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二十章 深夜深宮召(一]   
  
第二百二十章 深夜深宮召(一]

蘇云翎呵呵干笑兩聲,回頭佯裝詫異:"麒麟王,好巧啊.在這里竟然能遇見麒麟王,真是三生有幸."她說著還淡定的拍了拍膝上的雜草,盡顯大家閨秀的從容優雅.

蕭嘯天冷冷勒著馬,坐在馬背上盯著她.他不說話,身後的侍衛什麼的自然不敢說話,于是十幾個人就和她一個人僵在林中瑪.

蘇云翎臉上的笑容都要掛不住了,心中不住咒罵,可是這個時候怎麼能破功呢?她還得想辦法逃了今天這一課.

"呵呵呵……小女還有事,小女先走一步.麒麟王慢慢逛!那邊風景不錯的!"蘇云翎隨手一指遠方,立刻頭也不回地趕緊走.

"那邊是懸崖,你想讓本王去跳崖不成?"蕭嘯天冰冷的聲音兜頭而來,澆了她個清新涼.蘇云翎腳步一踉蹌,立刻恢複正常向樹林外走去澉.

過了一會,身後馬蹄聲響,蘇云翎一回頭,只見蕭嘯天正慢條斯理地跟在她身後.蘇云翎氣得簡直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她都這樣表明自己不願意和他見面了,為何他還要糾纏她?簡直豈有此理!

"你!……"她才剛開口,忽然抬頭對上蕭嘯天凍死人的眼神,瞬間所有的勇氣都不見了.

"你為何不去上騎射?"蕭嘯天居高臨下,冷冷地問.

蘇云翎梗著脖子:"小女不懂騎射."

"不懂不是才要學的嗎?"蕭嘯天冷冷回敬.

蘇云翎笑了,咬牙切齒:"世上千般技藝,難不成我都要懂一些?王爺還真的高看小女了!"

"本王沒有高看你.本王只是不想看你再次要被人刺成一只刺猬,只會趴在地上瑟瑟發抖."蕭嘯天毫不留情面.

蘇云翎簡直氣笑了:"盧云書院這麼多女學子翹首期盼麒麟王.麒麟王不去教她們,偏偏來為難我做什麼?"

蕭嘯天看著她漲紅的小臉,心中不知怎麼的一蕩,忽然想起了她在自己懷中媚眼如絲的樣子.他眸色一緊,口中冷哼:"能言巧辯!本王的課你也敢逃?反了天了!"

他說著忽然一策馬朝著她沖了過來.蘇云翎本就在他身前不遠處,這一下突然發力她一點准備都沒有.只覺得身後影子一晃,整個人騰云駕霧地就飛了起來.還沒等她驚呼出聲,人已牢牢坐在了他的跟前.

從抓到坐不過是一瞬間,蘇云翎回過神來人已經變戲法似的坐在馬背上,背後還頂著一個硬邦邦的男人胸膛..

"你放開我!"蘇云翎氣得臉紅耳赤.一想到身後的男人和自己有過肌膚之親就覺得渾身不適.而且兩人孤男寡女同乘一騎,要是被人看到了能怎麼想?

她這輩子算是打定主意不想嫁人了,可是名聲總是要的吧?這事傳出去流言絕對是說她不要臉勾.引麒麟王,而不是麒麟王輕薄了她……一想起這個,蘇云翎更加心塞了.

"坐好!"蕭嘯天冷冰冰的聲音傳來,不容分手一把將她扣在懷中.

"連馬鐙都勾不著,你想摔下去大可不用讓本王扶著."他冷冷譏諷.

蘇云翎更加郁悶了.她背後頂著一個硬邦邦的胸膛.男人特有的清冽氣息混著馬革的氣息撲鼻而來,而且他的手還緊緊扣在自己的腰間.

他掌心的熱力透過她的衣衫,令她想起了那一夜交纏中的灼熱而修長身軀……

停!打住!蘇云翎回過神來恨不得自己給自己一巴掌.說好的就當那一夜沒發生過,怎麼的就會時不時跳入腦海,一點都不客氣.

蕭嘯天一低頭正好看見蘇云翎臉紅耳赤地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他有心惱火,不過一想這樣也好,她就忘了掙紮了.

他不喜歡女子太吵太有心機.眼前少女美得靈動,卻時常在他面前呆呆傻傻的,煞是可愛.而且一想起在瓏碧閣中發生的事.他看她的目光越發與眾不同.至于那日君云瀾到了將她帶走後做了什麼,他反而是一點都不擔心.

君云瀾是君子,若是兩人發生了什麼,現在蘇云翎應該是嬪妃,而不是還是籍籍無名的尚醫女.這一點蕭嘯天非常肯定.

倆人同乘一騎,各懷心思.

忽然蘇云翎耳邊傳來蕭嘯天的聲音:"到了!下去吧!"

蘇云翎還沒准備好,只覺得整個人騰空而起,竟然被他一甩就往地上拋去.



"你--"她還沒說出口,人已經站在了地上,力道,准度竟然剛剛好.

"你你你……你提前說一聲會怎麼樣?都被你嚇死了!"蘇云翎埋怨.

什麼一槍穿云震九州,什麼戰神,什麼俊美的戰神……誰要是在這時候當著她的面說,她真想呸那人一臉啊.

這男人分明就是脾氣硬得跟石頭一樣,性格傲嬌別扭到了極點好嗎!她是多麼"三生有幸"才能和這樣奇怪的男人有了肌膚之親.想著蘇云翎越發郁悶.

"前面就是騎射的地方,你總不是想讓本王抱著你過去吧?"蕭嘯天坐在馬背上,依舊是那一副欠扁的冷面冷腔調.

蘇云翎瞪了他一眼,提著裙擺慢慢地朝著騎射場"蹭"了過去.

蕭嘯天看著她龜速的樣子,忽然加了一句:"你今日漏了多少時辰沒上,晚上本王不介意單獨給你開個小灶加習一下."

瞬間,蘇云翎走的速度飛快起來,不一會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中.

蕭嘯天冷冰冰的臉上古怪地浮起一絲絲疑似笑容的神色.身後的侍衛跟上,正要請示忽然看見他的臉色,頓時毛骨悚然.

天啊,他發現了什麼嗎?麒麟王在笑?

麒麟王竟然在笑!

……

日落西山,當蘇云翎回到蘇府的時候,累得趴在了床上一動不動.渾身的慘狀已經不能用狼狽來形容了.騎射課上,就她沒有穿騎服,結果在練習騎馬的時候不方便不說,還經常被自己長長的裙裾給勾到,時不時摔在地上,一身泥土.

這還不算是最慘的,最慘的是她被逼著去學開弓引箭,握的手心被磨出了一個個水泡.一碰就鑽心的疼.

她躺在床上腦中已經一片空白.平日她身體就不如尋常人好,如今這又是騎馬又是射箭簡直要去了她半條命.不過這樣也好,累極了她就什麼都不用想了.

蘇云翎喚來烏木珠給她打水梳洗,晚膳也不吃一下子躺在了床上沉沉睡去.不知她睡了多久,忽然耳邊傳來"砰砰"的急促敲門聲.她正在夢中一下子被驚醒猛地坐起身來.

屋外傳來烏木珠略顯驚慌的聲音:"小姐!小姐,宮中來人了.讓你馬上去宮中一趟."

蘇云翎一愣:"什麼事?"她問完就覺得自己真是傻了.宮里來人還能做什麼?一定是中宮那位出事了.

果然烏木珠搖頭道:"奴婢不知."

蘇云翎也不廢話,匆匆換了衣服拿了藥箱就跟著烏木珠出了房門.她一心奔向府門外,沒想到烏木珠卻先將她領到了堂中.

在那邊蘇玉煥和曹氏都在.他們顯然也是剛剛被驚醒不久.在一旁的還有一個看樣子是內侍摸樣的人.

三人見蘇云翎來了立刻迎了上前.

那公公跪下道:"尚醫女趕緊入宮吧.皇後娘娘她……大不好了."

蘇云翎不提防他竟然行了如此大禮,頓時愣住.

不過這個時候讓她最驚訝的倒不是這個,而是那內侍傳來的消息:皇後大不好了!

怎麼個不好?!她已經好幾日沒有進宮了,能讓宮中半夜派人來難道是……她想著心頭猛地一跳.

"二姑娘,你趕緊進宮吧.皇上特地派人來接你入宮,一定是宮中無計可施了."蘇玉煥連忙道.

蘇云翎這時才發現這跪著的內侍竟然是禦前的人.她定了定神:"那翎兒就進宮了.二叔二嬸放心吧."

她轉身要走,忽然曹氏緊緊拉住她,拉著她到了一旁.曹氏面上都是擔憂.蘇云翎以為她是在擔心什麼,連忙安慰:"二嬸放心.我去宮中最遲明後日就回來了."

曹氏卻是一把抓住她,見離那內侍遠遠的聽不見這才壓低聲音道:"二姑娘,我不是不相信的醫術.只是有幾句忍了許久一直不得不說.在宮中不比在家中.你醫術雖高,但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皇後的病已是定局.說一句誅心的話,你若是給了她轉機,而後又沒有辦法醫治,恐怕這功勞也是白費了.萬一因此招到災禍,你豈不是冤枉?!……"

蘇云翎聽完頓時一盆涼水從頭到腳淋下來.

果然是姜是老的辣.一眼就看出了這個局面的微妙之處.她若是匆匆進宮,二話不說就把皇後病情穩住,

給了所有的人希望,而後萬一皇後的病急轉直下.那她不但無功還有過.

前世,她已經經曆過抄家滅族的危機,這一世,她可不能再因為莫須有的罪名連累到了蘇家了!可是若是讓她進宮而不作為,上官皇後勢必連拖都拖不住,等于她眼睜睜看著她死……

這,不符合她學醫救人的目的.

怎麼辦?不過轉瞬間蘇云翎腦中已經轉過了幾百個念頭.那邊那位公公不住看過來,低聲問:"尚醫女可以進宮了嗎?"

蘇云翎知道他在催促,匆匆點了點頭,對曹氏道:"二嬸放心,我自有分寸."

她說完匆匆就和禦前的公公出了蘇府.

……

月色淒涼,碩大的圓月此看起來竟然有些滲人.此時在高大的樹冠中隱約站著一抹瘦削的人影.他墨色的長發披肩,容色清冷妖魅.只是在月色下一雙眸子霧蒙蒙的.

而此時他微微側頭傾聽,半晌唇邊浮起若有如無的嘲弄.

"聖主."一道沙啞的聲音從樹下傳來.

那長發男子一側頭,面色恢複陰沉.他緩緩"步"下了幾丈高的樹.對于這一門驚世的輕功絕技,樹底下的老者似早就見慣了,一點都不驚訝.

"拜見聖主."老者見他下來,急忙跪地.

"恩,消息打聽得怎麼樣?"那男子緩緩回頭,赫然是南宮琴笙.

"打聽清楚了.先前行刺的蘇小姐的是'無影門’的殺手."那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先前蘇云翎在濟州遇見的毒聖顧南豐.

南宮琴笙冷冷看了他一眼:"廢話.我要聽的不是這個."

"是是……'無影門’向來心狠手辣,以絕不透露雇主消息而一直在江湖上有不錯的信譽.所以這次屬下也打聽不到什麼.不過……不過好像那白起將軍有一批銀子疑似經由惠盛錢莊流給了無影門."顧南豐說著自己打聽來的消息,一邊擦著額上的冷汗.

...

...

...

上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蘇府的丑聞(二)    下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深夜深宮召(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