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二十六章 阿翎,你瘦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 阿翎,你瘦了



他走到了云來客棧跟前,迷蒙的眼神忽然看向蘇云翎所在的位置,緩步走了過去.

蘇云翎回過神來,微微一笑:"呀,原來是琴越公子."

琴越朝著她的方向笑了笑:"阿翎,我找了你好久.終"

那一句"阿翎"自然而然,帶著無比的親昵.一旁的眾人此時才似醒悟過來一樣.男的不由嫉妒他的出眾容貌,女的則酸酸地看著蘇云翎,嫉妒她能被這麼美的男子叫著小名配.

蘇云翎歉然:"我日前去了郁南城,忘了與琴越公子說一聲了."

"無妨."琴越淺笑若夜下海棠.他上前握了蘇云翎的手,迷茫的眼掃過她的面上,忽然問道:"阿翎,剛才我聽見有人罵你."

他舉動親密,蘇玉煥雖覺得不妥卻也不知道要怎麼提醒.不知為何眼前豐神俊朗的美男子一言一行無論多出格,似乎都是由心而發,順心而為,阻止的話總覺得像是在破壞一件極美的事.

蘇云翎對他的舉動也並不排斥.她美眸掃了一眼蘇玉昌和蘇玉舂,輕笑:"也沒有什麼.這兩位是我的三叔和四叔."

琴越這個時候似乎才"看"見兩人.他回頭對身後的青衣小童淡淡道:"桑童,這兩人罵了阿翎,你去代公子教訓他們一下."

"是!"桑童脆生生地應了一聲.

忽然眾人只覺得有一道青影掠過"啪啪啪啪"幾聲脆響,蘇玉昌和蘇玉舂的臉上頓時結結實實挨了十幾個巴掌.

桑童打完,垂手恭立在琴越身邊:"公子,打完了.一共二十個巴掌,一人十巴掌."

他說完,那邊蘇玉昌和蘇玉舂兩人才如殺了豬一樣嚎叫起來.他們捂著臉,剛才好好的一張臉頓時腫得跟豬頭一樣.也不知道桑童下手到底是怎麼個重法,竟然十巴掌就能把人打成這樣.

蘇云翎有些不忍直視.蘇玉煥額角也跳了跳.老三老四雖然不爭氣但是畢竟也是蘇家人,被外人打了他總不能裝作沒看見.

蘇玉煥正要開口.琴越忽然一側頭,空茫茫的雙眼"看"著他,淡淡道:"蘇二老爺,小童下手不知輕重,實在是抱歉了."

他說得理所當然,"實在抱歉"這四個字說出來一點誠意都沒有,可偏偏就讓人發作不得.蘇玉煥正在冥思苦想這其中到底哪里不對的時候.

琴越淡淡道:"蘇二老爺是阿翎的長輩,怎麼能任由她被別人辱罵呢?"

蘇玉煥頓時語塞.那邊蘇玉昌,蘇玉舂正被打得嗷嗷叫個不停,這邊琴越卻先指責他怎麼沒有保護好蘇云翎.

"這這……"蘇玉煥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蘇云翎"咯咯"一笑:"好了,琴越你打了我三叔四叔,就別怪我二叔了!"

琴越聽見她笑,空茫的眸中有了些許的亮色.他對蘇云翎笑道:"好了,阿翎,你不是要去藥市嗎?明天我們一去去."

"好."蘇云翎毫不猶豫點頭.

藥市有可能找到烏龍木,她也必須要去走一趟.

那邊蘇玉昌和蘇玉舂兩人痛得嗷嗷直叫,臉也腫得像是豬頭一樣.圍觀的人都捂嘴竊笑.蘇玉煥卻看不下去了.

"這怎麼辦呢?"蘇玉煥雖然是問著蘇云翎的,但是卻是看著琴越.

蘇云翎看得清楚,回頭對琴越道:"琴越,給他們點藥膏吧.這麼叫很吵人."

琴越聽了不甘願地點了點頭,回頭對桑童:"去吧.讓他們不要吵著阿翎."

"是!"桑童立刻應了一聲.

眾人于是又跟看變戲法似的,眼前人影一晃,蘇玉昌和蘇玉舂的臉上又是"啪啪"兩下.

"小兔崽子,你竟然打本大爺!"蘇玉昌罵道.

"報官!報官!打人了!"蘇玉舂耍賴地叫道.

可是等他們叫完這才回過神來.咦,臉上不痛了!他們一摸臉,臉上冰冰涼涼的像是敷上了一層清涼的油.雖然還腫著,可是一點都不痛了.

桑童冷冷看了兩人一眼:"再罵主人的貴客,下次就讓你們臉爛牙斷!"

桑童一臉稚氣,可是說出來的話卻冷冰冰,陰沉沉的,特別是他眼神中的刻毒……那簡直不符合他這個外表和長相

tang.

蘇玉昌和蘇玉舂兩人心中一顫,不敢再罵.

他們再傻也知道他們被人下了道了,臉上剛才又痛又腫,不過片刻抹上這藥油就一下子好了.這種下毒和解毒的功力……太可怕了!

他們想著不由自主地看向那月神一樣的男子.

有這樣的仆人的主子……到底是什麼人?!

可是琴越似乎並沒有浪費一點點眼神在他們身上,自顧自和蘇云翎說了起來.

蘇云翎見蘇玉昌和蘇玉舂受了教訓,此間事也算了了.于是對蘇玉煥道:"二叔,我們回去吧.這里與我們無關."

蘇玉煥早就想走了.丟人丟到這個份上,他也算是看明白了老三老四的朽木不可雕.他朝著許掌櫃的一拱手轉身上了馬車.

許掌櫃的"哎哎哎"的叫:"蘇二老爺,要是……要是令兄弟們沒錢呢?"

蘇云翎笑了笑:"還能怎麼辦啊.許大掌櫃的,你管了云來客棧這麼多年,見過的客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怎麼辦,你心里不是有數嗎?"

許掌櫃的這時候再也不敢小看蘇云翎.他點頭哈腰:"是是是……蘇二小姐說的是.老許我不是怕損了和蘇府的面子嘛?"

蘇云翎笑得很淡很冷:"有什麼損不損的,百八年前蘇家早就分家了.三叔,四叔,你們說是不是?"

蘇玉昌和蘇玉舂兩人心虛得恨不得地上有條縫可以鑽進去.當初鬧分家鬧的那個凶,他們可是曆曆在目.

"聽見了麼?許大掌櫃的,他們和蘇府早就分家了."蘇云翎道,"許大掌櫃要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該扣東西的扣東西,該報官的就報官!"

"琴越,明日再見吧.我累了."

她說完婷婷嫋嫋地上了馬車.

許掌櫃要的就是這一句,立刻吆喝著店伙計開始算賬.至于蘇玉昌和蘇玉舂怎麼灰溜溜地逃回鄉下,這事已是大半月後的事了.

蘇云翎白日早起回了濟州城,晚上又因為這事耽擱了許久,早就累了.她一進馬車就想睡.忽然車簾一動,閃進一個人來.

昏暗中她只聞見淡淡的清香.下一刻她的手被握住:"阿翎就這麼走了?"

蘇云翎正要說話,馬車一動,她人隨著馬車一晃栽入了來人的懷中.兩人撲做一團,蘇云翎一愣,腰間一緊,一雙修長細瘦的手緩緩摸上了她腰肢.

"琴越!"她在昏暗中聲音清晰:"放開!"

那雙修長細瘦的手卻不停,繞過她的背,繞過她的肩,摸上了她的臉.

蘇云翎想要掙紮開,他的手卻在她的臉上停留,淡淡道:"阿翎,你瘦了."

蘇云翎聽得他那一句"阿翎"不知怎麼的心中一軟.她推開他靠在一旁.馬車在走動.蘇云翎不知道烏木珠是怎麼的讓他上了馬車,心中氣悶著.

她看著車廂中靜默的琴越,皺起秀眉:"琴越,你不回去?"

"回去做什麼?"琴越回答得理所當然,"我有些話還未對阿翎說完呢."

蘇云翎心中輕歎:"有什麼好說的?琴越,明日再見吧.我累了."

"阿翎累了就睡一會.我不吵你."琴越接得更是自然.

蘇云翎哭笑不得:"琴越,我不記得你是這麼地……黏人."

車簾外的風燈一晃一晃的,照著琴越的臉越發美得不真實.琴越空茫的眼看了她許久,忽然道:"阿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喜歡黏著你.啊,大概是你說你可以幫我醫好眼睛開始吧."

蘇云翎心中一歎:"你眼睛就算不好,卻也看得見."

她見他行動如常,若人不說根本看不出他是有眼疾之人.

"那是看得見嗎?"琴越冷冷淡淡地道:"那是聽得見."

...

...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月神一樣的男子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個故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