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五十二章 百花爭豔   
  
第一百五十二章 百花爭豔

蘇玉煥坐下來,心神不定,半天才說:"二姑娘,茶園出事了."

蘇云翎心中一提,失聲問:"茶園出了什麼事?"

蘇玉煥臉色越發白:"那些云霧松針茶……不行了.呙"

蘇云翎頓時眸色一沉:云霧松針茶那可是極有可能被甄選為貢茶的上等好茶.她記得蘇玉煥為了這茶耗費了巨資,還花了重金去請了茶師前去伺候這些茶苗.

前一兩個月她曾聽說這批茶已經成活了,沒想到這個時候竟然出了岔子.蘇玉煥從前是皇商,後來因為受到她爹蘇玉書的牽連,被剝奪了皇商資格醣.

能否重新成為皇商是他的一大心病,眼看著這一年這麼努力奮斗轉眼就要成為泡影.難怪蘇玉煥心神大亂.

蘇云翎當機立斷,對蘇玉煥道:"二叔不要急.明日我與你一起去茶園看看."

蘇玉煥臉色此時才好轉.他擦著眼角:"二姑娘,我本想著這一年秋茶收了,咱們蘇家風風光光入京.讓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再也不敢輕易看輕了我們蘇家."

蘇云翎心中澀然.二叔蘇玉煥的心情她如何不了解?她何嘗不是想早一日蘇家的案子沉冤昭雪,恢複昔日名譽風風光光入京.

所以她才去追問君云晟.可是現在她才發現蘇家要一點點爬起來何止千難萬難.

"二叔,我們一定會風風光光入京的.只要我們咬咬牙,熬過去就是."蘇云翎堅定地說道,明眸中掠過一道亮得出奇的光彩.

第二天蘇云翎一大早就隨著蘇玉煥匆匆前往德勝莊.那批云霧松針就在這莊子中.

蘇云翎坐在馬車中,皺起悠遠的秀眉看著對面那陰魂不散的南宮琴笙.

她皺眉:"你跟來做什麼?不是說了嗎?針灸在明天,三天一次."

南宮琴笙頭也不抬,問道:"養血丹吃了沒?"

蘇云翎臉上浮起尷尬紅暈.

明明是純粹的養血生肌,催發她這副身體氣血的大補丹藥.怎麼被他一說就好像她如果吃那個養血丹就是為了……為了……讓自己胸前"長大"一點?

蘇云翎心中恨得直銀牙暗咬.不過她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笑得嫵媚:"吃!怎麼不吃?南宮聖主做的養血丹必是大補之物,不吃就虧了."

南宮琴笙抬頭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不是我啰嗦.你這身體本源極虛,是早夭之相.你能活著本就是我始終想不通的所在.我送你養血丹也不過是怕你哪天一聲不吭地就死了"

"我可不想我眼睛還沒好,你自己就死了.所以,別不識好歹了,一天一顆,吃完了我再去尋靈藥給你配置."

蘇云翎臉上的笑意頓時消失不見.她沉沉地看著他,語氣帶著諷刺:"南宮聖主還真的一摸就能知道我這麼多的秘密."

南宮琴笙笑得更加邪魅:"是啊,不然白虧我摸了你身上兩次.再摸不出來你身上奇怪之處,我毒門聖主豈不是浪得虛名?"

蘇云翎再也懶得和他廢話,干脆閉上眼閉目養神.南宮琴笙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射出複雜之色.

一路到了德勝莊,蘇云翎還沒下馬車就看見一堆的莊稼人圍攏在莊子門口.

蘇玉煥下了馬車,臉色又不好看起來.他領著蘇云翎進莊子.七繞八拐,兩人到了種植云霧松針的山崖之下.

蘇云翎看了那茶垅一眼,頓時心中咯噔一聲.

那些翠綠色的云霧松針茶樹一株株葉片發黃,無精打采.幾個種茶師傅愁眉苦臉地坐在一旁休息著.他們見蘇玉煥前來,立刻圍上前七嘴八舌地說.

"蘇二老爺,這茶前幾天還好好的,這幾日不知道為何就這樣了.真的不管我們的事!"

"是啊,蘇二老爺,我們辛辛苦苦干了好幾個月,把這茶當祖宗伺候.你可是看在眼里的."

"對啊,蘇二老爺,你可不能扣我們的工錢啊."

"……"

蘇玉煥被他們圍在中間,頭暈腦脹.他本就心疼得在滴血,一聽這些人互相推卸責任更是氣得腦子疼.

這一片的暈霧松針可是他花了巨資買來的.一株株都是錢啊.可是沒想到原本好好地,這幾日功虧一簣,那簡直是在挖他心頭肉.

蘇云翎見

這場面混亂,秀眉一皺,走上前.

她分開眾人,聲音清脆婉轉,卻帶著不容輕視的意味:"各位師傅都先靜一靜,茶樹枯萎的原因沒有查清楚之前,大家先別自亂了陣腳.相信仔細檢查過後,就能知道這云霧松針為何長不好了."

幾位種茶師傅看了她一眼,頓時各種不屑的眼神朝著她射了過來.

"這是誰啊?小小女娃,口氣好大."

"是啊,瞧著眼生."

"長得漂亮,莫不是什麼千金小姐?"

蘇云翎微微一皺眉,不過一會便明白.這幾位種茶師傅都是蘇玉煥從外地請來的,不認識她也是正常.

很快德勝莊的黃管家匆匆趕來:"二小姐來了就好,幾位佃農聽說二老爺和二小姐來了,都……都來鬧了."

"鬧?"蘇云翎這下真的詫異了.

德勝莊有佃農耕種,只不過德勝莊一向土地貧瘠,耕種什麼都不會大豐收.而今年蘇云翎大刀闊斧,一下子讓德勝莊的土地全部改為種茶.

而且她還讓黃管家說服佃農門一起種茶.當初也說好了,佃農們要是按著種茶師傅指導下種好了茶,等秋季就一斤多少銀子去收他們的生茶.

當時都說好了,也一一簽字畫押.怎麼這些佃農要鬧呢?

"為什麼而鬧?"蘇云翎急忙問道.

黃管家臉色沮喪:"還不是因為這云霧松針茶鬧的.佃農們本來種慣了莊稼,現在種茶心中沒底.一聽說云霧松針茶出事了,就生怕他們種的茶葉也出事.所以……"

"那他們的茶葉怎麼樣?"蘇云翎問道.

"都還好好的."黃管家總算是給了個好消息.

蘇云翎頓時秀眉都擰緊了.

她想了想,鎮定道:"這件事黃管家去處理吧.就說就算是他們的茶種壞了,秋季每一戶佃農送三十兩銀子以作補償,不信我說的話,可以簽字畫押."

"這……"黃管家傻眼了.

這是賣血吧?天底下哪有這麼大方的主家?一戶佃農三十兩,十戶就是三百兩,這德勝莊一共有二十戶,那就是有六百兩就要墊出去.

這……這相當于往年德勝莊一年的總收入啊.

蘇云翎神色不變:"就這麼去說.幾百兩的銀子我還出得起."

黃管家無奈只好下去照辦.

蘇云翎一回頭,蘇玉煥臉上神色流露驚訝:"二姑娘……你好魄力."

蘇云翎微微一笑:"我說了,這個節骨眼上都不能自亂陣腳.我不信佃農們種的茶葉都沒事,咱們的云霧松針卻有事."

蘇玉煥這時候慌亂的心情一下子平靜了下來.

他本來不是這麼容易失態的人.只不過他太想要一舉成功,借以讓云霧松針茶成為貢茶,從而讓自己恢複皇商身份.所以壓力之下就患得患失得嚴重了.

"好,都聽二姑娘的."蘇玉煥終于找回了信心.

蘇云翎明眸掃過幾位種茶師傅,吩咐道:"大家都下去做事吧.該干嘛就干嘛.我去看看這茶葉到底是怎麼回事."

幾位種茶師傅看著她,眼底的不屑與懷疑反而更濃了.

他們一把年紀了,種茶幾十年.他們查了幾天都查不出什麼來.這小丫頭卻大言不慚說什麼要找出原因,實在是可笑.

不過他們心中雖如此想,但是也都在蘇玉煥的面子上紛紛走了.

蘇玉煥連忙問:"二姑娘,你真的有辦法?"

蘇云翎搖了搖頭:"我又不會種茶我能有什麼辦法?但是走走看看也許有點發現."

她話音剛落,身後傳來南宮琴笙的聲音:"把茶葉當做人,望聞問切就會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

蘇云翎一回頭,若有所思地看著他:"你知道?"

南宮琴笙彎腰捏了一把土,放在鼻尖下聞了聞.他忽然笑了:"難怪我覺得一股子怪味呢.原來是在這兒."

蘇云翎聽得心中一動,問:"你發現什麼了?"

南宮琴笙把土隨手拍

掉,似笑非笑:"我是不懂種茶,不過我若是這茶樹,應該不會喜歡這里."

蘇云翎此時有些急了.

這家伙到底在賣什麼關子.蘇玉煥更是著急,幾乎是撲上去一把拉住南宮琴笙的長袖:"公子若知道這茶葉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還煩請告訴我.定有重謝."

南宮琴笙才懶得理她.他一把拉住蘇云翎的手:"走吧,隨我去看看."

于是他不顧蘇云翎的反對,拉著她往山上走去.蘇云翎一頭霧水,只覺得莫名其妙.南宮琴笙帶著她在後山穿行,七繞八拐.

終于過了一個時辰,蘇云翎累得喘不過氣來時,兩人終于站在了後山極其偏僻的一道洞口前.

"這……這是什麼地方.你……你帶我來這里做什麼?"蘇云翎喘得連話都說不連貫.

南宮琴笙忽然問:"你聞見什麼怪味嗎?"

蘇云翎一愣,嗅了嗅.忽然她眼中頓時一亮:"硫磺味!"

"正是!這里的山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噴出了一股硫磺溫泉,大概是在這山洞中.你看看."南宮琴笙示意她往山洞看去.

蘇云翎提著裙擺慢慢向著山洞走去,身邊是一股淡黃的地下水,流出刺鼻的硫磺味.她捏著鼻子走進山洞.

過了好一會,在山洞外的琴笙皺眉:"你到底看見了什麼?不過是一個淺淺的洞穴罷了.這洞穴一定是連通地下河水的.因為這里的硫磺味最濃."

又過了好一會,蘇云翎的聲音幽幽的,顫顫地傳來:"你……你進來.琴笙,我覺得……這里……好像……有很不可思議的東西."

南宮琴笙結結實實一愣.

……

京城,金頂金光閃閃.碧瓦白牆,氣勢恢宏.高高的宮門阻擋了兩重世界.

一重世俗煙火,一重是富貴榮華,天上人間.

幾輛精致的馬車在十幾丈偌大的朱漆宮門前停下.馬車裝飾華麗,一看這馬車的主人家非富即貴.幾位身穿奢華盛裝的少女在清秀丫鬟的攙扶下,婷婷嫋嫋地下了馬車.

她們一共七人,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衣裙,一個個身姿窈窕曼妙,面上容色美麗,氣質出眾.她們身上穿的,戴的,每一件都是價值連城的珠寶,身上的衣裙也奢華無比.

她們下了馬車登記了腰牌,在宮門偏門等著守門的侍衛放她們進去.

其中一位杏色長裙,上面繡著繁複花鳥花紋的女子望著這朱紅色宮門.

她大概十四五歲,長得娟秀動人,一張小臉上帶著嬰兒肥,肉嘟嘟的,分外喜慶.

她如秋似的眸子靈動一轉,帶著迷離和驚歎:"皇宮真大啊!各位姐姐們,你們說這次皇後讓我們進宮參加宴席,是不是就意味著可以看見皇上了?"

另一位黃色衫子的少女傲然道:"春玲妹妹,我說你也真是遲鈍.這次我們有幸得皇後恩旨進宮參加宴席,就是想先看看我們的才和貌啊.你忘了嗎?今年宮中要舉行秋選了."

那位黃色衫子的少女長著一雙杏眼,鵝蛋臉,五官十分秀美靈動.而且她面容俏麗如春,一雙靈動的眼睛閃著精明的光.

那叫做春玲的少女眼中都是疑惑:"玉蓮姐姐,秋選和我們今天這次進宮有什麼關系啊?"

那叫做雨蓮的黃衫少女見春玲這麼遲鈍,毫不客氣地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給她.

"自己去想!"雨蓮少女不客氣地說.

叫做春玲的少女委屈嘟嘴:"人家年紀小嘛.不知道也是正常,玉蓮姐姐就是喜歡欺負人."

"好了,都別鬧了.皇後讓我們進宮是來考察我們幾個人的品行的.在宮門議論,萬一傳到皇後耳邊,可是大大不好."一位紫衣曼妙女子婷婷嫋嫋走了過來.

她面容清麗,五官勻稱,細長的脖子透著一股優雅從容.幾個女子樣貌本就是人中之鳳,那女子卻更勝一籌.

幾位女子見她來了,都紛紛圍攏過去.七嘴八舌地說道.

"凌玉姐姐,你來了啊!上次我送你的百年老山參覺得如何?"

"凌玉姐姐,上次你送我的云霞錦,我娘誇說好看呢.改日我們一起去再逛逛彩云坊."

"凌玉姐姐,你瞧我這紫玉鐲子品相好不好?你幫我看看."

"……"

幾位少女圍著這位叫做凌玉少女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渾然忘了她們是來等著進入皇宮中參加皇後設下的宴席的.

那叫做凌玉的少女,姓陳,是京城禮部尚書的千金.在場的七位少女也是京城中有名的世家少女.她們一個個出身名門,家世顯赫.從這一輩往前數都是百年望族.

上官皇後頒下懿旨,秋後要進行秋選,以充實後宮.這一旨意讓無數秦國少女們一個個芳心大動,恨不得秋天趕緊來,好自己入宮可以成為新君身邊的女人.

不過也有流言從宮中傳出.皇上並不願意挑選秀女進宮.為此上官皇後苦苦進諫,皇上這才恩准.

可是因為聖意不樂,上官皇後對秋選一事也多了幾分擔憂.

所以經過慎重挑選.她這次就近從秦國京城世家中千挑萬選挑了幾位少女進宮.名義上是參加皇後在上林苑擺下的賞花宴,實則是想從中查看這些少女們是不是夠資格可以入皇上的法眼.

若是皇上看中一兩個,那秀女秋選就可以順利.

若皇上還是看不上,那上官皇後就要真正發愁了.因為她雖然有賢德的美名,但是如果後宮不充實,皇嗣不多,那就是她作為皇後的敗筆.

幾位少女都是世族中的天驕之女,一下子聚集起來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朵朵鮮嫩的花骨朵一樣,含苞待放,各有千秋.

陳凌玉姿色和氣質在七人中都是拔尖的,往她們中間一站隱隱有鶴立雞群的感覺.

她年紀是七人中最大的,而且性子大方,十分會做人.幾位世家千金少女們一個個為他馬首是瞻.

陳凌玉環視了一圈,忽然問道:"不是說參加皇後娘娘的宴席還有一個嗎?怎麼的還沒見?"

其余幾人一數,的確是少了一位.

忽然其中一位紅衣少女冷哼一聲:"你們不知道皇後還請了誰嗎?"

"誰啊?"

"是啊!到底是誰啊?這個時辰還不來."

"就是!一點都沒有教養.皇後娘娘的宴席也敢遲到."

"誰啊!這麼威風."

陳凌玉清麗的面上浮起酸酸嫉妒之色:"是趙家的,趙玉瑤."

"啊!"

"怎麼回事?"

"是!她怎麼會來?"

幾位千金臉色一下子變了.她們自詡是閨秀中的閨秀.可是這趙玉瑤是誰?她可是能和當年"秦國第一美人"蘇清翎並列的有名美人.

關鍵是,她琴藝還爐火純青.

她要是來了,她們還有勝算嗎??

*********************************************************************************************************************************************************************************************************又拖到了現在,抱歉啊!

最近真的很忙很累!百花爭豔就要開始了,後面的會好好寫的.

...

...

...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特殊的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