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四十七章 煮林氏(二)   
  
第一百四十七章 煮林氏(二)

三姨娘林氏還要狡辯.

忽然"嘩啦"一聲脆響,茶盞摔在了地上碎成了千萬片.蘇云翎慢慢站起身.

她一步步朝著三姨娘林氏走去,眼中的怒火冰冷地在眼底翻湧.看得三姨娘林氏心神俱喪.

太可怕了!

眼前的少女真的是傳說中病怏怏命不久的蘇家二小姐嗎醣?

這眼神,這氣勢……怎麼和大小姐蘇清翎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不不不……這病秧子一定是故弄玄虛的呙!

林氏此時已經狼狽不堪了.蘇云翎打得很重.林氏被打得頭發散亂,臉上漲紅.她想要反擊,奈何根本就沒有勇氣.

平時她鬧騰,使點小伎倆也沒什麼.但是那件事已是人神共憤的壞事.

這下,她林氏,完了!

蘇云翎眉眼俏冷,眼底含威.三姨娘林氏不知道是不是被徹底打傻了還是怎麼的,竟然都不還手.

她捂住臉,瞪大眼睛看著蘇云翎.一旁的眾人除了烏木珠外壓根就沒見過蘇云翎發飆,一個個都呆呆地看著,忘了攔也忘了勸.

甚至有的眼中還有些期盼著第三個巴掌過來.

"啪"第三個巴掌果然不負重望,呼嘯而至.

三姨娘林氏終于尖叫:"干嘛又打我?"

蘇云翎這才收了手,冷冷道:"這第三個巴掌是為了我娘.我娘在世的時候,你沒少把我娘氣病了.這一巴掌我想打你已經很久了!"

三姨娘林氏終于再也受不了,尖叫一聲,張牙舞爪朝著蘇云翎的臉撲了過:"小賤人,我死了你也別想活!"

蘇云翎冷笑,在她撲上來的時候左腳斜斜一腳踏出,巧而又巧地避開了三姨娘林氏的"攻擊".

沒辦法,會擺牛.逼陣法的女子就是這麼小試身手都一鳴驚人,有如神助.

"砰"的一聲,三姨娘林氏一下子撞在了桌子一角.

她這一下撞得很重,好死不死的,桌上放著蘇云翎剛才喝茶的茶盞.

茶盞"哐當"兩聲,正好砸在了她的頭上.

三姨娘林氏撞得頭暈腦脹,又被當頭茶水潑了個"淋漓盡致",一下子哇地大叫:"蘇云翎你這個小賤人,你使妖法!你這個妖女!你不得好死……"

她罵得極難聽,又掙紮地向蘇云翎沖去.可是這下誰還能讓她去這麼胡鬧下去?

早就有了仆人趕緊上前把她拖了下去.

三姨娘林氏一邊跳腳一邊喋喋罵個不休.

蘇云翎也不惱,冷眼看著:"來人,去把三姨娘和紅月捆了送官!罪名就是意圖謀害老爺和小姐.外神通內鬼,這種人壓根就留不得!"

三姨娘林氏這時才真正慌了.

蘇云翎竟然這麼狠,一下子就將她送了官.

送官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她林氏不但被逐出了蘇府,還將來頭上頂個罪名,搞不好要發配充軍的!

林氏這個時候才慌了:"你你……你憑什麼送我去見官,……你你你……你沒有證據!"

蘇云翎冷笑:"我沒有證據?我有沒有證據三姨娘去跟縣官大人說去.我不管.我只知道紅月把你給供出來了.是你意圖謀害我爹和我!"

她說完冷冷掃了一眼仆人:"還愣著干嘛,把三姨娘和紅月拖下去!"

正在這時,三姨娘林氏忽然扯著嗓子吼:"賈姨娘你這個賤人.你吃里扒外,我說你偷漢子難道說錯了嗎?誰不知道你的孽種……"

"嗚嗚嗚……"三姨娘林氏被仆人一下子堵住了嘴.

蘇云翎冷笑:"死到臨頭還要拖人下水,來人,狠狠給我掌嘴!定要打得她那張狗嘴再也吐不出髒東西來!"

仆人急忙找了繩索把她們捆了個結結實實拉了下去.

紅月剛才被打了一頓,早就沒脾氣了.她耷拉著腦袋一聲不吭像死豬一樣被拖著下去.三姨娘林氏就活蹦亂跳,中氣十足地罵著.

不過也不過是轉眼賈姨娘的院子中又恢複了安靜.

有丫鬟仆人趕緊上來收拾,一切又恢複原樣.

蘇云翎掃了一眼賈阿大和賈姨

娘,淡淡道:"我們說回正事."

賈阿大和賈姨娘兩人被剛才那一出鬧得有些回不了神.他們一聽蘇云翎說話,下意識先"啊"的一聲.

蘇云翎道:"賈大哥,賈姨娘,這回我給你們說的都是心里話.我爹的病是心病.平日糊里糊塗,認不得人.這病時好時壞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說實話,連我這樣的醫術都無法保證他什麼時候會好起來."

賈姨娘一聽頓時低下頭.賈阿大也唯唯諾諾.

蘇云翎沉了沉心境,道:"我爹這樣,賈姨娘又是個年輕的,二十出頭,要是守著我爹,那可是要守一輩子的活寡.所以我想來想去,我爹有銀月姨一旁伺候就行了.至于賈姨娘,我可以做主放你回家."

賈姨娘聽了嘴唇一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蘇云翎不等她回答,道:"賈姨娘放心,我自會寫一封信親自給了縣衙.讓縣衙老爺將這信留做公正.而且我還會備一份厚禮給賈姨娘,就算是賈姨娘將來不嫁人,這筆錢也能保賈姨娘受用半輩子.賈大哥,賈姨娘以為如何?"

賈姨娘眼中的淚滾落,忽地跪下:"二……二小姐大恩大德,我賈氏……對不起老爺,對不起夫人,對不起二小姐……嗚嗚嗚……"

賈阿大也滿臉羞愧:"二小姐……這……"

蘇云翎明眸如鏡,道:"你們都起來吧.蘇府如今雖然過了最艱難之期,但是將來蘇府還回京城.賈姨娘重孝道,要是又跟我們回京城,恐怕到時候你要伺候雙親就不容易了."

賈姨娘只是嗚嗚地哭.賈阿大雖然是個粗人,但是也終究不忍心自己的妹妹守活寡.

他狠狠心一點頭:"好!雖然我們雙親還在堂,但是年紀大了.長兄如父,我替我妹妹謝過蘇二小姐!"

蘇云翎點了點頭,命人去庫房拿了一大筆銀子,如何安置,如何處置都安排妥當了這才離開.

蘇云翎由烏木珠扶著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烏木珠見四下無人小聲地說:"二小姐,奴婢打聽到了.那賈姨娘……是真的有個相好的.不過那個是在嫁給老爺前.賈姨娘的父母老來才有了她,所以分外寵了些.聽說賈姨娘十六歲的時候曾經跟一個書生相好了,後來還珠胎暗結,生了個孩子……只是後來那個書生家中反對,所以這件丑事就掩了下來."

蘇云翎點了點頭,一點都不意外.

賈姨娘雖然長得不算好看,但是文文弱弱也別有一番女人味道.她當初嫁給蘇玉書的時候,蘇云翎曾聽過自己的母親蕭蘭珍說起賈姨娘的一些隱秘事.

不過當時她年紀小,又討厭這些個姨娘們,所以壓根就沒放在心上.

最近三姨娘林氏又忽然說起這事.蘇云翎留了個心眼讓烏木珠去偷偷打聽.

那故事中的書生癡心不改,今年又偷偷來到了濟州.賈姨娘和他的孩子寄養在鄉下.其實賈姨娘這次回去這麼久就是一家三口團圓去了.

不過這事是極隱秘的.蘇云翎也是昨天才知道這事.這下賈姨娘清白就在她的手中.

一言生,一言死.

最好的辦法就是什麼都不說.

所以蘇云翎干脆主動提出讓賈姨娘離開蘇府.一來成全人家一對苦命鴛鴦,二來,她父親蘇玉書這樣也不能拖著人家.

這才是皆大歡喜.

蘇云翎對烏木珠正色道:"這件事就到了你這里為止.賈姨娘循規蹈矩是個好女人,千萬不要因為這事將人家給毀了."

烏木珠知道事情重大,連忙點頭:"奴婢知道."

烏木珠說完又不忿道:"二小姐這般善心,那個三姨娘簡直是壞透了.到處造謠生事不說,臨了還要毀了賈姨娘的名聲.賈姨娘面子薄,萬一想不開那真是糟糕了."

蘇云翎一笑,眼底含著冷光.那冷光比冰雪的光還冷三分.

"我絕不會給她有這種作惡的機會!"

……

第二天縣衙那邊收了三姨娘和紅月.紅月為了脫罪,原原本本把一切事都推到了三姨娘身上.而三姨娘滿身是嘴都說不清了.

三姨娘送了官,蘇府中又下了一份休書和一份陳情書.



休書是給三姨娘,陳情書是給賈姨娘.

如此一來三姨娘林氏和賈姨娘就徹底和蘇府斷了關系.只是兩人待遇一個地一個天,三姨娘林氏名聲掃地,身上官司還沒斷.

賈姨娘得了蘇云翎一大把銀子回去後,又能奉養雙親,又能和情郎和孩子相聚.哪怕有人說什麼風言風語,她也就默默認了.

蘇云翎一下子處理完蘇府的事,頓時覺得神清氣爽.

沒了姨娘們的蘇府安靜平和.銀月姨又是個守規矩的人,平日除了吃齋念佛就是一心一意伺候蘇玉書飲食起居.

而蘇云翎眼前少了礙眼的人,越發信心百倍.

就這樣一連過了兩三日,蘇玉煥找上門來.

蘇云翎親自迎了他坐下.

蘇玉煥神情既是驚訝又是欣喜:"二姑娘帶人傳的話可是真的?秋後我們就可以進京城?"

"那是自然!"蘇云翎信心滿滿:"這可是宸親王親口說的.再說我秋後也要去盧云書院讀書了."

蘇玉煥歡喜不盡.他哈哈大笑:"好啊!我們蘇家又能重返京城了.在京城好啊!那我一定要在京城重新置辦一個大大的宅院,讓所有的人都不敢再小瞧我們蘇府!"

蘇云翎眼中卻泛起懷念.她道:"若是能返回京城,二叔也不要買新宅子了.把舊的蘇府重新整修一遍."

蘇玉煥一愣,立刻點頭:"二姑娘說得極是!二叔我這就去辦.保證在秋後讓你看到我們蘇府在京城世家眼前一點都不落怯!"

蘇云翎點頭,眼底的水光熠熠.

回去.

她已經一年未回去了.連母親蕭蘭珍的陵墓都未曾去祭拜.她心中憋著一口氣,若是不能榮歸入京,那就沒臉見自己枉死的母親.

……

京城.

靜王府雕梁畫棟,金碧輝煌,處處亭台樓閣精致無比.在一處寬敞又幽靜的院子中,只聽得"嘩啦"一聲巨響.

有什麼東西一下摔在了地上.

"滾!都給本王妃滾出去!來人,把她拖下去狠狠地打!"一位大腹便便的女子一手扶著肚子,一手指著地上跪著的丫鬟.

她穿著一件紫紅長裙,因為有孕而臉色蒼白浮腫,原本瓜子臉,媚色如春的樣子一點都不見,只剩下濃得有點惡心的妝容,和那滿頭的金銀簪子.

"王妃……王妃饒命!"小丫鬟不住地磕頭.

不一會,她的額頭上磕得鮮血淋漓.

眼前的女子就是甯如月.

半年多過去,她已快要臨盆.只是可惜這個孩子沒有為她帶來一點點的好處.

自從她將被折磨半死的蘇清翎丟出靜王府以後,君玉亭對她的就一日不如一日.

如今甯如月待在靜王府中還不是正式娶為王妃,只是私下以侍妾身份入的王府.

君玉亭一沒有下文書,二也沒有親口許諾什麼.甯如月的身份就尷尬起來.說她是王妃卻又不是,說她是侍妾也沒有文書等.

這樣一來,她反而比侍妾地位還低.

甯如月這樣的境遇是之前萬萬沒有想到的.她沒料到君玉亭翻臉比翻書還快.先前用得著她的時候,甜言蜜語,山盟海誓都能說出口.

如今蘇家一除去,她立刻比街邊的乞丐還不如.

不過君玉亭雖然冷酷無情,但是好歹甯如月還有一張王牌,就是這腹中的孩子.

若是她爭氣生下男孩,將來君玉亭就算再不承認,也要給孩子一個名分,給她一個名分.

而這,就是如今甯如月最後的期望了.

甯如月扶著肚子,臉色猙獰.那雙杏眼中都寫滿了惡毒.

"現在才知道磕頭求饒,晚了!我問你王爺去哪兒了.你竟不知道?難道你也看不起本王妃?"甯如月一邊罵一邊抓起手邊的什麼東西就往小丫鬟身上砸去.

小丫鬟已經一身狼狽,滿臉是血.只會哭:"王妃饒命!奴婢……奴婢是真的不知道王爺去了哪兒.王妃饒命!"

不一會有仆

人上前把這小丫鬟拖了下去,緊接著院子就響起淒厲的呼聲.

甯如玉這時才像是終于甘願了,坐在椅子上呼哧呼哧地喘著氣.

她一雙刻毒的眼睛盯著屋外,自言自語:"不會的,王爺不會不要我的,找不到?分明是你們這些小賤人故意謊報.想讓王爺不寵我!"

底下的丫鬟們一個個戰戰兢兢,收拾好了瓷片紛紛退了出去.

"唉,這已經是第五個了."丫鬟中有人兔死狐悲地說了一句.

這一句立刻得到了一旁幾個丫鬟們的附和.

"是啊!一個不小心就要打要殺的.可憐的春兒,純兒,都被打得皮開肉綻逐出王府了."其中一個小丫鬟忍不住抹淚.

"王妃也太狠了!"

"呸!那算是什麼王妃?!"有人憤憤不甘:"一沒有迎,二沒有娶的.連姨娘都不是.她壓根就是和我們一樣!"其中有個丫頭膽子大的,罵道.

她身邊的另一個丫鬟立刻捂住她的嘴,滿臉都是驚恐:"不要說了,萬一被她……聽見了那可怎麼辦?你忘了,前幾日就是盈兒姐姐就是罵了她一句,……被賣給了青.樓了."

這下所有的丫鬟都不敢吭聲了.

她們一個個心中恨極,可是又不敢說出口.

甯如月,手段實在是太狠毒了.

如今她懷著身孕,心情不好動不動就拿丫鬟出氣.

原本整個靜王府還算是平靜,自從她來了以後每天是非不斷,三天兩頭責打丫鬟,拿下人不當人.可偏偏靜王一點都不管.

這日子,還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對了你們知道王爺最近去了哪兒?惹得……那個甯如月這麼生氣?"其中一個丫鬟忽然開口問.她恨甯如月,私底下自然不會再稱她為王妃.

其中一個藍衫丫鬟小心地看了四周一眼,低低地說:"聽說,最近王爺又被一位女子給迷住了.難怪……那個女人這麼生氣.也許是聽到了什麼."

"又?又是哪個世家的?"

八卦向來不分場合,幾個靜王府的丫鬟們立刻來了精神.

"那個女子聽說是……當年與咱們王妃齊名的趙玉瑤姑娘……"

"啊!!!"幾個丫鬟驚呆了.

……

竹林翠綠,一道悠然的琴聲從竹屋中悠悠傳出.

那琴聲經過竹葉一洗練,越發空明澄澈.一位身穿天青色長衫的俊美男子站在竹屋外,一動不動.

終于琴聲最後一個音符落下.

他微微一笑,抬起手輕輕地鼓起掌.他那笑容如春風拂面,萬木逢春.只可惜竹屋中的人一點都看不見.

可饒是如此,那一下一下的巴掌聲卻是極其鄭重,誠懇.

************************************************************************************************************************************************************************

今天好累,早上起來太早,又坐飛機到了上海,吃了中飯開會,一直開到了晚上六點多.

現在寫字腦子都是暈暈的.

不過為了自己的夢想,累一點也是值得的.明天一萬字更新.希望早點起來碼字,不然又是要開會,壓根沒時間寫.今天章節字數可能不夠,明天多補幾百字.實在是不行了,冰冰今天太累了.

照舊感謝以下親:

秋雨微寒900910的四個大荷包;聞雞起舞伊利丹的288幣荷包;爾若安好的1張月票;麥曉夢的一朵花花~~~~

還有阿九若女子也288荷包.

上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逐林氏(一)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下第一美人(5K+]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