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六十九章 斗法(三)   
  
第一百六十九章 斗法(三)

薛璧愣住:"啊?不是要比茶嗎??那是……"

"秘密!"蘇云翎眨巴眨巴美眸,丟下兩個字翩然走到了前面.

…跫…

一連幾天,蘇云翎都在蘇府中優哉游哉地歇著播.

德勝莊子有二叔蘇玉煥那邊張羅著,一切井然有序.除了越來越盛的謠言,和越來越多不安的茶商們聞訊前來一探究竟外,一切如舊.

謠言紛紛,甚至說到了蘇家的云霧松針早就枯死了.與蘇玉煥有購茶協議的茶商們一聽這消息越發不安.

他們紛紛從家中趕來,生怕蘇玉煥的狀況會影響到了這秋茶的買賣.

要是蘇家真的如傳言中砸了重金又搞不出云霧松針,那就沒可能甄選上今年的皇商,那他們的茶葉給了蘇玉煥,可不就是羊入虎口嗎?

可是蘇玉煥每日笑眯眯的,好言應付這些茶商.他們來了一律被安排在云來客棧的天字號院中,每日好酒好菜地讓他們住著.

茶商們雖然聽了謠言心中沒啥底,但是看著蘇玉煥絲毫沒有心虛的樣子,反而是落落大方,有問必答,當然回答的都是場面話.

那些想要探一些"真底細"的茶商們一個個敗興而歸.

蘇云翎這幾天可算是輕松許多,每天早早起來要麼就對著蘇玉書針灸研究怎麼讓他的失心症,要麼就是一頭紮進家中的藥室中鑽研醫術和熬制藥丸.

南宮琴笙自從那次幫她找到水質問題後,便被她找了個借口趕走了.不過南宮琴笙的眼睛針灸是三天一次,這幾天他又來了兩次,蘇云翎除了為他施針此之外沒什麼別的交集.

"喏,這是給你的明目清障丹.這次針灸後歇一陣子,三日吃一次.而且從今日開始你的眼睛要蒙上布條,以防眼睛被天光損傷."蘇云翎給他一瓶瓷瓶,吩咐道.

蘇云翎剛說完,下一刻眼前什麼一晃,一只修長的手飛快接過,納入了懷中.

坐在對面的南宮琴笙冷冷淡淡嗯了一聲,算是領了她的話.

這些日子他的眼睛看著和以前一樣,但是卻多了幾分神采.不得不承認,金針刺穴*果然有幾分效用.不過他的眼睛是人為毀壞,這些年來求醫無數都不能恢複目力,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醫好的.

蘇云翎看著他陰沉沉的臉色,好奇問道:"你最近話很少啊.有什麼心事麼?"

南宮琴笙冷冷"看"了她一眼:"你最好不要知道."

蘇云翎也不怕他,笑問:"為什麼?"

"因為想知道的人一般都會被我做成毒尸."南宮琴笙冷冰冰地說道.

蘇云翎心中失笑.

看來南宮琴笙最近的煩心事很嚴重啊.殺氣凜凜的.

她故意嘲諷笑道:"是不是君玉亭碰到了什麼麻煩了?"

南宮琴笙臉色一冷,空茫的眼瞳看著她,聲音越發沉了.

"你想死?"

蘇云翎笑得更歡快,一張清麗絕倫的臉上神采飛揚

"皇上一日日朝政穩固,想來君玉亭的日子一日日不好過了.他的日子不好過,以他的脾氣恐怕底下的人日子更不好過了."

"南宮琴笙,別說我沒告誡過你.君玉亭是一只毒蛇,冷血,冷酷,自私,還嗜血……與他合作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南宮琴笙冷哼一聲,眸色比千年冰雪更冷:"這我比你更明白."

"那你為什麼還要跟著他?"蘇云翎問.

南宮琴笙忽然笑了.他方才面上還是霜冷一片,此時笑起來面若桃花,妖孽得令人神色都忍不住恍惚.

"因為和只談利益的人合作,遠比和滿口仁義道德的人合作更愉快."南宮琴笙笑得冰冷:"而且一不順心殺起來更加沒有絲毫負擔."

蘇云翎看著他,歎了一口氣.

此人奇葩!

早知道和他聊天沒什麼好期待的.

"對了,最近濟州城風言風語很多.需要我替你擺平嗎?"南宮琴笙把弄著桌子上的茶盞,忽然問道.

蘇云翎笑了笑:"沒什麼,

我應付得來."

南宮琴笙看了她一眼,眯了眯眼不做聲.

蘇云翎收起金針包小心放入玉匣中:"你這眼睛要治好很複雜,等三個月後你再來吧.我得好好再看看醫術,鑽研下第四重的刺穴法."

南宮琴笙臉色沉了沉:"你不會說點好聽的嗎?"

蘇云翎奇怪:"什麼好聽的?"

"比如說你對如何醫治我的眼睛十分有信心,不日將大功告成云云."南宮琴笙不悅哼了哼.剩下半截話他沒說.

哪有個大夫會這樣對病患說,你等等啊,你的病很複雜,等我查查醫書看怎麼醫再給你醫治,目前就這樣了啊……

這種話一聽就完全不靠譜好嗎?

虧得全天下如今就只有她會金針刺穴,要不然以他的脾氣,十個蘇云翎都不夠他一根指頭點殺.

蘇云翎失笑:"我說的是實話.不過南宮聖主放心好了.金針刺穴*是百分之百是真的.我說過只有我能醫你眼睛也不是吹牛胡謅.這請南宮聖主放心好好了."

她剛說完,只覺得眼前陰影落下.她抬頭,對上了南宮琴笙那張顛倒眾生的臉.

兩人靠得很近.面對著近在尺咫的俊臉,蘇云翎在不適之後也習慣了他的忽然"偷襲".

她臉色鎮定:"你干嘛?"

南宮琴笙眯了眯眼,丟下一句話:"你很特別."

"哦--多謝!"蘇云翎對贊美向來是照單全收,"南宮聖主,你也很'特別’."

他不但特別,還特別得像是世間的一朵奇葩.她的特別一旦遇上他的特立獨行,壓根就是陪襯的份兒.

南宮琴笙哼了哼:"那好,三個月後見!"

蘇云翎暗自松了一口氣.不過她很快道:"到時候說不定我已經到了京城了."

南宮琴笙腳步頓了頓,冷冷淡淡道:"在我眼睛沒好之前,你去閻王地府我都要把你抓回來!"

他說完,長袖一拂,整個人"飄"出了屋子,瞬間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蘇云翎笑著搖了搖頭.她收拾藥箱,忽然一轉頭看見桌子上有一個瓷瓶.她疑惑拿起來一看,瓷瓶底下有個字條.

字條上寫著:"一日一丸,切記!三月後其胸應見成效."

蘇云翎呆了幾秒鍾.

"南宮琴笙!你去死!--"

"砰砰!"烏木珠聽到聲音急急忙忙地撞進來:"二小姐,怎麼了?怎麼了?"

蘇云翎臉紅耳赤:"沒什麼!你下去吧."

烏木珠這才不放心地離開.

"等等!"蘇云翎忽然又叫住烏木珠.烏木珠疑惑回頭:"二小姐,怎麼了?"

蘇云翎忽然臉紅耳赤,半天才問:"你覺得我最近是不是氣色好點了?"

烏木珠一聽,仔仔細細打量蘇云翎,直看得蘇云翎不好意思.

烏木珠認真點了點頭:"是啊!二小姐這些天休息好了,似乎臉色好看多了."

"那……那個……會不會覺得本小姐還是跟小孩子一樣?"蘇云翎半天才問.

烏木珠莫名地搖頭:"不會啊.二小姐就是瘦弱了點,多吃點就圓潤好看了.二小姐太瘦了.啊,對了,奴婢讓廚房給二小姐燉的當歸雞忘了端給小姐吃了.小姐你等等啊!"

她說完急匆匆離開.蘇云翎等她離開,偷偷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好像……這些日子是有點點圓潤了.

她頓時又臉紅,咬牙切齒:南宮琴笙你這個王八蛋,明明眼睛什麼都看不見了,竟然還這麼變態!……

……

很快秋茶收獲的日子到了.德勝莊的這一批茶收成都不錯.那些茶商們既然來了濟州城,肯定關心德勝莊子的茶葉收成.

他們只看見一袋袋的茶青從德勝莊中被運出來,然後送往茶坊,經過幾天就可以加工成了香噴噴的茶葉了.

這些茶商們雖然歸心似箭,但是因為他們平日從茶農中收茶葉已是定好的規矩,只要

吩咐底下掌櫃們多跟著就行了.所以他們也能多待個幾天.

天字號院中幾個茶商們坐在一起商量著.

"看樣子蘇老板的誠意還是很足的,這些天好吃好住地伺候著,也不見他怠慢.有這份心就不錯了."茶商甲十分感慨.

茶商乙抿了一口茶,有些懷疑:"可是這萬一是那個什麼……什麼緩兵之計呢?"

"老胡,你又胡說了!要是什麼緩兵之計,早就打發我們回去了,還用得著這麼招待我們嗎?"茶商丙不滿地駁斥.

"那這蘇老板到底葫蘆里賣得是什麼藥?"另一個茶商聽了爭論,湊過來問了一句.

正當他們商量來商量去沒個眉目的時候,一陣爽朗的笑聲從前面院子門口傳了過來.

"幾位老板,今日就讓諸位老板做個見證,見證我蘇玉煥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

蘇玉煥一身寶藍色錦衫,氣質上多了幾分商賈少有的溫文儒雅.

他走來,對眾人施禮,哈哈笑道:"在下在濟州最大的茶樓,玉茗春茶樓辦了一場品茶會.來的還有特地請來的禦茶監的王監司.由他品一品在下茶莊中出的云霧松針茶到底是幾品,夠不夠格甄選皇商."

茶商們一聽眼睛都瞪圓了!

云霧松針的品茶會?

天啊,他們沒有聽錯吧?

蘇家德勝莊子不但種出了云霧松針,還敢請了禦茶監的王大人,由他主持品茶?

蘇玉煥笑吟吟看著眾人的反應,心中欣慰無比.成與敗,在此一舉了!若是成了,他蘇家就可以風光入京,連帶著蘇家曾經的榮耀一起再次進入那浮華的京城世家圈中.

若是敗了,他的心血,蘇云翎的心血都白費了.就算進京城也面上無光.

而這種事,他也絕對不可能讓它發生!

……

玉茗香茶樓,人滿為患.

整個濟州城也沸騰了!

聽說蘇家的德勝莊子不但種出了云霧松針茶,還自信能成為進貢的貢茶!

聽說先前的謠言都是假的,蘇家的茶一點事都沒,不然蘇老板怎麼敢請來禦茶監的王大人來支持茶會呢?

……

玉茗春的最高一層擠得是水泄不通.這些天因為謠言趕來的茶商們一個個伸長著脖子,眼巴巴地看著那桌子上用紅封封著的茶葉.

而在最上首中間,坐著面容嚴肅的王監司王大人,左手邊是蘇玉煥和一位面容遮著面紗的妙齡少女.

蘇玉煥大家都認得自然不必多說,倒是這位少女一身素衣清清爽爽,雖然看不見面容,但是露出的那一雙靈動無比的眼睛,一看就令人知道此女面容絕美,必是絕代佳人.

而王大人右手邊則是英氣勃發的薛璧,還有坐著一位胖乎乎,白胖圓滾的中年男子.他的一張胖臉上黑得像是鍋底.他也不管在場有多少人,臉沉沉地看著擺在面前桌上封好的茶葉.

他便是玉茗春的老板,廣玉春.

此時此刻在場所有人都無法體會他的心塞.

謠言是他暗中放出去的,說蘇玉煥種不出云霧松針也是他說的.擺明了不想和蘇玉煥比茶更是他得意無比的一招.因為他可不想用他的好茶白霜來替蘇玉煥打名氣.

可是,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最後會變成了這樣?

因為謠言,蘇家的茶反而更受關注.不但十里八鄉的大小茶商都趕來了,而且遠一點的江南地區的茶商也趕來了.

還有,堂堂正正地在他玉茗春茶樓開品茶會,這是幾個意思?

這都到了他的地盤上了,這要不是踢館,他跟蘇家一個姓好嗎!!!

此時廣玉春心中再怎麼不滿再怎麼不高興都沒人注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王大人眼前的那幾包茶葉.

蘇云翎滿意地看著眼前火熱的場景.二叔蘇玉煥的辦事能力果然不錯,短短時間不但安撫了不安的茶商們,更是請來了王大人和一干有名望的鄉紳名士,為這一場品茶會更添幾分正式.

她悄悄看了一眼臉色黑得像是可以滴出水的廣玉春.

她心中冷笑,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想來這位現在應該體會很深.

正在這時,品茶會開始了.所有的眼睛都緊張看著王大人手中的茶封.

王大人嚴肅道:"此次品茶會是為今年貢茶皇商做甄選.蘇記的云霧松針,陳記的碧螺春,湯記的龍井……一同進行品評,從中甄選出三種貢茶.為了公正起見,每一泡茶諸位都可以喝到.最終品評由本人,還有幾位德高望重的名家一起裁定."

"等等!"一道聲音忽然從右邊傳來.

所有的人視線都看向那出聲的人.

只見廣玉春站起來,一雙縫眼緊盯著桌上那最刺目的茶封.他一字一頓地說:"玉茗春的特級白霜茶今年也要參與貢茶甄選."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嘩然了.

蘇云翎眸光沉了沉.

這個廣玉春實在是太惡心了.早不參加晚不參加,這個時候才參加.要知道想要進禦茶監的茶種類很多,可是每一年宮中只收大概三到四種貢茶.

往常就是碧螺春,龍井是必選的,還有嶺南的鐵觀音也是,剩下的名額就少了,要麼種云霧松針的茶農今年豐收了,會進貢占了一個名額,要麼就是別的特別的茶異軍突起,占據一個名額.

除此以外,禦苑中很少超過四種以上的貢茶.

而這個時候廣玉春忽然要參加,分明就是針對蘇家的云霧松針,想要以特級的白霜擠占最後的一個名額.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所有的茶商們都不是傻瓜,一個個用或是鄙夷,或是無奈的眼神去看著他.

爭並不是不對,但是這麼惡意針對的做法就讓人有點不屑了.

蘇玉煥臉色也難看了.

薛璧微微一笑,看向得意洋洋的廣玉春:"廣老板,改變主意了?先前蘇小姐想請你一起比茶,你可是不答應的."

廣玉春一張胖臉笑得十分虛偽:"可是在下可沒有說過不參加貢茶甄選吶."

老狐狸!薛璧笑而不語,眼底卻多了幾分厭惡神色.

蘇云翎看著身邊明顯憤怒的二叔蘇玉煥.她含笑側頭"二叔,沒有信心嗎?特級白霜哦!"

蘇玉煥哼了一聲:"怎麼會沒有信心!放馬過來吧!"

蘇云翎微微一笑,明眸越發明亮了.

那邊王大人和幾位品茶名家互相耳語了一番,這才宣布道:"這次玉茗春要參加貢茶甄選,那品茶會就此開始吧."

廣玉春看了蘇玉煥和蘇云翎一眼,得意洋洋吩咐茶博士請出玉茗春最好的特級白霜.一人多高的玉瓶被兩人小心翼翼抬了上來.蠟制的密封一打開,頓時整個茶樓清香撲鼻.

所有的人都驚了.

都說白霜茶以香著稱,果然名不虛傳.

連王大人和幾位品茶名家也紛紛點頭,眼中有贊許.

蘇云翎看了廣玉春一眼,而後者用同樣的目光挑釁地看著她.

廣玉春在眾人驚訝中哈哈一笑,走到了蘇玉煥跟前:"蘇老板,特級的白霜茶比之你們的云霧松針,你以為誰勝算更大呢?"

蘇玉煥的臉色已經陰沉下來.

特級!

廣玉春這可是把人往絕路上逼啊!

上品的白霜茶就有和云霧松針一較高下的分量,更何況是特級的?那等于他也要拿出上品的云霧茶才可以.

蘇玉煥正要說.

忽然一道柔柔的聲音拂過眾人的耳中.

蘇云翎微微一笑:"廣老板的特級白霜茶果然名不虛傳,只是……小女以為,特級的白霜茶恐怕也比不上我們蘇記的下品的云霧松針呢."

**************

下一章就進京!今天萬字更新哦!.,讓親們久等了.冰是想讓蘇家風風光光入京嘛.所以彎子繞大了點.而且這文其實也有點成長系的寫法,所以慢了點.

上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斗法(二)    下篇:第一百七十章 斗法(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