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七十一章 竟然是他?   
  
第七十一章 竟然是他?

蘇云翎艱難地抬頭看去,金光燦燦的禦輦從街道的盡頭轟隆隆而來,整齊劃一的鐵騎跟在車輦後,肅然而莊重.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追隨著那一片漸漸而來的金光.蘇云翎甚至忘了自己身邊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君玉亭.

她這時候才恍然想起,這里是濟州出城的唯一官道.

漸漸的,禦駕而來,山呼海嘯般的萬歲聲也隨之傳來,蘇云翎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竟然出神了這麼久燔.

"皇上駕到,靜王,宸王還不跪迎聖駕?--"內侍拉長的聲調宣告著眼前禦輦中端坐著的是未來秦國的天子.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君云晟毫不猶豫地跪下,三呼萬歲窠.

蘇云翎被他一帶也愣愣跪在了地上.唯獨君玉亭直挺挺地站著,那雙眼中的怨毒和恨意像是要殺人.君玉亭一向城府極深,陰狠殘酷,喜怒很少形于色.蘇云翎從沒有看見過帶著這麼強烈恨意的君玉亭.

可是今天他真的失態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使得他如此挫敗,又到底是怎麼樣的事令他如此意外?

蘇云翎忽地醒過神來,猛地看向那玉簾後模糊不清的俊秀人影.難道……

"靜王,見了朕為何不下跪?"一道淡淡的聲音從玉簾中傳出,聽在所有人的耳中就如從云端中而出,悅耳,沉靜,不見一點波瀾.

君玉亭冷冷笑了:"原來只是你們一場做戲.沒想到我竟被騙了!"

玉簾中的人依舊淡淡的:"陳公公,宣讀先皇遺詔."

一個內侍走出隊列,緩緩地宣讀遺詔.整條大街沒有一點人聲.蘇云翎看著君玉亭的臉.他的臉上憤怒,陰狠,不甘……一一掠過.

蘇云翎忽然笑了.原來這就是報複的快感.君玉亭最想要的皇位永遠都得不到了.

蘇云翎不知道這其中到底夾雜著多少明爭暗斗,她也不需要知道為什麼君玉亭和君云晟都到了這小小的濟州,也根本不需要知道為什麼新帝也會在這里.

她只要知道一件事,君玉亭輸了!

只要這樣就夠了.只要讓君玉亭不高興的,她統統都甘之如飴!

"靜王,還不跪下嗎?你是想要違抗先皇的遺旨嗎?"陳公公宣讀完聖旨冷冷地道.一股無處不在的威壓從他背後禦輦中的那個人身上傳來.

終于,君玉亭緩緩地跪地.直到這時,禦輦中無形的威壓這才收起.

蘇云翎長舒一口氣,心中更是對這新帝好奇.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壓制得君玉亭不得不就范?她抬頭看去,忽然對上玉簾後的一雙深眸中.

蘇云翎渾身一顫,這雙眼睛……

她還沒想定,肩頭忽然一沉,君玉亭冷冷道:"既然皇上要趕回京城奔國喪,恕臣弟先告退,也回去准備一下回京事宜."

他說著竟然拿捏著蘇云翎的肩頭就要走.蘇云翎被他拿住穴道,身不由己地踉蹌跟著他.她心中大急,身不能動,急中生智一側頭狠狠朝著他的手臂咬下去.

她心中恨極了君玉亭咬下去自然不客氣.君玉亭手臂吃痛,頓時大怒一掌拍上她的肩頭.蘇云翎只覺得背後勁風撲面,整個人飛起朝著那禦輦撲去.

劇痛鑽心,可想而知此時此刻君玉亭的惱恨有多深.也許連帶著把今天的惱火都發泄到了這一掌中.

蘇云翎身不由己直直撲入玉簾後,四面大喝聲起.她在迷迷糊糊中聽見君云晟喝了一句什麼,接下來只覺得眼前刀光劍影閃過,最後她重重撲在了一個陌生溫暖的懷中.

她竭力想要看清楚是誰,可是只來得及抬頭看了一眼,對上了那一雙比天山之水還清冷幽深的眸子中.

這人好熟悉……蘇云翎在昏過去時腦中只模模糊糊掠過這個念頭.

當她竭力想要再想的時候,眼前一黑,重重昏了過去.

……

蘇云翎是被一陣奇異的清香給喚醒的.香氣幽幽傳來,夾雜著她熟悉的藥香.有人在身邊說著什麼話,然後又迅速消失.

蘇云翎想要睜開眼卻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痛.終于她忍不住輕吟一聲,睜開了眼.

"醒了!小姐醒了!"耳邊傳來烏木珠的聲音.

蘇云翎皺著秀眉起身,肩頭的劇痛

令她忍不住痛呼.烏木珠急忙扶住她:"小姐,不要亂動.大夫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你的肩胛骨裂了,要什麼奴婢幫你拿."

蘇云翎勉強起身,果然看見自己的肩頭包得厚厚一層.她打量四周卻不是自己熟悉的閨房.

"這是哪兒?"蘇云翎急忙問.

烏木珠卻一臉神往:"二小姐你不知道啊?這里可了不得的地方."

蘇云翎看她的樣子,心中大急:"到底是哪兒?"

該死的,該不會是被君玉亭這個衣冠禽獸給弄到了靜王府了吧?蘇云翎一想起這個就恨不得去再死一次.

烏木珠立刻按住她,眉開眼笑地道:"二小姐,這里可是咱們家隔壁."

蘇云翎掙紮的動作停住了.隔壁?隔壁是哪家?

隔壁不就是……她猛地睜大雙眼:"這里是……是誰的宅子?"

烏木珠吐了吐粉舌:"小烏鴉不知道,不過隔壁家應該是很大很大的官."

蘇云翎聽得哭笑不得,"很大很大的官"到底是什麼官?她只記得自己被君玉亭一巴掌拍飛了,然後……然後就落入了一個男人的懷中.

難道是他?他是……她滿臉吃驚,不過轉瞬又頓覺不可能.若是他

烏木珠已在一旁殷勤地問東問西.蘇云翎皺眉:"怎麼的不回家里去?"

烏木珠吐了吐粉舌還沒回答,門口就傳來一道冷冰冰的聲音:"你的傷勢有點重,這里方便治傷便留你在這里.不識好歹的女人!"

蘇云翎循聲望去,果然屋門打開,君云晟走了進來.他依舊是那日的打扮.一身玄色長袍,銀紋錦衣,看著就像是一柄上好的劍,銳利清冷.

蘇云翎想起了什麼,冷哼一聲:"宸王殿下不是得去京中奔國喪嗎?"

"本王已經去過了.如今是皇上在守著京中."君云晟回答得理所當然.

蘇云翎卻聽出了一些別的意思.她急忙問烏木珠:"我昏睡了多長時間?"

烏木珠歎了一口氣,伸出手指頭比了個數字:"算一算,七天了."

蘇云翎一愣.沒想到自己竟然昏過去這麼久了.她伸手一搭自己的脈搏,只覺得自己脈息微弱,卻並沒有什麼不同.

她松了一口氣.自己這副身體雖然弱,可是經過換魂之後已經是強健了不少.只是沒想到這次被君玉亭打了一掌竟然昏昏沉沉這麼久.

她自沉思,卻不料一抬頭卻發現君云晟正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

"國喪過頭七了,宸王殿下為何還不趕緊回京?!"蘇云翎對他一向沒有什麼好脾氣,冷冷瞪了他一眼.

君云晟卻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直看得蘇云翎渾身不自在.

"君玉亭為何要抓你?"他忽然問道.

蘇云翎一驚,這問題說好回答也好回答,說不好回答卻也當真很難回答.若是胡亂回答說君玉亭認錯了人也是可以的,只是最終敷衍不了如君云晟這個人.

"我不知道."蘇云翎干脆扭頭不願意回答.

君云晟冷冷看著她:"你說過你討厭我的臉,原來你早就和君玉亭有了仇怨.是與不是?"

蘇云翎一聽亦是冷冷看著他:"這與宸王殿下無關!"

君云晟聞言眸色怒色一閃而過,整個屋子瞬間似乎降低了許多度.烏木珠在一旁聽得戰戰兢兢,想要勸卻不知該怎麼勸,只得挑了個時機趕緊開溜大吉.

屋中氣氛冷凝.良久,君云晟冷笑一聲:"你就嘴硬吧.不管你與君玉亭有什麼仇怨,總有一天我會查出來的!"

他說完拂袖走出了房門.

蘇云翎等他走出去,這才松了一大口氣.此時她才覺得渾身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無.她看著自己微微顫抖的手掌,不由苦笑.

昏睡了七天七夜,這從未見過的意外提醒著她自己並不是這副身體的原主人.而這副破敗的身體如何能撐過這千難萬險,最終大仇得報?恐怕還沒等自己再一次站在君玉亭跟前,早就香消玉殞……

可是不管怎麼樣,哪怕再難也要走下去.

想定,蘇云翎喚來烏木珠.她咬牙,

明眸中閃爍著異常明亮的光芒:"小烏鴉,我們走!"

烏木珠詫異:"二小姐,我們去哪兒?"

"還能去哪兒?回家!"蘇云翎撐著從床上起身,披上外衣,頭也不回地向外走去,"我還要照顧我爹,我還有很多事要做……"

……

庭院寂靜,春風中飄著草藥的香氣.蘇云翎看著烏木珠滿頭大汗地搬來梯子.

"對!就是那邊."蘇云翎站在一旁指揮.

梯子終于架在了圍牆上.烏木珠小心翼翼地看著她:"二小姐,真的要回去嗎?在這里什麼挺好的……"

蘇云翎此時頭暈眼花的,卻依舊神情堅定:"再好也不是我們家.前邊院子有人守著,咱們回不去,但是這里沒有人."

她說著忍著不適走到了梯子旁.烏木珠擔憂地看著她肩頭繃帶:"二小姐,千萬別逞強啊.我看那個宸王殿下雖然嚇人,但是卻也是一番好意讓你在這里修養.總好過回府中大事小事一堆……"

她越說越小聲,因為蘇云翎越來越嚴厲的目光看得她喏喏不敢再說.

蘇云翎冷笑:"那個君云晟的臉看著就討厭,再說他困我在這里也一定沒什麼好事.等過幾日我傷好了,他恐怕又要來逼問我."

她說著咬牙慢慢爬上了梯子.烏木珠無奈,只能擔驚受怕地扶著梯子.

圍牆並不高,蘇云翎爬了一會已是渾身冷汗涔涔,雙腳發軟.昏睡了七天七夜可不是鬧著玩的,此時她體弱氣虛,眼前一陣陣發黑.可是她逼著自己保持清醒,可不能就這麼倒下.家里還有生病的父親等著她回去……

終于,蘇云翎爬到了牆頭.她長舒了一口氣,一低頭沖著烏木珠揮手:"小烏鴉,你看我上來了!"

她還沒說完眼前一陣眩暈,整個人頭往下狠狠栽去.底下傳來烏木珠驚慌失措的尖叫聲.蘇云翎苦笑,她還真的是太太太……太倒黴!

她還沒想定,腰間一緊,整個人落入了一個清香溫暖的懷中.頭頂傳來一道略帶無奈的歎息,悠悠的,仿佛從天邊傳來:"怎麼的每次見到你都是這般模樣?"

腳落在地上,蘇云翎一顆心也頓時落回了肚中.她抬頭看去,瞬間呆愣住.

"是你……"她失聲道.

他微微一笑,悠悠的眉眼中帶著令人安定的沉穩甯靜.

"是朕."他笑著放下了她.

蘇云翎呆呆看著眼前的君云瀾.他今日著了一件白色龍袍,如雪一般的底色,上面墨色盤繞,一條九五至尊的龍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他頭戴金冠,鴉色的發,入鬢的劍眉,玉立修身,似天神一樣.特別是他那一雙靜而幽深的眼眸,更令人難以移開目光.

"還不趕緊參見皇上!"身後的陳公公不緊不慢地提醒,可是聲音中已帶了不滿.

蘇云翎這才恍然大悟,趕緊扯了烏木珠一起跪下.

"免禮."君云瀾微微一笑,伸手扶起了她.

他的手修長秀美,骨節分明,一看就是慣于拿筆的手,蘇云翎由著他扶起,盯著他的手,腦中卻是一片空白.

這個人……竟然是皇上!竟然是……

她猛地抬頭看向君云瀾,直盯他:"你是……皇上?"

"放肆!大膽民女敢這麼和皇上說話!"陳公公的呵斥很是中氣十足.蘇云翎卻不為所動,只定定看著君云瀾.

君云瀾回頭看了一眼侍從們,淡淡一揮手:"都退下吧."

陳公公不甘地看了一眼蘇云翎,領著一大批侍從們恭謹退下.藥園中只剩下兩人.烏木珠也不知什麼時候很有眼色地跑了.

蘇云翎頭暈眼花,扶了一旁的樹干,半晌才冷冷失笑:"我早就該猜到你就是皇上.這蘇家的隔壁,可不就是曾經先皇後待字閨中時的故居嗎?我真是笨!"

君云瀾看著面色如雪的蘇云翎,面上依舊含笑:"朕是不是皇上有很大區別嗎?倒是蘇二小姐特立獨行,好幾次都給朕留下很特別的印象."

蘇云翎淡淡看向他,眸色如雪,沒有半點溫度:"哦.那真是不巧了.民女年少頑劣,皇上不怪罪就是最大的仁慈了."

她說完起身行禮,淡淡道:"民女多謝皇上幾次相救之恩,等有機會定會報答皇上.只是民女家中還有老父要照顧,請皇上准民女回家."

君云瀾居高臨下看著面前跪著的蘇云翎,又是一笑:"你要走?"

蘇云翎不回答,只固執地跪在地上.

君云瀾搖頭:"我聽三弟說你和君玉亭有仇,難道是因為蘇家被問罪之事?"

*****************************

冰藍更新最近很渣.一方面是要分心看劇本,一方面也是因為很久沒碼字.還有另外一方面是女兒要期末考,總之,,,亂七八糟的一團,不過應該白天會把該更新的兩萬字都更好的.

這是個很長很溫暖但是也是非常曲折的故事,希望自己好好寫!也希望親們多多指教~

上篇:第七十章 永遠也搶不到的東西    下篇:第七十二章 多謝皇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