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七十八章 七寶錦(一)   
  
第七十八章 七寶錦(一)

"哎呦我的娘啊!翎姐姐好厲害,這三姨娘……哈哈哈哈……"蘇筱月笑得氣都岔了:"這三姨娘被翎姐姐當了槍使還不知道啊!笑死我了!"

蘇云翎抿嘴一笑,明眸中掠過一抹精光.

三姨娘林氏是不是被她當了槍使,還真的不好否認.只是她稍稍推波助瀾下,自以為聰明的林氏就巴巴的演了一場好戲給大家看.

"什麼當槍使啊?說得這麼難聽.三姨娘好不容易做了這麼一場戲,要是被她知道了,那豈不是吐血三升?"蘇云翎云淡風輕地說窠.

蘇筱月從床上蹦起,拉著她的手,笑嘻嘻的:"這話怎麼難聽呢?這是在誇翎姐姐呢!翎姐姐太厲害了,一回來就把這些個不安分的姨娘整治得服服帖帖的."

她說完又歎了一口氣:"要是我有翎姐姐一分厲害就好了.我娘也不會這麼累……"

她說著小臉上都是黯然.蘇云翎想起曹氏的處境也是替蘇筱月心疼.曹氏為人忠厚,只是一直沒生出兒子,為了二叔蘇玉煥有後,曹氏給蘇玉煥納了好幾房的小妾.

人一多,事就多.特別是女人,三個女人一台戲,一個個瞅著當家主母的位置,如狼似虎.曹氏要不是因為是蘇玉煥的結發夫妻,又感情深厚挑撥不了.不然也是慘.

蘇筱月感歎完又親親熱熱地摟著蘇云翎撒嬌:"要是翎姐姐和我們合為一家,我不但有個伴兒,還可以看翎姐姐怎麼教訓那些個壞女人."

蘇云翎笑了笑,對于蘇筱月的親近她心中也是感觸極深的.自小她和這身體的雙胎妹妹"蘇云翎"接觸很少.蘇云翎身體太差,終日臥床不起,她鮮少有機會看見.等到長大一些懂事了想去親近唯一的妹妹時,蘇云翎卻被送到了徐青山的空明谷治病,一去就是好多年.

如今蘇筱月等于她另一個妹妹.她也渴望這種姐妹情深的感覺,只是合為一家談何容易?而且接踵而至的難題可不僅僅是單純的做一場戲趕走那些老古董而已.

缺少主事人的蘇家如今像是一塊蜜糖,那些蒼蠅臭蟲們可是一個個緊盯著不放啊……

蘇云翎陷入沉思.蘇筱月卻不知,尤自在那邊說著合家後如何如何好.

此時一個小丫鬟進來,拿著一個帖子笑道:"見過二姑娘!小姐,這里是陳知府送來的個帖子,請您去參加郁南城的千金百花會."

蘇筱月一聽,眼中亮了亮:"陳知府?可是陳知府的若雨姐姐?"

"是啊!"小丫鬟笑眯眯地把燙金的帖子遞給蘇筱月.

蘇筱月打開一看,一股清幽的淡香撲面而來,弄得十分精致的帖子上寫明了某年某月陳知府小姐陳若雨要宴請諸位小姐們,在郁南城的某某地方舉行一次千金百花會,定請賞光云云.

蘇筱月看了樂得合不攏嘴.蘇云翎眸色沉了沉,在一旁不說什麼.

千金百花會是秦國世家豪門的一種風俗,但凡女子十五歲及笄前會舉辦一次,請來相熟的世家千金來府中做客,然後在席中也有請了大約適齡的世家子弟們.說是千金百花會其實更像是一場提前相親會.

這千金百花會內中名目很多,有的是以賞花為主,有的是以賞景游玩為主,等等不一而足.

當她還是蘇清翎的時候,也曾舉辦過一次.不過蘇家當時幾代為官,家底豐厚,行事一向低調得很.只在濟州老家辦了一次.可饒是如此卻也轟動一時.

不為別的,只因為蘇清翎才貌雙全,引得當時參加千金百花會中的世家子弟們爭相一睹芳容.從那時起"秦國第一美人"的稱號就在秦國中傳揚開來.

也就是因為這,所以後來她遇見了慕名而來的君玉亭……

想到這里,蘇云翎眼底的自嘲之色更濃.她父母希望她能嫁個好夫君,從此相夫教子,平安喜樂過一輩子,可沒想到,為了她將來幸福舉辦的千金百花會到頭來卻成了所以一切悲劇的源頭……

"翎姐姐,你聽到我說話了沒有啊?"一旁蘇筱月的呼喚把蘇云翎從沉思中喚了回來.

蘇云翎回過神來問:"你說什麼?"

蘇筱月抿嘴笑,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都是笑意:"我說啊,翎姐姐跟我一起去這千金百花會吧!一定會很好玩的!"

蘇云翎一聽先失笑了:"別提了.不可能的."

"為什麼啊?"蘇筱月不解.

<

蘇云翎自嘲笑道:"道理還不簡單嗎?如今誰敢來招惹我們蘇家呢?避之唯恐不及還差不多."

蘇筱月頓時恍然大悟,頓悟後又覺得尷尬.蘇玉書獲罪.那罪名可是頂頂的不是玩笑:謀反!

雖然最後因為蘇云翎的母親蕭蘭珍自盡在獄中,迫于天下百姓言論,老秦皇這才不了了之.不然的話,現在的秦國恐怕沒有蘇家的立足之地了.

也可以說現在的蘇家早就被老皇帝從秦國豪門世家中除名了.這樣的蘇家怎麼可能受到千金百花宴的邀請?說不定那陳知府家的陳若雨小姐連蘇云翎是誰都不曾聽說過.

"翎姐姐,別擔心.我帶你去."蘇筱月很有義氣地拍著小胸脯說道.

蘇云翎笑了笑:"不必了.我知道筱月妹妹和陳府小姐很要好.我就不過去給人家添不痛快了."

蘇筱月連忙安慰:"翎姐姐,沒事的.等過陣子就好了."

蘇云翎心中搖頭苦笑.安在蘇家頭上的罪名太重,除非是皇帝親自下令為他們蘇家翻案,不然的話天底下還有誰有這個能力洗脫他們蘇家的不白之冤呢?

除非是他……

蘇云翎腦海中掠過那一張雅致俊秀的臉,還有那一雙因為歲月沉澱下來,靜水流深似的眼……她的心忽然"撲通"跳了跳,臉不知怎麼的竟然有點燙.

"我先回去了."蘇云翎怕蘇筱月看出異樣,連忙告辭了.

蘇筱月自然又留又請的,折騰好久才算是回去.

坐在馬車中,蘇云翎悄悄摸上心口,暗自搖頭.怎麼會,怎麼會想起這個人呢?

為蘇家翻案?他可能嗎?新君初立,他鞏固朝堂都來不及,怎麼可能去顧及這蘇家的案子呢?蘇云翎心中長歎一聲,垂眸不語.

到了府中,烏木珠扶著蘇云翎正往院子走去,一個伶俐的丫頭興沖沖跑來:"二小姐,二小姐,有陳知府送來的帖子."

這下輪到蘇云翎詫異了:"是郁南城的陳知府?"

"是啊.送帖子的說是陳知府派的人呢."小丫頭笑道.

蘇云翎問道:"帖子呢?"

"剛才奴婢放在二小姐屋中了."小丫頭連忙回答.

蘇云翎來不及細想,回了房中.果然看見桌子上放著一張一模一樣的燙金帖子.蘇云翎拿過來一看,和給蘇筱月的帖子說辭一模一樣.只是多了一行字,大意說是陳若雨和蘇清翎曾經見過一面,如今佳人已逝,想見見蘇云翎"以慰失故友之痛".

蘇云翎看了頓時無語.

蘇清翎什麼時候見過陳若雨?為什麼她不記得了?但是這一句又不好反駁.總不能自己回帖子說,我是蘇清翎,所以陳若雨小姐找個好點的借口再來請我吧?

烏木珠見蘇云翎拿著帖子沉吟不定,立刻高興拍手道:"二小姐,我們可以去參加陳知府的千金百花宴了!太好了!"

先前在蘇二府中她還以為蘇云翎是因為沒有收到陳知府千金的帖子而不高興.現在有了這個帖子,就可以名正言順去玩兒了.

蘇云翎沒好氣看了她一眼:"高興什麼?壓根一開始我就沒打算去的."

"為什麼啊?"烏木珠一下子臉就哭喪下來:"二小姐,好不容易可以出去玩,干嘛不去?天天在家中操持府中大小事你多辛苦啊."

蘇云翎卻也不再多說,寫了一份回帖,客客氣氣地回了.只說自己父親病中,母親孝期還在身不便去.

說實話,郁南城離濟州並不遠.小半天的馬車路程就到了.她不去自然是不想去湊這種虛頭巴腦的熱鬧.

回帖送了過去,沒想到第二天陳知府那邊又派人來了,不但提了一大堆的藥材,還有陳知府的一封親筆信.這下連蘇云翎也不得不鄭重考慮此行是不是真的要成行了.

陳知府在信中說起自己和蘇家的因緣,還羅七八嗦地說起曾經和蘇玉書的幾面之緣,"受益匪淺"云云.別的不多說,陳知府是不是蘇玉書的好友知己,她心里卻是清楚的.

就算是陳知府和蘇玉書有過幾面之緣,說起"知己好友"卻是差了一大截.起碼在她還是蘇清翎的時候可從沒有聽過父親談論過陳知府.可見交情沒有陳知府說得這麼鄭重其事,這麼情義深厚.

<

那到底是為什麼陳知府會這麼鄭重地請她去參加這個"千金百花宴"呢?

蘇云翎想半天都想不出是什麼原因,而唯一的那個不太可能的原因在閃過腦海前先被她給甩開了.因為那個人?不可能的……

他還不會這麼閑到了無聊關心一介罪臣之女是不是受邀參加知府大人家的千金百花宴.

對于難題,蘇云翎想不通就不想,只等到水到渠成的那一刻不就什麼都知道了嗎?于是蘇云翎也不再多言,只吩咐烏木珠去找了兩件素雅又新的衣衫收拾收拾,准備過兩天去郁南陳知府府中.

蘇府中因為匆匆被貶到了濟州,又曆經抄家之禍,能拿出手的衣服幾乎都沒有.烏木珠千辛萬苦找出來的都是從前蘇清翎留在老宅中的舊衣服.

衣服雖然不破,可是款式什麼的都已是舊的.蘇云翎伸手撫摸過衣服,精致的繡花紋路依舊,香氣依舊,只是那曾經在錦繡堆中長大的美麗少女只剩下一縷孤魂,還留在這個涼薄的世間固執地想要憑借自己微薄的力量,報仇,報仇……

她笑了笑,回頭對烏木珠道:"出去買兩身好衣服吧.別的讓人瞧我們不起."

"好啊!"烏木珠拍手笑道.

……

蘇云翎和烏木珠出了門直奔濟州城中最好的"彩云坊".彩云坊雖然比不上京城最大的"霓裳坊"卻也算是百年老店.

蘇云翎和烏木珠一進去,就有店鋪的伙計殷勤來迎.蘇云翎問道:"可有從京城過來的七寶錦嗎?"

店伙計一聽立刻豎起大拇指:"小姐一看就是從京城中來的.最近來了一匹從京城拿來的七寶錦做成的衣衫.是我們彩云坊中的幾位老師傅裁出來時新樣子,包管滿意."

蘇云翎聽了滿意點了點頭:"可是素色的嗎?若是紅的我就不要了."

"是云水青."伙計拿來一小片布樣.

蘇云翎摸了摸點頭:"那就訂了這一件."

店伙計聽了高興地道:"來得早就不如來得巧.蘇小姐和這七寶錦有緣啊.昨天幾位小姐來訂的時候都沒碰上呢."

蘇云翎對店伙計的奉承話聽了只是笑笑.店伙計正要請她進去量體裁衣,忽然外面走來一個丫鬟模樣的少女.

她一進門就嚷嚷:"店伙計,聽說你們店里進了一批好料子,趕緊的,我們家小姐要."

她嚷得大聲,店中看料子的女客都紛紛皺眉.蘇云翎看去,只覺得那丫頭眼熟,再看卻笑了,原來是通判之女--方莞的丫頭.

方莞的丫頭也是認識蘇云翎的,一看見她在這里臉色一變下意識轉身就走,可是她走了幾步又想起了什麼似的,立刻回頭催促店伙計.

店伙計為難:"方小姐已經定了青州錦,這一次剛到的七寶錦已經被蘇小姐定了."

那丫頭皺眉:"怎麼七寶錦就只能做一身嗎?你們怎麼做生意的?"

店伙計解釋:"七寶錦在京城都賣瘋了,我們能拿一兩匹過來已經算是不錯了."

"那不管.你們再去調一匹過來.我們家小姐要."丫頭耍賴,強硬地說.

烏木珠看她那目中無人的樣子,看不過去冷哼一聲.

蘇云翎淡淡看了那丫頭一眼,轉身就進去量體裁衣去了.那丫頭眼骨碌一轉,轉身走了出去.不一會,方莞和一位打扮十分美豔的女子走了進來.

"店伙計!你們還要不要做生意?!區區七寶錦這麼難?說吧,要多少錢,我都買了!"那美豔少女傲然冷哼道.

"不好意思,這七寶錦我訂了."一道清清冷冷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淡淡的,帶著說不出的優雅:"先到先得,這位小姐下次來就請早吧."

那美豔少女一聽,重重哼了一聲:"什麼先到先得?要不是本小姐我昨日來得不湊巧,今日會被人訂走嗎?你是哪家的?開個價,我買!"

她話音剛落,簾子一撩,一道素色倩影款款走了出來.蘇云翎看看不敢吭聲的方莞,再看看一旁財大氣粗的美豔少女.

她忽然粲然一笑:"本來我還有心想要讓一讓,不過看這位小姐這樣,俗話說得好,千金難買心頭好,這料子我還真的不想讓了!"

"什麼?!"那美

豔少女一聽都要炸鍋了.指著蘇云翎問一旁不吭聲的方莞:"這人是誰!"

方莞是在蘇云翎手下吃過大虧的,一聽這話卻也不敢不繼續裝聾作啞:"她是蘇家二小姐."

"什麼蘇家木家的?不認識!"那美豔少女張狂得狠,沖著蘇云翎劈頭就問:"為什麼不讓?!"

上篇:第七十七章 一個字,牛    下篇:第七十九章 七寶錦(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