凌亂的衣衫道:"以前的時候,他說我是他的希望,自從我靠近了皇後之後,他就非常的憤怒,生氣."

"我可以給他很多金子,就像今天給霍光一樣,相信他會改變主意."

何玉樹搖頭道:"對有些人來說,金子毫無用處."

"可是霍光那麼聰明,他就很喜歡金子,你也看見了,他接到金子的時候很開心.

我假裝跌進水渠里的時候,他第一個跳下去救我,看來給他金子算是起作用了."

何玉樹歎口氣道:"金子結交的人心不穩當,你能給她金子,別人自然也能給,皇子想要真正收服霍光為伙伴,就要給他無法拒絕的東西."

"比如呢?"

"那就要看霍光喜歡什麼了."

劉據停下腳步,瞅著山腳下的云氏莊園道:"這里確實有無數的學問存在,這樣的莊園不應該屬于一個臣子,應該屬于皇族才對."

何玉樹笑道:"這個莊園里最珍貴的不是東西,而是人,准確的說應該是云侯.

皇子喜歡這座莊園的真正原因,就是云琅在這里,當云琅離開了這座莊園,皇子也就不會喜歡這里了."

"我沒有想過奪取這座莊園!"

劉據認真的對何玉樹道.

何玉樹笑道:"奴婢自然知曉,皇子只想降服這座莊園."

劉據笑道:"我就是這個意思."

"這很難,陛下至今都沒有降服云氏."

"云氏很聽話啊!"

"那是因為陛下是皇帝,云氏必須聽話."

"這難道不是降服嗎?"

"不是,不是降服,云氏如今效忠的對象是大漢國,而不是陛下,這對陛下來說問題不大,但是對皇子來說區別就大了,因為,支持皇子不一定對大漢國最好的選擇時候,他們就會毫無保留的拋棄皇子,改支持別人.

只有皇子登基了,不論對大漢國是不是最好的選擇,他都支持你,這才是真正的降服."

劉據有些煩躁的道:"云琅似乎不怎麼喜歡我,直到現在我就見了他一次."

"大家族都是這樣的,因為家族大了,他們沒必要冒險在皇子地位沒有確定的時候就站在皇子這一邊.

他們一般會等皇子登基之後,才會表示支持,這樣雖然獲利不多,不大,卻足夠安穩."

"曹氏是支持我的,為什麼對我也不冷不熱的呢?曹襄為什麼就不能說服云琅現在就支持我?

還有,我表哥霍去病,他為什麼也對我很冷淡?

這些人都是好兄弟,可是,他們……我至今還沒有封王啊!"

何玉樹擦拭掉劉據臉上淚水溫柔地道:"不是還有奴婢嗎?不論是長公主,還是曹氏,霍氏,云氏,他們都有自己的立場,只有奴婢才是一心一意的為皇子著想.

我們是一體的,皇子如果成了陛下,奴婢就是老祖宗一般的存在.

皇子如果成不了皇帝,奴婢就只好陪著皇子在荒涼的封地過活一生,皇後殿下也會在深宮中郁郁而終."

自從劉據懂事以來,這樣的警告就在他的腦袋上盤旋,不僅僅何玉樹在說這個可怕的後果,就連衛皇後也時不時的流露出對未來的擔憂.

劉據抱住何玉樹的脖子大哭道:"我一定會成為太子!"

霍光終于吃飽了.

云琅拍拍弟子的腦袋道:"吃飽了就去遛噠吧,知道這是你一天中最快活的時光.

只是不要再去爬樹捉松鼠了,那東西你捉不住的."

"我會捉住的!"

霍光匆匆的應付師傅一句,就連蹦帶跳的下了樓,在樓下,他的孩子大軍已經在等候他了,今天,不捉住那兩只可惡的松鼠,他決不罷休.

云音喜歡跟霍光玩耍,卻不喜歡跟一群髒孩子一起玩耍,因此,只能眼巴巴的瞅著霍光被一群孩子前擁後呼的裹挾著離開內院.

"你怎麼不去?"

云琅奇怪的問云音.

"我不喜歡髒孩子!"

"那些孩子並不髒啊!"

"等一會他們就會變成髒孩子,還會被他們的母親打!"

"你喜歡跟那些女孩子玩?"

"也不喜歡,她們整天就知道學刺繡,傻乎乎的,一個個做夢要嫁給大將軍."

"那麼,你一般都會找誰玩耍呢?一天中,你可就這點清閑時光,難道說,你喜歡跟著司馬師傅學認字?"

"我也不喜歡認字……"

這就對了,其實云琅當初也不喜歡認字.

"我要去找紅袖姐姐,跟她學唱歌."

云琅對閨女的這個愛好很是支持,紅袖的歌喉是有很大天賦的,只是這孩子不願意唱,她執著的認為她母親就是因為太會唱歌,才倒黴的.

云琅偶爾聽紅袖唱過,聲音真是迷死人.

如果自家閨女能隨著紅袖唱歌,被她耳濡目染一下把難聽的歌喉改變一下也很不錯.

云琅唱歌還算不錯,至少在酒宴上表演一下足夠,有時候酒喝透了,還能有超常的發揮,獲得幾聲贊歎.

宋喬的嗓音自然是不錯的,只是她從來不唱,至于蘇稚,她只要唱歌,鴨子都能被她嚇死,很多時候,云琅都暗自懷疑,是不是云音受了蘇稚的影響……

上篇:第一四零章內政不決問云琅    下篇:第一四二章 順水人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