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七十六章 你負責補刀   
  
第七十六章 你負責補刀

看到包裹被撕開,郎震的心就是一沉.

他實在太清楚了,馮君的包裹里,有太多的古怪玩意兒,很容易引起別人的覬覦.

不過下一刻,他就變得目瞪口呆:幾個包裹里,都是整整齊齊的紙煙,還有幾件換洗衣服,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物品.

甚至連打火機,也只有稀稀拉拉七八個.

"不可能,"賈興旺先高聲叫了起來,狀若瘋狂,"靈猬的刺呢,怎麼會不見了?"

老六用了四五分鍾,搞清楚了那些貨物的用途,說實話,除了那幾個打火機,其他東西他還真的看不上眼.

不過騎士里有兩人是吸煙的,他們撕開香煙抽了起來,只吸了兩口,就稱贊這煙的味道.

藍衣年輕人見狀,也有點失望,他斜睥馮君一眼,"你拼死守護的,就是這點東西?"

馮君的臉色很不好看,事實上,他剛剛將幾個背包和摩托帶回現實中,換了幾背包的香煙回來,想到又花費了一些能量點,他的牙根都是癢的.

對于十三少的提問,他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

士可殺不可辱,重點在于不可辱,至于說守護的東西價值幾何,那並不重要.

十三少被這一眼看得有點惱火,他也隱約猜出了對方的意思,于是冷笑一聲,"這些東西先都扣下,帶回陽山交給縣衙,細細打探……這兩人也押回去."

馮君依舊不說話,郎震本來還是心有不忿,見到修仙者都不做聲了,他索性也閉嘴了.

倒是賈興旺見狀,慌了起來,"諸位大人,郎震是老實人,是被這個山賊的探子蠱惑了."

他想在未來的老泰山面前挽回形象,然而,獨狼連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被蠱惑的?"老六聽到這話,來了興趣,"講講?"

在他得知,郎震已經脫離軍隊,去鏢局混飯吃的時候,他就已經不把這人看在眼里了--鏢局真沒什麼可怕的,軍隊的支持,才會令顧家生出一點忌憚.

現在他知道獨狼是被異鄉人蠱惑,才當了隨從,心里忍不住好奇了起來.

可賈興旺也知道,馮君的一些特異之處,他是不能說出來的,比如說神醫的手段.

否則的話,顧家很可能一改初衷,去抱神醫的大腿--再強勢的勢力,也不願意得罪醫生.

所以他就是含含糊糊說著馮君的事,主要的著眼點,還是介紹賈家和郎家在小湖村的地位,以及兩家甚至都要結親了,卻被這個異鄉人攪了.

他們湊做一堆聊天,馮君和郎震距離他們有一百多米,坐在一塊石頭上.

騎士們並沒有將兩人看守起來,他們有馬,不怕這倆逃跑.

事實上,就連老六都認為,這倆要是跑掉的話,他們都沒必要追--將對方的貨吃下就行了,萬一對方真有什麼來頭,這也不算是得罪得太狠.

郎震和馮君,此刻在也竊竊私語,"你為什麼不亮明身份?顧家肯定不敢招惹修行者."

馮君看他一眼,也不解釋,只是淡淡地回答,"我有我的考慮."

好死不死的,獨狼的腦洞太大,還就吃這一套,你不告訴我原因?我可以腦補啊.

是馮神醫沒有鍛體,近身戰力不佳?還是馮家有規定,子弟外出曆練時,不能打修仙者的旗號?抑或者,修仙者要經曆這種近似于自虐的過程,才能完成對世情的積澱?

他正浮想聯翩,猛地聽到馮君又出聲發話,"你說咱們去了陽山,我不亮明身份的話,會有什麼後果?"

郎震收回心思,沒好氣地白他一眼,"我不知道你在顧忌什麼,不過我可以肯定,如果你是個普通人的話,活著進入陽山縣衙的可能性都不大……一刀將你殺了,省多少口舌?"

馮君若有所思地看著他,"那就是說,出了陽甯之後,咱們就危險了?"

郎震搖搖頭,無可奈何地笑一笑,"若不是有我在,你現在就危險了,還用得著出陽甯?他們擔心的是圍不住我,一旦逃脫,會宣揚他們的罪名……如果你是普通人的話."

我其實……還真是個普通人,馮君心里默默嘀咕一句,然後才若有所思地發話,"那麼,我也只能干掉這些人了?"

郎震默然,他真沒想到,馮君是如此心慈手軟的一個人.

不過轉念一想,他又釋然了:就是這樣的人,才需要曆練啊.

所以他微微頷首,"你干掉他們,總比被他們干掉好,冒犯修行者,本來就是死罪."

馮君斜睥他一眼,"那麼,補刀的事,交給你了?"

補刀?郎震先是一愣,然後很干脆地點頭,從牙縫里陰森森地擠出兩句話來,"不要放走了一個……包括賈興旺."

這個位面的人,殺心還真的很強,馮君心里暗暗嘀咕一句.

不過他心里也沒什麼排斥,他的一口氣,也憋得狠了,自打委曲求全地去撿銅板,他就暗暗地發誓:這個恥辱,我肯定要找回來.

而且,他若是不能有所作為,那麼就算郎震的腦洞再大,肯定也要生出疑心來--有這麼窩囊的修仙者嗎?

他身為外來者,能碰到郎震這種經驗豐富,又對他深信不疑的土著,真的太不容易了,哪怕是只為了郎震的感受,他也有必要使出雷霆手段.

事實上,馮君並不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主兒,只不過他來自于秩序井然的現代社會,對于一次性干掉這麼多人,他還需要一個心理適應過程.

比如說撿銅板,又比如說捱鞭子,他一直是在默默地積累自己的仇恨值.

想明白這些之後,他低聲嘀咕一句,"我讓你捂住耳朵的時候,千萬捂住了啊."

捂耳朵?郎震眨巴一下眼睛,然後,眼中逐漸冒出了異彩--要見證術法了嗎?

他為難地看看自己的斷臂,試著往耳朵上捂一下……還好,勉強夠得著.

試了一試之後,緊接著,他心里又生出了無法抑制的興奮,強行按捺著心中的那份激動,他低聲發問,"您這是要……使用術法了嗎?"

這可是修仙者的術法啊,就算以郎震的見多識廣,也僅僅是限于聽說,就連他所接觸過的人里,都沒誰有這份榮幸,可以當場目睹.

馮君微微一笑,輕描淡寫地回答,"是什麼,你不用在意,一會兒你聽我的就是了."

郎震微微地頷首,"我曉得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拖你後腿的."

他倆在這里竊竊私語,當然瞞不過顧家的騎士,不過他們並不在意,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的鬼蜮伎倆都是可笑的,有誰會在意螻蟻的感受嗎?

說實話,若不是馮君表現得過于桀驁不馴,郎震又有不俗的修為,那個老六十有八九會提起鞭子,再次狠狠地抽他們一頓--在我們面前,你還敢竊竊私語?

等到戌末亥初,也就是晚上九點左右,顧家的騎士開始歇息了,放出兩個哨去,一個明哨一個暗哨,還是沒人理會馮君二人,倒是賈興旺這厮,跟顧家騎士厮混在一起.

馮君撿個時機,低聲吩咐一句,"跟我來,去那車子旁邊."

兩人起身,不緊不慢地向摩托車走去.

摩托車的情況,顧家的騎士已經檢查過了,他們非常贊賞車子的精妙,而且對于這車子只能載貨,有著濃濃的不解--載貨的車子,有必要做得這麼好嗎?

不過他們跟馮君的關系,非常糟糕,當然也就不指望對方能為己方解惑,不過可以想像的是,等進入陽山縣之後,馮君就算不想說,也由不得他了.

明哨對他倆的異動,還是有點戒備,見狀警覺地發問,"你倆干什麼?"

其他人聞言,也側過頭來,想要看發生了什麼.

郎震卻是波瀾不驚地回答一句,"解大手,總得找個沒人的地方吧."

明哨感覺哪里有什麼不對,馬上喊一聲,抬手一指,"站住,去那邊!"

郎震卻是毫不在乎地回答,"車上有草紙,總得讓我們拿一點吧?"

這個位面有草紙,但那是奢侈品,像小湖村的村民,基本上沒錢買這些玩意兒.

馮君的背包里有七八卷衛生紙,這是顧家騎士都看見的,那潔白的紙卷,比這個位面褐黃色的草紙,不知道高檔了多少倍.

正是因為這點點滴滴中體現出來的不凡,才讓顧家十三少心生忌憚,不敢當下翻臉,而是想著回了自己的地盤再炮制.

馮君走到摩托車前,從口袋摸出一個物事,往上一插,人就跨了上去,同時不忘輕聲喊一句,"跳上來!"

郎震聞言,先是微微一怔,然後二話不說,一個縱身,直接跳到了……馮君的脖子上.

他已經很注意技巧了,可一百多斤的身體,還是壓得馮君身子往前一栽.

"我身後是座位!"馮君氣得大喊一聲,直接發動了摩托車,打開了大燈,"抓緊我!"

郎震的身手,那真不是白給的,身子一縮,就滑落到了馮君的身後,穩穩地騎到了座位上.

在雪亮的車燈的照射下,摩托車發出了巨大的轟鳴,馮君帶著郎震揚長而去.

"我去!"明哨嘴里的煙卷,吧嗒掉在了地上,他的嘴巴微張,雙眼瞪得老大,"那是……那是什麼,靈獸?"

上篇:第七十五章 福禍無門    下篇:第七十七章 霹靂仙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