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六十六章 神醫被傳染了   
  
第六十六章 神醫被傳染了

丁老二的這個動作,令不止一個人失望了.

馮君想一想,覺得也有道理,于是接過了膠囊,笑著點點頭,"那行,你們到時過來便是,這兩天天氣不好,他大病初愈,元氣不足,還是要注意別受涼."

"好的好的,"丁二嫂不住點頭,沒口子地答應.

就在看熱鬧的人交頭接耳之際,馮君驚訝地咦了一聲,"我那酒精瓶子呢?"

郎大弟一指賈興全,"是他拿走了!"

馮君的臉刷就拉了下來,他一探手,就拿起了身邊的折疊弩,冷冷地看向對方.

賈興全並不知道對方起了殺心,他甚至都不清楚折疊弩是什麼,見到大家的目光都向自己望來,他訕笑一聲,從懷里摸出一個透明的塑料小瓶.

"我只當里面的神藥用完,瓶子就沒了用處,見它玲瓏剔透,扔了怪可惜的."

"麻痹的,你終于知道是神藥了?"丁老二怒罵他一句.

他有心再說兩句狠的,可是兒子居然起死回生了,一時間他心情大好,也就懶得計較了,"馮哥兒的東西,他扔不扔,輪得到你來做主?"

賈興全也知道理虧,訕訕地將瓶子放下,退後兩步,兀自戀戀不舍地看著那瓶子.

就在這時,賈村長走了過來,抬手一拱,"老朽眼拙,怠慢了貴客,神醫還請村里歇息."

馮君不是個特別大度的,他已經煩透了賈家人,尤其是剛才,賈興全居然想偷偷藏起他的塑料瓶,這令他心中生出了警惕:一個塑料瓶子,竟然都能引起別人的貪欲?

若是這麼說的話,他包里值得別人覬覦的東西,就太多了.

所以他非常干脆地拒絕了,而且是異常冷淡的那種,"不用了,待到雨歇,我就要下山離開了……此地不歡迎我,我自有去處."

他這話,就說得大家異常尷尬,馮哥兒初來此地的時候,大家確實表現得有些生疏.

雖然大家有這麼做的理由,但是事實上,這樣的小村子,對醫生是最為看重的.

村子太偏僻了,有個急症,不等請到郎中,病人就已經咽氣了.

然而沒辦法,這樣的小村子,是請不起名醫駐村的,總共才一百多號村民,根本養不活一個醫生--十個這樣的村子,也養不活一個好醫生.

多數村民,都會使用草藥做一些急救,但是偏方居多,也沒有系統的醫學知識.

賈村長之所以能成為村長,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因為他跟村民們相比,懂的醫術多一些.

現在村子里好不容易來了一個神醫,人家也表示要住一段時間,竟然硬生生被村民們冷落走了,大家此刻的心情,別提有多糟糕了.

"神醫不要啊,"丁老二出聲挽留,他惡狠狠地左右看一看,"以後你就是村里的貴客了,我倒要看一看,誰敢不服氣!"

丁家三兄弟,是村里很重要的一股勢力,賈家都不願意跟他們翻臉,這哥仨再加上郎家人,基本上能做了村子里的主.

當然,這也是因為村里確實缺醫生,若是他們請山賊入住,肯定沒人答應.

"神醫不敢當,"馮君一擺手,淡淡地發話,"我不是神醫,只是恰好這病我會治."

他說的是實話,但是其他人並不這麼認為,丁老二馬上就表示,"神醫若是一定要住在村子外,那我今夜就為神醫守門了."

其實別看他表面上壯實憨厚,但大家都是人,誰能比誰傻多少?沒點智慧做不了好獵手.

從賈興全偷拾透明瓶子,到賈村長一反常態前倨後恭,丁老二已經感覺出來了,這個來自異鄉的馮小哥,很可能被賈家人惦記上了.

惦記當然也分善意和惡意,不過,想到馮小哥身上還有靈猬的刺,丁老二就覺得,這惦記十有八九是惡意的.

于是他自告奮勇,要幫神醫守門,反正孩子已經穩妥了,家里多他一個也不多.

丁老大眉頭一皺,看一看他,又看一看賈興全,沒說什麼.

倒是丁老三出聲了,"二哥,我把家里的狗牽過來."

有了丁老二和狗,馮君的安全,就能得到極大的保障,眾人見沒什麼熱鬧可看了,又議論了一陣,逐漸地散去.

賈興旺回到家里,簡直氣壞了,他大聲嚷嚷著,"父親,你怎麼對那厮那麼客氣?"

賈村長看他一眼,有心解釋一二,又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實在草包,于是冷冷地反問一句,"怎麼,神醫不該受到尊重嗎?"

"我看他就是瞎碰誤撞的!"賈興旺大聲地嚷嚷,"父親,他是要跟我搶大妹,你怎麼胳膊肘往外拐?"

"大妹大妹,你也就這點出息了,"賈村長冷哼一聲,然後扭頭狠狠地瞪他一眼,"我警告你,一定要對神醫保持恭敬,人家只是暫住幾天而已……聽到沒有?"

最後四個字,他幾乎是吼出來的,真正的聲色俱厲.

"知道了,"賈興旺低下頭,低聲回答,眼中卻是有一絲狠辣掠過.

賈村長沒心思關心兒子的想法,他皺著眉頭,仔細地思索著那藥丸的形狀.

在這個位面,大多數內服的藥劑,是煎熬的湯劑,偶爾有些丸藥,也是黑色,棕黑或者灰白,藍白相間的藥丸,還真沒聽說過.

所以賈村長明顯地想歪了,他皺著眉頭,嘴里用極低的聲音嘀咕著,"木色尚青,金色尚白,這難道是……金木之屬的丸藥?"

"不過,金木是相克的啊,對了,那丸藥不是青色,而是藍色,但是藍色……又是什麼?"

當天夜里,丁二嫂又抱著小豆子去吃了一次藥,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她再次把小豆子抱來吃藥的時候,小家伙已經可以活蹦亂跳了,若不是她堅持要抱著,他都想自己走過來.

這一天還是小雨,不大,綿綿密密的,而且是時下時不下,馮君就想收拾東西走人了.

丁老二見狀,問他藥費是多少,馮君很干脆地表示,我是看小豆子很孝順,又恰好會治這病,所以才出手的,藥費就算了吧.

丁老二哪里肯占這便宜?他很干脆地表示,巧克力的錢就算了,湯藥費一定要給.

馮君黑著臉表示,不是開玩笑,我這藥你根本買不到,不是能拿錢衡量的.

結果就是,丁老二夫婦很堅決地攔住他,不讓他走,初開始還說山路難行,最後直接表示,小豆子沒好徹底,你必須得多住兩天.

當然,這是他們報恩的借口,馮君心里也清楚,不過他是真的有點膩歪在這里耗時間了.

最後還是郎大妹出面打圓場,說馮君打算去雙溪鎮趕集,順便開開眼,等雨停了,丁老二你就負責帶路兼保護他好了.

丁老二一聽,沒口子地答應了,他家里確實比較困窘,但是出力氣的話,那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他還表示,雙溪鎮自己也有幾個朋友,可以保證不讓人為難馮君.

馮君一聽是這樣,倒也不排斥這種報答.

隨著村里人逐漸起床,見到昨天病得只剩一口氣的小豆子,正在滿地亂跑,心里驚訝之余,也禁不住暗暗後悔:這麼一個神醫,大家怎麼就有眼無珠,冒犯了呢?

當天傍晚,天開始放晴,馮君問丁老二,明天能不能下山.

丁老二表示,這場雨下得太久了,山上積蓄的水,很多還沒有流淌下來,最好是能後天動身.

後天中午動身,一來土地不至于泥濘難行,二來可以走出大山,尋個地方歇息.

等到大後天,天氣肯定就熱了,正好將地面曬成干痂,人便于通行,卻又不至于塵土飛揚,可以比較輕松地當天抵達雙溪鎮.

此後再過一天,才是大集市,一切都來得及.

馮君想一想,這個計劃安排得果然不錯,土著真的有土著的優勢,那是奇遇帶不來的.

于是他笑著點頭,"有勞丁二哥了."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當天夜里,馮君開始咳嗽發燒,不住地打噴嚏.

丁老二今天還幫他守門--反正也不是啥苦差事,甚至這里還多了一個郎大弟.

見到馮君這副模樣,丁老二忍不住出聲發問,"這是……小豆子的病過給你了?"

過病,這種說法不但這里有,地球界也有,自家身體出了問題,將病症傳染給另一個人,自己就好了--就像淹死鬼要拉個人下水淹死,自己才能投胎一樣.

"少扯這些,"馮君呵斥他一句,然後又重重地打個噴嚏,"阿嚏~你們都沒事?"

不會真的是傳染性很強的病毒吧?

事實證明,別人真的都沒事,就是他被傳染上了.

馮君知道之後,忍不住感歎,這來自地球界的身體,底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差啊.

他發現不對勁兒之後,馬上也吃了阿莫西林,不過,不知道這個空間的病毒,是不是格外強大一些,第二天起來,他的症狀不但沒有減輕,反而有加劇的趨勢.

所謂"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上強推了,凌晨有加更,順便預定一下周一的推薦票.)

上篇:第六十五章 逆天的醫術    下篇:第六十七章 對地球的責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