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八十章 本王最討厭有人追我   
  
第八十章 本王最討厭有人追我

陳若雨正要回答,一道幽冷的聲音就如從地底而出,不帶一點人間溫度:"還有哪個甯府?不就是京城里面的甯府嗎?恐怕能來這千金百花宴的,除了京城甯家,我想不到有第二家甯府."

陳若雨和蘇筱月回頭,不知是不是錯覺,只覺得方才還笑語晏晏的妙齡絕色少女眉眼間分外冰冷燔.

不等她們細想,那廳外就走來了一位穿著榴紅色精致長裙的少女.她鵝蛋臉,面容娟秀,只是一張臉上化著和年齡不合的濃濃妝,看著雖然美豔,但是卻一團俗氣.

她走上前來,一雙眼直直盯著蘇云翎,忽然道:"這位是?……"

她一開口就問蘇云翎,連陳若雨在前都忘了互相見禮問安.陳若雨是知府小姐並不是尋常閨秀.她平日雖然和幾個要好的姐妹打打鬧鬧,但是碰見不是很相熟的卻是知府小姐派十足窠.

如今見這甯如楚這麼沒禮貌,一開口不問主人先問蘇云翎,心中便十分不痛快.

她皺了皺秀眉,坐在椅子上,不冷不熱地問蘇筱月:"這位小姐是哪位?"

蘇筱月心中暗笑,明明方才下人已經稟報了來人來曆,陳若雨卻還要這麼問,明明是第一面已經討厭了這甯府的三小姐.

"這位是甯府三小姐."蘇筱月心知肚明卻和好姐妹一唱一搭,就是不點破.

蘇云翎心中冷冷笑了笑,自顧自坐在了蘇筱月身邊.這樣一來,廳中三位小姐各行其事,倒是把這甯府三小姐給生生無視了.

那來人這時才發現自己竟然不受歡迎.她心中暗恨瞪了蘇云翎一眼.走上前給陳若雨見禮.奈何陳若雨對她第一面印象已是不好,說話便不冷不熱.

"原來是甯府三小姐,甯如楚."陳若雨一副了然的樣子,淡淡道.

蘇云翎拿了下人奉上的香茶,悠然自得地抿了一口.眼前站的人她自然是認得,化成灰都不會忘記.這人便是甯如玉的好姐妹,甯府的庶出之女甯如楚.

想當年甯如楚和甯如玉圍在她身邊,一口一個好姐姐叫得格外親熱.而自己則傻傻地信了她們所謂的姐妹情深,但凡有好吃的,好用的,珠寶首飾,自己新裁的衣服……

有她蘇清翎的一份,自然有這兩人的一份.

甚至為了她們兩姐妹,自己竟事事替她們出頭,惹得自己名聲受損也不惜.

可是結果是什麼?當日她在靜王府中被甯如玉囚禁在暗室中生不如死的時候,有一次她看見甯如玉和甯如楚不過是一門之隔,說著當日如何騙得她相信了她們的"姐妹情".

那一言一語就如同刀刻一般刻上她鮮血淋淋的心上.直到那時她才知道原來自己做過那麼多自以為是的蠢事.

善良到了極致就是愚蠢,最慘的下場就是她蘇清翎短暫悲慘的一生.

當日在空明谷中,換魂重生的她親手燒了早就涼透的蘇清翎尸體,也親手挖下了那一雙曾經以最善良的眼神看待這個世間的眼睛.

尸首不全自古以來是對死者最大的不敬.老人傳說,尸首不全的人死後會墮入地獄中,苦苦尋找自己殘缺的肢體.

可是墮入地獄,永生永世的懲罰她何嘗怕過?

有眼無珠,眼不盲,心卻盲……血淋淋不甘的雙眼,便是她從此與過去一刀兩斷的見證.

蘇云翎低頭看著起起伏伏的茶葉,眸中的恨意一陣陣洶湧而來.她的眼底燃燒著兩簇火焰,暗地妖嬈,擇人而噬.

"哎,這位蘇二小姐說起來也是我的表妹呢.怎麼一聲不吭的,見了外?"一道做作的聲音從身邊響起.

蘇云翎不用抬頭也知道是甯如楚那惡心的聲音.

她微微一笑,傾城絕色的面上露出恰到好處的笑意:"原來是三表姐!瞧小妹初次出門這般拘謹,方才竟不敢上前相認."

蘇云翎臉上帶著怯怯的神色,很好地掩藏了眼底的徹骨寒意.甯如楚一愣,一來是因為蘇云翎的笑容太過美,竟然看得有些回不了神,二來是雖然知道眼前的女子不可能是蘇清翎,但是卻還是被她那張和蘇清翎一模一樣的臉震得心虛不已.

"哪里哪里,呵呵……我不知二姑娘回來了,不然的話定會早日登門拜訪的."甯如楚虛情假意地笑著.

她仔仔細細看著眼前的蘇云翎忍不住嫉恨,眼底射出刻毒.

這老天未免也太過厚待蘇家了,出了一個"秦國第一美人"的蘇清翎,竟然還有一個同胞妹妹蘇云翎.

看蘇云翎這個樣子,分明將來又是一個"秦國第一美人"了!

一想起從前蘇清翎傳遍秦國上下的美名,甯如楚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像是被螞蟻咬過一樣,難受之極.但凡女子最注重自己的容貌,有一個這麼美的表妹,對甯如楚這等善妒的人來說簡直是天天放在自己眼前的折磨.

這也就是當日她為什麼和甯如玉合謀一起騙得蘇清翎團團轉的原因.

不為別的,她就不想蘇清翎存在這個世上!

只是……甯如楚帶著審視看著眼前的蘇云翎.眼前蘇云翎笑容溫柔,神情怯怯的……

這蘇云翎會不會是第二個蘇清翎呢?甯如楚心中暗暗想著,不住打量她.

蘇云翎卻似乎沒注意到甯如楚別有用心的打量.她笑意柔柔,對陳若雨道:"看著時辰應該是各家小姐來見陳小姐了,我和筱月妹妹就不打擾了."

她說完拉起蘇筱月就告辭下去了.陳若雨連忙讓下人領著她們去花園走走.

蘇云翎一等走出廳子就埋頭往前走,連蘇筱月被落下了都不知道.

"哎哎,翎姐姐,走慢點."蘇筱月在身後叫喚.

蘇云翎恍然回頭,半天才"哦"地一聲.蘇筱月上前,看了她的臉色,問道:"翎姐姐是不是不喜歡那個甯如楚的?"

蘇云翎心中一驚,難不成自己功夫不到家竟然被蘇筱月看出來了?

她勉強一笑:"沒什麼.只是今日早起有些累了,想下去歇息."

蘇筱月了然點了點頭:"也是.咱們坐了半天的車是挺累的.不過,說實話我也不喜歡甯家那幾個表姐表妹.你聽說了嗎?京城有傳言,甯府的二小姐甯如玉如今長住靜王府,還懷了孕……你想想,清翎姐姐才去了半年,這甯如玉怎麼這麼不知廉恥地鳩占鵲巢?"

蘇云翎眼底掠過寒光,冷冷道:"天下間無恥的人多了去了."

蘇筱月歎氣:"我要是翎姐姐也替清翎姐姐不值.清翎姐姐那麼喜歡靜王,只可惜福薄才剛過去一個月就生重病過世.這甯府起碼也要看在和清翎姐姐的面上避諱點…….唉,甯府做的事真的讓人討厭."

蘇云翎心中冷冷一笑.

甯府做事何止"討厭"兩個字?分明甯府不知什麼時候早就被君玉亭收買了,只有當時天真善良的蘇清翎還被死死蒙在鼓里.

哪怕甯府的蕭太君還是她母親蕭蘭珍的親姑母.可是在這世道,血肉親情哪抵得過君玉亭開出的豐厚利益呢?

不顧親情,狼狽為奸.甯府在她看來早就不是蘇家的親戚,而是一門賤人!

"筱月妹妹,我有點不舒服,先去歇息了.等開席了你叫我."蘇云翎淡淡說完,轉身便走了.

……

此時離下午的千金百花宴還早,蘇云翎心情不好,自然不想再看見甯如楚.她挑了花園的偏僻處走去,想等時辰到了再去.她走著走著,忽然右邊花園中有個人影閃了過去.

蘇云翎定睛一看,只覺得剛才那人影有點眼熟.她悄悄跟了過去.

只見一個丫鬟模樣的人正左顧右盼,不一會只見一個流里流氣的公子一把將她抱住.

"哎,我的小心肝,可想死崇哥哥了."那個公子哥一把將那丫鬟摟入懷中又是親又是摸的.

蘇云翎看得眉頭直皺,可是等她看見那丫鬟模樣時候,不由冷笑起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這丫鬟不是別人,就是她從前蘇清翎時的貼身丫鬟,春嬋.

她還道這丫鬟去了哪兒高就,沒想到在這里遇上.先前蘇清翎被陷害一些事她有些地方還沒搞清楚呢,正想找原本兩個貼身丫鬟問問,現在就碰見了,還真的是巧得很.

"崇公子,別,這光天化日之下……這……"春嬋臉上春情泛濫,偏偏口中卻是拒絕著.這欲拒還迎的姿態自然是看在了這浪蕩公子的眼中,口中花花,手上一刻也不閑著.

蘇云翎冷冷在不遠處看著兩人勾勾搭搭.她本不願意看生怕汙了自己的眼.可是一轉身,那邊忽然傳來春嬋嬌喘籲籲的聲音:"崇公子,那個……那個

藥還有嗎?"

"哎,我的小心肝想要那個藥助興嗎?我有!我有!"猥瑣公子連忙掏腰包,一副色急的樣子.

"不不,是我家小姐要的,她要對付那個蘇家的……"春嬋連忙解釋.

蘇云翎一聽到"蘇家"兩個字頓時停住腳步.蘇家?這次來千金百花會的除了她和蘇筱月是蘇家的,還有誰是蘇家的?不可能有第二個蘇家小姐.

果然,崇公子立刻嘖嘖道:"是蘇筱月那丫頭嗎?一年不見,蘇二家的丫頭長得很水靈了嘛."他的口氣中都是貪婪,"特別是那小臉粉嫩粉嫩的."

春嬋見自己好不容易勾上的公子哥兒竟然對別的女人有興趣,悻悻道:"崇公子,正事要緊.我家小姐要對付的不是那個蘇筱月."

"那是誰?"崇公子詫異問道.

"蘇家二小姐."春嬋悄悄道:"就是蘇清翎的同胞妹妹."

蘇云翎一聽眼中寒氣頓時彌漫.

"蘇清翎?"崇公子眼中立刻有神往的光:"第一美人!她還有個妹妹?那長得如何?"

那可是秦國第一美人?多少世家公子哥兒眼中的天仙人物,當年他曾經見過一次,至今難忘.

"都說了是同胞妹妹,長得如何還需要說嗎?"春嬋悻悻地說.

崇公子立刻眼中放光:"那趕緊說說,這藥要怎麼用?……"

春嬋想起主子的吩咐,貼耳在崇公子的耳邊如此這般說了.蘇云翎站得遠,聽得不太清楚,不過這種齷蹉事還需要多聽嗎?

她冷笑一聲,若無其事地走了.

她才剛走了幾步,忽然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那兩個狗男女說什麼你不想聽嗎?"

蘇云翎頭也不回,冷冷道:"既然知道是狗男女,何必要聽不是人說的話呢?"

身後一股熟悉的清冽香氣傳來,蘇云翎還沒回過神來,嘴上一緊,整個人已被他帶得飛了起來.

是的,飛了起來!

蘇云翎險些氣血逆流,她看著腳底離地越來越遠,要不要定力好,差點尖叫起來.可是身後的那人仿佛知道了她的反應,始終捂著她的嘴捂得嚴嚴實實的.

終于,兩人落"地".蘇云翎差點沒昏死過去.

兩人就坐在陳府院中最高的樹冠上,一眼望過去偌大的陳府盡在眼底.

蘇云翎無語凝噎.為什麼每次都能碰見君云晟這個冷面瘟神呢?又為什麼每次他總是不經意地就給她搞了一出讓她消化不了的玩意呢?

更讓她無語的是,為什麼她最討厭看見的臉偏偏三不五時地在她面前晃呢?

蘇云翎雙腳凌空在粗大的樹干上晃蕩,一低頭看著頭就開始暈.不過不得不說這個角度很方便,她剛剛看見的那一對"狗男女"轉了假山後開始哼哼唧唧地開始"運動"了.

那樣子,兩人勾.搭在一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蘇云翎忽然心中一沉,一個想法冒出了腦海.正當她眼神沉沉看著那假山後若隱若現的兩人時,腰間一緊,她的人便跌入了一個寬闊的懷抱中.

蘇云翎猛地一抬頭對上了一雙沉冷不滿的眼眸中.

四目相對,一個清冽如雪,一個深不見底,帶著深深的探究.

蘇云翎愣了下,想要推開他:"放開我!"

"你確定?"君云晟薄唇一勾,一向沒什麼表情的臉上浮現似笑非笑.

他的手猛地一放,蘇云翎重心不穩,人往後一仰就要往下栽去.

"啊……"她的驚叫堵在了喉嚨中,還沒等喊出來,腰間又牢牢鎖住了一雙結實的手臂.

蘇云翎惱火,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作死啊!"

她罵完這才發現兩人靠得太近,曖昧得要命.

和風細細,正午的陽光照在身上,讓一向身子冰冷的她舒適無比,而且自己身邊的"人肉靠背"也散發出一陣陣屬于男子的陽剛氣息.他的手正牢牢扣在她纖細的腰間,而自己一抬頭幾乎就湊到了他輪廓分明的下頜處.

君云晟看著懷中張牙舞爪的清麗少女,眼底的冷色似乎褪去

了不少.

他忽然皺眉問:"你身上怎麼這麼冰?穿的得這麼少."

蘇云翎愣了下,急忙冷著臉和他保持一定距離:"非禮勿近,宸王殿下,你自重!"

"自重?"君云晟若有所思:"是什麼意思?"

蘇云翎差點又一頭栽倒樹下.她鎮定了下自己,努力不去看他那張討厭的俊臉,冷冷地問:"宸王殿下把我挾持到了樹上干什麼?"

"有人追我."君云晟也不掩飾,眼底都是延誤:"本王最討厭有人跟著."

上篇:第七十九章 七寶錦(二)    下篇:第八十一章 我想這麼做已經很久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