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零四章 來頭很大的白霜霜   
  
第一百零四章 來頭很大的白霜霜

"我不去啊!我去了我父王會抓我回去的!嗚嗚嗚……"小狼可憐兮兮得連平日的一點小傲嬌都沒有了.

蘇云翎哭笑不得:"原來你們要去郁南城是搭我的順風車.我還以為你們想一起去郁南城玩兒呢."

小狼圓溜溜的大眼都是後悔:"都是那個無影.先前我和他說好的,我不回去,我要跟著翎姐姐,翎姐姐去哪兒我就去哪兒.結果這次翎姐姐要去郁南城,他就要抓著我一起去了.我父王估計就在郁南城等著我呢!羿"

"你父王難道在郁南城?是哪個王爺啊?"蘇云翎開始回想郁南城到底是哪個王爺的封地圍.

可是郁南城和濟州城是同屬于京畿四周的郡縣,根本不是哪個王爺的封地.這小狼的父王怎麼會在郁南城呢?

小狼卻不肯吭聲,小身子一扭:"反正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他說完轉身就走了,留下蘇云翎一個人哭笑不得.

第二日,蘇云翎早早起了身梳洗打扮了下,就往郁南城而去.郁南城並不遠,這次所謂的去賞景她也不會自認為自己和那知府千金陳若雨有什麼特別好的交情才請她前去.

唯一有可能的也許是陳知府的授意,只是為何陳知府要幾次三番特地來請她呢?難道又是因為那一人?

蘇云翎坐在車上,心中百味陳雜.

複仇才剛走出一小步卻已是這麼難以為繼.而現實是依附另一個更強大的人才有可能打敗君玉亭,真的要走上這一條路嗎?

……

馬車到了郁南城已是日上三竿.蘇云翎一到就有陳知府派來迎接的人,一路帶著蘇云翎換了馬車到了郊外的一座別致的莊子--藏玉山莊.

蘇云翎下了馬車,只覺得眼前青山秀水,滿山蔥翠中花色點撒,天上云卷云舒,猶如世外桃源一般.果然是好地方.

這暮春時節來這里賞景真是最好不過了.

"我家小姐得知蘇二小姐到了,正趕來呢.蘇二小姐請!"莊子前的仆人十分恭謹有禮.

蘇云翎點了點頭,由烏木珠陪著緩緩踏入這雅致的山莊中.身後傳來小狼不甘願的叫嚷聲.她一回頭,只見無影已經一把抓住了小狼,牢牢地把他夾在了腋下,像是在扛著一只不安分的小獵物,冷著俊臉跟著前來.

蘇云翎微微一笑,由著下人的指引到了藏玉山莊中安排給她的歇息院子.這院子十分清幽,當中還有一小方布置好的小小荷池.因還未到了夏季,所以這方小小荷池只有一根根蔥翠的荷葉,而看不到荷花苞.

蘇云翎環視了一圈,心下十分滿意.烏木珠更是忙前忙後,大呼在這里二小姐要如何如何游玩才必不會辜負這大好春光.

正在這時有下人來稟報,陳知府的夫人和小姐過來看望.

蘇云翎整了整身上衣著,款款上前迎接.不一會知府夫人和知府千金陳若雨已含笑走來.蘇云翎上前拜見.

陳夫人上上下下打量了蘇云翎,滿口稱贊:"上次千金百花宴上我就說雨兒怎麼會有這麼標致的朋友,原來竟是我眼拙,沒認出是蘇大人家中的二千金."

陳若雨也連忙道:"上次那不要臉的甯如楚還狗急跳牆要誣賴翎兒姐姐呢.幸好公道自在人心."

蘇云翎謙虛笑了笑.上次陳知府中的千金百花宴被甯如楚一鬧,開得不咋的.而如今陳知府母女兩人又舊事重提,恐怕是真的沒有什麼話題好和她攀談的.

蘇云翎請她們進屋,自有下人趕緊奉茶端上果點.她和陳夫人還有陳若雨聊著.陳夫人不愧是知府夫人,舉止端莊,談吐大方,不會令人生厭,陳若雨更是盡展小女兒的嬌俏可愛.

蘇云翎捧著茶盞,低眉看著杯中的茶葉沉沉浮浮.她心中似笑非笑.

她不過是一個罪臣之女,雖然被免了罪名,終究是與庶民一樣的身份.而陳夫人和陳若雨可是地位非凡.

上次千金百花宴他們請了她一次,這次郊外賞景又請了她一次,若說其中沒有什麼可以值得玩味的地方,她都不信.

廢話說了一大堆,她們兩人不挑明,蘇云翎也依舊很有耐心地和她們繞圈子,打太極.

正在熱聊的時候,忽然外面傳來一道不滿的聲音:"這院子怎麼的比本小姐的地方大?本小姐喜歡這,就要住這里!"

另一道聲音也隨之傳來:"就是,每年我們來這玩的時候,都安排的是最好的玉簫閣,如今玉簫閣不讓人住了,這白云軒也不讓人住嗎?"

第一個聲音一聽就是刁蠻大小姐的聲音,第二個卻是年輕男子的聲音,卻也一樣任性和霸道.

蘇云翎看了陳夫人和陳若雨一眼.陳夫人還好,陳若雨臉上卻紅橙黃綠,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蘇云翎心中奇怪,卻不點破.

陳夫人領著兩人走出去.蘇云翎一看,只見在院子中站著一男一女.男滿臉英氣,身上穿著滾銀邊勁服,而那少女一身火紅衣衫,容貌秀美.兩人蘇云翎都沒有見過.

只是那紅衣少女臉上的神色讓她有點印象,滿臉倨傲,似乎也來過千金百花宴.只是她當時注意力都在甯如楚身上,對這少女就未多加留意了.

那年輕男子看見陳夫人和陳若雨出來,意外愣了下.他臉上浮起不自然的尷尬神色:"姨母……還有雨兒,你們也在啊."

陳夫人淡淡應了一聲.而陳若雨瞪著兩人,眼眶紅紅,要不是拼命咬著下唇估計都哭出來了.

那男子不住偷看陳若雨,方才為那紅衣少女挺身出聲的張狂樣子一點都不見了.

蘇云翎看著兩人的樣子,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陳夫人終究老道,開口問道:"辰軒,是不是對姨母的安排不滿?玉簫閣說了,有個尊貴的客人住了.而其余的院子都相差無幾,白云軒雖大了點,但是卻是離莊子中遠了點."

蘇云翎一聽"辰軒"兩個字忽然了悟.

原來那那男子叫趙辰軒,是陳夫人的遠房親戚,父親被先帝封為定武侯.他人稱小侯爺.長的一表人才,相貌堂堂.陳若雨自小和他青梅竹馬,聽說兩家有意願要結為親家,只是不知為何這兩年這聲音卻是不見.

蘇云翎看看趙辰軒再看看含淚欲滴的陳若雨,這麼看來,這陳若雨對這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哥很是有感情的.只是為何……

"陳夫人安排,我們自然是沒什麼意見的.只是好奇,這白云軒住了什麼'貴客’,所以過來見識見識."那紅衣少女忽然開口問.

只是她問得表面上客氣,實則上語氣一點都不客氣.

陳夫人皺了皺眉,陳若雨已經忍不住罵了:"白霜霜,別以為你爹是督軍我就怕了你!今日要不是看在辰軒哥哥面上,誰稀罕你來這里!"

白霜霜被陳若雨罵了也不惱,一轉頭對著趙辰軒嬌嗲:"辰軒哥哥,你看,我只是過來看看,若雨妹妹就對我這麼凶.再說來這藏玉山莊又不是我非要來的,要不是我爹來,我還甯可在家中呢!"

趙辰軒被夾在兩少女之中進退兩難.但是終究是新歡戰勝了舊愛.他說了一句:"若雨妹妹,你誤會了,霜霜她不是這個意思……"

陳若雨看著自己的情郎這兩年不但變了心,還向著那個白霜霜,頓時氣得眼淚都蹦出來了.

她咬牙怒視白霜霜:"白霜霜,你夠狠!我們走著瞧!"

她說完嗚嗚哭著跑開了.陳夫人歎了一口氣急忙追了過去.

庭院中只剩下尷尬的趙辰軒,還有扯高氣昂的白霜霜,當然還剩下云淡風輕,置身事外的蘇云翎.

蘇云翎把剛才這一場從頭看到了尾.她笑了笑:"小侯爺,不知有一句當講不當講."

"有什麼就說."趙辰軒此時心中煩得不得了,口氣也不善起來.

他原本和陳若雨從小青梅竹馬,情竇初開時,兩人私下是互許了終身的.只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他見到了像是玫瑰一樣美麗濃烈的白霜霜.

白霜霜性子刁蠻,可是他就是吃這一套.比起溫婉又沒有什麼特色的陳若雨,他情不自禁地就拜倒在白霜霜的石榴裙下.

今天他來這里也是追著白霜霜過來的,不然這賞景郊游,擺明了陳若雨是在的,他何必去觸這個黴頭?

這下可好了,不但一來就碰見了陳若雨,還替白霜霜出頭得罪了陳知府,以後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畢竟陳知府是他的姨夫姨母,論理他今日是胳膊肘往外拐了.

蘇云翎可不管趙辰軒心中怎麼想的,笑了笑:"小女子也沒有什麼可說的.只是覺得小侯爺今日舉動蠢得跟豬似的."

轟!--




這一句像是點燃了火藥桶,頃刻間,對面的白霜霜和趙辰軒兩人臉色變換個不停.蘇云翎還真的擔心他們兩人臉會抽搐.

"你你你……你是什麼人?竟然這樣辱罵本小姐和小侯爺!"白霜霜臉色唰的漲得通紅通紅的.

蘇云翎依舊云淡風輕:"罵了又怎麼的?一個是督軍府中的千金,一個是外人口中鬧著玩兒稱一句'小侯爺’,不要真當自己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在這里,我們都是客."

白霜霜簡直要氣瘋了,一把抓住趙辰軒:"辰軒哥哥,你聽聽這個小賤人罵我們的!你趕緊讓人把她給綁了丟出去!"

趙辰軒此時腦子都要炸了.他還一門心思想著剛才陳若雨哭著跑走的樣子.十幾年的青梅竹馬的感情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斷絕的.

蘇云翎笑了笑,明眸熠熠,泛著細碎的冷光:"綁我?你們有資格綁本小姐嗎?都說了,在這里都是客."

她說完不理氣得要跳腳的白霜霜,轉身走進了屋子.

外面白霜霜的叫囂聲一陣陣傳來:"小賤人,你到底是誰!"

"我知道了,原來是獲罪的蘇家之女.不是聽說你是病秧子嗎?怎麼的病好了就出來了?"

"這白云軒是你這罪臣之女可以住的嗎?陳知府給你面子恐怕都是看在蘇家可憐的份上的!別以為就是真的在抬舉你了!"

蘇云翎悠悠抿了一口茶:"是.我與白小姐的確是不一樣.白小姐你搶人未婚夫,這麼自甘下賤的事做出來,我自愧不如."

她說的聲音不高不低,剛剛好讓白霜霜聽見了.

白霜霜氣得眼前一黑差點要昏過去了.

蘇云翎這一句殺傷力太強大了.但凡人都有個弱點.卑鄙的人都怕別人說他卑鄙無恥,摳門的人就怕別人說他小氣.就像是每個人都有碰不得的"死穴"一樣,一點上就是直搗黃龍,令對方失去理智.

白霜霜性格活潑,容貌俏麗,喜歡身邊有各種愛慕者環繞,眾星捧月的感覺.這趙辰軒家世還不錯,人也長得一表人才.所以明知趙辰軒有個青梅竹馬的表妹時,她還是施展了渾身解數把他勾了過來.

這本是你情我願的風流事,但是就缺在一個理字.趙辰軒是私下和陳若雨私定終身的,兩人不出意外是要結為夫妻的,正因為白霜霜的忽然***破壞,這好事變成了難堪事.

雖然趙陳兩家都不張揚,可是白霜霜是一直心虛的,生怕被人說.而如今好死不死的,蘇云翎偏偏往她最心虛的地方插上兩刀,怎麼令她不氣得眼前直冒金星?

"你你你……我要讓我爹治你的罪!"白霜霜已經口不擇言了.

蘇云翎慢慢品著茶,神色自若:"治罪?堂堂三品的督軍竟然為了一點小事治罪小女子.真是讓小女子受寵若驚啊."

她說完再補一刀:"小侯爺,說起來你若要繼承定武侯的爵位,好像朝廷要地方風評哦.這地方風評可是由知府大人出的,你確定你與白小姐這般,知府大人會不會給你的風評上蓋上官印呢?"

外面的趙辰軒一聽呆若木雞.白霜霜更是忍不住了,氣沖沖走了進來,怒視蘇云翎:"你……你到底要說什麼?為什麼一直替陳若雨出頭?"

蘇云翎似笑非笑地看著闖進來的白霜霜:"我沒想說什麼,也不是替陳若雨小姐出頭.只是單純的,特別討厭像你這樣的女人."

前世她因甯如玉而死,渣男賤女,雙賤合璧,將她下毒折磨致死,整個蘇家一朝摧垮.這一世別想讓她對這種肆意插足的女人還有什麼好感.

更何況這一次是白霜霜鬧到了她的頭上.她就是要讓白霜霜看看,不是父親有官位就可以為所欲為的!

白霜霜臉色劇變,還要罵.外面傳來小狼的聲音:"翎姐姐,這些是什麼人!"

不一會,小狼和無影走了進來.小狼何其敏感!立刻感覺到了屋子的氣氛不對頭.他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不善地瞪著白霜霜,問:"你是誰?"

白霜霜有氣正沒地方發泄,看見一個小屁孩走進來根本就不當一回事.她怒視蘇云翎:"蘇云翎,你有本事就不要跑!我去讓我爹治罪你!"

"哈!治罪?!"小狼笑了,小胳膊拉住蘇云翎的長袖:"姐姐,這是什麼人啊?這麼囂張!"

蘇云翎美眸

中含著譏諷,笑了笑:"她來頭可大了.父親可是三品的督軍.方才她覺得自己的院子不夠氣派,正要找姐姐的麻煩呢."

************

不著急,先讓小狼發威一下.一定會放男主和另外一個威武的男配的.這本書美男會非常多,但是呢,女主只會和男主在一起的.麼麼噠~~~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官府的牒文    下篇:第一百零五章 一槍穿云麒麟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