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六十七章 斗法(一)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斗法(一)

蘇云翎仔細想了想,忽然問道:"二叔,若是咱們的云霧松針茶能制成貢茶的話,誰損失最大?"

"啊?"蘇玉煥一時沒反應過來.

"就是對手是誰?在濟州城中誰是最大的茶商呢?"蘇云翎問道播.

蘇玉煥聽了,一下子醍醐灌頂.他一拍大腿:"啊!我知道了!玉茗香!玉茗香茶坊!"

他眼中頓時都是亮光:"該死的,我竟然沒想到這一點.還虧二姑娘提醒!一定是玉茗香的人干的!玉茗香是濟州城中最大的茶商.他也從濟州周邊和江南郡縣收購茶葉.去年因為茶市不好,他虧了一大筆錢.今年眼看茶市要興旺了,要是我這邊做到了貢茶,成了進貢云霧松針的皇商,那勢必對玉茗香打擊更大!跫"

蘇云翎見蘇玉煥終于振作精神了,放下心來:"二叔既然知道是對方做的'好事’,那就自然有了解決之道."

"恩!"蘇玉煥趕緊起身:"我去跟茶商們好好聊聊,務必打破他們心中疑慮."

他說完就要離開.

"二叔,慢著."蘇云翎忽然在背後叫住他.

蘇玉煥疑惑轉過頭:"二姑娘還有什麼事?"

蘇云翎明眸熠熠.她笑:"我一個辦法可以讓咱們的云霧松針一炮而紅!"

"啊?!什麼辦法?"蘇玉煥連忙問道.

蘇云翎笑得很自信,很美.

……

第二天果然德勝莊子聚集著一大批聞訊趕來的茶商們.他們一個個面上都是焦躁.謠言傳得有鼻子有眼的.說蘇家被貶以後就不行了,從前在京城威風凜凜的皇商蘇玉煥自從跟著蘇大人被貶回老家後就一籌莫展了.

而這蘇玉煥為了重新拿回皇商的身份,不惜砸鍋賣鐵買了一大批茶樹苗種在德勝莊子里面.

本來云霧松針就不容易被種活,現在茶樹苗有了病,眼看這一筆錢就要砸下去連影子都不見了.

蘇玉煥再厲害也不複當年,不是麼?

這邊沒錢,那他和各地茶商簽的購茶文書可不就是一紙空文嗎?

購茶文書上可是寫著蘇玉煥以一成分成,外加一定定金優先購他們的茶葉.要是蘇玉煥云霧松針選不上貢茶,他就虧錢,也沒有影響力可以銷售他手中收購來的其他茶葉.

那他搞不好給茶商們的茶葉錢都會拖欠著.茶商們一個個可精明著,這一環扣一環的,其中利害關系他們心中可清楚呢.

再說先前和蘇玉煥簽下的購茶文書可也是沖著蘇家從前的威名才簽的.而且茶葉生意不比別的生意.茶葉幾天不賣完,剩下的茶葉一旦走了香就沒人肯買了.

蘇玉煥占了他們的茶葉,萬一卻沒錢給,那可是很嚴重的一件事.等于他們身家性命都賭在了他的身上了.

所以附近一個個茶商們聞訊都急匆匆地來,想一看究竟,要是蘇玉煥的云霧松針真的搞砸了.他們果斷不和蘇玉煥一起捆死了.

所以這兩日來德勝莊的茶商很多.一個個伸長了脖子就想看看德勝莊子的云霧松針到底是不是和傳言中的一樣病懨懨的.

而就在茶商們一個個急得要成斗雞眼的份上.蘇云翎此時正和蘇玉煥兩人站在茶園中看著漸漸有生氣的云霧松針.

這一片綠油油的,可愛之極的云霧松針就散種在山崖邊上,一垅垅的,能收齊的話大概有一百來斤的茶青,最後制成貢茶,大概能有五十斤.

五十斤就已經是驚人了.要知道云霧松針一直是長在上崖旁,茶農每次去山上收也,全秦國收到的也才不到五十斤.

所以云霧松針有一兩一金的尊稱.

經過換水澆灌,這一批的云霧松針茶開始恢複生機了.幾位茶葉師傅們都喜笑顏開.他們當然也怕這一批茶搞砸了.畢竟他們也是愛茶懂茶之人.

蘇云翎今日穿著一件素色淡藍長裙,頭上帶著一頂紗帽,長長的面紗遮掩了她的傾城容貌,也遮擋了天上過分毒辣的陽光.

"幾位師傅辛苦了.麻煩你們這幾日就精細點照顧這批云霧松針.對外可不能透露一個字."蘇云翎很滿意自己所見的.

她說著微微一笑,命烏木珠拿出荷包,一個茶師傅手中塞了一小錠銀子.幾位茶師傅一見都樂壞了.這銀子一錠可有一

兩,等于他們三個月的收入了.

果然還是千金小姐大方,一出手就是這麼個大手筆.

"二小姐哪的話.應該的,應該的."

"是啊,要不是二小姐查到了是這水有問題,我們也坐蠟了啊."

"對啊.還是二小姐厲害."

"……"

幾位茶師傅紛紛稱贊蘇云翎.

蘇云翎見無事了,對蘇玉煥道:"接下來就麻煩二叔了."

"二姑娘放心,這些事情我要是應付不來,那真的沒臉混了."蘇玉煥利落答應著.

蘇玉煥說完轉身匆匆去安排了.

蘇云翎又好言吩咐了茶師傅們,便帶著烏木珠悄悄上了後山.這次有了目標走起來反而不那麼累.不一會已到了那個冒出硫磺水的山洞口.

"二小姐,咱們來這里做什麼?"烏木珠看著洞口黑黝黝的,趕緊問.

蘇云翎道:"你在外面守著,我去看看."

她走近洞中,從懷中掏出火折子點燃.果然里面干乾淨淨,空無一物.

陳公公好手段,不過一天不到就全部收拾乾淨.想必那些遺骸和珠寶已經火速運往京城途中了.

她站在洞中繼續搜索,可是這山洞年久,山壁上早就長滿了青苔.她轉了一圈都沒什麼發現便走出山洞.

"二小姐,那個山洞怪可怕的,以後你還是不要去了."烏木珠連忙道.

蘇云翎淡淡嗯了一聲.

這是皇家秘辛,其中藏著的秘密也許是人做夢都想不到的.她不想與這些有關系,可是她又暫時沒有能力將這些秘密都給遮掩下來,所以最好的辦法便是將這個秘密交給最有能力的人手中,以尋求保護.

而且這也是她果斷立刻將先皇後遺物交給君云瀾的目的之一.

"走吧.這里沒什麼好看的.硫磺水不會從這里引到我們茶園就好."蘇云翎微微一笑,帶著烏木珠轉身下了山.

……

濟州城的一間不起眼的茶樓中,幾位中年掌櫃摸樣的人正圍著上首一位大約三十歲,長得十分喜慶的男人正說著什麼.

這男人胖乎乎的,頭也圓,身子也圓,十根手指更是圓滾滾的像是一截截白蘿蔔.

他一張胖臉上眼睛被肥肉擠成了一條縫,此時他正得意聽著手下掌櫃們的稟報,優哉游哉地喝茶吃著小點.

他姓廣,叫廣玉春,是玉茗春茶莊的東家.因老東家還沒徹底退下二線,所以一直以來掌櫃們都叫他東家少爺,或是廣少爺.

"東家少爺,聽說德勝莊子前如今有二三十家的茶商正擠著呢.看樣子這濟州城周邊的茶商們都急紅眼了."一位干瘦的掌櫃諂媚笑著道.

另一邊矮胖的掌櫃趕緊也道:"是啊,東家少爺,話說這蘇家也真是無聊,做什麼生意不好,竟然要和我們玉茗春的搶茶生意做,這不是找死嗎?"

"就是!蘇家雖說一年前勉勉強強還算是京城中首屈一指的世家豪族,可是經不住天子一怒給貶到了咱們濟州這小地方啊.這蘇玉煥雖然和蘇家大房分了家,但是還是被連累丟了皇商這紅頂帽子.病急亂投醫,自然是覺得什麼生意好做,就做什麼了."另一位掌櫃分析中帶著濃濃的嘲弄.

直到這時,那胖乎乎被稱為東家少爺的中年男人這才撩起小縫眼,笑呵呵地開口:"幾位這幾天辛苦了.咱們玉茗春可是百年老店.這秦國運往京城的茶生意向來都是我們玉茗春的占頭籌.這蘇家強龍想壓地頭蛇,可不是這麼容易的."

"是啊,消息已經按著東家少爺傳出去了.那些茶商們哪經得起煽風點火啊?去年茶葉產得不好,今年風調雨順,大家都想趁著今年大賺一筆呢.蘇玉煥這老家伙也想分一杯羹,哼,做夢!"另一位掌櫃氣哼哼地說.

其余幾位掌櫃聽了面上連連贊同,心下卻是虛的.生意生意嘛,誰規定說只能一家獨占?

這一切怪就怪在蘇玉煥的動作太快.在年初一下子看出茶生意興起的苗頭,趕緊下了江南三下五除二與各大茶商簽了購茶文書.等玉茗春在偶然發覺今年秋茶也許大有可為時,再去已經被告知,各地茶商大部分的茶葉已經被蘇玉煥給大手筆簽了下來.

而且蘇玉煥給的條件還十分豐厚,不但有加利分成,還有定金.而他要的只是優先購茶權.

這下玉茗春的人才真的急了.向來玉茗春都是賣茶這一行的老大,這下被蘇玉煥一搞,南茶北調,而且還這麼大的手筆,簡直是在玉茗春到嘴的肥肉給生生搶走.

所以才有了這麼一出以訛傳訛的戲碼.

玉茗春想要的就是讓蘇玉煥和茶商們的合作不歡而散,最好自動解除購茶文書!

廣玉春聽了幾個掌櫃的奉承,整個身心都是飄飄然的.

這一招叫做不戰而屈人之兵.孫子兵法啊喂!想他廣玉春也是讀書人,雖然考了好幾年的秀才都考不上,但是老祖宗的斗法精髓可不敢忘.

正在玉茗春這些人說得正起勁的時候,忽然一個下人匆匆而來:"少爺,少爺,去蘇家德勝莊子的茶商們都被安置在云來客棧了!還用最好的天字號院招待著."

廣玉春一愣,隨即冷笑:"就這樣就想要討好茶商?想得太簡單了,繼續去傳!還有花點錢去買通德勝莊子種茶的師傅,問問那一批云霧松針到底枯死了沒有."

下人趕緊領命離開.

過了一直,又一個下人匆匆跑來:"少爺,少爺.蘇家的二小姐和薛家的少東家薛公子去咱們玉茗春的茶樓來了!"

這下廣玉春圓滾滾的身子一下子差點從太師椅中"拔"出來.

"什麼?難道他們發現了是我們傳的?"他的胖臉瞬間跟鍋底一樣黑.

幾位掌櫃的也有點慌.

蘇家在他們眼底已經是一只日薄西山的落地鳳凰了,根本不足為懼.可是薛家就不一樣了.秦國的四大商賈世家.

當然薛家的生意遍及秦國,在濟州只是他們的根而已,在這里薛家生意並不算涉及太多.可是再怎麼樣,薛家在濟州甚至在秦國也是個響當當的家族.

蘇家由薛家出面挺這件事嗎?所有的人都想到了這一點.

廣玉春臉色更難看了:"為什麼我沒聽過蘇家和薛家交好啊?"

幾個掌櫃面面相覷:"是沒有聽說啊.蘇家和薛家壓根就不怎麼來往的."

"就是啊.蘇玉煥以前是皇商的時候,也沒有和薛家合起來做生意過."

忽然底下有個聲音弱弱地開口:"好像……自從蘇二小姐回來後,薛少就時不時去送點什麼禮物.看樣子好像是薛家刻意在討好蘇家……"

他這話一出,幾個掌櫃們愣了下,頓時都笑了.

"不可能!蘇家都已經倒成那樣了,聽說半年前都撐不住了,拿了古董去典當,差點連老宅子都要賣了呢!"

"薛少去討好蘇家?別笑死人了.蘇玉書都瘋了,他家二姑娘回來能頂什麼用?除非是看上人家二姑娘.哈哈."

"那也不可能啊.以薛家的金山銀山似的家底,想要娶什麼樣的姑娘娶不到啊?非要娶這沒落的名門?再說了,蘇家倒了,又是帶著天大的罪名倒台的.以前的門生故舊都不敢和蘇家扯上關系.這瘟神一樣的誰敢去招惹啊?薛少肯定不可能是想和蘇家攀親."

"……"

底下七嘴八舌的,都是一邊不屑蘇家,一邊分析薛璧不可能和蘇云翎有牽扯.

廣玉春只覺得額上青筋直跳.他皺眉:"好了,都吵什麼吵,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他說著哼了一聲,縫眼中漏出冷光:"既然都找到我們地頭上了,少不得讓本少爺親自去會一會,這什麼蘇家二小姐到底要搞什麼鬼!"

……

而此時,一位白衣少女和一位錦衣公子正在玉茗春最大的茶樓中喝茶.他們包下了天字一號雅間,優哉游哉地一邊品茶,一邊看著茶樓邊臨水的風景.

此時已經是盛夏末,再過十幾天就是初秋,到時候秋季一到,茶葉豐收,這茶樓中的茶客們可就人滿為患了.

濟州城周邊,不,應該說秦國但凡熱鬧點的城市都有這麼些許文人墨客,儒生學子們喜歡聚集的茶樓.特別是京城,說茶樓有百余家都不誇張.

濟州城盛產藥材,茶葉也是不可或缺的.

薛璧笑吟吟地看著面前絕色

佳人,眼中若有所思:"蘇小姐怎麼有雅興約在下一起出來喝茶呢?"

蘇云翎笑看了他一眼.眼前的薛璧一身英氣勃勃,看不出屬于商人的銅臭味,卻多了幾分似武者的精悍.

不過要是真以為薛璧是個大大咧咧的人,那可真就是看走眼了.

"薛少一直送厚禮上門,我還未好好感謝呢.所以今日約薛少在此喝茶,以茶代酒就算是謝過薛少對蘇家的照顧了."蘇云翎半是認真,半是開玩笑地說.

*********

周末愉快!!~~~

上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永無出頭之日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斗法(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