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八十二章 複仇的第一步   
  
第八十二章 複仇的第一步

蘇云翎一見,笑得甜甜的:"多謝如楚表姐."她說著不動聲色夾了餃子放入口中.

甯如楚眼中掠過一道怨毒的光.忽然,蘇云翎再夾第二個餃子的時候,筷子一滑,餃子掉到了地上.

"哎!可惜了!"蘇云翎懊惱道.

"沒事沒事!翎妹妹想要吃的話,我這盤都給你."甯如楚急忙七手八腳地把自己的碟子換給了蘇云翎籼.

蘇云翎笑吟吟地看著甯如楚:"多謝如楚表姐照顧翎兒.一起吃!來吧"

蘇云翎將自己的餃子分了一半給了甯如楚.

甯如楚一見連忙道:"好啊!一起吃!"她說著卻是拿起一旁的湯碗抿了一口.

蘇云翎笑眯眯地問:"如楚姐姐,湯,好喝嗎?"

"好喝啊."甯如楚連忙道.

"那也分我喝一口吧."蘇云翎問道.

"不不不……翎表妹,你不是有嗎?"甯如楚護著自己的湯碗像是母雞護食.蘇云翎端起湯碗,抿了一口,忽然皺了皺眉:"好像……不是那麼好喝呢."

"怎麼會呢?"甯如楚連忙道:"翎表妹再嘗嘗,這湯很鮮的."

蘇云翎"哦"了一聲,笑吟吟地又喝了好幾口.

兩人姐妹情深,看得那邊薛碧蓮和方莞兩人嗤之以鼻.

薛碧蓮對方莞道:"那個甯如楚不過是個甯家的庶女,怎麼的能來這千金百花會?"

方莞平時最會八卦,冷笑:"碧蓮姐姐不知道,如今甯家可是攀上了高枝了.甯家的二小姐,甯如玉如今可是准靜王妃了!靜王是什麼人?那可是先皇最寵愛的兒子啊!生母可是如今的龐太妃."

"這麼說,甯如玉一等國喪之期過了,就是靜王妃了?"薛碧蓮平日沒有這方面的消息來源,自然是滯後許多.

方莞有心賣弄自己,不屑道:"碧蓮姐姐不知道.這甯如玉可真是不要臉,未婚先有孕,聽說……聽說在靜王還沒迎娶蘇家大小姐時,就已經勾.搭上了靜王了.嘖嘖……我看蘇家也真是倒黴.被自己人挖了牆角."

薛碧蓮一聽幸災樂禍:"那這麼說這個蘇云翎可是蠢貨了.自己的姐姐被甯如玉給背後來了一刀,現在還對甯家這麼親熱."

"就是!就是!不過是個蠢貨而已."方莞十分贊同.她在蘇云翎手中栽了個大跟頭,能背後罵罵也算是出出氣了.

就是她那一千兩白花花的銀子啊!至今想起來都是痛得心里在滴血!

薛碧蓮和方莞罵完,忽然想起自己被蘇云翎滅了威風遭遇,頓時覺得這千金百花宴的酒菜當真是難以入口啊.

那邊,蘇云翎笑眯眯地和甯如楚一口一個"姐姐吃",一口一個"妹妹敬你",好得像是親姐妹一樣.

甯如楚看著蘇云翎笑意嫣然的臉,心中得意道;看樣子這蘇云翎也和蘇清翎一樣,不過是空有美貌的蠢貨而已.三言兩語就騙得她信任.

她想著都有些後悔方才自己做的手腳了.早知道蘇云翎這麼好對付,這麼著急除去她做什麼?聽說蘇家還有不少值錢的金銀古董,要是蘇云翎和那蘇清翎一樣,也許能哄她拿出來……

甯如楚心中得意地打著算盤,卻不知蘇云翎一邊笑著,眼底的冷意越來越濃.

宴席上到了一半,陳若雨是宴席的主人,在與眾世家女敬酒之後,站起身來道:"等會舍下備下今日千金百花宴的玩鬧玩意,到時候大家一起去博個好彩頭吧."

眾世家女一聽,興高采烈.

蘇云翎回頭對甯如楚忽然似笑非笑道:"如楚表姐,你說這次千金百花宴的彩頭是什麼呢?"

甯如楚正要回答忽然腦中一陣眩暈.她定了定神,勉強笑道:"這我可不知道……"

她才剛說完,手中的筷子"啪嗒"一聲掉到了地上.

蘇云翎看見了,悠悠一笑:"哎呀,如楚表姐的筷子掉了.來人,給如楚表姐換一雙筷子."

"沒事……我沒事."甯如楚臉上忽然變得通紅通紅,她擦著額頭的汗,勉強道:"可能是剛才喝了幾杯果酒,醉了."

蘇云翎笑了笑,忽然一欺身,一眨不眨地盯著甯如楚的眼睛.有那麼一刹那,甯如楚好像看見

她的眼底殺氣一掠而過.

那種森森的寒意令她毛骨悚然,從心底強烈不安起來.

"你……"甯如楚嚇了一跳,急忙往後縮去.

"哦,原來是醉了."蘇云翎似笑非笑道:"看來如楚表姐的酒量也不怎樣呢."

甯如楚再看的時候,蘇云翎已經笑得云淡風輕.她心中暗暗長籲一口氣,剛才不是自己看錯了吧?蘇云翎小小年紀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眼神呢?

她正松了一口氣,忽然覺得身體內一股熱流流竄.這熱流令她渾身汗如雨漿.甯如楚拿了帕子去擦,可是卻不解熱.她忍不住去拉扯自己的領子.

這天氣怎麼的這麼熱……

忽然,她的手猛地頓住,像是看見一件極其恐怖的事.她的指甲……變成了粉紅色.這是……中毒了!

她猛地回頭看著和蘇筱月談笑自如的蘇云翎.

一股寒氣從心底深處升起.

怎麼會?怎麼會?她剛才明明看著她喝了一碗湯的,怎麼會……甯如楚的臉色難看得像是能擰出水來,死死盯著自己眼前那碗見底的湯碗.

這一碗……這一碗……這難道是蘇云翎給自己換的?!

是什麼時候?怎麼可能?她剛才費盡心思去做一場戲,讓蘇云翎只盯著那碟水晶餃子,自己則在蘇云翎的湯碗中下了藥,可是怎麼會?

難道是方才蘇云翎那一筷子掉了水晶餃子,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換了?……無數個可怕的念頭纏繞著甯如楚,可是她現在已經無法糾結這問題的答案了.因為此時此刻她渾身都像是火燒一樣.

為了讓蘇云翎中招,她下的分量可是極其可怕的.可是沒想到到最後竟然自己都喝了?!

甯如楚眼前一陣陣模糊,耳邊似乎還傳來蘇云翎剛才那似笑非笑的聲音.

"如楚姐姐,湯,好喝嗎?"

"如楚姐姐,湯,好喝……嗎?"

"……湯,好喝嗎?……"

"啊!"甯如楚猛地站起身來,跟前的酒案猛地一下子掀翻.

方才還一團鶯歌燕語,其樂融融的酒席一下子忽然停了下來.所有的人的眼睛都看著甯如楚身上.甯如楚一顆心如墜在冰窖中.

她中了自己下的毒!

她不敢置信地盯著身邊若無其事的蘇云翎.而後者漫不經心地抬眼看著她,似笑非笑問道:"如楚姐姐,怎麼了?身子不舒服嗎?"

此時甯如楚只恨不得撲上去把蘇云翎狠狠撕成碎片.可是她現在渾身就像是火燒一樣,再待下去就失態了.

甯如楚臉色難看地擠出笑容:"是啊,剛才好像是被什麼小蟲叮了.那個……若雨妹妹,我先下去歇息."

陳若雨本就不怎麼喜歡她,看她一下子掀翻了酒案還以為她要給自己難看呢.所以一聽甯如楚要下去休息,巴不得她趕緊走.

陳若雨揮了揮手,吩咐下人帶著甯如楚下去.甯如楚顧不上多解釋,踉踉蹌蹌走了.

蘇云翎明眸冷冷看著那遠去的背影,心中冷冷笑了笑.蘇筱月好奇看著甯如楚離去,一回頭剛好看見蘇云翎古怪的笑容.

她好奇問:"翎姐姐,你笑什麼."

蘇云翎溫溫柔柔一笑,看著手中的那一碗湯,悠悠道:"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今天陳府的湯做得真好喝啊."

她回頭對蘇筱月道:"我有些累了,先下去歇歇,一會博彩頭的時候記得派人來找我."

她說完不緊不慢退了席,順著方才甯如楚離去的方向走去.

……

甯如楚渾身難受,像是身上千百只螞蟻在啃著.她的指甲蓋粉紅,那是藥性已經在全身游走.

熱,太熱了!甯如楚不住地扒著自己身上的衣服,踉蹌向前走去……

蘇云翎慢慢走在回廊上,地上一件榴紅色的外衣孤零零躺在地上.她輕笑,撿起.忽然不遠處一個縮頭縮腦的影子朝著這邊看.

蘇云翎明眸中冷冷寒光掠過,而後,她若無其事地朝著人影處走去.

……

<

鄭崇要不是自己祖上還有點功名蔭蔽,他是絕對上不了台面的.今日來這里,家中父親再三嚴厲告誡他不可亂來,因為在這千金百花宴上竟然有宸親王.

不過老.毛病是改不了的.鄭崇和前面一些受宴請招待的公子哥們吃完酒就忍不住往內院跑來.雖然知道過一會,世家子弟們也是會見見這些平日藏在深閨中,千嬌百媚的世家小姐們.

可是這早點看見不是更美妙的一件事麼?這不前面走來一位絕色女子,那身段,那姿態……鄭崇看得口水直流.

而更令他又驚又喜的是,這美人竟然朝著他走來了.而且竟然還若有若無地朝著他拋了個媚眼.

香風忽過,這美人和他擦肩而過,余香嫋繞,久久不絕.

鄭崇醉了.等回過神來,那美人早就拐了彎,走入了一個小院子.

色字頭上一把刀,可是美色當前,再沒有行動就不是男人!鄭崇緊追而至,看見那小院中一間屋子門虛掩著.他想也不想撲了進去..

"美人,我來了……"鄭崇在心里吶喊著.

……

蘇云翎在花園一角欣賞著一叢牡丹花.過了一會,一個賊頭賊腦的丫鬟走了過來.

"小姐……"她還沒喚出聲,臉色忽然變得極其難看.

蘇云翎抬頭,把玩著手中摘下的一朵雪白牡丹,笑意比手中的牡丹更加豔麗:"春嬋,好久不見了."

"你你你……"春嬋嚇得腿都要軟了.

眼前的人到底是人?是鬼?

如果是人為什麼會有這麼熟悉的感覺?為什麼這麼像極了那個早就死去大半年的美麗女人?

如果是鬼,那……那這光天化日之下,她又怎麼到了這里?

蘇云翎一步步走進,指尖一點寒芒微微閃動.她上前居高臨下看著早就癱軟在地上的春嬋,紅唇微勾:"春嬋,原來你到了如楚表姐那邊當丫鬟去了.可憐我生前對你這麼好,你可對得起我嗎?春嬋?"

她輕歎.手一拂,那寒芒早就沒入了春嬋的肩頭穴位.春嬋只覺得渾身一麻,竟然一點力都使不上.

"大……大小小……小姐,春嬋錯了!春嬋不該背叛大小姐!"春嬋只覺得自己魂飛魄散,不住的磕頭.

雖然不明所以,但是眼前絕對是大小姐沒錯!那眼神,那說話的口氣,還有那眼底的恨意……是大小姐從地底出來向她索命來了!

蘇云翎面上笑著,眼底的冷意卻一點點滲透,

果然她沒有料錯.

她的兩個貼身丫鬟,春嬋和秋菱,早就合伙背叛了她!!

至于這兩個丫鬟到底在那一場驚天陰謀中到底做了什麼,她現在已經不想知道了.她只想知道一件事.

"說!那流觴劇毒是誰給的藥?是你下的?還是甯如玉那個賤人下的?"蘇云翎冷冷地問.

春嬋此時渾身都嚇得簌簌發抖,結結巴巴地說:"沒有……奴婢不知道什麼劇毒.大小姐,春嬋都是被逼的,是甯如玉讓春嬋守口如瓶……是她逼春嬋欺騙大小姐!"

"她逼你騙了我什麼事?"蘇云翎聲音冷得像是一塊冰.

春嬋不敢隱瞞,不住磕頭:"大小姐饒了春嬋吧!春嬋知道大小姐冤枉,知道大小姐委屈……春嬋有一次撞見……撞見甯如玉和靜王殿下……和靜王殿下……"

她說得結結巴巴.蘇云翎笑了.

耳邊仿佛傳來甯如玉那尖冷刻毒的聲音"……翎姐姐,忘了告訴你,我已經懷了殿下的骨肉了呢.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了……"

"兩個月前可是殿下向姐姐提親的日子哦!……"

很好!果然如此!

她就覺得奇怪,為什麼甯如玉勾搭君玉亭這麼一件事能瞞得她密不透風.當時的蘇清翎雖然完全沉浸在君玉亭給她編織的甜言蜜語中,但是她眼瞎了心盲了,難道周圍的人也都盲了嗎?

甯如玉頻繁出入蘇家,幾乎每次她和君玉亭出游,她都跟隨,難道沒有一個下人瞧見他們的勾當嗎?

原來是自己最信任的貼身丫鬟統統都被收買了!

春嬋

還在磕頭,磕得可憐兮兮的,磕得頭皮的一層油皮都磕破了.如果換成以前她一定覺得這樣就夠了.

可是現在身體中的蘇清翎再也不會有這樣愚蠢的想法了!

惡人之所以是惡人,是因為他們從不覺得自己做的事能釀成多深的惡果!惡人之所以為惡,只是因為他們原本品性如此,再也改不了了!

"起來吧."蘇云翎微微一笑,將春嬋從地上扶起.

她仔仔細細地輕擦春嬋臉上的髒汙和淚水,柔柔道:"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如今我借體還陽,就是來報仇了.你要我放過你也行.我再問你一次.流觴的劇毒,是從哪兒來的?"

*******

明日應該能加更!!!

上篇:第八十一章 我想這麼做已經很久了    下篇:第八十三章 一場好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