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七十四章 一場好戲   
  
第七十四章 一場好戲

蘇云翎一驚急忙攔在她跟前:"小烏鴉你做什麼?"

烏木珠被她的舉動嚇了一大跳:"沒做什麼啊.二小姐,奴婢去睡之前要給你鋪床的."

蘇云翎聽了,連忙道:"不用了,你趕緊下去.我自己鋪床就行了.窠"

烏木珠疑惑地點了點頭.蘇云翎見她不走,眼神一閃,不得不心中暗罵糟糕.原來君云晟剛才閃身進去一截袍角留在了床幃旁.烏木珠要發現的話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燔.

蘇云翎急中生智,立刻一閃身坐在床上將那袍角壓住.她揮手:"小烏鴉你下去吧.我自己歇息就行了."

"好的.二小姐早點安歇."烏木珠疑惑地看著她.

蘇云翎為了不讓她再多疑,急忙鑽入了床上,把床幃蓋得嚴嚴實實的.烏木珠"噢"了一聲就在房中收拾起來.

蘇云翎卻苦死了.因為她的床小,一閃身進去和君云晟面對面大眼瞪小眼.而且為了讓烏木珠不什麼不妥,兩人是並排躺著的.君云晟別看平時看著清瘦挺秀,可是他到底是個男人,一躺下來占據了絕大部分的位置.

床狹小,她不得不擠在了君云晟的懷中.兩人挨挨擠擠,一動也不能動.

這麼曖昧的姿勢……蘇云翎簡直想要吐一口血先.

她沒看見君云晟的臉色,不過以她的猜測,這家伙一定也是臉色鐵青.懷里是一個曾經想要殺死他的女人,這樣的尷尬境地,他能有幾分好?

烏木珠在房間磨磨蹭蹭地收拾,一會關關窗戶,一會擦擦桌子,擺一下椅子.蘇云翎從來沒有發覺,原來烏木珠做事這麼慢.

好不容易,烏木珠說了一句"二小姐好好安歇",蘇云翎才大大松了一口氣.可是隨著一聲"撲"房中都暗了下來.蘇云翎一愣.

原來是烏木珠離開時吹熄了蠟燭.房中一下子暗了下來.

房中一片黑暗,倒是窗外明亮的月色一下子照了進來.照在了床幃中,意外的明亮.

"撲通!撲通!"

蘇云翎聽到了什麼,等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是自己的心跳.

該死的!怎麼會這麼明顯?!她一動也不敢動,生怕身邊的君云晟會以為她想要怎麼樣.可是她不動,身邊的君云晟竟然一動也不動.

她暗自忍耐著.不知何時一股幽幽的清冽香氣撲鼻而來,好聞,乾淨.蘇云翎一愣,這味道是他身上的氣息?

她猛地抬頭,忽然對上了君云晟幽深又異樣的眼神.月光似乎變得很奇怪,不然為什麼她覺得眼前的男人面容好像很柔和?臉色竟然是自己從未見過的溫柔?……

蘇云翎著了魔一樣盯著他的眼睛看.直到這時她才發現這一張和君玉亭酷似的臉上,有著君玉亭沒有的堅韌和銳利.

如果說君玉亭是一個八面玲瓏,內心黑暗的死神.而君云晟就是行走在無間地獄中,渾身浴血的冷面修羅.

四目相對,兩人一時間都忘了要說什麼,只是愣神看著對方.他的氣息噴在了她的發上,癢癢的.

帳中自成一片天地,好像外面世界發生天搖地動的大事都可以無視.這樣的安靜靜謐,而有個嬌俏美麗的女子在他的懷中一動不動,像是只能依靠著他.那麼脆弱和無助.

請清冷冷這麼多年,他突然發現原來相擁竟然是這麼美好這麼暖的一件事……

蘇云翎恍惚地看著他,眼前的人似乎變成了另一個一模一樣的人.

她不會忘記,在四月春光下,百花盛開的園中一位翩翩如仙的男人就這樣闖入了她的心中,只是為何明媚的春光變血光,一腔真心轉眼被踩在泥土里……

蘇云翎猛地推開他,一下子坐起身.

君云晟被她一推卻紋絲不動.

"你可以走了."蘇云翎聲音冷硬得像是一塊冰.

君云晟皺眉看著她.平靜被打碎,一切又跌回了冷硬的現實中.

"你……"他還沒開口說.

蘇云翎忽然回頭,惡狠狠看著他:"要我和你合作配藥也行,你以後不要深更半夜出現在我的面前!"

君云晟眸光一縮:"因為我的臉?因為我的臉像極了君玉亭?!"

<

蘇云翎頓時語塞.

他猛地從袖中掏出一把匕首.寒光出鞘,蘇云翎心中猛地一縮.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冰涼的匕首已經塞在了她的手中.

"如果你不喜歡這張臉,毀了它!"君云晟的聲音冷得像是千年寒冰.他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眸色幽深冰冷不像是人類.

蘇云翎握著匕首,手開始發抖.

她不怕,她怕什麼呢……可是為什麼抖得這麼厲害?

"毀了它啊!"君云晟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猛地靠近自己的臉.蘇云翎瞪大雙眼,看見了他眼底的厭惡和憎恨.

他的恨意竟然比她還深?

"下手啊!!"君云晟眼底寫滿了暴戾,手緊緊握住她的手,不住地貼緊自己的臉.蘇云翎甚至看見一絲血痕在匕首尖劃過.

她咬牙死死盯著他,不知該說什麼.

"你討厭這張臉,我比你更討厭千百倍!"君云晟低吼,"你可曾想過,世界上有這樣一張一模一樣的臉是多麼痛苦的事!每日只能看著他承歡膝下,每日看著他風光無限,看著每個人看著這張臉,兩邊說著不一樣的違心話.你什麼都不知道!"

蘇云翎呆住了.

"毀了它啊!我比你更想毀了這張臉!"君云晟的臉色已經猙獰,那模樣似乎下一刻就想狠狠將匕首劃過自己的臉.

"哐當!"匕首落在了床上.蘇云翎呆呆看著眼前已經憤怒得幾欲癲狂的男人,不知該說什麼.

空氣中彌漫著說不出的沉重和悲涼.

君云晟看著呆愣的蘇云翎,有兩行淚悄悄的從她眼中流下.他厭惡地看著那淚痕,這是什麼?這是同情嗎?還是這是憐憫……

忽然他一低頭,發狠地吻住了那兩片比鮮花還嬌嫩的唇.

堵住!堵住她想要說的一切話.不想再聽那麼多同情可憐的話,堵住所有的所有的委屈和不甘……

蘇云翎只覺得唇被牢牢封住,屬于陌生男子的清冽氣息迎面撲來.她大驚想要掙紮開可是卻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身上的男人強悍冰冷得可怕.他不想讓世上所有的人看到他的脆弱和陰暗,可偏偏她看見了.偏偏是她看見了……

吻不斷地加深,蘇云翎從沒有這樣的經驗,被動笨拙地被他的唇舌重重碾壓.她驚嚇得忘了繼續反抗,也忘了自己為什麼會和他相遇,也忘了為什麼這樣討厭模樣的男人會突然出現在她的生命中.

她只知道此時此刻,他的憤怒和無望,他深藏在心底陰郁的血和她那麼相似,都憎恨著同一個人……

吻加深,不斷加深……她的神智漸漸抽離,身上的男人越來越重,身體越來越火熱,窒息感無處不在.而身上的他沒有停止瘋狂的跡象.蘇云翎痛苦地躲避著可是卻沒有用.

忽然身上的人停住了動作.蘇云翎終于得了喘息的機會,正要一把推開他.可是下一刻劍光出鞘,如同一片最絢麗最嫵媚的秋水猛地劃過眼前.蘇云翎急促驚叫一聲.

"鏗"的一聲,兩劍交加碰撞出刺眼的火花.

蘇云翎呆住了.帳外的劍尖只離她不過一寸.可是這一寸再也沒有辦法更進一步.因為身上的君云晟立刻暴起,手中劍光絞碎了床幃,像是漫天帶著鋒利雪箭直沖著外面的人.

"鏗鏗鏗……"

蘇云翎只聽著床外像是爆蠶豆一樣快速的輕響.她不知道響過多少聲,只知道眼前碎布落下時,兩道黑影已經像是鬼魅一樣在屋中激烈打起來.

刺客?……

這兩個字遲鈍地沖入她的腦海中.

而君云晟此時就像是暗夜中鬼影,手中長劍一劍劍帶起虹光,無情地劈向黑衣人.蘇云翎扶著心口,瞪大眼看著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打斗.

很快刺客就露出了敗相,而君云晟則越戰越是得心應手,手中的長劍一招一式,冷僻而孤絕,每一招都沒有華麗的劍招,可是每一招都帶著強悍無比的殺氣,直撲而去.

"撲!"一道血光暴起,君云晟手中的長劍狠狠刺入了刺客的小腹中.

他毫不猶豫,一個轉身,劍光劃過,傷口更深,創口更大.血終于肆無忌憚地飛濺.刺客悶哼一聲連連後退.可是

君云晟哪容得他退後?劍如跗骨之俎纏上.

勝負已分,擊殺刺客不過是意料中的事.

一記絢麗的劍光閃過,一切結束得如同開始一樣突然而詭異.君云晟站在屋中,冷冷看著地上早已氣絕的刺客.

房中血腥味四散,令人想要嘔吐.蘇云翎踉蹌下床,捂著心口,半晌才問:"是誰?"

君云晟用劍尖挑開刺客的面巾,淡淡道:"君玉亭的人.我和這個人交過手.認得他的招式."

蘇云翎慢慢地坐在椅子上,狂跳的心終于是平靜下來.

君玉亭的人……這並不奇怪.

她早就知道君玉亭不可能這麼善罷甘休.只是沒想到他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卑鄙無恥,更加狠絕.竟然派刺客來刺殺她一個手無傅雞的女人.要不是今晚君云晟意外到來,恐怕她現在早就是一具尸體了.

臉上冰冰涼涼的掠過.蘇云翎茫然抬頭,卻對上君云晟深邃幽深的眼睛.

"可傷到了?"他皺眉問.

蘇云翎猛地回過神來,忽然想起剛才他的強吻,頓時不自然避開了他的手指.

"沒有."她生硬地說.

君云晟的手指停在了半空中.

蘇云翎不敢看他,岔開話題指著地上的刺客尸體,問:"這個怎麼辦?"

君云晟深深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來處理."

兩人一時間又無話.一股古怪的氣氛在房中蔓延.蘇云翎只覺得心怦怦跳得厲害,唇間身上仿佛還能聞到他身上的味道.

可是,怎麼辦?她和他到底是什麼跟什麼?

"你去睡在外間吧.一會這里就處理好了."君云晟丟下一句話,轉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蘇云翎目光複雜地看著他離去,終是走出了屋子和睡得沉沉的烏木珠睡在了一張床上.

……

第二天一早,蘇云翎早早起身.進屋中一看果然什麼都好好的.包括帳子換得完好無損,地板上的血跡也擦拭得干乾淨淨,連最難消除的血腥味都幾乎已經聞不見了.

君云晟果然派人幫忙弄乾淨了,一切好像從沒發生過.蘇云翎心中暗自道,難不成君云晟經常干這種殺人後毀尸滅跡的事?

不過不管怎麼樣,總算是把這事給遮掩過去了.

蘇云翎長籲一口氣坐在了床沿上.烏木珠來打掃卻看見屋子整整齊齊的,疑惑道:"小姐,你收拾過了啊?這麼乾淨?"

蘇云翎隨口敷衍應了.烏木珠來替她整理床單,忽然她"咦"了一聲:"小姐,這是你的啊?"

蘇云翎回頭一看,頓時愣住.這是匕首!

是君云晟落下的匕首.

她接過,摸著那上面精致的紋路,腦海中忽然響起君云晟狠戾憤怒的聲音.

"你討厭這張臉,我比你更討厭千百倍!"……

"毀了它啊!我比你更想毀了這張臉!"……

她輕輕長歎一聲,收起匕首:"別問了,小烏鴉,這匕首是一個特別人的."

……

三姨娘林氏為蘇云翎"招婿"分外積極.很快人選都挑好了,蘇云翎再不緊不慢,那邊卻也由不得她慢.一大早,三姨娘林氏打扮得十分妖嬈,扭著水蛇腰來到了蘇云翎的院子.

烏木珠對她自然沒有什麼好脾氣的,沒好氣地問:"三姨娘做什麼來?不用忙嗎?"

三姨娘林氏咯咯掩口一笑:"哎,我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二小姐呢?"

烏木珠哼了一聲:"二小姐在看書呢.三姨娘有什麼事就說吧."

三姨娘林氏探了探頭,嘖嘖道:"看什麼書看得都不出門了.依我說,女子無才便是德,成日看書能看出什麼嗎?女子還是嫁人才是正經."

蘇云翎聽到聲音早就走了出來.她似笑非笑地看著站在院子中的三姨娘林氏,問道:"三姨娘有什麼事嗎?"

三姨娘林氏見她出來,立刻笑道:"還有什麼事?就是媒婆們挑好了人選,等二小姐去選呢."

蘇云翎笑了笑:"哦,原來如此.怎麼選呢?"

三姨娘林氏在這事上卻也沒有什麼經驗,想了半天才問:"要不二小姐移尊步去看看?"

蘇云翎點頭:"好吧,那就麻煩三姨娘幫忙安排了."

三姨娘林氏一聽正中下懷,立刻喜滋滋去辦了.烏木珠一等她走了立刻急得跺腳:"這這……這怎麼成呢?二小姐你可千萬不可以犯糊塗啊!那些男人都是一堆的歪瓜裂棗."

蘇云翎冷冷笑了笑:"別急.好戲還在後頭呢."

三姨娘林氏果然去安排了.過了一日果然把那些媒婆找來的男人都請到了蘇府中的偏廳中.蘇云翎那一日打扮得十分素雅,婷婷嫋嫋地過去.

秦國風俗,相親男女雙方不能見面.是以廳中隔著一方大大的屏風.偏廳中人頭攢動,前來相親的男人們一個個抻著脖子等著看蘇家的二千金.

不一會,只聞到一股香氣傳來,屏風後已隱隱有了倩影.所有的人脖子都伸得長長的.

一道幽幽的歎息傳來,人未至,語已到.而且還這般好聽,猶如天音.

"諸位前來,小女子拜謝各位賞光大駕光臨."那個好聽的聲音說道.

所有的男人聽得心坎一陣發軟,色急的早就不住地張望,可是屏風圍得嚴嚴實實,根本也看不到蘇云翎一片衣角.

"蘇家是名門大戶,只可惜年前獲罪被貶到了濟州城中.如今蘇家中無男丁,小女子一介女流,難以為續.所以招婿三不挑,不挑相貌,不挑家世,不挑殘疾與否."那個好聽過的聲音繼續說道.

"是是!蘇二小姐果然是賢惠之人啊!"一個三角眼的男人歪著嘴說道.

"是啊!蘇二小姐一片孝心,俺最喜歡這樣的男人."長得像是熊似的男人粗聲粗氣地道.

"啊啊啊,蘇蘇蘇……蘇蘇蘇……蘇小姐……說說說……說的好!"結巴的男人好不容易才說清楚這一句.

"滾開!蘇二小姐,選我吧!我黃阿大挑水砍柴放羊放牛樣樣行啊!"一個滿臉橫肉的男人推開眾人,不耐煩的打斷.

屏風後,蘇云翎美眸一轉,眼底的掠過一抹譏諷.

"諸位既然來了,自然是誠心想要和小女子永結秦晉之好.只是……"屏風後的聲音幽怨,聽了人的心都要化了.

"只是什麼啊?"

"對啊!只是什麼呢?"

"快說啊!"

廳子中熱鬧得像是菜市場.而一旁本來坐等蘇云翎挑一個"賢婿"的三姨娘忽然心中湧起一股不妙的感覺.

"可是,小女子三歲時曾由一位遠方云游道士算過命,此生天犯孤煞星,克父克母克夫,如今……如今都怕是都要應驗了."她話還沒說完,廳中立刻掀起一大片嘩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好了蘇家二小姐天人之姿,侍親至孝,所以才想要招倒插門的女婿嗎?

不是說蘇家家產萬貫,田產無數,只可惜沒有男丁,將來誰娶了蘇二小姐誰就可以坐享其成,一世富貴了嗎?

他大爺的,這都是騙人的吧?

這蘇家二小姐是沒人敢要才來招倒插門女婿的吧?!

他.媽.的,被坑了被坑了被坑了……廳中所有來相親的男人腦中只剩下這三個字.性子急的早就一把掀了桌子,罵道.

"他大爺的,克父克母還克夫!沒命了誰還要做倒插門的女婿啊!滾他大爺的!"

"擦啊!張媒婆老子要砍了你!竟然騙老子這麼慘!這種女人天仙也不要啊!"

***********

寫完了,明天會更精彩哦~~~請親們領略一下冰冰這種搞笑風格吧.

上篇:第七十三章 三不挑的千金小姐    下篇:第七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