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一十章 你有病   
  
第一百一十章 你有病

剛才賽馬累出一身香汗的閨秀們恨不得自己就是蘇云翎,最好也躺在地上被那匹瘋馬狠狠踩上幾腳,好博得美男大人的傾城一顧.

特別是白霜霜更是臉色發青,難看之極.

她沒想到蘇云翎竟然運氣這麼好,不但毫發無傷,還得蕭嘯天親自相救的待遇.別人不知道蕭嘯天的身份,她還不知道嗎圍?

而且看樣子蕭嘯天還對蘇云翎十分特別,萬一蕭嘯天看上她呢……一想起這個可能,白霜霜簡直要瘋了羿.

這下不但是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還砸狠了!

因為她的父親白啟就是軍中人物,還隸屬宿州.將來要升遷就要有戰功,而戰功哪里來,除了眼前這一位麒麟王,整個秦國誰又有這個能力給?

蘇云翎在無數道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由蕭嘯天一路抱著到了涼棚中.陳知府早就緊張得趕緊找來大夫給蘇云翎看傷.

還好蘇云翎身上根本就沒有傷,只是剛才那一下跌倒擦傷了些許.

蘇云翎心中惱恨白霜霜的狠毒,也惱火坐在對面那一點都不懂得避諱的自大男人.她擦好藥,站起來:"我沒事了.各位大人都趕緊去賞景吧.千萬不要為了小女子一點事擾了諸位的雅興."

"慢著."蕭嘯天忽然冷冷打斷她的話.他一回頭,吩咐侍衛:"去看看那匹馬,到底是為何而突然發狂."

蘇云翎微微一怔.她沒想到蕭嘯天竟然如此心細如發.

那邊白霜霜臉色煞白,微微一晃.這些都逃不過蘇云翎的眼睛.她美眸冷光一閃,心中冷笑.果然是白霜霜搞的鬼.

侍衛得令,很快有人牽來那匹馬.在侍衛細致的檢查下,終于在馬鞍中發現了一只細小的蜈蚣.蜈蚣身上五彩斑斕,看樣子是劇毒之物.而馬背上被咬的地方已經紅腫了一大包.

眾人看見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用毒蜈蚣?!夠狠!蘇云翎冷冷看向白霜霜.

豈料白霜霜一看見毒蜈蚣立刻捂住嘴驚叫一聲:"天啊!太可怕了!這蜈蚣怎麼會在我的馬鞍中?!"

她一副要被嚇哭的模樣,戰戰兢兢,滿臉都是後怕:"天啊,要是咬到我……我豈不是……"

蘇云翎見她的模樣,眼底的厭惡再也忍不住.

以退為進,白霜霜果然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她還真的小看了她!

蕭嘯天冷冷看了她一眼:"蜈蚣一般不會爬上馬的身上.這要麼就是有人故意放上去的,要麼就是樹上哪里掉下來的."

白霜霜被他犀利的眼神看得背後直冒冷汗,可是還是強自支撐.她勉強笑:"那也許是方才樹上掉下來的.不然誰敢拿蜈蚣在手中呢."

蕭嘯天厲目冷冷打量了她兩眼,不再說.

陳知府見只是虛驚一場,立刻上前恭敬道:"大……大人,看時辰差不多了,我們去谷中的山泉旁再隨意看看?那邊有一大從山澗的奇花,叫做明月蘭.三年開一次,今年有開呢."

蕭嘯天對陳知府的討好一點都不感冒.他回頭牽了馬,仔細看了傷口,對侍衛道:"好好把這馬拉下去療傷.對了,用本王帶來的療傷藥塗一下,也許會好點."

他吩咐得細致,那匹不安的馬在他的手中竟然慢慢安靜下來.

陳知府討了個沒趣也不敢發作,只站在一旁畢恭畢敬.蘇云翎歎了一口氣,上前:"行了,醫人的傷藥你給馬塗上,你是要疼死它嗎?"

她說完讓隨行烏木珠拿來一個小藥箱.蘇云翎拿出小銀刀切開馬背上的毒包,放出毒血,然後再四周找了找草藥搗爛了給馬敷上.

她做這一切的時候,蕭嘯天站在一旁一眨不眨地看著.

等她大功告成,蕭嘯天忽然問:"你是獸醫?"

蘇云翎聽了差點一個踉蹌再摔地上一次.她毫不客氣地瞪了他一眼:"你才是獸醫,你全家都是獸醫!"

這話一出,一旁的陳知府和隨從們明顯渾身一震.蕭嘯天卻面不改色:"你不是獸醫,你怎麼懂的醫馬?"

蘇云翎收拾藥箱,頭也不抬:"馬中毒和人中毒還不是一樣嗎?非要懂的醫馬才能治蜈蚣毒嗎?"

她懂的醫術,醫術和解毒都是同根同源.再加上

她前世蘇清翎中的就是無解之毒流觴劇毒,所以蘇云翎在空明谷中對解毒也有涉獵.這種蜈蚣毒是最基本的毒.

蘇云翎整理完轉身就走.沒想到才走了幾步,一看身後蕭嘯天竟然亦步亦趨地跟上.

蘇云翎一掃四周,頓時頭大.只見不少人還圍觀著.一雙雙眼睛像是看什麼稀罕物似地看著她和蕭嘯天.

蘇云翎惱火異常,回頭正要發作,卻見蕭嘯天神色十分認真問:"你的意思是你會醫馬?"

蘇云翎哭笑不得:"我不會!"

這威風凜凜的麒麟王是轉性了嗎?不然為什麼這麼看著她?

這家伙不是看著她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還擔心她對他有"不軌企圖"?

蕭嘯天得了她的否定回答卻不死心:"當真不會?"

"不會!不會!"蘇云翎一連說了兩個不會,只恨不得這人趕緊走趕緊好.她真的不習慣被人圍觀.

兩人之間陷入了僵硬的氣氛中.那邊陳知府急忙一把拽過蘇云翎,壓低聲音:"蘇二小姐,有兩句話下官不知當講不當講."

下官?蘇云翎有些莫名的想要笑.這陳知府當真是須溜拍馬功夫了得.堂堂三品朝廷大員在她跟前竟然自稱"下官".

難道是看她得了蕭嘯天剛才那一抱的份上嗎?

"請講."蘇云翎額角微微抽搐.

陳知府不知蘇云翎心中的腹誹,很有誠意地提醒:"蘇二小姐有所不知,麒麟王的心愛坐騎生了病,所以一直在尋訪能醫馬的名醫……"

蘇云翎聽了失笑:"陳大人,以麒麟王的威名找不到好的馬醫,難道我就能醫?"

"那個……那個……不是剛才看見蘇二小姐露了那麼一手嗎?麒麟王愛馬心切,所以才會覺得蘇二小姐懂的醫治馬兒."陳知府盡心盡力地為蕭嘯天辯解.

蘇云翎看了蕭嘯天一眼,心中一動.

她走上前去,問道:"你要我醫你的馬兒?"

蕭嘯天厲目中掠過一絲柔軟:"是.是我的馬兒."

蘇云翎打量了他一眼,忽然問道:"你的馬兒幾歲了?"

"什麼?"蕭嘯天一愣.

蘇云翎有點不耐煩:"我問你的馬兒幾歲了?"

蕭嘯天沉吟了一會:"十五歲了,大概."

蘇云翎點了點頭:"好了,我知道你的馬兒得了什麼病了."

"什麼病?"蕭嘯天深眸中掠過驚訝.一旁的陳知府和隨從們也都驚訝萬分.眼前這蘇云翎也太厲害了吧?連看都沒看見馬就知道得了什麼病.

蘇云翎一本正經地道:"你的馬兒沒病.但是你有病."

蕭嘯天眸色一沉,一股殺氣猛地迸發:"你在說一遍!"

蘇云翎面色不變:"你的馬兒今年十五歲,馬到了二十歲便不能再使役.外加你的坐騎早年一定是隨著你征戰沙場,十五歲的戰馬早就已老.說不定你的戰馬還餐風露宿,一身傷病.所以,我說你的馬兒沒病,你有病."

一番話說得蕭嘯天啞口無言,久久不能回神.

蘇云翎又正色道:"生老病死是天之道.你的馬兒隨了你立下赫赫戰功,到了如今是應該好好卸下馬鞍安享晚年了.你舍不得也要舍得.任它當年如何,已是過眼云煙."

蕭嘯天被她一席話震得無言.四周都沉默了.

麒麟王,青驄麒麟馬,一槍穿云震九州,當年一馬一把銀槍成就了秦國最強最俊美的戰神.如今十年過去,戰馬已老,那往昔崢嶸歲月已遠去了……

"好一個'任它當年如何,已是過往云煙’!"一道清雅的聲音隨風傳來,說不出的悅耳沉郁.

蘇云翎渾身一顫,猛地看向聲音來處.

不遠處,白衣如雪的男子在春光中,在那漫天的青山桃花中徐徐走來.他眉眼似悠悠遠山,一抹青色淡然從容于天地之間.

他緩緩走來,含笑看著蘇云翎:"蘇二小姐說的話正是朕要對麒麟王所說的,'任它當年如何,已是過往云煙."

"嘯天,這十年來,你心結可

解了嗎?"

*************

瘋了!昨天這一章有寫,發了,結果後台上傳失敗了,擦!竟然又變成斷更一天了!~~~~(>.<)~~~~

今天萬字更新,親們多多給紅包!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上篇:第一百零九章 傾城一顧    下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運氣太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