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零二章 關心則亂   
  
第二百零二章 關心則亂

兩人又沉默下來.一股難以言說的悲傷彌漫在四周.

蘇云翎忽然覺得很怪.眼前這高高在上的男子在和她傾吐心中最難解的事.而這些她似乎並不應該聽.

可是若是他不說,自己也想要知道的吧?知道是什麼讓他如此疲憊,是什麼讓他明如春水似的笑眼蒙上黯然……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要知道.哪怕他在她面前說著的是他心愛的女人跬.

良久,蘇云翎忽然抬頭,明眸熠熠:"大皇子!妗"

君云瀾抬起頭,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眼中猛地一亮:"你的意思?……"

蘇云翎自信滿滿:"只要告訴皇後,若是努力抑制病情就可以見大皇子!只要做母親的女人永遠也舍不得孩子.皇後生無可戀,難道不是因為自己無法再見大皇子所以才絕望的嗎?"

君云瀾忽然笑了.他很少這般笑.笑起來眉眼都栩栩如生.蘇云翎只覺得剛才一直埋在心中的陰霾一下子消散了.

她也跟著笑了起來:"皇上放心,皇後的病一定有辦法的."

君云瀾含笑點頭,深深看著她:"蘇二小姐果然是解語花.朕為難了好幾天的事,沒想到卻被你一語驚醒夢中人."

蘇云翎被他贊得羞澀了.她看著他的容顏,只覺得心中歡喜.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高興,只知道他開心顏了,自己便開心.很單純而純粹的歡喜.

氣氛活絡起來,她便真的不再拘謹.她笑道:"皇上不要老是蘇二小姐地喚小女.叫我翎兒吧."

君云瀾點頭,低頭一想,忽而笑:"翎兒,很好聽.清麗空靈,真是個好名字."

蘇云翎臉微微一紅.他的眼睛太過明亮,竟令她有種無法多看的錯覺.她連忙岔開話題:"方才皇上不是說頭疼又犯了嗎?讓翎兒看看吧."

君云瀾支著下頜,看著她笑:"又要在朕的腦門上紮針了?"

蘇云翎頓時想起初見時自己的膽大妄為,不由臉紅:"那時候……那時候是翎兒不通世故."

的確,哪有一見面就隨便在別人腦門上紮針呢?現在想想那時候的自己真的是太單純了.總覺得他是好人,而她是醫者.他幫了自己,而自己是一定要報答的.

"朕不取笑你了.紮吧.朕覺得整個天下間除了你,再也沒有人敢在朕的頭上紮針了."君云瀾淡淡一笑,只是笑意中不知不覺多了幾分懷念.

蘇云翎自然沒看出來.她拿出針包,淨了手為他針灸.她跪坐在他跟前,深吸一口氣:"皇上准備好了嗎?"

她說著聲音竟然在發抖.果然是不知道他身份更好.現在為他施針,心中一點底都沒有.這實在是不應該.

君云瀾含笑看著她,眼中帶著隱隱的寵溺:"紮吧.你就把朕當做是一截木頭,大膽下手吧."

蘇云翎聽了忍不住"噗嗤"笑出來:"木頭哪能當皇帝?"

君云瀾只是一笑:"木頭不好嗎?有時候朕還想當一棵樹呢.春夏秋冬,風吹日曬,不痛不癢,什麼都不用想.生可見歲月變遷,死可成木,讓人劈柴生火,物盡其用."

蘇云翎一愣,再也繃不住笑得腰都彎了.君云瀾見她笑得這麼厲害,一本正經地問:"怎麼了?朕的想法很好笑嗎?"

蘇云翎笑得針都幾乎握不住.她忍得很辛苦:"哪有皇上是這麼想的?"

君云瀾反問:"那皇上到底應該想什麼?"

蘇云翎歪著頭:"大約是國泰民安,開創萬世盛世吧."

君云瀾忽然問:"那你是覺得當皇帝便是要這樣,還是想當一根木頭的皇帝更可取?"

這可把她給為難住了.她想了想,眉眼笑得彎彎的:"什麼都不用當.皇上做好自己想成為的人便是了.翎兒覺得皇上一定能夠實現自己的願望的."

君云瀾深深看著她:"你知道朕的願望是什麼嗎?"

蘇云翎搖頭:"翎兒怎麼會知道呢?但是皇上不是已經在做了嗎?"

在龐太妃和君玉亭勢大之時他入主九五至尊,看著波瀾不驚,實則內里有多少暗流湧動是她所不知道的.世人只看見他君臨天下的榮光,卻看不到皇座背後的條條艱辛的路.

想著,蘇云翎眼中多了幾分崇敬.

她撚起一根金針,對他道:"皇上,我要紮針了."

君云瀾含笑看著她:"好."

她剛要落下,忽然對上他深邃的眼.心不由多跳了一拍.她急忙深吸一口氣,不敢再看他的眼睛.這雙眼睛太深沉,像是深海的鴻溝一樣,看一眼都能被吸引進去.

蘇云翎不停地心中默念,手心都沁出汗來.君云瀾見她緊張,莞爾一笑,慢慢閉上眼.

蘇云翎松了一大口氣,全神貫注慢慢施針.

……

時辰慢慢過去.蘇云翎看了看時辰,取下了金針.君云瀾此時已是躺在席上,雙目閉著.為了紮針舒適,他的龍簪早已取下放在一旁,長長的墨發隨意披散在一旁.

披發的他顯得分外年輕,鳳眸微挑,鼻梁挺直.從容顏來看,他當真的無可挑剔的俊美.而且他的面孔模糊了年紀,是一種令人驚異的美感.

蘇云翎在一旁看得有些出神.

"皇上?"她悄悄喚他,"可以起來了."

君云瀾一動不動.蘇云翎靠近,輕輕推了他一把:"皇上……"

還是沒有動靜.她心中有些不安.該不會是她紮針哪錯了吧?她卻忘了,自己對自己的針灸功力是十分自信的.從沒有懷疑過自己.

她低頭去聽他的呼吸,一下下,沉穩有力.

原來是睡了.

她心中一塊石頭落地,隨即又失笑.當真是關心則亂,自己剛才紮的那幾個穴位是讓他放松的,根本不會有什麼事.

她放了心轉身要離開,忽然手中一緊.手已經被他牢牢握住.

"梓潼……"他緊閉著眼,呢喃了一句什麼.

蘇云翎一愣,忽然看見他眼臉下的陰影.她隨即黯然:他太累了,做夢都在夢見他的皇後.蘇云翎想要抽開手,忽然他微微一皺眉,握得更緊了.

"梓潼……"他低低地說,"不要走."

蘇云翎心底某一處忽然軟了軟.她輕聲道:"我不會走."

她也不知道他到底聽見了沒有,只看見他眉頭漸漸松了.她輕歎了一口氣,坐在他的身邊看著漸漸落下的夕陽,籠罩著整個靜謐的房中.

可是這樣的安靜並沒有持續很久,過了一會兒,外面傳來一道急匆匆的聲音.陳公公闖了進來.

"皇上!不好了!皇上!"他沖了進來,聲音有驚慌.

蘇云翎一顫,急忙抽回手.陳公公看見室中情形也是一愣,不過他很快回過神來,低頭佯裝沒有看見.

君云瀾在他剛才進屋時便已迅速睜開眼.他猛地坐起身,問道:"怎麼了?"

陳公公連忙道:"皇上,不好了!皇後在吐血.吐了許多血,太醫們沒有辦法止血……"

蘇云翎一驚.身邊風動,君云瀾已經大步掠了出去.她甚至只能看見他飛揚起來的袍角.

陳公公急忙要跟上,忽然眼前人影一花,蘇云翎攔在他跟前,問道:"陳公公,我也能去看看嗎?"

陳公公匆匆點頭,跟著君云瀾向著中宮而去.

……

中宮中氣氛更加凝重,里面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咳嗽令人聽得毛骨悚然.君云瀾臉色冷凝地站在殿中,看著一盆盆的血水被端出來.

太醫們匆匆進去又匆匆出來,不知道在忙什麼.有膽小的宮女已經悲從中來,捂著嘴嗚嗚地哭.內侍們也一個個臉色煞白.他們這一批伺候皇後的宮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如何.

皇後如今大不好了,他們也得跟著遭殃.

中宮中彌漫著一種絕望.蘇云翎匆匆跟去,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副情形.

"朕不要聽!"一道暴怒的聲音打碎沉默.所有的人一哆嗦都跪下.

蘇云翎看去,那總是和藹笑著的男人站在和皇後一簾之隔前,眉眼如霜雪,冰得刺人.生死關頭,他終于摘下最溫和的面具,把所有的不安和疲憊統統暴露.

他震怒,青筋在額角暴起,長長的墨發隨著夜風舞動,臉色冰冷得像是萬年的冰霜雕成:"朕要去看朕的皇後,你們都統統給朕滾開!"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 女子如花    下篇:第二百零三章 金針刺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