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六十一章 哪兒都有二貨   
  
第六十一章 哪兒都有二貨

馮君聽得就是一嘬牙,這女人看起來,經常做這種事?"你殺過很多人嗎?"

"不多,"女人搖搖頭,很干脆地回答,"就殺過三個,不過只有這一次,能撿東西."

說到最後,她的臉上,竟然露出了淡淡的,滿足的笑意.

你殺過三個?馮君聽得暗暗咋舌:尼瑪,這個空間……還真是有點殘酷啊.

女人見他不說話,彎下身子拎起地上的尸體,兩條健壯的大腿快步如飛,走到二十余米外的山坡處,將手上的尸體用力甩出.

赤,裸的尸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飛出二十余米之後,向山坡下落去,然後在灌木叢中一陣滾動,最終消失不見.

扔下尸體之後,女人一臉平靜地走了回來,"用不了幾天,他的尸體就會被蟲蟻吃光……他的刀劍你不要嗎?"

馮君見她神態自然,心中又是忍不住一顫,這個女人的心理,真的好強大.

做為地球界的守法公民,他這也是第一次殺人,自認能如此自然地殺人,沒有太大的不適,已經算得上心狠手辣,心理素質超群了.

但是跟這女人比起來,他卻有點小巫見大巫的感覺,人家這種神態自若,真的比不了.

不過說起戰利品,他還是要爭一下的,"刀歸你了,我對那把劍有點好奇."

女人也沒覺得意外,事實上,這里的規矩是,雙方合作殺人,戰利品肯定也是要平分的,此前這男人不要衣服倒也算了,要是連刀劍也不要,她都要懷疑對方的真正意圖了.

所以她很干脆地點點頭,"那把劍確實比刀好,應該是武師的武器,偽戰器,不過那也意味著麻煩,我倒是更喜歡這把砍刀……這麼大一塊鐵,實用."

馮君一聽這話,怎麼有點我占了便宜的感覺呢?

于是他又強調一遍,"既然我要了這把劍,你的那個亞靈青筍,就不用分給我了."

"那怎麼可以?"女人眼睛一瞪,"我郎家人從來是講規矩的,你幫我保護了戰利品,有資格分一半,要不是你,我可能會把命都丟了."

馮君也不想在這件事上過分糾纏,只是好奇地問一句,"這亞靈青筍……沒這把劍貴吧?"

"這可不一定,"女人搖搖頭,"亞靈青筍,巔峰武師都用得著……這個東西是消耗品,是珍稀藥材,不像長劍這種兵器,可以重複鍛造."

馮君笑著點點頭,"原來如此……我是異鄉人,對這里的情況不太了解,你能不能大概幫我介紹一下?"

女人聞言,卻是歉然地回答,"我對這些也不是很懂,要不你跟我回村,讓我父親給你講一講,他可是在府城待過的."

于是兩人收拾行囊,快步向村子里走去.

一路上邊走邊聊,馮君就知道了,這女人叫郎大妹,她的父親叫郎震,年輕時走南闖北,在軍中服役過,也在府城做過幾年的鏢頭,他的左手,就是保鏢的時候被人斬掉的.

村子周邊,有簡單的籬笆,見到郎大妹回來,還帶了一個衣著古怪的年輕男人,村子里頓時跑出十幾號人來圍觀.

不過令馮君郁悶的是,雖然他救了郎大妹,但是村里人對他並沒有多麼熱情,就遠遠地圍觀他,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有一點冷漠,那是刻意營造出來的距離感.

郎震聽說之後,倒是出來了,可是他對馮君的態度,也不甚熱情,大致聽完女兒的陳述之後,他沖著馮君一拱手,"多謝閣下出手相助,不知道你從何處來,又要到何處去?"

馮君想一想之後回答,"我本來就是居無定所的,走到哪里算哪里,我打算在村子里借助兩天,不知道可否?"

就在這時,一個年輕人大叫了起來,"這不可能,我們村子拒絕外人住宿!"

此人年約二十出頭,兩鬢長了濃濃的絡腮胡,若不是看他年輕而清澈的眼神,說他是三十歲,也有人信.

郎大妹一聽這話,頓時大怒,"賈興旺,你家姑丈來村子的時候,誰攆過他們?"

絡腮胡看她一眼,著急地發話,"大妹,我看此人古怪,你要小心他是流賊……我姑丈是我家親人,為何不能住村子?你跟這異鄉人,又有什麼關系?"

郎大妹一聽就著急了,"流賊,他怎麼可能是流賊?他救了我!"

"換給我,我也會救呀,"賈興旺也有點急眼了,"大妹,你一向老實,小心被人騙了,這些異鄉人,最不可信了,禁止外鄉人住村子,最早可是郎叔提議,定為村規的."

馮君聞言,拿眼去看郎震.

斷臂大叔點點頭,沉聲發話,"外鄉人不比本地人,他們做了壞事,直接跑掉就行了,我不贊成他們住進村子."

經過這段時間的磨合,馮君已經大致能聽懂對方的話了,聞言他大怒,"郎叔,我怎麼說也是救了你的女兒,你就是這麼報答恩人的?"

"獨狼說得可是不錯,"遠處響起一個洪亮的聲音,就見一名粗壯的中年人走了過來,此人的面貌,跟賈興旺有七分相像.

他大聲地笑著,"外鄉人,你若是想借宿,住到村子外面,我們不攆你,猛獸輕易也不可能過來,你是安全的……這是山里,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那行,"馮君淡淡地點頭,"我救人本來就是隨心的,也不圖你們什麼,既然此處不歡迎我,我離開就是了."

絡腮胡沖著他獰笑,"你想得倒美,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把我小湖村當什麼了?"

"興旺!"郎震冷哼一聲,臉也拉下來了,"你爹這個村長在,還輪不到你說話!"

"郎叔,"賈興旺的臉,頓時漲得通紅,"我是為了大妹好,這異鄉人形容古怪,難保不是山賊的探子."

看得出來,他對郎大妹有著異乎尋常的關切.

"山賊的探子?哼!"郎震沒好氣地看他一眼,"山賊的探子,會隨身攜帶靈猬的刺?"

"嗯?"馮君奇怪地看他一眼,探手摸一摸背後那根一米來長的硬刺.

這根硬刺,是他在電網旁邊撿到的,那刺猬撞斷電網之後,被嚇壞了,強行跑了,現場的電網,卻扯下它一根刺來.

馮君拿起那根刺把玩一陣,發現這根刺異常堅硬,石頭上都能紮個眼出來,論鋒利不比瑞士軍刀差多少,論堅硬還猶有過之.

所以他將這根刺背到了背上,此物能當長劍用,又不那麼紮眼,正合適他四處游曆時使用.

不過郎震這眼光,也非同一般,隔著老遠,竟然認出了此物的根腳.

馮君見他識貨,忍不住拔出了背上的靈猬長刺,笑著發話,"此物是我撿的."

"不可能是撿的,"郎震搖搖頭,很肯定地發話,"我還沒有老眼昏花,這根刺上含有濃烈的生機和怨氣,肯定是活取的,年輕人你就不要嘴硬了."

"佩服,"馮君笑著一拱手,"就是我活取的,不過,也真是碰巧了……我打不過那家伙."

郎震沒好氣地冷哼一聲,"你肯定打不過它,那是靈猬,咱全村都上,也不過是送菜."

馮君聽到這里不想走了,他饒有興趣地發問,"那附近這山里,有靈猬嗎?"

郎震還沒來得及說話,賈興旺就大聲嘲笑了起來,"哈哈,靈猬,山里要是有靈猬,我們還敢在這里住嗎?真是白癡."

馮君實在是厭倦了這個人,而且這個村子的人,似乎對他都沒有好感,就連郎家人,都沒有念他救人的好.

這一刻,他心里真的膩歪透了,于是轉身走出了村子,"既然你們不歡迎,那我在村子旁歇息好了."

當天傍晚時分,天上下起了小雨,在村子旁露天歇息的馮君取出了雨布,搭了一個窩棚,又在周邊撒一點驅蟲藥,心里暗暗下定了決心,等天放晴了,就離開這破地方.

當然,他感受得到,村里還有不少好奇的眼睛,在盯著他的一舉一動,不過這也無所謂了,他不喜歡這個冷漠的村子.

然而,就在他搭起窩棚後不久,郎大妹來了,身後還跟著兩個孩子,一個十二三歲,一個七八歲,正是她的兩個弟弟.

她的手里拎著一個帶著蓋子的瓦罐,蓋口處還冒著熱氣.

她冒著雨走到了窩棚下,笑著將瓦罐遞過去,"這是家里熬的肉粥,天氣這麼冷,喝一點驅驅寒氣,省得生病."

馮君的大背包里,其實是有液化氣爐子的,不過此刻不太方便使用,連熱水都不方便燒.

所以他也沒有推辭,將瓦罐接過來,放在一塊平坦的石頭上,從背包里取出了一雙筷子.

郎大妹的兩個弟弟則是好奇地打量著雨棚,那個大一點的男孩見到雨水從雨布上滾落,甚至很好奇地扯了扯雨布,很輕微的那種力道.

小一點的男孩也想拽一下雨布,但是夠不著,不過很快地,他就被肉粥的香味勾引了過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瓦罐,竟是舍不得挪開.

上篇:第六十章 以言罪人    下篇:第六十二章 報之以瓊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