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四章自殺者的尊嚴   
  
第四章自殺者的尊嚴

第四章自殺者的尊嚴

很久以前,云琅執著的認為日本人的自殺活動才是最有儀式感的.

不論是刨腹時候對刀口尺寸嚴格要求,還是介錯人手起刀落人頭滾滾的暢快,都讓云琅對日本人的這一儀式向往不已,恨不能親自充當介錯人!

好在櫻花翻飛的時節里一刀斬下人頭,然後倒拖太刀在飄零的櫻花中踽踽獨行,感悟日本"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的高貴文化.

在大漢就非常的不一樣了,對于大漢人來說,自殺是一樁很沒意思的事情,更是一樁非常私人的事情.

勇敢些的會用刀子抹脖子,或者一刀入心,用自殺來向世人宣示自己的剛烈!

再次一些的就會選擇服毒,這是一種很無奈的死法.

最下作的就是上吊了,即便是死掉了,也要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給活著的人,似乎在說:我現在死了,你能奈我何?

張湯三天前就把自己要自殺的事情宣揚的人盡皆知,還特意邀請云琅以及一干舊日好友去參觀他如何自殺.

說是要以自己的死來告誡天下人,告訴天下人,不可因為陛下寵幸就肆意妄為最終只能一死以謝天下.

云琅跟張湯的私交很好,這事天下皆知,因此,張湯准備自殺,云琅就只好穿著白色的衣服來給他送行.

盡管張湯通知了很多人,真正到了自殺的這一天,來給他送行的人只有云琅跟一個商人田甲.

云琅來到張湯家里的時候,他們全家都穿著囚服跪在院子里面,就連張湯年邁的老母,也是如此!

事到如今,云琅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了,張湯的死已經是必須的了,而且還要盡快進行,否則,他不但要死,還要遭受無數的羞辱.

上一次張湯沒有弄死朱買臣,如今,朱買臣回來了,而且還當上了主爵都尉,跟張湯一起位列九卿.

朱買臣的歸來並受重用,則說明張湯昔日對朱買臣乃至莊青翟的指責是錯誤的,至少,在皇帝看來是這樣的.

官場上,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朱買臣回來了,就預示著張湯將會以必然倒黴的結果收場.

朱買臣聯合了禦史中丞李文,右內史王朝,以及丞相長史邊通一起彈劾張湯有八樁不法事.

且件件有跟腳,事事有依據,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告發張湯屢次泄露國朝機密給商人,從而讓一些不法商人依靠囤積居奇而獲得了暴利.

其中長安商賈田甲首當其沖,至今,田甲的兒子田信還被關押在牢獄里,等待皇帝最後的裁決.

事情到了張湯這里就顯得非常詭異了.

朱買臣等人的奏折到了皇帝手里之後,就被皇帝給扣押了,而彈劾奏章的內容卻被一字不差的泄露出來了.

又有使者來張家斥責了張湯.

事已至此,不管他有沒有犯下那八條罪責,留給張湯的路只有死路一條.

云琅提著一個食盒走進了張湯家,神情輕松地就像是來拜訪老友.

路過張湯老母身邊的時候,還施禮請安,邀請張湯老母與他一起跟張湯喝上一杯.

張湯老母親也不見多少悲切之意,反兒勸慰云琅莫要在張氏久留,與張湯見上一面就已經是莫大的情義,張氏滿門感激不盡.

見到張湯的時候,發現這家伙穿的非常燒包,大熱的天氣里一聲厚重的黑色朝服被他穿的一絲不苟,一個人悶在屋子里,又穿的厚重,卻不見一絲汗漬.

"不用朝外看了,我特意問過曹襄,今日會不會有使者來阻攔你自殺,曹襄說,不會有!"

張湯收回看著窗外的目光,瞅著云琅道:"我還是有些不死心,總覺得陛下還有用到我的地方.

現在還遠遠沒有到"飛鳥盡,良弓藏,狐兔死,走狗烹"的時候啊."

"確實沒有,不過陛下有了比你更加凶狠的獵犬,而且不止一位,光是趙禹,王溫舒兩人就夠陛下使喚的了.

你的名聲臭了,已經到了改換的時候了."

云琅沒有安慰張湯,而是再一次選擇了實話實說.

張湯痛苦的敲著腦殼道:"我現在才開始後悔當年跟你訂立說實話這個約定了.

這個時候,你要是說兩句假話,我的心里會舒坦的多."

云琅猶豫一下輕聲問道:"你好像不怕死?"

張湯抬手摸摸脖子道:"怎麼不怕?只是活不成了,就只好努力給自己子孫一點尊嚴,嗎,免得他們被人家笑話."

云琅打開食盒,從里面取出一陶瓶酒道:"這是我弄出來的烈酒,你可以多喝一點."

隨著一樣樣的菜肴被取出來,張湯忽然捂著嘴大哭起來,他的眼淚流的是如此之多,完全出乎了云琅的預料.

等他的哭聲停歇了,云琅就小聲道:"要不然去長安城求求陛下,不求別的,只求活命可以嗎?"

張湯抽噎一下道:"求陛下,會死的更快,他不允許我給他丟人."

云琅歎息一聲道:"奈何啊……"

張湯從盤子里拿起一只烤雞,狠狠地啃了一口道:"我兒安世現在何處?"

"與梁翁一起去了陳倉,云氏在陳倉還有一塊封地,我委托他去管理."

張湯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道:"甚好!"

"我看見田甲在外面,要不要讓他進來?"

張湯搖頭道:"不用了."

"你們到底是誰害了誰?"

張湯苦笑道:"多年糾纏早就分不清了."

"既然如此,你為何會這麼窮?"

張湯冷笑一聲道:"你可知春風閣一夕風流費用幾何?"

云琅搖頭道:"沒去過!"

張湯頗有些回味的道:"一夕纏頭萬金不多啊,我一年中一半的閑暇時光都耗在那里了."

云琅冷笑道:"也就是說,你原本就打算一個人快活,讓你全家為你擔驚受怕是不是?"

張湯見云琅面有怒色,有些歡喜的朝云琅拱手道:"我自詡為天子爪牙,帝王鷹犬的時候,就知道下場不會太好.

為了避免累及家人,這些年我除過陛下賞賜,我很少置產,散出去的錢財遠比進項多,所以家無余財可供他人惦念.

為官多年,有一個道理我知道的很清楚,人在倒黴的時候,可怕的不是仇敵,而是那些胥吏.

朱買臣,李文,王朝,邊通等人不是名士就是高官,他們的目的在于我,只要我死了,天大的仇恨都會隨之散去.

而那些吸血胥吏可不是這樣的,一旦我倒黴了,他們就會如同吸血鬼一般蜂擁而來,撲擊在張氏這具尸體上吮血,不吸干最後一滴血是不會罷休的.

長安城里的很多犯官,不是被同僚折騰死的,而是受不住胥吏的盤剝最後才家破人亡的.

如果人人都知道張氏無財,也就會漠然視之了."

云琅咬牙道:"我這是第一次聽見有人把嫖妓花光家中錢財的行為,說的如此悲天憫人!"

張湯擦把臉上殘存的淚水道:"事實如此,夫複何言?"

話已至此,再說已經很多余了,云琅就給張湯倒上云氏新近蒸出來的烈酒,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喝著,說的也都是些風花雪月上的事情.

之所以不說一些隱秘的事情,完全是因為有一個年輕人忽然站在門口的緣故.

太陽漸漸落山了,桌子上的酒菜也吃的差不多了,張湯就對云琅道:"你素來有潔癖,就不要留在這里弄得一身醃臜,回上林苑的路還長,現在就別過吧!"

云琅站起身道:"你真的做好准備了?"

張湯笑道:"兩天前我其實已經死了."

云琅抖抖袖子朝張湯施禮道:"一路走好."

張湯笑著點點頭,就送云琅出門,並關上了門窗.

云琅瞅了一眼站在門口的鍾離遠道:"把他最後的話帶給陛下!"

一身錦衣的鍾離遠施禮道:"剛才不小心打了個盹,這才清醒."

云琅歎息一聲,就緩緩離開內宅.

只聽身後傳來張湯淒厲的大吼:"陛下啊,張湯沒有尺寸的功勞,從刀筆吏起家,因得到陛下的寵幸而官至三公,沒有任何可開脫罪責之處.

然而陰謀陷害張湯的,是朱買臣,李文,王朝,邊通這四個惡賊!"

上篇:第三章文明的誘惑?可能是!    下篇:第五章講道理的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