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章 神秘的聖主   
  
第一百章 神秘的聖主

"什麼藥?"這下毒聖顧南豐也少了幾分的隨意,多了幾分認真.

"烏龍木."蘇云翎紅唇微吐,說出這三個字.

"烏龍木?"毒聖顧南豐眼中流露驚異,吃驚地看著蘇云翎.不過這不過是一瞬間,很快他的臉上恢複如初.

"這是什麼東西?老夫不知道."毒聖顧南豐立刻否認籼.

蘇云翎自然沒有放過他眼中剛才那一抹詫異.不過此時她也不點破:"哦,原來天下間還有毒聖不知道的毒藥啊."

毒聖顧南豐也裝傻得很徹底:"啊,這烏龍木是毒藥啊,哇,竟然有老夫不知道的毒藥.哈哈哈……"

"呵呵呵."蘇云翎也和他打哈哈,只是那笑聲聽得毒聖顧南豐直冒冷汗.

蘇云翎笑完,拉著小狼轉身就走.眼前一晃,毒聖顧南豐已經到了她跟前.蘇云翎冷笑:"怎麼的?還有強行收徒弟的?"

她可不怕這毒聖顧南豐,

毒聖顧南豐老臉上有為難,不過很快,他立刻嘿嘿從懷中掏出兩個令牌摸樣的東西:"這是我毒聖門的令牌,要是你們肯做老夫的徒弟,這令牌就送給你們.只要有這個令牌,行走江湖,誰都要高看你們一眼……哎哎哎……"

他還沒說完蘇云翎已經拉著小狼往外走了.

毒聖還要追,忽然身後傳來冷冷淡淡的聲音:"南豐,什麼時候毒門需要求著別人做徒弟了?"

這聲音清淡中帶著優雅,聽著聲音此人年紀並不大.

毒聖顧南豐聽到這個聲音卻異常恭敬,他立刻轉身對著身後的樹恭恭敬敬施了一禮:"聖主教訓得極是,只是這姐弟兩人太特別了,屬下有了愛才之心."

就在他說完的時候,從樹上如天上飄來一朵白云一樣,一位白衣翩翩的男子從樹冠上,緩步地"走"了下來.

再仔細看,他根本不是走下來,而是因為輕功太高了,這緩緩落地,配合著步伐竟是如腳下有了無形的梯子一樣才令他如此從容.

他一頭墨發披散在肩頭,面容清瘦,極其儒雅,只是雙目似乎不能視物,直直看著遠處.他迷茫的雙眼看向毒聖顧南豐,後者立刻跪下伏地:"拜見聖主."

說起來毒聖顧南豐的修為和名望說出去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人物,沒想到在這男子面前竟然如此謙卑.

那男子看著蘇云翎和小狼離去的方向,淡淡道:"南豐,你連人家到底是誰都沒弄清楚就貿然把他們從護衛手中領走,要不是本門主替你擋掉那棘手的侍衛,你以為你能留這兩人多久?"

毒聖顧南豐一驚:"屬下方才不是……"

"你方才劫走這兩人,往後一甩用的是七絕散花鏢.你自以為傷到了那棘手的侍衛,其實並沒有.他不過是被你阻了一下,從另外一個方向急追你而至了."那位男子淡淡道.

毒聖聞言驚出一身冷汗:"散花鏢雖然中了人身上不是致命劇毒,但是散出去的花粉也能令人行動麻痹.再加上屬下的手法,不可能的,此人不可能對屬下的毒毫無知覺……"

蘇云翎和小狼身邊的無影武功高強.他剛才看見蘇云翎和小狼砸了那個賣假藥害人藥販的攤子,一時間有了興趣想要考考他們.

沒想到一考卻令他愛才之心大起,想要收他們兩人為徒.可是無影必然跟著,他才突然發難,甩了七絕散花鏢阻擋無影.

七絕散花鏢其實是一種很特殊的毒,中了鏢的人會在瞬間失去所有的感官知覺.而且就算是對方武功高,在他發出七絕散花鏢的同時,毒鏢上的七絕散也會跟著無聲無息地傷害對手.

對手怎麼的都會著了道,可是……

"怎麼不可能?你可知道那個小男娃的來曆?"那位白衣男子霧茫茫的眼眸忽然回頭看著他,問道.

毒聖顧南豐的臉色頓時尷尬.

這是他興起的舉動,他怎麼知道這小男娃的侍衛還有什麼特殊來曆不成?

"江湖上還有和我們毒聖門一起齊名的,你忘了嗎?"那被毒聖稱作聖主的白衣男人淡淡問.

"難道是……難道是醫仙聶瀟瀟?"毒聖顧南豐大驚失色.

那白衣男子頭也不回,冷冷道:"差不多吧.你劫走醫仙聶瀟瀟的金孫,以聶瀟瀟老太婆那個小心眼你

說她知道你的名頭後會不會滿世界找你報仇?"

一句話令毒聖顧南豐額頭上的冷汗冒了出來:"這個……這個……"

"不過你放心,我已替你善後了.你以後看見這個男娃還是繞道走.聽說,那個劫走他的人販子都被很是很好的'招待’了."白衣男人淡淡道.

毒聖顧南豐一下子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這醫仙聶瀟瀟醫術極高,膝下有一獨女,只是她命不好,到了中年失女.從此以後醫仙聶瀟瀟的脾氣就變得十分乖戾.不過還好聶瀟瀟的愛女有個兒子,也就是外孫.

愛女留在這世上唯一的孩子,以聶瀟瀟那疼女兒的勁頭恐怕看作是心肝寶貝都來不及.他竟然想把聶瀟瀟的金孫劫走當徒弟?

他毒聖雖然名頭響亮,恐怕在聶瀟瀟那個怪老太婆眼中什麼都不是吧.

幸好!幸好!他沒有傷到那個男娃一根毫毛,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毒聖顧南豐越想越是後怕.

他急忙跪謝:"多謝聖主提點!"

白衣男子向著門那邊走去,丟下一句清淡的話:"有空的話,去找找烏龍木."

"啊!"毒聖顧南豐驚得瞪大雙眼:"聖主,那烏龍木可是……"

"讓你找就找.廢話這麼多!"

話音落,人影已消失了.毒聖顧南豐歎了一口氣,抓抓頭轉身離開了這地方.

……

蘇云翎和小狼到了集市上,果然看見無影已經追了過來.

"小世子,是屬下護衛不力!請世子懲罰!"無影難得正色說了這麼多個字.

小狼擺了擺手:"沒事,是那個老頭太奇怪了."

無影臉色怪異地從懷中掏出兩個瓷瓶:"這是屬下追那個老頭後,有個神秘高手丟了兩個瓷瓶說要給蘇小姐和世子."

"是什麼東西我看看."蘇云翎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她和小狼才出門一趟就遇見這麼多事,被人強行劫走了要收做徒弟,還有無影這被人"強行"塞的禮物.

蘇云翎只打開看了一眼,一股幾乎濃郁得說不出舒坦的藥味撲面而來.

小狼忽然瞪大眼溜溜的眼睛,叫到:"這是……這是萬毒金丹啊!"

蘇云翎立刻詫異:"你也知道?"

小狼自知自己說漏了嘴,含糊點了點頭:"自然知道,我娘在我小時候曾經讓我看過這種解毒丹."

蘇云翎把另外一瓶瓶子打開,也是滿滿一瓶二十多顆的萬毒金丹.兩瓶就是四十多顆.

她無語.

說好的萬金難買一顆的丹藥呢?

說好的有人傾家蕩產,磕頭求都求不來半顆的萬毒金丹,怎麼在她手中就跟糖豆一樣多?

"翎姐姐趕緊收好吧."小狼很慷慨地把手中的藥瓶地給她:"有這金丹,翎姐姐就不怕有人下毒害你了."

蘇云翎詫異:"小狼你不要?"

"我不要啊."小狼聳聳小肩頭,很輕松很無所謂:"這藥雖然稀奇,但是也就那樣罷了."

噗!

蘇云翎差點沒內傷吐血.什麼叫做"雖然稀奇,但是也就那樣罷了"?以她的眼光,這種丹藥隨便拿出去半顆在江湖上都有人爭著搶著要的.

毒聖顧南豐說的話雖然有點不靠譜的感覺,但是絕對是事實.

"收著吧.我體質和別人不一樣.什麼毒都對我沒有什麼用."小狼一本正經地說.

蘇云翎忽然想起那毒聖說的話,連忙問他:"小狼,你的體質……"

小狼眨巴眨巴黑葡萄似的大眼:"我小時候被我娘用藥洗髓煉骨過.所以基本上什麼毒都沒什麼作用.經脈也和別人不一樣."

蘇云翎半信半疑:"那為什麼上次你在人販子手中……"

"那是意外.我是真的出了水痘."小狼郁悶,"只是得了水痘後那壞人又給我用了藥,才會這樣的."

原來如此!

蘇云翎想要笑卻

在看見小狼郁悶臉色時,憋得好辛苦.原來他個悲催的,當真是得了水痘,只是那壞蛋不知道他在出水痘,貿然給他用了藥,結果小狼身體中的抵抗藥性和毒藥參和,立刻變得複雜難解.

"好了,這兩瓶翎姐姐拿著,就當是翎姐姐救我的謝禮."小狼說得一本正經,像是小大人一樣.

蘇云翎看見一旁的無影面無表情,也就接過了.這萬毒金丹可是好東西.她將來一定能派上用場的.

只是,問題是,她今天不是來找萬毒金丹的!她是來找烏龍木的!

正在這時,忽然她聽見不遠處酒樓中有道聲音:"滾!在這里沒錢還想吃白食!"

這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過後,蘇云翎只看見一道白白的影子"飛"了出來,摔在了街上.

蘇云翎只覺得那個白影熟悉,等她看到在地上艱難摸索的男人時,頓時驚訝叫了一聲:"琴越公子!"

那地上還在摸索起身的琴越茫然看向聲音來處,問:"誰?"他想站起來,結果臉上痛色掠過又跌在了地上.

蘇云翎連忙上前將他扶起:"琴越公子,我是蘇家二小姐."

"蘇二小姐?"琴越瞪大霧茫茫的眸子:"你怎麼來這里了?"

蘇云翎看著他乾淨的身上在剛才那一跌竟有了塵土,歎道:"琴越公子眼神不好,怎麼獨自一人出來了呢?"

琴越清瘦的俊臉上帶著一絲惆悵:"我聽說這里有集市想過來看看,沒想到卻和小厮走散.走散的時候,更沒想到連身上的銀袋都被小偷偷走了.所以……"

他還沒說完,里面就沖出一個彪形大漢嚷道:"那個睜眼瞎吃飯不付錢,看著斯斯文文,白白淨淨的,竟然是個來吃霸王餐的!"

琴越臉上一紅,爭辯:"我……我不是吃霸王餐!"

他說著身子一軟,整個人幾乎都掛在了蘇云翎的身上.那樣子就像是委屈的孩子正躲在姐姐後面.蘇云翎不合時宜地想到了這個畫面.

她尷尬輕咳一聲:"琴越公子,你不能站?"

"是啊,腳痛得很.那個人還罵我.我又不是真的不給錢,是被小偷偷了錢包了.而且只要等我小厮找到我就可以付賬了,那人好凶……"琴越一向傲嬌的俊臉上此時竟然浮起兩朵紅暈,看著嬌豔欲滴,秀色可餐……

蘇云翎呆了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有男人在對著她--撒嬌!

而且撒嬌還撒得這麼嫵媚動人!

這琴越怎麼轉性了?

她還來不及多想,那邊無影已經站出來,冷冷丟給那個大漢一錠銀子:"給!滾!"

那彪形大漢看見銀子,眼中有了滿意之色:"還算不錯."

"錢也給了,不過留下點教訓吧."蘇云翎不冷不熱地加了一句:"我的朋友可不是讓你們說丟就丟的.無影!"

她朝著無影使了一個眼色.

沒想到無影竟然一點頭,冷冷走上前,單手抓起那個大漢,運氣雙手一拋.

下一刻,整條街的人都聽見殺豬一樣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聲音.只見一個彪形大漢"掛"在了不遠立著的一個高大牌坊上.

他身子巨大,剛好從牌坊中間穿過卡住,正正的屁股朝上,半個身子朝下.

嘖嘖,這個姿勢夠他消受一陣子的了.

蘇云翎滿意地朝著無影看去.別看無影不愛說話,這關鍵時刻竟然能百分之百地領會主人的心意.

無影接受到蘇云翎的眼神,淡淡看了她一眼,依舊面無表情地站在了小狼身後.

蘇云翎贊賞的目光竟然沒有人買賬,頓時尷尬萬分.只好轉移目光看向一旁"掛"著自己的琴越.

"琴越公子,你怎麼樣了?"蘇云翎皺眉問道.

她兩世為人早就不太在意少女顏面問題,只是別看琴越清瘦的身材,掛在自己身上還真的有點吃不消.而且琴越身上淡淡的清香一陣陣撲鼻而來.

那清雅秀美的俊臉就近在尺咫.走過路過的大小女人都拿著一副生吃的眼神在瞪著自己.

看來琴越公子是秦國四大公子的名頭果然不是蓋的,才這麼一受傷就引來路人的

憐惜,和對自己的"仇恨".

"蘇二小姐,今天真是多謝你們."琴越看見那人被無影出手懲戒,松了一大口氣.

"說這些話就見外了.畢竟琴越公子和薛公子是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她扶著琴越,對小狼和無影道:"看著天也正午了,我們去吃點飯.好好看看這家酒樓到底有多神氣,竟然敢丟客人."

說著四人就進了酒樓中.點了天字一號房,又點了最好的一桌酒席,在等待的時候,蘇云翎就給琴越看了傷腿.

琴越傷得並不重只是蹭破了點皮.蘇云翎放了心.琴越也不再"掛"在她身上,而是坐在她身邊,淺笑自若.

*************

重新調整下時間.

上篇:第九十九章 毒聖顧南豐    下篇:第一百零一章 溫柔如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