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一四二章惡魔初現   
  
第一四二章惡魔初現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四二章惡魔初現

云琅的企圖在不斷地暴露……

于是,長門宮覺得自己應該參加進來,于是,大長秋就帶著長門宮產業名錄來找云琅.

見到云琅正在跟紅袖對坐飲茶,老人家極為滿意.

喝過紅袖敬的茶水之後,就一臉慈愛相的對紅袖道:"你最可怕的噩夢已經結束了,以後好好地過自己的好日子."

紅袖驚恐的看看云琅……

大長秋怒道:"看他做什麼,有些事就不該他知道,你以後也要忘記,早點成婚生子才對得起你母親的一片苦心."

云琅無所謂的抬抬手道:"紅袖七歲之前的事情我不想知道,她七歲之後的事情我全知道,這就足夠了.

七歲以前紅袖只是一個孩子,就算有天大的錯也不是她的錯,如果是她長輩的錯……我覺得不算大事."

大長秋聽云琅這樣說就更加的滿意,點點頭道:"聶壹殺了籍福,我這里有證據,如果他威脅到你,就拿這件事反過來威脅他."

"籍福是誰?"

"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既然是無關緊要的人,以聶壹的地位殺這樣一個人,他有一萬種法子逃脫刑責."

"哦?把柄不夠?"

"不夠!"

"那就告訴聶壹,你知道他曾經是魏其侯門下第一門客,這事天下間知道的人只有兩個,就是我跟聶壹,現在有四個人知道了."

聽大長秋輕松的就把聶壹給賣掉了,云琅還是忍不住看了紅袖一眼,而紅袖的大眼睛里已經充滿了淚水.

大長秋用袖子擦拭掉紅袖臉上的淚水,撫摸著紅袖的頭頂輕聲道:"沒事了,沒事了."

紅袖再也忍不住傷心難過,撲進大長秋的懷里大哭,大長秋面帶笑容,輕輕地拍著紅袖的後背宛若一個慈祥的父親.

看他們父慈女孝,云琅就想離開,給他們一個安靜的空間,卻被大長秋阻止了.

紅袖哭了一陣子,就抬起朦朧的淚眼對大長秋道:"耶耶!"

大長秋的手哆嗦了一下,眼眶也有些發紅,最終點點頭,對云琅道:"你老婆叫龐紅袖!"

云琅點點頭表示知道,又沖著大長秋笑道:"我從今後就該稱呼您為丈人?"

大長秋痛苦的搖搖頭,用手指輕輕地掠過紅袖的眉梢低聲道:"不了,這對文娘來說是一種侮辱."

說罷,整個人似乎都沒有了精氣神,從袖子里掏出一份長門宮的產業名錄丟給云琅道:"你自己挑選吧,我要走了."

說罷,不顧紅袖苦苦挽留,大長秋上了馬車,就離開了富貴城.

云琅見紅袖又想哭泣,就對她道:"你如果現在去你母親的墳塋,應該在那里還能見到他."

紅袖搖搖頭,把身子依偎進云琅的懷里低聲道:"不了,那是他們的世界,我就不打擾了.

夫君,您知道嗎?

來氏出事前的一天,耶耶就曾經在半夜跳進母親的房間,要帶我們走.

卻被來家的人給阻止了,耶耶跟他們厮殺了良久,流了好多血,阿娘將刀子橫在脖子上逼迫耶耶快走,否則她就立刻自殺.

耶耶這才殺開了一條血路離開了來家.

我記得很清楚,來家的那個家主,兩只眼睛在燭光下如同炭火一般通紅.

他還說,既然進了來氏,生是來氏的人,死是來氏的鬼,明日一起命赴黃泉才算整整齊齊."

云琅咬咬牙道:"來氏還有人留存嗎?"

紅袖搖搖頭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母親要我幸福快活的過一輩子,沒要我複仇,我也不想複仇.

這些年在云氏,妾身過的快活無比,哪怕跟小蟲丑庸一起去我最害怕的黑松林取水,因為有大王陪伴,也成了妾身生命中的一場樂事.

您知道嗎,春天的時候,溪水邊上的青草比向陽坡上的青草更早露出地面.

腳踩在松針上會發出沙沙的響聲,這時候,松鼠就會從樹洞里探出頭來,小蟲總會爬上松樹,趕走松鼠,從樹洞里掏松子,運氣好的時候還會有一些榛子,栗子跟干枯的山楂果干……

小蟲總是只拿一半,她說要是全拿走了,松鼠就會餓死……用松針在水塘邊上點一小堆火,小蟲會用石板烤松子,榛子,板栗給我吃……如果不是因為您要泉水煮茶喝,我們跟老虎能在黑松林里玩一整天……"

云琅從未聽紅袖說過這些事情,見紅袖這是要開長篇了,干脆將大長秋拿來的產業名錄丟在一邊,一手攬著紅袖的細腰,一手烹茶,好讓紅袖說的更加暢快些.

"對我來說,沒有打罵的日子就是好日子,在家里沒人打罵我,每個人的笑臉都很暖和,除了丑庸總是說我長了一張狐媚子臉,每次她這樣說完,就會難過好長時間……嘻嘻,我跟小蟲都知道她想給您做妾……我一點都不生氣,看著她用麻布纏腰把自己纏的喘不上氣來了,我跟小蟲就快要笑死了."

"後來,您娶了少君,後來又娶了細君,丑庸哭了一天,盡管那時候她已經嫁給褚狼了.

小蟲沒心沒肺的活著,妾身卻盼著早點長大……您是母親給我選的男人,我很擔心沒可能嫁給你,小蟲卻說我長得很美,一定會嫁給您做妾的.

對了,您什麼時候娶我呢?"

云琅笑道:"等家里清閑下來,還要跟小喬,小稚說清楚,要不然你以後很難做人的."

紅袖掩著嘴偷笑一聲道:"夫人早就訓誡過我了,還說了一大串云氏婦人需要遵守的女德,細君就在一邊啃著梨子看著,還添油加醋的增加了很多規矩,還排了位置,還要我每天要把家看好,把孩子看好,教好,要不然就揍我!"

"你不生氣?"云琅在腦子里幻想了一下蘇稚教訓紅袖的樣子有些擔心.

"才不生氣呢,小蟲給我說了很多從外邊聽來的大家族內宅的事情,咱們家跟被人家太不一樣了,別人家的內宅說是為了爭寵,其實爭的不過是一點錢糧罷了,誰又真正喜歡自己的男人了.

咱家里的兩位夫人都是有大本事的女人,跟您一樣都是家里的大樹,只有妾身才是一棵柔弱的藤蘿,攀附在三棵大樹上活的快活.

誰有心思在家里弄那些讓人恥笑的事情.

少君喜歡夫君,細君也喜歡夫君,妾身也喜歡夫君,我們聚在一起過快活日子,一輩子就這樣活下去,直到老死,您說好不好?"

聽著紅袖蜜糖一樣的語言,云琅終于覺得老天把他丟到大漢,並不是要懲罰他,而是在獎賞他.

正要說一些應景的甜言蜜語回應一下紅袖,大門咣當一聲就被人踹開了.

紅袖尖叫一聲就離開了云琅的懷抱,云琅倒是鎮定,正在斟茶的手連抖動一下的意思都沒有.

蘇稚的腦袋探了進來,疑惑的瞅著紅袖還算完整的衣裙,皺眉道:"居然沒有趁機上下其手?"

云琅把手里的茶杯遞給蘇稚道:"以後要進來,就輕點進來,不要抬腳踹門,你還有身孕呢."

蘇稚坐在云琅身邊接過茶杯喝了一口茶,鄙夷的對羞愧得快要死掉的紅袖道:"真是沒用啊,想當年,我跟夫君在一起的時候,衣衫從來就沒有完整過."

云琅無奈的道:"好好說話啊."

蘇稚笑道:"臉皮這東西是在外邊要的,在這里要什麼臉皮啊,是不是這丫頭不會伺候人?

這可就麻煩了,需要給她講一堂人體構造課程才好.

有一個女人馬上就要咽氣了,年紀跟紅袖差不多大,要我一定在她死後,查一下她是否被人下了毒,哪怕尸體被我切開也無所謂,還要她的兄長發下了毒誓,一旦查明她是中毒而死,一定要報複夫家,估計活不過今晚.

這樣新鮮的尸體,正好解剖給紅袖看."

紅袖嗷的一聲就重新撲進云琅懷里,把他抱得緊緊的.

云琅皺皺眉頭沒有理會蘇稚嚇唬紅袖的那些話,直接問道:"那個女人的兄長是誰?"

蘇稚無所謂的道:"女人是趙王太子丹的妃子,那個女人的兄長叫做江充!"

上篇:第一四一章多嘴多舌    下篇:第一四二章惡魔初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