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三十五章 願賭服輸   
  
第一百三十五章 願賭服輸

一旁的金王爺更是哈哈大笑:"小娘子還比什麼比?干脆直接認輸跟本王爺走好了!"

執事看著這千金方立刻對鬼醫恭恭敬敬:"鬼醫大人原來知道藥王的千金方,那敢問鬼醫和藥王谷是什麼關系?"

鬼醫眼底掠過心虛.他冷哼一聲:"這種關系怎麼能當眾說明的?酢"

執事們一聽頓時連連道歉:"鬼醫大人恕罪.因為我們城主對藥王谷的人十分尊敬,所以小的才多嘴問了一句.牙"

鬼醫傲然道:"這一副驅肝毒的方子拿去用吧.這場賭局……嘿嘿……"

他未說完的意思十分明顯.這場賭局他可是贏定了.

肝毒在當時是絕症.無論多厲害的人物,得了肝毒等于死路一條.肝毒到了最後,人身體浮腫,面目全非,死時十分痛苦.

這孩子不知是先天不足還是後天怎麼的,竟然得了肝毒.這臉色蠟黃,面黃肌瘦的,看樣子還是在初期.

"沒想到真的是失傳已久的藥王千金方啊!"

"聽說當年藥王谷被魔教給滅了,損失無數,連藥王心血千金方也在大火中付之一炬呢!"

"這鬼醫不愧是鬼醫,沒想到竟然有藥王的千金方,難怪他這幾十年行走江湖,能治好這麼多疑難雜症."

"這個小女娃一定輸了.肝毒可是絕症!她再厲害也絕對不可能醫治好這孩子的."

"就是!一個小女娃能比老藥王還厲害?"

"……"

鬼醫聽著底下的議論,一雙老眼得意洋洋盯著蘇云翎.他還時不時看向琴笙,眼底的挑釁十分明顯.琴笙目力不及,自然沒察覺.不過鬼醫才看了兩眼,一道冰冷的眼神就從琴笙後面射了過來,充滿了警告意味.

是剛才打了金王爺一百個巴掌的小童--桑童.鬼醫想起他的身手立刻心底一寒.

蘇云翎對眾人的議論仿佛沒有察覺.

她望聞問切後,起了身,明眸掃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鬼醫和金王爺:"賭局還在繼續,鬼醫前輩有什麼問題嗎?"

鬼醫譏諷笑道:"小丫頭,藥王的千金方我寫出來了.你的方子呢?"

蘇云翎點了點頭:"藥王的千金方子?我瞧瞧."

"瞧什麼瞧!你還沒寫方子呢!"金王爺趕緊跳出來阻止,"你要看千金方子難道是自己寫不出方子?"

蘇云翎奇道:"我已經診出來該怎麼做了,想看一眼鬼醫前輩的方子,又有何不可?"

"誰知道你到底想怎麼醫啊!別廢話,趕緊認輸了,本王爺帶你走!"金王爺猥瑣地笑,還故意看向琴笙:"哪怕毒門聖主在此也不能阻擋吧?畢竟願賭服輸,在藥市中可不能胡亂鬧事,這可是城主規定的!"

他打定注意了.蘇云翎的美貌世所難見.只要她一認輸,自己就帶著這絕世小美人趕緊跑了.哪怕毒門聖主想要反悔,等出了藥市他也有地方藏.

琴笙冷冷一笑:"願賭服輸,也得輸了再說.現在阿翎還沒出手呢."

蘇云翎微微一笑,明眸看向鬼醫:"鬼醫大人,是你說的,這局決勝負?絕對不反悔?"

"當然!小丫頭廢話這麼多.你的方子呢?"鬼醫不耐煩地說.

蘇云翎慢條斯理地從懷中掏出一副用玉匣子,淡淡問道:"鬼醫大人的方子,你說你能幾天讓這孩子好起來?"

鬼醫見她掏出似乎是針具模樣的東西,心中飛快暗附,這小丫頭難道是要用針灸法來治好肝毒?不可能吧,針灸法不可能比他的千金方子還效果更快.

鬼醫沉吟道:"千金方加上推拿,再加針灸,半年內,這孩子必定全好."

蘇云翎微微一笑:"半年內太慢了."

四周的人聽了嘴巴都張成了"o"字.肝毒已經是不治之症,不要說半年能好.就算是你跟人家說肝毒能治好,病人家中就跟聽了天神諭旨一樣高興得要瘋了.

這少女竟然一開口還嫌棄半年太慢了!

鬼醫臉色一沉:"小丫頭,說大話不要被風閃了舌頭.半年已經是極限,我不信你能比老夫還快!"

"騙人!她連方子都沒開出

來,還敢說半年太慢了!"金王爺胖墩墩的身體一下子"滾"了過來.指著蘇云翎就罵.

蘇云翎也不惱,對那孩子的父親道:"我用一種針灸之法,三天就能驅你兒子身上的肝毒.你信不信?"

那孩子的父親驚疑不定地看看鬼醫,再看看蘇云翎.

忽然他懷中的孩子嗚嗚地說:"爹,我想讓這位姐姐治."

那孩子的父親狐疑地看著蘇云翎:"這這……這位小姐想要什麼法子?"

"祖傳的針灸法子."蘇云翎不想說太多,"你的孩子肝毒才剛開始,年紀也小,只要以我針灸之法,三天就能看到效果."

"真的嗎?"孩子的父親半信半疑.

"當然是真的.三天,三天孩子必有好轉."蘇云翎篤定地說道.

"不行!"鬼醫忽然發話,冷冰冰道:"你只能選一個人治,不然的話,治了算是誰的?"

蘇云翎道:"給我三天,這孩子若是沒好轉,我甘拜下風."

"好!小丫頭,這是你說的!"鬼醫陰測測道:"不過憑什麼我要讓你三天去針灸這孩子?萬一你把他給針死了,或者是你給他再種下點什麼.我後面醫豈不是前功盡棄?"

"那鬼醫前輩想要怎麼比."蘇云翎也不急,問道.

"給個擔保."鬼醫冷哼,貪婪的目光卻是看向她身後的琴笙:"這位是毒門聖主,聽說毒門有種很厲害的解毒藥丸.萬毒金丹.以這個做擔保."

琴笙笑了,回頭對桑童道:"拿一瓶給這人.我們毒門什麼都缺,就不缺丹藥.這萬毒金丹也不算什麼."

桑童手一揚,一瓶丹藥向鬼醫拋去.鬼醫急忙接過來一聞,果然是真真正正的萬毒金丹.

他驗完丹藥,心中又湧起強烈的嫉妒.這琴笙竟然是毒門聖主,看樣子這蘇云翎來頭也不小,不然怎麼會和這聖主在一起?

他真有些後悔剛才干嘛不多說一瓶.

蘇云翎在心中失笑,這鬼醫當真是又鬼又小氣,斤斤計較,竟然會懷疑她在暗中做手腳.

蘇云翎見他收了萬毒金丹,于是對執事道:"我要一間密室治療這孩子."

三位執事對她也心有余慮.不過看在琴笙的面子上不好再說.他們點了點頭:"這是自然.城主吩咐過,要給兩位一切便利."

很快三位執事安排下,蘇云翎一行到了藥市中一間偌大的"宮殿"中.這宮殿依山壁而建,雕梁畫柱,巧奪天工,若不是常年在地下看上去有些陰沉沉的,不然的話,早就被世人所驚歎了.

密室到了,蘇云翎令孩子的父親把孩子放在床上.她焚香淨手,拿出金針,緩緩地對准孩子的頭部穴位刺了下去……

時間一分分過去,不過是轉眼,孩子的身上大*道都紮滿了金針.看著十分嚇人.孩子的父親在一旁生怕驚擾,不住地打量卻不敢出聲.

蘇云翎最後一根金針落下.孩子的小腹已經鼓起.蘇云翎拿了一把銀質小刀在火上烤了然後輕輕劃開一處.

頓時一股墨黑的血緩緩地流了出來.

"啊!"孩子的父親驚叫一聲.

蘇云翎仿佛未聽見,又在孩子小腹的另一邊又化了一刀.濃稠的黑血慢慢流出.她等差不多了,再拔去幾根金針,等血收了,再拔去幾根.

如此這般,一直到了半個時辰後.孩子身上的金針都已拔掉.

孩子的父親再看時,床上的孩子臉色已轉紅潤,絲毫沒有因為方才的放血而有所蒼白.

蘇云翎擦了一把汗,微微一笑:"三天中每天如此針灸,肝毒能去大半.鋪以丹藥.三天後孩子與常人無異."

"那肝毒……可以徹底治好嗎?"孩子父親此時已激動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了.

肝毒是不治之症.他幾乎是傾家蕩產才摸到了這藥市.可他還沒找到江湖郎中說過的一味聽都沒聽過的靈藥,沒想到竟然遇見了神醫.當時他也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沒想到這肝毒不但能醫還能這麼快見效.

蘇云翎微微一笑:"可以的.不過孩子連續針灸十次,激發他先天的潛能才能徹底驅除肝毒."

"謝謝……謝謝女

神醫!"孩子父親連連磕頭.

"不用多謝."蘇云翎笑得溫和:"我也是為了比試."

"那鬼醫大人的千金方子呢?"那孩子父親猶豫問道:"是不是要一起服用?"

"那方子我沒見過.不過應該是以藥石為主.若是孩子肝毒已解的話,就不需要再吃藥了,以免傷其孩子的肺腑.畢竟是藥三分毒."蘇云翎道.

"好好!好!"孩子父親連連答應.

蘇云翎走出屋子,外面三位執事已經等了一個多時辰,不過為了公平起見他們帶了鬼醫在門外守著.

鬼醫見蘇云翎神色自若地走出來,冷哼一聲:"這麼快?"

"小女的針灸之法有沒有效果,相信三位執事和鬼醫前輩應該心中有數."蘇云翎也不多說,讓開門,讓他們進去.

四人進去,鬼醫見到先前那面色蠟黃的孩子時,不由一愣.人都有所謂的病氣.病氣要麼就是膚色蒼白,要麼就是黃中帶黑.

而這個孩子先前還奄奄一息,臉色蠟黃,病氣重得很.可是現在一看,臉色轉白嫩,甚至兩頰還有血色.

這……這不可能!

一個時辰而已!這小丫頭到底使了什麼妖法?竟然讓讓絕症之人一下子去了大半的病氣!

鬼醫急忙抓起孩子的手腕把脈.他越是把脈越是驚怒交加.

"不可能!不可能!肝毒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驅除?這肝毒不是毒,是病!病怎麼可能這麼快好起來?"鬼醫幾乎是失控地自言自語.

三位執事也面露驚訝,只要不是眼瞎就能看出這事情逆轉了.

其中一位執事悄悄道:"還是稟報城主吧.百年難遇的女神醫出現了!"

"是啊!這小姐跟著毒門聖主,沒有幾分斤兩怎麼敢挑戰鬼醫?"

"這小姐竟然只以針灸之法就可以醫治不治的病人,這醫術要多高啊!"

"而且這孩子是我們隨便在藥市中找到的,絕對不可能是這小姐的托.絕對不可能的!"

******************************

撲哧撲哧寫了大半天,才寫了四千字.繼續求月票,月票沒有翻番了,有的趕緊投給冰冰吧!多謝~~

還有六千字~~~好瑞~~~

得吃包辣條充充電.

上篇:第一百三十四章 千金方    下篇: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畢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