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漢鄉第一一二章董仲舒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第一一二章董仲舒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一二章董仲舒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清晨,曹襄醒了.

從一堆白嫩的肢體糾纏中爬出來,赤裸著身子瞅著窗外那一輪紅日.

他不記得自己有多長時間沒有見過朝陽了.

今日的朝陽比自己記憶中的朝陽更加的好看,嫣紅的如同被胭脂塗抹過的嘴唇.

一個美麗的如同妖精一般的胡姬如同蛇一般纏繞上來,曹襄笑道:"我已經沒有力氣了."

胡姬能聽懂曹襄的話,很體貼的給他端來了一碗滾燙的羊湯.

曹襄瞅著碗里的羊寶貝,歎了口氣,就大口的喝湯吃肉,一碗大補湯下肚,渾身暖和.

洗漱過後,他就施施然的下了萬花閣.

他的家將們就跟在他身邊,一個個看起來很有精神,昨晚,曹襄在荒唐的時候,家將們卻在為他宿衛.

富貴城是一個不夜城,也是一個不知道休息為何物的城市.

夜晚奢華的生活痕跡還沒有散去,新的一個嘈雜的白日又到來了.

慵懶的婦人提著淨桶打開家門,在門口的小水渠里涮洗過後,就打著哈欠回到了家里.

不一會,大門又開,睡眼朦朧的孩童背著書包從家里走出來,無精打采的向學堂踱步.

賣熱湯,熱餛飩的小商販跟前已經排起了長隊,大家有一句沒一句的叫喚著昨日的見聞.

一碗熱羊湯不足以讓曹襄果腹,他尋找了一家排隊人最多的商販.

家將們攆走了一些食客,伺候曹襄坐了上去.

一碗熱餛飩,兩根酥香的油條,一大碗豆腐花,再一次進了曹襄的肚子.

擦拭過油光光的嘴巴,曹襄再次抬頭,太陽才升高了不到一丈.

只是沒有剛才看起來那麼紅豔.

潮濕的熱浪從地上升起,不一會,曹襄就汗流浹背了,他推開了家將們手中的大傘,摘掉帽子,光著頭就興沖沖的在大街上漫步.

自從昨日里跟霍去病談話之後,他覺得自己這些年過的很虧,整日里都是在勾心斗角,活的顫顫巍巍的,還真的沒有認真看過這個有自己參與創造的新世界.

太陽升高一丈之後,一陣陣急促的門板碰撞聲,噼里啪啦的響了起來.

這個時辰,是大漢錢莊,銀行開門的日子,每一個看門人都會准時在這個時候打開大門.

卸掉門板之後,四個穿著藍色衣衫的武士就從大門里魚貫而出,很自然的分成兩排,握著刀柄,如同石翁仲一般站在門外.

然後,每家錢莊的大門里就會走出一個或者胖,或者瘦,或者不胖不瘦的掌櫃.

每個人臉上的笑容都是燦爛的,齊齊的露出八顆牙齒,優雅的抱拳祝賀自己的同行們今日生意興隆.

曹襄王八一般的橫著從錢莊街道上走過,那些掌櫃的們就齊齊的彎下腰,希望這位尊貴的人可以走進自家的錢莊.

路過自家錢莊的時候,曹襄眼皮子都沒有抬,絲毫不顧掌櫃的失望的眼神,繼續向太學街走去.

很自然,太學對面就開著一家比萬花樓還要龐大的花樓,這里是蜀中商賈們的產業.

據說跟云氏還有一絲聯系.

因此,曹襄從來都不去這里.

不過,他認為這家花樓的掌櫃很聰明.

把花樓開在太學旁邊也算是長了一雙慧眼,畢竟,最喜歡去青樓的人,除過曹襄這樣的紈绔之外,就是太學里的那些多情的太學生們.

清晨時分,那些睡得很晚的女子們還在夢想,一些太學們卻必須以最大的毅力逼迫自己起來.

每日清晨的報名,對他們來說非常的重要,兩次點卯不到,就會被清除出太學,這是一條厲禁,不容違反.

穿過一座巨大的門,曹襄就算是進入了太學,道路兩邊都是高大的柳樹,人走在路上,需要不斷地撩開垂下來的楊柳枝.

這讓曹襄的頭發有些散亂,其中一綹頭發從頭上垂下來,遮住了一只眼睛.

過了楊柳街,曹襄的耳朵里就灌滿了學問.

左邊有隨韻的《新書》,右邊有悲憤的《天問》,向前看,有人握著一卷書踽踽獨行,向後看,有人舉著一根錘繩正在對日觀察.

無論如何,被學問包圍的曹襄心中依舊波瀾不興.

荷花池就在眼前,曹襄丟下家將跳上一葉扁舟,站在船頭的船夫撐一下竹篙,扁舟就飄飄蕩蕩的進入了藕花深處.

藕花深處有肥鵝,麻鴨,一群群一堆堆的在捕食水中的雜魚,偶爾遇到一條大的,就會驚起大片的水花.

一隊晚走的天鵝踩著水花從荷花池飛起,斜刺里鑽進了湛藍的天空,不大功夫就變成一團黑點,飛向遙遠的北方.

曹襄看的眼睛都酸了,目送天鵝去了北方,正要吟詩一首,扁舟卻微微的震動了一下,就聽船夫低聲道:"貴人,已經到了董公處."

曹襄收回凌亂的目光,背著手下了扁舟,施施然的來到一個背對著他的老叟身邊,喘口氣,坐了下來.

"昔日姜太公垂釣渭水之上,是因為有志難伸,董公清晨垂釣碧溪,又是為了什麼?"

披頭散發的董仲舒呵呵笑道:"無他,飽腹爾."

曹襄又道:"董公可知我今日經曆了什麼?"

董仲舒道:"日新,日新,日日新,人活一日當有所得,否則,豈不是虛擲歲月?"

曹襄扳著指頭道:"某家昨夜夜宿萬花樓,喚來萬花共眠,今晨,我背對朝陽穿越了整個富貴城,吃了餛飩,油條,豆腐花,看了倒淨桶的民婦,見了去學堂的幼童,見了錢莊開門,見了從青樓歸來的太學生,又見了游魚,荷花,肥鵝,麻鴨,天鵝,曆經重重劫難,這才來到董公身邊.

董公有何可以教我?"

董仲舒頭都不回的道:"君侯富貴已極,尊榮已極,功勳已極,且名滿天下,今日又渾渾噩噩以仙人之姿游曆人間,見老夫時已經心如止水,這天下該經曆的君侯已經經曆過,想要更進一步,當重頭再來!"

曹襄沉默片刻,堅決的搖頭道:"我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即便是不快活,也斷然不能走回頭路.

云琅說的好,耶耶前進一步容易嗎?即便是前路不好走,有刺,有荊棘,耶耶也需要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下去,哪怕是一條道走到黑,耶耶也不後悔."

董仲舒冷笑道:"想要更進一步,就要讓陛下更進一步,否則,陛下就是你們的道路的盡頭.

想要陛下更進一步,那就要封禪泰山,焚表祭天,昭告天下,吾皇于功業一道已經遠勝三皇五帝,當進大皇帝位.

如此,我等彎著腰在人間苦苦堅持的人,才有空間挺直腰板.君侯以為然否?"

曹襄點頭道:"正該如此,前兩請都是董公牽頭,這第三次勸諫陛下封禪泰山,就由我等牽頭如何?"

董仲舒大笑道:"君侯准備貪天之功為己有嗎?"

曹襄笑道:"某家見董公似乎已經忘記了這件事,就只好自告奮勇了."

董仲舒歎息一聲道:"三請,陛下必然會同意,就不勞君侯大駕了."

說著話,董仲舒提起來魚鉤,一尾一尺長的紅鯉魚就被他從水中提出.

他並不忙著把這一尾魚從魚鉤上取下來,而是任由這尾魚在魚鉤上掙紮.

直到鯉魚漸漸沒了力氣,這才把它從魚鉤上解下來,用幾根茅草穿了魚鰓,收起魚竿,提著魚向自己居住的茅屋走去.

曹襄站起身,朝快要進門的董仲舒喊道:"三天,三天後我將上本奏請陛下封禪泰山."

董仲舒大笑道:"你不敢!"

"我有何不敢?"

"因為你不配!"

"某家累世公侯!"

"你曹氏,云氏,霍氏想要奏請陛下封禪泰山,再過一百年或許有此資格."

曹襄歎口氣道:"既然你知道大家的日子都過得苦不堪言,為何不能盡快為大家抬抬房頂,讓我們都直起腰來生活?"

董仲舒停在門口,回頭看著曹襄道:"除非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上篇:第一一二章董仲舒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下篇:第一一三章每個人都沒有閑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