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零六章 頂撞   
  
第一百零六章 頂撞

純文字在線本站域名手機同步請訪問

此時,遠在百里之外的巍峨宮殿中,一騎絕塵,像是一朵飄著的黑云飛速到了高大的宮門.騎士下了馬,片刻不敢停留匆匆向守衛跑去.

那守門的聽了騎士的幾句耳語立刻打開宮門岑.

騎士立刻跳上馬飛奔入宮門中.遠遠的,偌大沉重的朱漆宮門次第打開,騎士風卷殘云一般朝著那最巍峨的宮殿飛奔而去.

路過的宮人都驚異地看著這騎士.每個人都忐忑不安地悄然議論起來.

禦庭中不能行車馬,唯有千里加急軍情才可如此,難道說哪里又要打仗了?…歡…

……

偌大的禦書房中,氣氛凝重.地上伏跪著風塵仆仆的騎士,四周立著幾位朝中重臣,而高高的禦案之後是一位面目清雅如畫的帝王.

前來議事的朝臣們眼觀鼻,鼻觀心,一聲重喘都不敢發出.殿中銅鶴鼎中凝神安心的香霧嫋嫋,

良久,上方傳來淡淡的聲音,如云端墮入凡間的天籟:"諸位愛卿怎麼看?"

無人敢吭聲.

鎮守西部邊陲,手握二十萬騎兵精銳的麒麟王蕭嘯天忽至京畿州縣.他到底是為何而來.這任誰都不敢妄加揣測.

一個字都不敢.

君云瀾坐在高高的禦座上,面容平靜無波.手中的軍報就只有短短一行字:麒麟王突至郁南城.

麒麟王……君云瀾眼中隱隱有了莫名的神色.

眼前似出現一副延綿不盡的畫卷,畫卷中有狂沙,有激戰,有戰馬的嘶鳴……所有的人面對著超過幾倍的西戎馬賊一個個再也無力為繼,眼中都有了絕望.

"投降吧!賜你們一個全尸!"西戎馬賊的頭揮舞著鬼頭刀狂笑.

忽然遠遠一陣狂沙咆哮著而來,而後一切的一切似乎被天神之手放慢,再放慢.在漫天狂沙中,在鋪天蓋地的大漠風沙中一柄穿云銀槍橫掃而過.

眼前血霧揮灑出一朵朵豔麗的西域玫瑰,那玉面的男人仿佛是從天而降的戰神,冷冷站在早就絕望的人跟前……

……

"我叫蕭嘯天,長嘯九天,又因我坐下是青驄麒麟馬,人又稱我為麒麟王.你呢?"

"我叫君云瀾,云瀾,云起山間,滄海無瀾."

"你我生死相交,不介意的話,焚香結拜成生死兄弟,可好?……"

"好!"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君云瀾,……"

"我蕭嘯天,願從此結義生死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若有違此誓,天打雷劈,死後永生不得超生……"

"好兄弟!"

"好兄弟!哈哈哈!"

……

如今十年之期已過,這十年成就了戰無不勝,威名赫赫的麒麟王,而他成了這片天下之主.十年之期,人如故,事翻天,是否他和他還是曾經大漠並肩厮殺的結義兄弟?

禦案之後的帝王眉目低垂,誰也不知他心中在想什麼.終于有老臣忍不住輕咳提醒.

君云瀾抬起頭來,掩下眼底的風起云湧,將手中的軍報輕輕放在龍案上.他掃了一眼底下重臣,淡淡道:"麒麟王在京畿郁南城一事,不可泄露一句.有違者."

他起身,淡淡道:"誅九族!"

底下眾臣一驚,慌忙跪下:"遵旨!"

出了禦書房,陳公公跟上前,低聲道:"皇上,麒麟王在郁南城的消息恐怕早就傳開了.這……"

君云瀾看了陳公公一眼,面色未動,心中卻清明如鏡.像麒麟王這等動一動就地動山搖的人物,身邊早就有很多雙眼睛盯著看,從西邊宿州到京畿重地,這一路過來該傳出去的消息早就暗地傳開.

君云瀾淡淡道:"朕知道.朕只是不想令無關的人驚恐而已."

陳公公了然.

君云瀾禦駕走了幾步,忽的,他問道:"老三呢?"

陳公公邊走邊道:"奴婢這就派人去找."



他話音剛落,前邊便有宮人匆匆來稟報:"宸親王前來見駕."

君云瀾坐在禦輦中看去,不一會君云晟一行人已到了禦駕前.君云晟依舊是一身玄色重袍,面色清冷.

君云瀾微微一笑:"宸親王與朕同輦."

不一會,禦輦隆隆向遠方而去.

不遠處宮閣高聳處,一位極其美豔的宮妃冷冷看著遠去的禦輦.她保養得宜,看著不過三十多歲,一身繁複華麗的宮裝,彰顯了不同的尊貴地位.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看上那個瘸子的,竟然禦輦同乘!"宮妃美豔的眼中射出一絲絲怨毒,"分明是來惡心本宮!"

"母妃,他不是在惡心我們,是我們小看了君云晟."身後傳來冰冷的聲音.

一身明紫色長袍的君玉亭就站在身後.宮妃回頭,盯著自己最驕傲的兒子--君玉亭,方才面上的怨毒頓時都化成了疼愛.

"亭兒,你放心,母妃一定會為你奪回你應得的."龐太妃道.

君玉亭不語,半晌看了自己的母妃一眼:"不知麒麟王這次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龐太妃聽了冷哼一聲:"說起那個麒麟王本宮就生氣.軟硬不吃,本宮已經屢次示好了竟然一點都不理會.難道他想看我們兩方斗得你死我活,他好做那個得利的漁翁?"

君玉亭冷眉緊鎖:"也難保他沒有這個想法.如今君云瀾才剛即位,朝局不穩,這次麒麟王忽然秘密入京畿,恐怕並不簡單……"

龐太妃終究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紅唇一勾:"不管麒麟王到京畿是有何要事,亭兒,你也去看看.千萬不要落了人後."

君玉亭眸光冰冷,眼底的野心呼之欲出:"母妃不說,兒臣也要去看的."

……

京中暗地里風起云湧,各路人馬因麒麟王突然秘密前來京畿而蠢蠢欲動.而在郁南城卻依舊平靜依舊.只是在藏玉山莊的一方小院中……

"啪!啪啪"竹棍抽到肉的清脆聲音一次次響起.伴隨著一旁木然的數數聲.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數數的侍衛一數完,立刻跪地,向著一旁穩穩坐在太師椅上的尊貴男人稟報:"啟稟王爺,二十棍已罰完."

整個院子中針落可聞,所有的人的眼睛只看著那垂眸喝茶的冰冷男人.而在他跟前,小狼被五花大綁地捆在板凳上,背上,小屁股上一道道血印子清晰得嚇人.

無影站在一旁,光著膀子,身上也是道道血痕.只是他面無表情,也不知到底痛還不痛.

站在一旁早就按捺不住的蘇云翎一看罰完了,沖了出來,立刻拿了一條薄毯將小狼包住.她美眸怒視面前的男人:"麒麟王罰完了沒有?罰完了小女要給小世子治傷."

她看著板凳上咬牙一聲不吭的小狼,心疼得無以複加.這小狼的性子簡直是遇強則強型的,這重重二十竹板子下來,就算是成人也受不住,偏偏他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從頭到尾一聲痛都不喊.

她這邊對麒麟王怒目而視,四周旁觀的陳知府等一見早就冷汗冒了出來.跟前的男人是跺跺腳秦國都能震三震的男人,她一個小小女子竟然屢次敢挑釁他的權威?活得不耐煩了?

蕭嘯天冷冷一抬俊眸看了蘇云翎一眼,薄唇吐出一個字.

"解!"

蘇云翎恨恨瞪了他一眼,這才趕緊把小狼解開繩索,抱了起來.小狼一到她的懷中立刻頭埋得深深的.那二十大板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小小白皙的身子已經快被鮮血染紅了.

蘇云翎再看著跪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無影,氣急:"無影你也起來!"

無影卻不吭聲.

蕭嘯天淡淡一揮手.無影這才起身穿上外衣,還道:"多謝王爺."

蘇云翎無語地看著無影,再看看那魏然不動的麒麟王.這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有這麼聽話的屬下啊!

蘇云翎沒好氣地冷冷送了麒麟王一個白眼,抱著小狼回到了屋中.烏木珠早就准備好了乾淨的毛巾和熱水,還有傷藥.

蘇云翎把小狼放在床上開始清理傷口.烏木珠平日和小狼玩得最多,感情最好,從剛才小狼挨打就躲在一旁哭,如今看小狼渾身都是血痕,也一邊清理一邊抹眼

淚.

蘇云翎雖然心疼卻鎮定,手中給小狼抹藥膏,道:"小烏鴉,別哭了,你看小狼都不哭."

小狼一聲不吭,只是眼眶中眼淚在打轉,就是死活不落下來.

蘇云翎為他清理好傷口又安頓好了小狼,這才松了一口氣.還好這二十大板是打在肉上,沒傷了筋骨,要是傷了筋骨,她真該懷疑這小狼是不是這面癱冷王爺的親生兒子了.

蘇云翎走出屋子,忽然愣了下.只見院中眾人已散去,只剩下麒麟王一人冷冷站在門前廊下,靜靜看著院子西角一株開得十分燦爛的紅棠.

紅色的海棠一枝枝開得絢爛,樹下長衣玉立的男子剪影如畫.這怎麼看怎麼賞心悅目.

蘇云翎雖然不情願卻也不得不贊,這男子生得華美而妖孽,比君云瀾多了一分的銳利,比君云晟多了幾分征戰累累下的厚重.

蘇云翎想起此人的身份,上前道:"麒麟王若是擔心,進去看看小狼吧.父子沒有隔夜的仇.王爺……"

蕭嘯天忽然回頭,一雙厲目將她冷冷上下打量了一番.蘇云翎頓時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她臉色微沉:"王爺若是不想看小狼就算了.但是奉勸王爺一句,孩子心中最是純粹,若是王爺想要改善和小狼的關系,還是多關心關心他吧."

她說完轉身就走.

"等等."身後傳來一道冷淡的聲音:"本王雖然很感謝蘇姑娘救了犬子,但是本王還不需要一個外人教本王怎麼教自己的兒子."

蘇云翎秀眉一皺,回頭直視他:"小女子是外人,可是這些日子與小狼相處,覺得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孩子,王爺要續弦也好,只要王爺肯和小狼多談談,他一定不會這般排斥,甚至要離家出走."

"所以,這二十大板,王爺若要罰,小女子覺得王爺自己也要領個十大板!"

她一口氣說完這些已是大膽至極.蕭嘯天劍眉一挑,逼人的殺氣忽至,將她渾身上下籠罩起來.

蘇云翎眼前一晃,忽然兩根冰冷的手指一捏她精致的下頜.蘇云翎只覺得自己渾身都不能動彈.

她抬起明眸直視近在咫尺的男人,冷笑:"難道小女子剛才說得不對嗎?"

*********************

今天大推呢,晚點再更一章.不過有點晚,不確定時間.親們不用等.明天看也是一樣.麼麼噠!

...

...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 一槍穿云麒麟王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還是你想要……更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