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個故事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個故事

"那是看得見嗎?"琴越冷冷淡淡地道:"那是聽得見."

蘇云翎頓時語塞.的確,以秦越這樣的心性,即是眼瞎了也肯定不願意讓人看出他的眼有毛病.

蘇云翎仔細看了他一眼,皺起秀眉:"琴越,我不能保證能完全醫好你的眼睛.所以……酢"

所以你不要跟著我了好嗎?這一句她卻始終沒說牙.

琴越端坐在馬車中,忽然笑了笑:"你當我眼睛天生就這麼不好的嗎?"

他的聲音中帶著說不出的怨毒.

此時馬車一頓磕上了石頭.蘇云翎一愣,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說起這事.

"從前有一戶大戶人家,這戶大戶人家是豪門世家,家道豐實,門生也很多.有一年,這大戶人家的家主生了一對雙生子.雙生子在秦國並不多見.這家主樂壞了,大宴賓客三天.本來以為日子就會這樣好好過下去.卻不想,這雙生子出生折騰壞了母親.母親天天生病,母親一生病,雙生子的小兒子也生病了."

"那家主愛妻如命,妻子天天生病他就把怒氣遷到了健康的大兒子身上.大兒子說來也奇怪,越是對他不好,他活得越是健康.大冬天一件衣服穿著四處跑都不曾傷寒感冒.而小兒子卻不是如此.後來,那家主的妻子病死了.家主傷心欲狂,把大兒子狠狠抽了一頓,打了個半死,丟在了野外三天,最後還是家中的乳母千辛萬苦找回來."

蘇云翎聽得入神,到了這處,皺眉道:"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父親?都說虎毒不食子.不可能有這樣的父親的."

琴越笑了笑:"人千奇百怪,他愛妻越深,對奪走妻子的性命的兒子就越恨."

"後來呢?"蘇云翎問道.

"後來,家中的乳母怕家主再傷害大兒子,就請求把大兒子帶到別院養育.家主自然不想見這個罪魁禍首,隨便點頭就同意呢."琴越淡淡道.

蘇云翎松了一口氣:"那還好."她想了想,忽然問:"那小兒子呢?"

這個故事中最沒有存在感的就是雙生子的小兒子.她就有點好奇,大兒子這麼慘,小兒子到哪去了.

"小兒子因為生病就一直養著.後來有一天,家主不知怎麼的忽然看重了小兒子,親自教導小兒子讀書習字."

"那大兒子呢?"蘇云翎徹底被這個故事給迷住了.也許因為她也有個孿生妹妹,而自己對那個孿生妹妹知之甚少.

要不是師父徐青山,也許她根本就遺忘了這個苦命的妹妹.

"大兒子依舊和乳母在別院生活著.因為家主不管不問,所以很多下人都變著法子欺負這個大兒子.乳母雖力護卻始終無法護得他周全.每天他都傷痕累累.所以說同一時辰,同一個娘胎生的孩子,命不一樣的."琴越淡淡道.

"是啊."蘇云翎也感歎.

"原本這樣也不錯.小兒子享盡了父親的疼愛,大兒子命賤卻也一日日長大.只是後來有一日,小兒子發了急症.一夜之間雙目失明."琴越道.

蘇云翎詫異看向他.

"那家主急了,四處尋醫問藥,終于功夫不負苦心人,讓他問到了一味靈藥."琴越的聲音低了下來.

蘇云翎聽著車輪骨碌地駛在空蕩蕩的夜色中,心中忽然掠過不安.

"這一味靈藥可以醫治他的眼盲之症.只是醫治之前,家主生怕沒效果,一直猶豫不決."

"為何?"

"因為眼睛就只有一雙,毀了再也無法重造."琴越空蕩蕩的眼神看向她.

他的臉上雖帶著笑意,卻不知為何令蘇云翎渾身泛起寒氣.

"所以聰明的家主想出了個辦法.他命下人來傳大兒子.大兒子還道父親這些年終于肯親近他了.乳母也高興極了,給他穿上最好的衣服,洗得干乾淨淨的,還教他見了父親要怎麼說話.大兒子心里那個激動,一一都應了."

"終于他去了,那是多麼漂亮的大房子,比他和乳母生活的七八年的房子還漂亮不知道多少倍.那是多麼美的花園啊,花紅柳綠的,不像他那個破敗的院子,雜草叢生.一對比,就像是天上和地下.那大兒子一邊看一邊羨慕著."

"終于到了家主,也就是他父親跟前.他終于見到了自己的同胞兄弟,那病怏怏

縮在錦繡堆的孩子.他穿著最好的絲綢,吃著最好的佳肴.只是他眼睛是看不見的."

琴越輕輕的笑了起來:"這些都是大兒子從未見過的.他還覺得以後的日子就是這樣的呢.可是還沒等他想明白,兩邊就有仆人一擁而上,把他牢牢抓住."

"啊!"蘇云翎忍不住驚呼了一聲.雖然心中明白這事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但是還是為那故事中的大兒子感到了心驚.

"他們按住他,那家主就拿了一瓶藥滴在了大兒子的眼睛上."

"為什麼?"蘇云翎忍不住問道:"大兒子的眼睛既然是好的,那藥又有何效果?"

琴越冷笑:"那家主也懂點醫術的,在有眼疾的別人眼上有效果,他生怕在小兒子眼睛上用會把握不住,所以找大兒子來其實是來試藥量多少的.再也沒有比一母同胎的兄弟更好的試藥人了."

他說完,馬車中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中.

"後來大兒子的眼睛毀了,小兒子的眼睛好了些,只可惜……也只是好那麼一點點.比睜眼瞎好一點而已."琴越冷冷道.

蘇云翎抬起頭目視著他,忽然問道:"那你是那個大兒子呢,還是小兒子?"

琴越忽然側頭,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阿翎覺得我是那個大兒子呢,還是小兒子."

蘇云翎低頭笑了笑:"大兒子也好,小兒子也好,不過是一個故事罷了."

"是啊,不過是一個故事罷了.阿翎,你說,眼睛壞了能再好起來嗎?"昏暗中琴越那一雙空洞的眼忽然定定看著她.

"我不知道,但是也許有辦法.這個辦法我也是從古書上看到的."蘇云翎慢慢說道.

"哦."琴越似乎也不相信,笑了笑:"所以阿翎要是治好我的眼睛,我就告訴你我是那個生來命賤的大兒子,還是那個備受寵愛的小兒子."

正在這時,車子一頓,蘇府到了.蘇云翎下了車對車夫吩咐道:"夜深路滑,送琴越公子回府."

車夫應了一聲趕著車子送琴越轉了回去.蘇云翎站在夜色中,這才覺得身上沁涼.

烏木珠走來,嘀咕:"二小姐,這琴越公子看著真是怪怪的,剛才非要和小姐坐一輛馬車,說有重要的事要和小姐說."

蘇云翎微微一笑:"罷了.以後見了琴越公子恭敬一點."

"為什麼?"烏木珠問道.

蘇云翎早已回身:"沒有為什麼.為了你好."

……

一夜無話.蘇云翎第二天一早起來就聽到消息,云來客棧那邊的事情已經解決.鬧了一個晚上,蘇玉昌和蘇玉舂各自連房費,連賠禮道歉一共賠了五百兩.

今早他們就灰溜溜地回鄉下了.

蘇云翎聽了不置一詞.這事在意料之中.只要蘇玉煥不理會,蘇玉昌和蘇玉舂就翻不了這個天去.

蘇云翎正在用早膳,不一會有下人面帶喜色匆匆而來:"二小姐,官府的牒文送到了."

蘇云翎面上一喜,迎了出去.只見一個小吏摸樣的人親自拿著女子書院的牒文在客廳候著.

蘇云翎接過,看了一眼,果然上面寫著"蘇氏二女,云翎,正當適齡……"她看了兩遍總算是一顆心落了肚子.

不管蘇家到底最後會不會沉冤昭雪,但是能讓她上女子書院,她相信一定有辦法將蘇家重新帶回京城!

那送官牒的小吏恭維:"蘇二小姐放心,這官府牒文雖然來得晚,但是二小姐的名字一直是在的."

"哦."蘇云翎含笑:"多謝大人.小女知道了."

那小吏忽然又神神秘秘加了一句:"蘇二小姐將來定前途無量."

蘇云翎心中一動,問道:"大人,此話怎麼講?"

小吏道:"二小姐不知麼?二小姐的名字可是上面欽點的."他說著朝著正北一拱手.

**************

今天冰冰遇見了兩件鬧心事,鬧哄哄一個白天,本來早早起來結果心情都壞了~~~不過沒事,我會繼續堅持,去吃個飯,晚上繼續寫另外三千字.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阿翎,你瘦了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舊事重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