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五章 牧草種得不錯   
  
第五章 牧草種得不錯

嗯?馮君怔了一怔,抽動一下鼻子,又抬起手臂聞一聞,茫然地回答,"沒味兒啊."

"是臭味!"老板很果斷地一抬手,在鼻前扇一扇,"你這叫自臭不嫌……嗯,我這是善意的告誡,別人未必會提醒你."

他不想得罪自己的主顧.

然而,馮君的反應出乎他的意料,丫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那我可要多謝你提醒了,要不然多丟人啊."

看著這家伙笑著離開,老板也也微笑著搖搖頭,"這臭小子,倒是脾氣不錯……嗯,真的是臭小子,夠臭."

馮君的高興,當然是有原因的,身上發臭,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那啥……洗髓易筋嗎?

果然不愧是奇遇,該有的反應都有,不是假的奇遇.

在鴻捷會所,想要洗個澡真的不要太簡單,大部分的健身會館都有淋浴設備.

考慮到自己的衣服可能也有了臭味,馮君回了宿舍,拿換洗衣服,一不小心看到了趙紅旗的桌上,有一個手機充電器.

先拿來用一用!他可不想才買一個充電器,就馬上炸開.

這一次,他用的是右手,很順利地完成了充電的流程.

他的猜測果然沒有錯,老年機開始充電了,緩慢而堅定.

馮君四下看一看,將充電器插進床底的插座,又將手機關機,也藏在床底,才拿起換洗衣服,快步走出去.

來到噴頭下,他才發現,自己身上不是一般的髒,只不過,皮膚表面的那一層汙垢,跟皮膚的顏色極為接近,透氣性也不錯,他才沒有發現.

至于說臭味?也許有吧,不過很顯然,不會特別臭,否則飯店老板估計早就不答應了.

顯然,網絡小說對洗髓易筋的描述,不是很正確,汙垢不是黑色的,也沒那麼臭.

馮君打了足足三次香皂,才將身上洗乾淨,這堅定了他繼續在鴻捷待下去的決心--在外面洗澡,是要花錢的,而且……會所的香皂是免費提供的.

洗完澡之後,差不多就是中午一點,這個時間段,是健身會所最清閑的時候.

馮君走出會所,摸出公交卡,騎了一輛公共自行車,去五里地外的手機店,花十五塊錢買了一個便宜充電器,看到櫃台里幾款新上市的智能機,他真的有點購買的欲望,

已經有了奇遇,還省什麼錢?

不過最後,他還是克制了自己的沖動,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沒有找到變現的途徑,也是因為宿舍太不安全了,使用老年機,他都擔心被偷走,就別說這些新款手機了.

回到宿舍之後,他換掉趙紅旗的充電器,依舊將手機擱在床底下,自己上床呼呼大睡了起來,不過很悲催的是,他忘記打開手機了.

當他從午睡中醒來,打開手機一看,才愕然發現,已經下午四點了.

老年機的電量,也已經到了百分之八十三.

這點電量已經夠今天用了,他拔掉充電器,才說要做點什麼,趙紅旗從門外跑了進來.

小胖子一頭的汗水,氣喘籲籲地大喊,"你這人怎麼搞的,手機不開機?郭大堂叫你快點過去."

馮君的眉頭一皺,不解地發問,"什麼事這麼著急?"

"還不是昨天的事,"趙紅旗笑著回答,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幸災樂禍,"公司連續停電,大堂沒時間找你,現在變壓器修好了,這個事情當然要處理一下……你昨天下午還曠工來的."

馮君奇怪地看他一眼,"我倒黴,你好像很開心?"

"我有什麼可開心的?"趙紅旗堅決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心思,而是一本正經地發話,"可是你違反公司制度,公司不能不處理吧?"

馮君很無語地看他一眼,抬腳向門外走去.

這個時間的健身會所,已經有點小忙了,不過此刻來的多是會員,而且還都是端公家飯碗的--上午忙過了,下午就算是帶薪休息了.

會員多,小弟們就清閑,老司機不需要他們帶路.

郭大堂將空閑的教練和服務員們召集在一起,正在口沫橫飛地訓話,見到馮君從門外走進來,狠狠地瞪他一眼,"你還有臉來?"

馮君的火氣騰地就上來了,但他還是強壓怒火,"我今天睡過了,算我遲到好了."

可是郭躍玲又怎麼可能輕松放過他?"今天遲到,昨天呢?昨天你不但不維護會所的形象,下午還曠工,我就奇怪了,年紀輕輕就這麼眼高手低,誰給你這麼大的自信?"

"公司供你吃供你住,沒想到養了這麼一只白眼狼……你憑什麼敢這麼做,憑你的雙學位?不是我笑話你,那就是兩張廢紙,現在的大學生,比狗還多!"

馮君聞言,火越發地大了,身為大學生,他自己可以說,大學生比狗還多,這是自嘲性質的,別的大學生也可以這麼說,但是郭大堂不過區區的中專生,這麼說叫罵人!

他的心一橫,直接懟了回去,"我的吃住,是我用勞動換來的,不是公司供的,這個你要搞清楚,而且,昨天的事情,我也不認為我做錯了……劉樹明的錯,憑什麼推到我身上?"

他的心情不太好:大約還是要離開了,可惜了,免費的澡堂,免費的香皂.

"憑什麼?"郭躍玲氣急而笑,聲音越發地尖厲了起來,"就憑劉樹明是教練,所以錯的就只能是你,怎麼,你有意見?"

這邏輯真的太赤,裸了,也太毀人三觀了,然而,這才是真實的生活,教練的優先級,就是要高于小弟--有證的畢竟是少數,沒證的壯勞力,哪里找不到?

馮君心里沒什麼好氣,所以針鋒相對地回答,"我當然有意見,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教練證?在我眼里也不過是一張廢紙!"

其他幾個教練聞言,臉色齊齊一黑,尼瑪……小子你要找事?

其實話一出口,馮君就意識到錯誤了,但是……錯就錯了唄,已經說了的話,何必後悔?

郭大堂聞言,卻是不屑地一笑,"教練證?還真就管用,不怕明白地告訴你,在我眼里,在這個行業里,教練證比你那個狗屁的雙學位重要得多!"

馮君垂在腰際的雙手,慢慢地攥了起來,他眼睛一眯,咬著牙發問,"你是在罵我嗎?"

"罵你是看得起你,"郭躍玲不屑地冷冷一笑,"怎麼,你還想打我?"

馮君倒是沒想打人,如非不得已,他不願意對女人動粗.

他只是想辭職,奇遇跟宿舍沒有關系,他此刻離開,大不了就是增加了一些開銷.

然而,就在他即將開口之際,身後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冷冷地響起,"發生什麼事了?"

大家扭頭一看,頓時愕然,原來竟然是公司總經理駕到.

今天的紅姐,換了一件白色小領的短袖上衣,淺灰色的鉛筆裙.

這一套裝束,別的女人穿在身上,是標准的都市白骨精,但是穿在她身上,竟然穿出了不盡的威壓,和咄咄逼人的氣勢.

女人不穿絲襪,似乎就少了很多掩飾和偽裝,盡顯當家人的風范.

郭大堂也才發現領導駕到,忙不迭地解釋,"紅姐,我正在狠抓典型,沒看到您過來……公司現在的風氣不好,小家伙們都吊兒郎當的,必須狠狠煞一下這歪風邪氣."

"唔,"紅姐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郭躍玲卻是知道,自己必須給老總一個交待,于是一指馮君,"這個小家伙就是典型之一,不團結同事,昨天曠工,今天遲到……"

頓了一頓之後,她又想到一些別的事兒,"有些會員比較賞識他,他卻不識抬舉."

"哦?"紅姐上下打量馮君兩眼,腦子里有點印象了,"客人賞識"意味著什麼,她心里相當地清楚,會所里也確實有那麼幾個另類,"這是那個研究生,對吧?"

馮君的嘴角抽動一下:是雙學位,不是研究生!

"是,"郭躍玲點點頭,"他叫馮君,一直不怎麼合群."

"唔,"紅姐又點點頭,然後眼睛猛地一亮,"馮君……你就是'落花時節’?"

"咳咳,"馮君尷尬地咳嗽兩聲,這種時間段,紅姐你當著員工說游戲,真的好嗎?

"沒錯,他的qq名就是落花時節,"趙紅旗叫了起來,"說什麼是落花時節又逢君……騷包得很."

紅姐很無語地看他一眼,"社會你紅姐"這名字也很騷包,你咬我不成?

其實她此刻過來,並不是偶然的心血來潮,而是有原因的.

搞清楚現場的情況之後,紅姐冷冷地掃一眼劉樹明,"這次就算了,下一次你敢再騷擾會所的顧客,不要怪我不客氣."

劉樹明被這一眼看得毛骨悚然,想也不想就連連點頭,"紅……紅姐,我知道錯了."

沒有誰敢無視紅姐的警告,會所從開業到現在,不是沒有遇到過麻煩,但是緊接著,那些麻煩制造者,都會遇到更大的麻煩.

這些傳言是否屬實,鴻捷的職員們再清楚不過了.

劉樹明覺得自己的腿肚子都開始痙攣了.

紅姐又看一眼馮君,微微頷首,"你……嗯,牧草種得不錯."

(新書上傳,點擊,推薦,收藏,一個都不能少,風笑謝謝大家了.)

上篇:第四章 社會你紅姐    下篇:第六章 有點小磕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