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六十五章 驕傲   
  
第一百六十五章 驕傲

"皇上,我腿軟."

蘇云翎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是顫巍巍的.

開玩笑啊.剛才一頭生猛的花斑大老虎在跟前.她沒有尖叫昏過去已經算是很厲害了.現在人一松懈整個身體都情不自禁失力.

君云瀾微微一沉吟:"蘇小姐,得罪了!跫"

他說著長袖一拂,下一刻蘇云翎只覺得整個人騰空而起,等她回過神來人已靠在了他的懷中.她吃驚地看著近在尺咫的皇帝.

"皇上……"

君云瀾微微一笑,抱著她出了涼閣.

"朕送蘇小姐一程.以答謝蘇小姐為朕找到母親的遺物."他道.

蘇云翎縮在他的懷中,心中砰砰直跳.昏暗中她看不清君云瀾的臉色,但是其他感官感覺卻越發地鮮明起來.

她能感覺到他胸膛的溫熱,能感覺到他手臂的有力,還有夜風吹在他身上帶來陌生又熟悉的清香.

唉……蘇云翎心中浮起一股自己也說不明白的黯然.

外面的宮人們見皇帝出來,紛紛如風吹草折跪了一地.外面華美的龍輦靜候著.

君云瀾一伸手將她放在了龍輦上.蘇云翎吃驚:"皇上,小女怎麼可以……"

她是罪臣之女又被貶成了庶民.庶民怎麼可以和天子同乘一禦輦?!要是被人知道可是天大的罪過.

底下伏跪著的宮人亦是面上震驚,一個個頭埋得更低更深了.

在宮中,該看的和不該看的,他們很有自覺.

"坐著吧."君云瀾隨後步上龍輦,含笑端坐:"沒有什麼可以不可以的.這是龍輦,卻也只是一輛車輦罷了."

蘇云翎知道他向來不拘小節,猶豫了一會便釋然了.

此時天已暗了下來,龍輦在宮中寬闊的道上行得十分平穩.

蘇云翎終究是不能和帝王同坐,給她十個膽子也不敢這麼藐視世俗,破壞宮規.所以君云瀾坐在輦中龍座上,而她則是坐在他腳邊的亂凳上.

輦中十分寬大,裝飾十分華美.雕龍畫鳳,九龍盤輦,栩栩如生.蘇云翎坐在君云瀾身側.幽幽的龍涎香撲鼻而來,底下是軟綿綿的墊子就像是坐在云端一樣.

蘇云翎不住打量龍輦,可是黑燈瞎火的夜晚能看見的實在不多.很快她便失去了興趣.

她轉頭看向端坐的君云瀾.他端坐在龍座之上,背一絲不苟地挺直著.深邃的目光直視前方.那目光仿佛能破開黑暗看見彼岸光明的所在.

他就像是神祗一樣,完美無瑕,令人無法生出褻瀆之意.

蘇云翎靠在龍座旁悄悄的想.她看著看著,眼皮漸漸沉重起來.如潮的睡意隨著龍輦一搖一晃漸漸冒頭.

太困了.從昨夜到現在神經緊繃,原本就體弱的身體早就經受不住這樣的負荷.她眼皮耷拉,情不自禁靠在龍座旁悄然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內侍尖細的聲音傳來:"皇上,到了朱雀門了."

君云瀾一回頭卻頓時啞然.只見蘇云翎像一只乖巧的貓兒一樣蜷縮著睡著了.她睡得很香,長長的秀發披散在身後,在黑夜中看起來美得心驚.

她睡得很安靜,這一路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皇上?"內侍疑惑不解地悄悄提醒:"朱雀門到了."

君云瀾靜靜看了熟睡的蘇云翎半晌,淡淡道:"回禦書房吧."

"這……皇上?"禦前內侍們一個個面面相覷.

君云瀾脫下身上披風為蘇云翎蓋上,為她遮擋了深夜的風.

"回去吧.皇後那邊就說,朕今夜處理政事就宿在禦書房中."淡雅的聲音掠過夜風,悄悄地消失.

內侍一凜,低頭:"遵旨."

……

夜風簌簌,吹過長長的帷幔.

一道瘦削的身影站在宮門前久久看著天上那一輪殘月.不知她看了多久,也不知道這夜風要起多久.

過了一會,有內侍悄悄前來,在她耳邊耳語幾句便悄然退下.

良久,那女子輕輕

歎了一聲,轉過頭來赫然是上官皇後.卸去白天的濃妝和繁複的鳳服,她消瘦得可怕,臉色憔悴蒼白,唇色也沒有半點血色.

一個年輕的宮女拿著厚重的披風為她披上.

上官皇後輕咳了一聲:"慶春,是幾更了?"

"三更了.皇後該歇息了."慶春眼中都是心疼.

上官皇後微微一笑:"我睡不著呢.而且一到半夜就容易咳得厲害.還是等會再睡吧."

"奴婢明日再請太醫來為皇後娘娘看看?"慶春連忙道.

"不用了.我這毛病自己知道."上官皇後說完就像是驗證她說的話似的,不由捂住嘴劇烈地咳嗽起來了.

慶春趕緊為她順背.這一次上官皇後咳得撕心裂肺,像是肺都要被咳出.

良久,她攤開手心,一團鮮紅的血跡落在了掌心.她愣愣看著.

"皇後娘娘……皇後娘娘……奴婢去叫太醫,去叫皇上!"慶春慌了.

她正要走,忽然一只冰涼的手緊緊一把抓住她.

"不要去!"上官皇後臉色煞白,眼中都是祈求:"這是我一直以來想要瞞著他的事.慶春,不要告訴皇上!"

慶春眼中都是淚花:"皇後為什麼要瞞著皇上?為什麼不肯告訴皇上實情?"

上官皇後擦了擦干澀的唇邊,苦笑:"告訴皇上只能徒增他的煩惱罷了.他好不容易才登上九五之尊,完成他長久以來的心願,天下一統,再無紛爭,黎民再無征戰苦痛……"

"我與他夫妻十幾年……已經足夠了."

"皇後!"慶春跪下,泣不成聲:"所以皇後才一直瞞著皇上您的病情,所以皇上要來中宮,皇後屢屢推拒,還費心為皇上挑選品行兼優的秀女.皇上不知皇後苦心.如今皇上真的不來了,怎麼辦……"

上官皇後看著心腹宮女的哭訴,面上卻浮起淺笑:"傻子.皇上心中還有本宮.這樣已經足夠.只是我這身子不爭氣,無法陪著他達成最後心願的那一天."

"不!皇後娘娘,您一定會活得長長久久的.再說,還有誰能比皇後娘娘更好,更能配得上皇上呢?"

上官皇後恍惚看著眼前夜色中的宮殿延綿,喃喃低語:"怎麼會沒有呢?……"

他明明最厭煩為他挑選秀女,卻為了她而來.

他明明是那喜怒都不行于色的男人,卻唯獨對著那少女笑了,那麼舒心暢快,連天上的日頭都無法比擬他眼中的光芒.

他說,朕信你.一點點的猶豫都沒有.那一刻,她看見了他眼中的神采,那是十幾年夫妻中她從未從他眼中看見的亮光.

這是火花,雖然微弱,也或許不是男女之情.可是她心中明白,自己一輩子無法擁有的東西,也許有特別的女子可以得到.

"皇後……"慶春動了動鳳袍下擺,提醒她回神.

上官皇後低頭,笑了笑:"我的病要守口如瓶,特別是對皇上."

"皇後?!"慶春不贊同地驚呼.

上官皇後輕輕擦去手中的血跡:"夫妻十幾載,他愛我敬我,我亦愛他敬他.我不想在生命的最後日子里讓他用同情和憐憫來看待我.我是他的妻子,亦是他的皇後.我也有我的驕傲."

"本宮時日已無多,你們就讓本宮體體面面為皇上做好最後一件事再走,好嗎?"

"皇後--"慶春悲呼.

夜風簌簌,那一道纖細瘦弱的身影屹立在黑暗中長長久久……

……

一縷晨光射來,蘇云翎迷迷蒙蒙睜開了眼.她慢慢起身,身上的披風隨之滑落.

她愣了下,不由打量四周.此時越入眼簾的是一排排高高的書架.

這怎麼不是馬車?她驚訝.她記得昨夜自己好像上了龍輦後就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腿軟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永無出頭之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