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八十六章 那個女人不喜歡我   
  
第八十六章 那個女人不喜歡我

"朕竟然不知,孤傲涓狂的三弟竟然這麼討蘇二小姐的嫌棄."一道清朗的聲音傳來.

蘇云翎猛地回頭.

只見身後來了一隊人,他們錦衣綢緞,看樣子是宮中的人.特別是最前面那一人,白衣玉冠,面容俊雅,一身白衣如天邊的瑤池云朵,端得出塵翩然.

天光下,他笑意溫和,脈脈如春水.蘇云翎忍不住被他那一雙笑眼給吸引住了.等到回過神來,陳知府等已經跪下一地籼.

他,是皇帝.

蘇云翎急忙要跪下,手臂一緊,人卻被扶了起來.

"蘇二小姐不需要多禮.今日朕微服私訪,就當做是尋常人吧."君云瀾微微一笑,說道.

蘇云翎起身,一股淡淡的幽香傳來.君云瀾已經往前走去.蘇云翎回頭一看,君云瀾帶來的一些人都還在原地,而且他們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自己.

蘇云翎臉上尷尬,不得不慢慢跟上前去.

君云瀾在前面不緊不慢地走著,蘇云翎在他身後亦步亦趨地跟著.她時不時看著前面走動的君云瀾,心中千百種滋味悄悄泛起.

從初識到現在,她才和他才有幾面之緣.每次都匆匆而過,可是卻不知為何一而再的相見.是緣分?還是天注定?

她竟有些茫然.換魂重生前,她根本就沒有見過君云瀾,甚至連聽說都很少聽說他的事跡,只知道他是前皇後的獨子,也知道他年少早早就離了京城遷往封地.至于再多,就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蘇二小姐小心!"一道恰到好處的提醒傳來.

蘇云翎愣住,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君云瀾已經停了腳步,而自己竟然還懵懵地往前走,差點撞了上了他.

"皇上恕罪!民女罪該萬死!"蘇云翎急忙跪下.

君云瀾微微一笑扶起她,指了指不遠處的涼閣道:"我們去那邊,那邊清淨些."

蘇云翎茫然點了點頭.不一會兩人便已坐在了涼閣中.

蘇云翎這麼一走也去了不少生疏拘謹,打量了下,贊道:"沒想到陳知府的別苑中內有乾坤."

陳知府別院中前院後院子,外加一個清淨的後花園.不但招待了這麼多的貴賓,往里走竟然還別有天地.可想而知這別苑真的很大.

君云瀾看著一旁的青衣小厮熟練地煮茶,微微一笑:"一州知府,肯定有些財力的."

蘇云翎一聽頓時噤聲.

在秦國,知府的俸祿並不算是很高.她剛才無心誇陳知府的別苑,可是眼前的人可是皇帝.做皇帝的對臣子收入多少,要是有個疑慮的話那就是欺君之罪了.

君云瀾看出她的拘謹,含笑道:"蘇二小姐不用擔心,陳知府祖上家有薄產.這是他先祖父留下來的."

蘇云翎心里松了一口氣.

茶鼎中茶水在滾動.青衣小厮忙完,施了一禮便悄然退下.這涼閣中便剩下君云瀾和她兩人.

蘇云翎跪坐在蒲團上,眼觀鼻,鼻觀心.而面前的男人似乎一點都不急著開口,慢條斯理地為兩人倒了一杯清茶.

蘇云翎偷偷看去,坐在面前的君云瀾白衣修身,面容俊雅如仙,墨發如黑綢,鴉色的長眉延入鬢角,為他原本俊美的容貌添了幾分帝王才有的威嚴.

他的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凜然氣度.這樣沉穩的氣度,比起君玉亭的心機和城府,多了幾分磊落和浩蕩.比起君云晟的陰冷孤傲,多了幾分不怒自威的從容.

單單只坐在那邊,便像是穩穩掌握了天下乾坤,令人無法忽視.

蘇云翎不知不覺竟看得有些出神.

君云瀾抿了一口清茶,忽然一抬頭對上了她略帶迷茫的眼神.

"蘇二小姐有什麼要問朕的,現在可以問了."他含笑道.

蘇云臉微紅,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她偷看他被發現了.

蘇云翎鎮定了下自己,明澈的目光直視他:"其實說到底,應該是皇上有什麼要問民女的才是."

"哦?"君云瀾微微挑眉,墨瞳中略過一絲亮光.

蘇云翎輕笑:"不然的話,皇上為何在國喪期間來濟州城呢?"

一國之君在剛剛登基,千頭萬緒還沒理平,還有國喪期間,不在京城坐鎮,頻頻出現在濟州城中.她蘇云翎可沒有這麼強大的自信,覺得他只是為了自己而來.

君云瀾垂下眼簾,抿了一口茶:"朕來這里是為了母後."

蘇云翎剛才還自信滿滿,瞬間被打擊了一下.這時她才想起眼前的男人很早就去了封地,與自己的母親陳皇後天人分離了十幾年.如今回京又登基為帝,肯定思母之情還有

"請皇上恕罪."蘇云翎誠心誠意地道歉.

君云瀾搖頭:"不過蘇二小姐倒是沒有完全猜錯.朕來這里也是有件事需要問你."

蘇云翎抬頭:"皇上有何事要問民女."

君云瀾看著她,慢慢問道:"關于你們蘇家的老宅.蘇二小姐知道些什麼事,能否告訴朕?"

蘇云翎詫異:"蘇家老宅?"

那個鬧鬼的宅子?

蘇云翎心中的震動根本三言兩語說不清.先是君玉亭無緣無故出現在她蘇家的老宅子中,現在君云瀾也問起她關于蘇家老宅.

難道這破舊的鬧鬼宅子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重大秘密?

蘇云翎猶豫了良久:"皇上,民女不知道."

君云瀾眼底卻沒有多少失望之色.他道:"你年紀小不知道也是正常.只是蘇家老宅朕會派人保護,蘇二小姐以為如何?"

他簡簡單單一句話又令蘇云翎想了半天.

保護?怎麼保護?還是說,他的意思是想要把蘇家納入他的庇護下?不受君玉亭的威脅和***擾?……

蘇云翎抬頭,正對上他那雙靜水流深似的眼睛.那是怎麼一雙眼睛,沉靜,溫和,卻又一眼看不到底.蘇云翎只覺得所有的心神都被他攫取住.

下意識的,她就要點頭.

忽然蘇云翎心中一線清明掠過,她斷然道:"皇上的好意,民女心領了.但是蘇家祖宅是蘇家的祖業,雖然如今已經空置了,但是卻也有能力保護."

"是嗎?"君云瀾對她的拒絕微微詫異.

"是的."蘇云翎咬牙拒絕:"蘇家祖宅是蘇家的基業,若是外人守護,民女覺得愧對祖宗先人."

涼閣中一下子安靜下來.君云瀾靜靜地看著面前伏地的蘇云翎.從他的角度看去,面前的蘇云翎眉眼清麗,是人間絕色,可是比她容貌更令人移不開眼的是她眉眼間的倔強和堅強.

他長歎一聲:"好吧.朕不插手.蘇二小姐可以放心."

蘇云翎心中一松,起身面上便帶著笑意:"多謝皇上!"

剛才還有些僵硬的氣氛一下子緩和了許多.

君云瀾微微一笑,長袖一拂,給她添了茶:"跟朕說說三弟吧.他怎麼惹惱了你?"

提起君云晟,蘇云翎眼底掠過無奈:"皇上可以不提他嗎?"

她和君云晟的事說出來都是不上台面的事.總不能說君云晟夜入她閨房兩次?而她想要殺他也兩次?……說出來不但是死罪,還是滅族的大罪.

君云瀾笑了笑:"三弟是個性情中人.有時候脾氣怪了點,但是人卻是不錯的."

蘇云翎聽了卻覺得古怪起來.她岔開話題,問道:"上次給皇上的藥丸……"

她說完生平第一次覺得不好意思.當時她不知眼前人的身份,竟然為他施針,還給了他藥丸.這事現在想起來當初她說有多天真就有多天真.

"朕都吃了.很好."君云瀾毫不避諱的道.

蘇云翎也笑了,眉眼彎彎:"那皇上的病好多了嗎?"

君云瀾見她笑了,亦是笑了:"好多了.蘇二小姐果然是醫術精湛.關鍵是,宮中太醫沒有一個敢在朕頭上紮針.你還是第一個."

蘇云翎聽了臉微微一紅.

"還沒問蘇二小姐師承哪位名家."君云瀾問道.

蘇云翎搖頭:"是民女參考古籍自學的."

"哦."君云瀾點了點頭:"蘭心蕙質,真的不錯."

"皇上,我早就說過她什麼

都懂."外面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蘇云翎看去,只見君云晟慢慢走了過來.他的腳還微微跛著.

君云瀾一笑,對蘇云翎道:"蘇二小姐醫術精湛,去幫忙看看三弟的腳有沒有希望好起來."

君云晟此時已經到了涼閣中,尋了一個地方坐下.他坐在君云瀾的下首,不遠不近,剛剛好.既能顯示出他和他同是兄弟的親近,卻也分出了君臣之別.

他聽得君云瀾發話,劍眉一挑,眼中含著一絲挑釁看向蘇云翎.

蘇云翎一本正經地看著君云晟的腿:"治宸親王的腿有個最簡單最有效的辦法."

"哦?什麼辦法?"君云瀾的表情不似作偽,關心寓于言表.

蘇云翎似笑非笑道:"很簡單啊.再次把宸親王的腿給打斷,重新理筋解骨,然後再用藥劑催生骨頭,一次不成,兩次,如此臥床一年半載的,大概也就能和常人一樣了."

君云晟正在喝茶,一聽這話"撲"的一聲嗆得連連咳嗽.君云瀾也終于聽出了蘇云翎口氣中的嘲諷.他輕咳兩聲:"這個……太難了."

蘇云翎皮笑肉不笑:"不難.說不定宸王殿下的腿早就好了."

"你!"君云晟終于不咳嗽了,怒視著她.

蘇云翎不理他,涼涼道:"民女胡言亂語,還望皇上和宸親王不要介意.民女先行告辭了."

她說完拜了拜,轉身離開了涼閣.

身後傳來悠悠的歎息:"三弟,你是不是得罪了蘇二小姐……"

蘇云翎聽得君云晟冷冷的聲音:"誰稀罕那個女人,皇上,你不要撮合我們了!我是不會娶她的,凶巴巴的,一點都不會討人喜歡."

撮合?!

蘇云翎腳下踉蹌一步差點跌倒.

原來如此!

蘇云翎心中一股悶氣浮上心頭,不知從哪來的勇氣,毅然回頭,走到涼閣前,冷冷地道:"皇上,宸親王,小女子命犯天煞,克父克母,這一輩子誰都不嫁!"

她說完看也不看兩人的臉色,轉身毅然離去.

君云瀾心中一動,抬頭望去時,只剩下一個翩然清影絕然遠去.

……

蘇云翎在陳府中早早歇下.明日就要回濟州城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從涼閣中回來就心浮氣躁,渾身不適.

蘇筱月還去和幾位留宿的世家小姐們玩鬧.屋中冷冷清清的.

蘇云翎想起今天下午的一幕幕,心口悶氣越來越重.她摸索著起身,披上外衣就往外走想去散散.可是沒想到才走了幾步,胸口憋悶感越來越強.

她忍不住"嘔"的一聲,嘔出了一大口鮮血.

月色下血紅得觸目驚心.她心頭一涼,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真的是……

"……翎兒,為師說過了你最好不要動七情六欲才能……"

換魂之後的蘇清翎必須絕情無愛,否則活不過三十歲……蘇云翎看著眼前的鮮血,心涼得如寒冬臘月的霜雪.

為什麼會吐血?難道是自己動了不該動的七情六欲?還是因為他那一句"撮合"導致自己心神大亂?

蘇云翎怔怔看著,一滴眼淚忽然滾落.

"師父,翎兒該怎麼辦?……"她喃喃念著,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知覺.

……

陳府中寬敞的高閣中君云瀾看著手中的奏報,一旁的君云晟坐在一旁相陪.

君云瀾合上奏報,揉了揉額角.隱隱的頭疼又傳來,已經是許久不曾出現過的舊痛.他忽然看向一旁的君云晟:"三弟,京中的情形如何?"

君云晟放下手中的密報,眼底有冷意:"果然不出皇上所料,龐太妃動作頻頻,聯系了幾個老臣到處哭訴.至于君玉亭則去了幾次軍中,不過目前來看,都還算是在掌握之中."

君云瀾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龐妃心不死,君玉亭更是不甘心.先皇的一紙遺詔肯定也鎮不住他們太久.只是他們這樣做,明顯已是極蠢了."

"狗急跳牆而已.皇上不必擔心."君云晟冷冷道.<

君云瀾點了點頭.他淡淡看向一旁侯著的內侍:"陳公公,那邊可有消息沒?"

"回皇上的話,蘇家的祖宅那邊並無動靜.恐怕靜王那邊已經放棄了."陳公公肅然道.

君云瀾點了點頭:"總算是瞞過了."

陳公公此時臉上全然不是平日那庸碌跋扈的樣子,神色異常肅冷:"不過今日蘇云翎拒絕了皇上保護蘇家祖宅一事,微臣以為,蘇云翎會不會知道點什麼?"

君云瀾面上平靜:"繼續說."

"微臣以為,以防萬一,蘇云翎……"陳公公一比劃,冷冷做了個抹脖子的姿勢.

一股森然的殺氣悄然在閣中彌漫.

君云晟臉色一沉:"不可!"

陳公公卻不語,只看著端坐在上首的君云瀾.君云瀾淡淡道:"不用了.朕還不需要謹慎到向一個弱女子下手."

上篇:第八十五章 乾坤逆轉    下篇:第八十七章 喂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