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五十七章變化不一定每個人都有   
  
第五十七章變化不一定每個人都有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七章變化不一定每個人都有

突如其來的勝利讓大漢國的國民們變得不知所措.

董仲舒宣告閉關,准備好好地理一理思緒,看清眼前的世界之後再發高論.

衛青交卸了所有軍職,僅僅保留了一個名義上的三公之位,躲在驪山青牛谷里與世無爭,他想給皇帝足夠多的時間,來考量大漢國新的軍制.

桑弘羊與張安世兩人在大漢銀行一事上斗得翻翻滾滾,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從官職以及履曆上,桑弘羊其實已經失敗了,他的對手原本應該是云琅.

現在,云氏的一個二弟子就讓他分不出精力去干別的事.

太子劉據被皇後禁足,從中尉府奪回姜環一事,也就沒有人追究了.

王溫舒叫喚了兩天之後,也就偃旗息鼓,不再多事.

滿世界人的高人都在反思的時候,長門宮卻高歌猛進,阿嬌不僅僅在關中,河間,山東,修建了常平倉,還准備將常平倉推廣到全天下.

其中,涼州,就是重中之重.

大司農兒寬見長門宮如此跋扈,終于在七月底的時候向皇帝提交了辭呈.

沒有長門宮有錢,也不如長門宮多變的大司農寺已經沒有了存在的必要.

云音的熱氣球終究沒有飛起來,一連燒毀了三個熱氣球之後,紅袖就不准云音再繼續研究熱氣球了.

八月,云琅的大隊人馬終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武威.

而司馬相如這個風度翩翩的中年人,也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里變成了一個葛衣老農.

路,終究是沒有修完……

"給筆下的辭賦作的如何了?"云琅沒有發怒,司馬相如得預料沒有錯,只要他做了,云琅就不會殺他.

"多日以來,某家心中只有牧守要下官修建的這條路,那里容得下那些錦繡文章."

不知為何,司馬相如在看到云琅之後,一掃心中的恐懼,甚至有些發泄怨氣的想法.

看到司馬相如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云琅微微一笑,對司馬相如道:"司馬公自今日起可以潛心詩文了."

司馬相如有些失落的道:"姜環,吳彤兩人已經被君侯剪除了,現在,司馬相如已經沒有用武之地了麼?"

云琅微笑道:"司馬公何出此言呢?"

司馬相如歎口氣道:"天下如局,人如棋子,有君侯這般馭手,司馬相如能平安從棋局中脫身實屬幸事,安敢妄求.

如君侯所言,自今日起某家就安心文章之內,醉心于文字之間,若能如此終老,也算不白來這人世一遭."

云琅神情不變,依舊笑眯眯的道:"好好活著吧,聽說司馬刺史為了修路,已經耗盡了家財.

精神難能可貴,卻不可取啊,為國修路,豈能讓刺史自掏宦囊.

花銷了多少,自去東方先生那里支取."

云琅賠償了司馬相如的損失,司馬相如卻更加的失望,哀歎一聲,就拱手告辭.

他明白,從他出了這座帥帳之後,他就真的變成一個閑散文人了.

云琅如果自大,或者刻意為難他,司馬相如還沒有這般失望,當云琅和顏悅色的在翻掌之間剝奪了他的權柄,這對司馬相如來說是赤裸裸的羞辱.

看云琅的樣子,他似乎更喜歡安慰趴在他腳下的那頭大老虎,而不是面對他.

這些天准備了無數種說辭,一種都沒有用上,這讓司馬相如的心隱隱發痛.

無視,才是最大的羞辱!

司馬相如的辭賦文章云琅還是很喜歡的,在這一道上,他確實是高人.

不過,也僅僅是辭賦文章能過得去而已.

在大漢國見過很多神話般的人物之後,像司馬相如這樣的人物已經在他心中翻不起任何波瀾了.

老虎大王就貼心多了.

云琅來到武威郡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老虎大王好好地洗了一個澡.

里里外外洗的非常乾淨,即便是爪子縫隙里,也用小小的刷子清理了一遍.

所以,老虎大王現在渾身散發著肥皂的味道,比身邊的紅袖還要乾淨兩分.

云琅跟紅袖兩人在床榻上為子嗣拼死纏綿的時候,老虎大王就在外邊撓門.

紅袖白皙的身子變成桃花色的時候,不論是云琅還是紅袖都沒有心思去理睬他.

對云琅來說,紅袖的身體就像磁石一般牢牢地吸引住他,他們兩人更多的是肉體上的吸引,而非愛情.

娶了四個老婆的云琅知道自己沒資格提起愛情這兩個字,而紅袖在目睹母親慘死之後,也早就不追求什麼愛情了.

不論是云琅,還是紅袖對愛情都沒有過多的要求,他們之所以能在一起,完全是因為生活需要.

紅袖只想在云氏這一方天地里愉快的生活,對她來說,也基本上找不到比云琅更好的丈夫人選了.

在大漢時代,或許,在所有時代,愛情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高級奢侈品.

紅袖發出一道長音,如同溺水之人長出的第一口氣.

柔軟的身體變得僵硬,長久才松弛下來……

"怪不得《禮記》中說夫妻之情只有在枕席交歡之後才會產生,這是很有道理的."

紅袖的一只手還扣在云琅的腰上,云琅的腰火辣辣的痛,那里一定被抓破了.

男人的興致來的快,去的也快,這一點與女子大不相同.

"您說,我們今天過得這麼美,明天,我肚子里會不會有小寶寶住在里面?"

床榻上的女人基本上沒有多少智商.

云琅摸著自己的脖頸,就在剛才,他覺得自己的心跳動的如同戰鼓,直到現在才慢慢的平緩下來.

"藥婆婆她們沒有給你計算過什時候才是你的好日子嗎?"

"算過了,不過,我不想管,你回來了,每天都是我的好日子……

我來的時候,宋喬姐姐還在罵蘇稚姐姐,說她看起來一副很能生的模樣,跟您出去了兩年多,卻沒了動靜.

還說家里人口少,院子大,就該多生一些,云氏才好壯大.要不然偌大的家業全部便宜了外人."

"我沒打算把云氏交給外人,再說了,阿光,安世也不是外人!"

"姐姐以為只有姓云的才算是云氏人!"

紅袖蠕動一下身體,緊緊的纏住云琅,她的身體滑膩,媚眼如絲,轉瞬間就再次挑起了云琅的心火.

或許是見到了云琅,紅袖的心情好,第二天的時候,懶得梳妝的紅袖被蘇稚看見了,也有一絲絲驚豔的感覺.

"這個女人天生就是一個妖媚的……"

蘇稚非常嫉妒,話到嘴邊還是把最惡毒的兩個字吞咽下去了.

紅袖的年紀小,跟蘇稚最為接近,平日里笑罵習慣了,見蘇稚真的妒火中燒,就媚笑著靠在云琅懷里道:"比不上就比不上,別一理虧就發火,要說嫉妒,也該是我嫉妒你,跟著夫君出門,一去就是兩年多,這筆賬回家之後有的是人跟你算."

蘇稚哪里肯放過紅袖,兩人很快就扭在一起,不一會就嘻嘻哈哈的打成一團.

好在屋子里的只有他們三人,云琅坐在銅鏡面前,瞅著鏡子里的自己,歎一口,就把鏡子推到一邊,鏡子里的那張臉,這些年幾乎沒有多少變化.

從這一刻起,他就打起來了留胡須的念頭,頂著一張嫩臉身居高位,天生就會被別人看輕.

紅袖跟蘇稚鬧夠了,就一起坐在床頭看云琅,見丈夫一直在摩挲上嘴唇,就笑問道:"您在做什麼?"

云琅回頭看看她們兩個繼續摩挲著嘴唇道:"我該蓄須了."

上篇:豬年?逐年?    下篇:第五十七章變化不一定每個人都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