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六十六章 永無出頭之日   
  
第一百六十六章 永無出頭之日

"蘇小姐醒了?"陳公公不知從哪里出來,和藹地看著她.

經過昨天晚上,蘇云翎對這胖乎乎的老內侍也改觀了許多.她急忙起身:"陳公公好."

陳公公道:"皇上昨夜看蘇小姐睡著了,不忍心驚擾,所以安排蘇小姐在禦書房中歇息."

蘇云翎一愣,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是睡在禦書房中的內間床上.而這床……可是"龍床"跫!

她頓時尷尬:"這……小女罪該萬死."

陳公公臉上的笑意更深了:"蘇小姐不用擔心,皇上這是為了不讓蘇小姐的身份泄露出去才用的權宜之計.所以昨晚皇上也在禦書房中批改了一夜的奏折."

蘇云翎聽了頓時更加尷尬了.這麼說她在不知不覺中占了皇帝的龍床,讓人家改了一個晚上的奏折?這罪過可是真大了.

"那陳公公務必替小女向皇上道謝."蘇云翎正色道.他為了遮掩她的身份可謂費盡心思.還為了她在禦書房中守了一夜.這份情義已經不是能用言語可以報答的了.

"不過蘇小姐不用擔心.皇上精力充沛,一個晚上不睡覺不算什麼."陳公公笑著道,"再說先前蘇小姐也救過皇上.皇上是重情義的人,如此做也是情理之中."

蘇云翎想起了什麼,微微一笑:"如此皇上大恩大德,小女沒齒難忘.小女出來也耽擱了很久了,這就回去了吧."

陳公公點了點頭.他從懷中拿出面紗地給她:"蘇小姐請隨奴婢來.奴婢帶蘇小姐出宮."

終于要離開了.

蘇云翎回頭看了一眼威嚴的禦書房,深吸一口氣轉身毅然跟著陳公公消失在禦書房.

……

天邊的朝陽升起,照在巍峨宏大的金鑾殿上.天日金光照在殿前的廣場上,文武百官紛紛跪下.

一道明黃挺秀的身影慢慢步上九十九級玉階,坐在了高高的龍座上.陽光照在他的十二梳金冕冠上落在他的臉上,如神一樣的俊美面容似萬年的湖水,波瀾不驚.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

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撲面而來.眾人皆伏地跪下.他垂眸,左手邊玉階下一位穿著紫金麒麟袍的男子此時才慢慢跪下,只是此人的眼中含著深深的不甘和怨毒.

這便是他的臣子,也是他的弟弟--君玉亭.

右手邊,一位長相一模一樣的玄色麒麟袍的男子早就跪下,眼中帶著無往不利的堅毅.

這也是他的臣子,更是他的手足--君云晟.

這世間便是如此,一朝天子一朝臣.人心易變,世事難料,卻有一些東西永琱變,比如真情,親情,還有那一顆風刀霜劍中都未曾泯滅過的強者之心.

蟄伏十幾年,他終于榮耀歸來站在這個帝國最高點,俯瞰眾生,完成自己的盛世繁華夢……

他忽而一笑,長袖一拂,用比往常更加清澈深遠的聲音淡淡道:"眾愛卿,平身!"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天邊那一輪太陽終于徹底跳出霧靄,躍上青天,普照大地.

……

次第的宮門緩緩關上,就如來時一般.一重宮門一重天.蘇云翎最後回頭看了一眼巍峨的城牆,慢慢走向自己的馬車.

陳公公已經派了人手一起護送她回濟州城.而且昨天也已派了先去查探德勝莊後的洞穴到底還有什麼秘密.

蘇云翎還沒走到一半,忽然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你到底是誰?"

那聲音冷冷的,十分突兀.

蘇云翎回頭,眯了眯眼終于看清楚來人.此人背著光,一步步走來,一雙眸子緊緊盯著蘇云翎,像是在盯著隔世的仇人.

蘇云翎笑了:"趙小姐是一直守在宮門外等我出來的嗎?"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趙玉瑤.此時看她的面容似乎憔悴了許多,原本崩得一絲不苟的臉上再也沒有從容驕傲的神色.

能知道她從宮中離開的時辰,又能這麼恰好地

堵在這里等她.看來她倒是小瞧了趙玉瑤的本事了.若是宮中沒有人,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蘇云翎想著眼中多了幾分肅冷.

趙玉瑤走到了蘇云翎跟前,緊緊盯著她那張被面紗遮擋得嚴嚴實實的臉.

"你到底是誰?"

她不回答蘇云翎的話,繼續重複剛才的問題.

蘇云翎笑了,露出面紗的明眸中盛滿了冷冷的譏諷:"我到底是誰對趙小姐來說這麼重要嗎?"

"你不可能解開那無名殘局!我不信你能解開!"趙玉瑤聲音冰冷得像是冰鎮過似的,冷得紮人.

蘇云翎笑了笑:"趙小姐不信不代表我解不開.說到底還是棋聖的徒弟身份讓趙小姐如此盲目自信了.只可惜,棋聖的造詣雖深,挑選徒弟的眼光卻不怎麼樣."

"起碼人品就不合格."

趙玉瑤臉色一變,卻按耐了下來.她冷笑:"你心虛了?那棋局你是如何解開的?還有你有什麼秘密隱瞞眾人?不然為何一直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蘇云翎笑得更冷:"趙小姐,以激將法來對付我是沒用的.想讓我摘下面紗,你還不夠資格!"

"你是什麼東西,敢這麼對我們家小姐這麼說話?!"一旁叫囂的聲音傳來.

蘇云翎頭也不回:"哪來的狗叫得這麼難聽?!主人還在說話,不懂什麼是禮數嗎?"

"你!--"吃癟的青蓮頓時臉紅耳赤.她雖然是下人,但是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被人罵做是狗.

蘇云翎似笑非笑地看著眼前的趙玉瑤:"無名棋局我能破,你破不了.原因皇上已經對你說明.趙玉瑤,你一副超然世外的清冷樣子,可是你應該比所有人都知道.在你心中,你想要的比一般人更多.所以你破不了你的心魔."

"你難道不是為了皇上進宮?別告訴我,你什麼都不想要."趙玉瑤臉色未變,冷笑.

蘇云翎坦然面對她:"我為了什麼入宮與你無關.我想要的,自然靠自己去爭取.至于皇上……"她微微一笑:"你沒有機會了,趙玉瑤.皇上所愛之人絕不會是像你這樣自私的女人."

"難道是你?"趙玉瑤針鋒相對,眼中的憤怒越來越深.

蘇云翎笑了笑,轉身就走.跟趙玉瑤這種人聊天簡直浪費她的表情.

"不管你是誰,終有一天我要超過你!"趙玉瑤陰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帶著強烈的不甘和威脅:"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哪怕我粉身碎骨都要超過你,得到皇上的心!"

蘇云翎腳步一頓.莫名的,她緊緊握住了拳頭.心中憤怒之海泛起波濤幾乎要湮滅理智.

良久,她冷冷笑了,回頭看著眼前的趙玉瑤.

很好,非常好!

趙玉瑤成功地挑起了她的怒火.

蘇云翎慢慢一步步走到了她跟前.趙玉瑤傲然與之對視.兩人身形相仿,只不過蘇云翎嬌弱了點,可是不知為何在天光的映襯之下,趙玉瑤忽然有一種錯覺.

眼前的蒙面少女竟然散發出凜然的氣勢,那是與她身份和嬌弱身體完全不相符的!

蘇云翎仔仔細細看了趙玉瑤.忽然她嫣然一笑:"趙玉瑤,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誰嗎?你不是想超過我嗎?只可惜,你永遠都不及我萬分之一,這一輩子,只要有我在,你永無出頭之日!"

她說完,面紗落下,一張絕美無比的臉出現在了趙玉瑤面前.

她對她嫣然一笑,眼中的驕傲和光芒比天光還明亮.

她就這樣站在她面前,有風吹過,扶起她長長素色的衣袂,就像是九天下凡的玄女輕盈而空靈.身後的青蓮看著,一時間連呼吸都忘了.

她這輩子就一兩次這麼失態過.眼前的女子美得不像是凡間之女,而她的臉……

趙玉瑤呆呆看著:"不……不,不可能……怎麼會……怎麼會是這樣……"

蘇云翎傲然看著完全失態的趙玉瑤.

她笑:"你敗過蘇清翎一次,更何況現在的我!記住我所說的,有我在,你永無出頭之日!"

她說完轉身走向馬車.

馬車

離開,幾騎面無表情的侍衛跟上,看都不看呆愣在旁的趙玉瑤主仆一眼.

趙玉瑤看著馬車離開,消失……終于,她踉蹌一步差點跌坐在地上.

"不可能……不可能……她不是死了嗎?怎麼會……怎麼會?"趙玉瑤震驚得無法正常思考.

青蓮扶著她,臉上是深深的驚恐不安:"小姐,小姐,奴婢沒有看錯吧.這……這人是……蘇清翎!"

"不可能是她!"趙玉瑤失聲打斷她的話,厲聲:"那個人早就死了!死了!怎麼可能出現在這里?更不可能出現在皇宮."

青蓮從未見過自家小姐這麼失態過.她急忙道:"是是……那個人死了!小姐……只是一張長得有點像的臉而已."

趙玉瑤終于回過神來.可是剛才蘇云翎留給她的震撼太強烈了,至今她都心驚肉跳.

她說,你敗過蘇清翎一次,更何況我!

她還說,有我在,你永無出頭之日!

這口氣,這神態……分明不是蘇清翎,可是兩人面容重疊,竟然似一個人!

"小姐,會不會她和蘇清翎有關系?還有,她這麼露出真面目,我們可以利用一下,就說她是蘇清翎進宮,討厭蘇清翎的閨秀們大有人在呢.她們一定會……"青蓮在一旁開始積極出謀劃策.

"啪!"青蓮的話還沒說完就狠狠挨了一巴掌.

她捂住臉吃驚地看著眼前陰沉得像是從地底冒出的趙玉瑤,驚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趙玉瑤冷森森看著她:"你的意思是,我又一次輸給了蘇清翎了?而且這一次還是在皇上面前?"

"不不……不不,奴婢不敢!奴婢從未有這麼想過!"青蓮慌了.

"不是就給本小姐把嘴巴閉緊點!今天看見的一切都給我忘記!一個字都不許給別人說起!"趙玉瑤聲音冷得像是要殺人.

青蓮害怕了,連忙跪地磕頭:"奴婢不敢!奴婢不敢說!"

"那就好."趙玉瑤又恢複了平靜.她望著蘇云翎消失的方向,目光越發陰沉可怕.

……

馬車飛快疾馳在要去往濟州城的路上.蘇云翎目光看著漸漸熟悉的景物.今日在趙玉瑤面前,她狠狠反擊了她一下.

當然,她也料准了趙玉瑤一定不敢公開她的身份.

驕傲如趙玉瑤怎麼可能承認她又一次敗在了"蘇清翎"的手下呢?只是這在將來以後,她和趙玉瑤恐怕會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不過這種事她現在一點都不懼.

馬車飛馳,一路到了濟州蘇府中.蘇云翎剛下馬車,烏木珠就匆匆趕來,臉色煞白:"小姐,你總算回來了.大事不好了,德勝莊子出事了!"

蘇云翎微微一皺秀眉:"不是查清楚云霧松針為什麼長不好的原因了嗎?還能出什麼岔子?"

她當時一查出云霧松針是因為水質的問題,告訴了二叔蘇玉煥和茶師傅們,就寫了封秘信,動用了禦令金牌進京城了.

可是為何還會出什麼大事?

烏木珠越是著急越是講不清楚.蘇云翎正要趕去德勝莊子,蘇玉煥急匆匆趕了過來了.

"二叔,到底是怎麼回事?"蘇云翎問道.

蘇玉煥臉色煞白:"二姑娘你終于回來了.不知是怎麼回事,我們德勝莊子的事被有心人造謠,附近的茶商都要來和我解除購茶文書.眼前德勝莊子前圍了一批茶商.我……這次完了!"

蘇云翎莫名其妙:"我們德勝莊子的事和茶商們簽的購茶文書有什麼關系?"

蘇玉煥擦了把冷汗熱汗,無奈說了起來.原來他先前去和茶商們談的時候,簽的購茶文書中有一條,收購茶葉他要預付茶款中的五成銀子,等到茶葉賣掉八成,再付剩下的銀子.

如今不知道是誰造謠蘇玉煥的茶園花重金砸下的云霧松針茶樹病,貢茶制作無望,損失慘重,這錢就出不起了.

茶商們生怕蘇玉煥將來賴賬都一個個跑來這里了.有的還提出要解除購茶文書,先前談好的蘇玉煥有優先購茶的權力也要收回.

蘇云翎一聽頓時眉頭皺得更深了.

她道:"我們云霧松針發現有毛病到現在前前後後不過五天的時間.茶商們怎麼這麼快知道德勝莊子的這一批要做貢茶的云霧松針不行了?"

蘇玉煥臉色蒼白,有些失魂落魄:"這我也不知道.大概壞事傳千里吧."

平日精明如他現在碰到這個局面也傻了.其實謠言倒有三分真.他的確是花重金砸在云霧松針茶樹上.如果這貢茶制不出來,他前後損失可就真的大了.但是就算損失大,他也絕不會去拖欠茶商的茶錢.

這謠言就是真真假假,讓人措不及防,想要駁斥都不知道怎麼去做.

***************

今天更五千字,就一章,感謝以下這些讀者們的道具,謝謝~~~真的謝謝!

茜茜19811枚,1朵鮮花;christylyt2張;135485426513張;冷月蕭881荷包;liuheping3張;lf小雨纖纖1張;永耀名居5朵鮮花;xiaotuzi1121張;麥暁夢1朵;suhong1982112412朵

上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驕傲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斗法(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