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一四七章畫蛇添足   
  
第一四七章畫蛇添足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四七章畫蛇添足

云琅終究沒有見司馬相如,卻通過隋越將張掖郡托付給了他.

司馬相如在自尋死路,云琅可以不理不睬,有時候他真的弄不明白,聰明人為什麼總是喜歡在大人物之間尋找存在感,他就不擔心自己弱小的身軀,被大象群給撕碎嗎?

這種感慨一閃而過,然後就被他忘記了.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北地的秋日將要到來了,而霍去病已經踏入荒漠三個月了,不論他統領的大軍多麼能征善戰,在冬日到來之前,他們必須回到陽關修整.

冬日里的北地不適合人類生活,即便是匈奴人,也不敢在這個季節里帶著牛羊遷徙,只要在路上遇到一場暴雪,不用漢人出手,匈奴人也會被北地的冰雪殺死.

所以,霍去病的職責就是在春日的時候踏進荒漠,四處尋找匈奴人的蹤跡,然後消滅,制造大量的無人區,讓遠途遷徙的匈奴人得不到補給,最終將他們困死在北地.

冬日的嚴寒對匈奴人來說是一道無法翻越的天塹,對漢人來說同樣也是.

云琅必須趕在霍去病回到陽關之前,准備好所有的過冬物資,迎接那一支精疲力竭的軍隊.

駱駝身上的氣味一如既往地不好聞,云琅用手帕過濾後的空氣依舊讓人無法忍受.

所以,只要道路允許,云琅就會騎在馬上,而不是駱駝背上.

跟他同樣坐立難安的人就是霍光.

離開張掖之後,大軍很快就進入了荒漠地帶,初秋的荒漠氣候詭異的能把人逼瘋.

太陽沒有出來的時候寒氣逼人,太陽剛剛露頭大地就變得炎熱起來,到了中午熱的人恨不能將自己的皮膚撕扯下來好讓肌肉快點散熱.

在這種地方,馬車是無法通行的,好在云琅早就准備了非常多的駱駝,加上每一個軍卒本身就要參與負重,這才勉強攜帶了一半的物資.

加上之前李勇,李陵帶去的物資,節省一點用,應該夠五萬人度過這個漫長的冬天了.

只是這樣做的後果就是行軍速度極慢,大軍在天色蒙蒙亮的時候出發,中午之前休憩,落日之後繼續出發,直到看不清道路再宿營,一日行軍三十里,幾乎是大軍的極限了.

站在駱駝背上,云琅極目四望,只見大軍從眼前延伸到了遠處如同一條黑線.

除過戰馬的嘶鳴聲,聽不見人聲,這樣艱苦的行軍,每個人都失去了說話的興致.

八千多人,加上將近十萬匹牲畜組成的大隊,氣勢是宏大的,這讓云琅想起非洲大草原上長途遷徙的角馬群.

只不過,這支遷徙隊伍不像角馬那樣沒有什麼抵抗災難的能力,他本身就是一群由食人猛獸組成的群落,這就注定了他是無敵的.

大軍所到之處,狼群奔逃,各色野獸不見蹤影,只有貪婪的兀鷲在隊伍的上空盤旋,希望能夠撿到一兩具尸體.

總有牲畜會出事,折斷腿的,突然發病的,年老體弱不堪重負的,這樣的牲畜就會被拋棄,最終便宜了那些兀鷲.

道路兩邊,也總是能夠看到一些白骨,有些白骨是牲畜的,有些白骨則是屬于人的.

這些骸骨暴露在太陽下已經有些時間了,留存最久的白骨,被馬蹄子輕輕一碰,就四散開來,再被後面的大隊碾壓過後,生命留存過的痕跡就徹底的被抹殺了.

仁者愛人,義者講義,兩者相合,便成了仁義這個大命題.

面對白骨講仁義多少有些不合時宜.

不過呢,仁義這東西他是古拙,質樸的,就像這大山,這大地一般,原本就存在于天地間.

智慧這東西其實是跟仁義不搭界,因為'智慧出,有大偽’仁義二字經過智慧解讀之後,往往會出現偏差,失去了本源的意義.

所以,太聰明的人一般都把握不好仁義的度.

霍光終于受不了駱駝身上濃重的氣味,仗著自己輩分小,擠到蘇稚的爬犁上偷懶,還能混好多果子吃.

戈壁上無遮無掩,熾熱的太陽光從頭頂掉下來的時候,人的胸腔似乎都在燃燒.

這時候,就不能繼續行軍了,云琅一聲令下,剛剛還拖得很長的隊伍頓時就變粗,最終變成一灘.

無數的遮陽棚在很短的時間里就被支起來了,軍卒們猛猛的喝一些涼開水,咬幾口干糧,然後就抓緊時間攤開四肢睡覺.

這樣的生活談不到苦,君王一聲令下,再苦再累都要堅持下去.

既然無法擺脫,拒絕,就只好苦中作樂.

隋越到底還是被云琅胖揍一頓,不是他打不過云琅,而是不敢反抗!

打過之後,兩人之間的怨隙就抹平了.

被打的人毫發無傷,打人的人卻手腳烏青發腫,只因為隋越挨打的功夫早就爐火純青,每當云琅的拳腳落在他身上的時候,挨打的部位總是隋越身上最硬的地方,或者是肘子,或者是膝蓋,最後一次重的,是隋越把腦門迎上去了,這一拳下去,云琅的右手就沒了知覺……

大漢的宦官就像大漢的文人,看似弱不禁風,手無縛雞之力,其實呢,全是土匪!

弱不禁風,手無縛雞之力只是這些人應對社會的手段,就司馬遷這種人,都能開大黃弓,而且是連開八次大氣不喘!

隋越只要看到云琅動彈不得的右手,就會露出神秘的微笑,也喜歡叉開腿坐在云琅對面,豪氣干云的吃喝.

云琅沒有發明適合男人穿的內褲之前,大漢人就不穿內褲,即便是有褲子,也只是那種跟套袖一樣的討腿,且不論男女,那時候,所有的禮儀都是夾著腿的,跪坐在地上,沒人敢這樣叉開雙腿坐在地上的,那樣會暴露出不該暴露的位置.

云琅鄙夷的看了隋越一眼,別的男人暴露出內褲的時候,總是有一團隆起,這家伙那個部位平平的毫無美感.

"君侯居然能忍得住火氣沒有弄死司馬相如,其實啊,只要您等司馬相如寫完陛下要的辭賦之後,再找個由頭弄死他,某家就當沒看見."

隋越吃的是豆腐皮卷牛肉,中間抹了辣根醬,吃一口就要抽抽鼻子,看著很爽的樣子.

"我們無冤無仇,殺他做什麼."

"他騙了華陽夫人,您如何能忍?"

云琅笑道:"夏蟲不可語冰,我與你談論男女情事,豈不是與前者有相似之處?"

這種話如果是別人說出來,隋越定會勃然大怒,出自云琅之口,隋越只覺得有趣,並沒有覺得受到了羞辱.

這樣的話云琅常說,就像在說一個事實,而非刻意羞辱他.

第一次聽心中可能還有些不愉快,次數多了,也就慢慢習慣了.

至少,他知道,云琅絕對不會拿他們的缺陷來羞辱人,因為,云琅最尊敬的師長也是閹人.

只要天下閹人用這個理由去還擊云琅,這家伙反而是最受傷的.

聽云琅再次說起這事,隋越吃吃笑道:"某家見過的美人兒成千上萬,宮中女子各個美豔如花,為了博取陛下一笑智計百出,某家如何不能說?"

自從來到云琅軍中,隋越總有一種占了便宜的感覺,陛下屢屢在云琅手上吃啞巴虧,如今,自己終于讓云琅也品嘗到了這種感覺,如何能不得意?

云琅悶哼一聲,向一邊爬了兩步,准備躺下來睡一會,跟隋越說的話越多,他就越是得意.

"皇後那里的白玉份額多的不像話,這事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說一下啊,要不然太子殿下問起來,我不好幫你遮掩!"

云琅歎口氣道:"你就饒了我吧,我是陛下的臣子,自然只能效忠陛下.

以前的時候,太子還只是皇長子的時候,大家都是陛下的臣子,我當然會給他留一份.

現在,太子殿下也成了君,我這時候自然要有取舍,給皇後的那一份里就有太子的份額,你難道就不明白?"

隋越嘿嘿笑著從懷里掏出一份文書遞給云琅道:"看看吧,你的好心被人家曲解了."

云琅歎了口氣,瞅瞅這封熟悉的信函,無奈的搖搖頭,看樣子司馬相如的第二隊信使,也遭了毒手.

要是再來一位多事的人,反倒會便宜了司馬相如.

上篇:第一四六章沒有一個人是對勁的    下篇:第一四八章引經據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