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零八章 這個女人   
  
第一百零八章 這個女人

"還是……"他猛地走近一步,冷冷欺近,一雙冷冰冰的玄眸盯著蘇云翎的眼睛,帶著譏諷:"還是你想要……更多?"

蘇云翎猛地被他的逼近給硬生生逼退了一步.眼前的男人渾身氣場太過冷硬強大,她竟心中冷顫.

"更多?"蘇云翎依舊不明白,"什麼更多?圍"

"別裝傻了."蕭嘯天低頭看著眼前這一張清麗脫俗的小臉,深眸中湧起深深的厭惡:"本王准備了黃金萬兩,田產無數,只要蘇姑娘點頭統統都是你的.再多,本王不會再給了."

蘇云翎莫名其妙地看著眼前涓狂冷傲的男人羿.

再多?什麼是再多?……她皺著秀眉冥思苦想.

而對面的冷傲男人眼底的厭惡一層層加深:原本以為這個女子和別的女子不一樣,可是如今看來也沒有什麼不同.

若硬要說什麼不同的話也有,那就是她太會演戲了,裝到了現在暫時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了.

蘇云翎心思何其聰明,當她對上蕭嘯天的眼神時,忽然一下子明白了.她睜大明眸:"你的意思是……我想要做王爺你的女人?"

蕭嘯天冷眸陰沉:"別告訴本王你現在才想明白."

蘇云翎立在原地,痛苦呻吟一聲扶住額頭.換魂*的後遺症一定還在.不然的話為什麼她覺得渾身氣血翻湧,天旋地轉,眼前一陣陣發黑呢?

她虛弱地問:"尊貴的麒麟王,小女什麼時候說過要做王爺的女人?"

蕭嘯天劍眉冷冷一挑:"你需要說嗎?借故接近本王,欲擒故縱,這種伎倆你當本王是傻子看不出來嗎?"

蘇云翎笑了,一張俏麗的面上笑容得分外古怪:"是啊.哪個女子不喜歡麒麟王呢?一把銀槍震九州,戰功赫赫,手握重兵三十萬,異姓藩王中唯有麒麟王爵位世襲罔替.秦國下至十六,上至六十,一聽聞麒麟王出現,哭著喊著都要出去排隊見一面.這樣的男人只要是母的都喜歡!"

蕭嘯天越聽越是不對勁.他冷眸盯著她:"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蘇云翎眨巴眨巴明眸,笑意依舊,只是看起來有點冷:"小女在說對麒麟王的仰慕呢.王爺沒聽出來嗎?"

蕭嘯天已經不耐煩了:"蘇姑娘到底想要什麼?"

蘇云翎深吸一口氣,一再提醒自己今天是換魂*的後遺症犯得厲害,所以才會各種不適.還得提醒自己眼前站著的是一根朽木,臭爛木,才會忍著一巴掌呼過去的沖動.

若是從前的蘇清翎定會一言不發轉身就走,可是她已不是從前那個循規蹈矩的千金大小姐了.

她冷冷一笑:"既然麒麟王執意要給小女報酬,那就如你所願."

"蘇姑娘想要什麼?"蕭嘯天問道.

蘇云翎不語,忽然慢慢走到了他跟前.兩人此時離得很近,蘇云翎算是女子中高挑的,卻僅僅到了他的下頜處.

她明眸一眨不眨地看著眼前這一張能令無數秦國女子瘋狂尖叫的俊臉,嫣然一笑.蕭嘯天低頭冷眼看著這主動大膽湊上的少女,眼底的厭惡漸漸消退,浮起了一絲驚豔.

美.

這是他此時此刻眼中和心中浮現的唯一一個字.

此女的美的確是實實在在撞入了他冷硬的心中,就像是波瀾未驚的心湖忽然有一顆石子突然投入湖心,就這樣自然而然蕩起一圈圈的漣漪,久久不絕……

她的美清冽如雪山泉水,一眼見底,卻又無法靠近.她的笑,似眼前盛開的桃花,一大片一大片,灼燒了眼睛,灼燒了靈魂.冷中有火,火中又是無法令人忽視的疏離.

太過特別了.

蕭嘯天眼底騰起一小簇火焰,修長的手悄然伸出就要撫向她比桃花還嬌嫩的面頰……

忽然,蘇云翎退後一步,眼流露譏諷看著他停在半空中的手.

不動聲色間,她已贏了一回合.

而且還是完勝!

蕭嘯天的俊臉猛地沉了下:"你!……"

蘇云翎冷冷看他一眼:"王爺不是問我想要什麼嗎?聽好了,本小姐想要的就是:尊駕離我遠遠的就謝天謝地了!什麼黃金萬兩,田產無數,本小姐一點都不稀罕,王爺若是不想收回,王府中那些鶯鶯

燕燕,妻妻妾妾總會有人要的!慢走,不謝!"她說完轉身就走.

蕭嘯天結結實實一愣.許久,他冷眸中掠過一絲興趣:"這個女人……"

而遠處蘇云翎的倩影漸漸消失.桃花灼灼,迷人眼目,倩影如仙竟一時分不清到底她是美人變成桃花妖,還是妖變成的美人.

……

蘇云翎在桃花林中轉悠,方才還有點賞景的心情被突然出現的蕭嘯天破壞得一干二淨.她想起這次的來意,再看看時辰也差不多了,轉身就往來時的路走去.

這次她之所以答應陳若雨前來參加這個無聊的郊游賞景,其實也是為了女子書院讀書一事.據她所知,陳知府手中應該管轄這一事務的權力.

按著陳知府對她這麼熱情,實在不應該女主書院不讓她去.難道說陳知府遺漏了?還是女子書院在陳知府這種大人物看來不值一提?

蘇云翎心中躊躇,等回過神來頓時暗叫了糟糕.

她剛才被蕭嘯天一氣就在桃花林中胡亂走,現在竟然迷路了.蘇云翎哭笑不得,她是方士徐青山的徒弟啊,天文地理都懂不少,唯獨這辨認方位的天賦很一般.

蘇云翎按耐下心緒,四處走走看看.正當她繞過幾株桃樹時忽然聽見一株桃花後有個聲音十分熟悉.

"我不管!這次辰軒哥哥一定要給那個蘇云翎一個教訓,好出我心頭的惡氣!"

蘇云翎一愣,白霜霜!

她詫異過後忽然玩味的笑了.她今日運氣真是好.亂走竟然能偷聽牆角壁.

白霜霜說完,趙辰軒似乎說了幾句.

蘇云翎悄悄走近側耳聽.果然聽見趙辰軒的聲音:"霜霜,聽我的勸,那個蘇家小姐不要惹了.你沒瞧見我姨夫對她這麼禮遇有加?萬一她有什麼來頭……"

"什麼禮遇有加?我怎麼的沒看見?好你個趙辰軒,是不是現在後悔了?一聽那個陳知府說什麼風評,你一下子就萎了?怕了!"白霜霜不甘罷休的樣子:"你從前口口聲聲不是說什麼,你願意為我上刀山,下油鍋?現在讓你辦點小事你就推三阻四的!"

蘇云翎偷眼看去,只見兩人面對面,剛好她的角度可以看見兩人的側面.

趙辰軒被白霜霜數落,煩得不得了.他心中已經後悔.當真是老話說的好,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

陳若雨雖然也是千金小姐,平日也有點小性子,可是跟白霜霜比起來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陳若雨的小性子哄一哄就好了.白霜霜的千金大小姐脾氣一耍起來那可是沒完沒了.

從昨日到現在白霜霜根本不消停.這一天一夜中他簡直想自戳雙目,直恨自己當初怎麼會有眼無珠選了白霜霜,拋棄了陳若雨.

白霜霜見情郎一點反應都沒有,怒氣更盛,聲音也越發冷厲:"趙辰軒!我警告你!今日你若是不幫我,我們一拍兩散!回去我就告訴我爹爹,你騙我心,騙我身!還腳踏兩只船!"

"什麼?!"趙辰軒簡直要瘋了,瞪著白霜霜:"你你你……霜霜,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什麼時候騙了你的心,又騙了……騙了你的身?簡直是……簡直是胡說八道!"

蘇云翎躲在樹後簡直要暗笑得腸子都打結了.

天啊,她真該拉著陳若雨來一起看這一場好戲的.

沒想到白霜霜撒潑胡鬧起來簡直是刷新了她的三觀.她早就看出白霜霜不是個省油的燈,所以昨日她才敢斷言趙辰軒棄陳若雨,選白霜霜簡直是蠢笨如豬.

如今看來,趙辰軒不但是蠢笨如豬,簡直是如豬都不如了.

白霜霜敢這麼鬧,分明是心中一點都沒有趙辰軒的位置,直把他當做可利用的東西罷了.

那邊白霜霜冷笑:"我胡說八道?難道趙辰軒你敢說你沒有對我山盟海誓過?難道你敢說你沒有抱過我,親過我?女子的清白都被你占了一大半了,你現在想要賴賬?"

無恥!卑鄙啊!

趙辰軒此時有種一頭撞死在樹上的沖動.許久,他有氣無力地道:"霜霜,你別生氣.你說吧,要讓我怎對付那個蘇云翎."

白霜霜此時如斗勝了的母雞,驕橫冷笑:"早這樣不就行了嘛?我想要的很簡單,想辦法讓蘇云翎出丑就行了!"


趙辰軒此時看著白霜霜,眼底的厭惡幾乎掩飾不住.此時他對白霜霜簡直從頭發絲討厭到了腳跟.他心中發誓,這次郊游賞景完了,立刻回家向父親負荊請罪,還得趕緊催促雙親去向陳府提親,果斷地甩了白霜霜.

白霜霜此時卻沒注意趙辰軒的神情.她冷冷一笑,眼底都是怨毒:"要讓蘇云翎這個小賤人出丑很簡單,你只需如此……"

她附耳對趙辰軒如此這般說了.蘇云翎站得遠並沒有聽見全部.

她心中失笑,又是一個沒腦子的刁蠻千金.

又是要讓她出丑?煩不煩?麻煩換個花樣來,她蘇云翎好有點興趣對付這種小人,不然一點動力都沒有.

蘇云翎正要離開,忽然聽得趙辰軒道:"霜霜,這事不論成與不成.你可不要再針對蘇云翎了."

"為什麼?"白霜霜不高興.蘇云翎也頓住腳步.

趙辰軒心中天人交戰半天,不過最後還是對白霜霜留了幾分情意在.他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道:"你不知道,如今皇上讓宸親王重新去查蘇家的案子……"

"啊?!"白霜霜驚叫一聲.

不遠處藏著的蘇云翎心跳也結結實實漏了一大拍.

她按著心口,美眸睜大,臉上都是不敢置信.她沒有聽錯吧?

皇上要宸親王去查她蘇家的案子?……意思是不是,蘇家的冤屈終于有了出頭的一天?

她的心猛地跳了起來,一下下的,震得心腔竟有些疼.

蘇家謀反之罪是被君玉亭暗中聯合幾位朝中重臣一起構陷汙蔑的案子.蘇家蒙了不白之冤,父親蘇玉書被革職拿下,母親也被一紙聖旨要發往教樂坊,族中一百多口都被下獄等候處置.

家中的萬貫家財,還有二叔蘇玉煥也被牽連,摘去了皇商的禦命,差點一起下獄獲罪.要不是蘇家幾代名聲極好,朝中朝外言論滔滔,又因她母親自盡獄中以抗.她蘇家早就被稀里糊塗滅族抄斬了!

如果重新翻案……

是不是她父親蘇玉書就可以恢複名譽?母親冤死在獄中也可以洗刷掉背負的恥辱?是不是她蘇家就可以返京了?……

上篇:第一百零七章 還是你想要……更多?    下篇:第一百零九章 傾城一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