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二十五章 深宮深夜召(六)   
  
第二百二十五章 深宮深夜召(六)

整個寢殿中混亂成一片.蘇云翎呆呆看著早就神智混亂的上官皇後,不知該說什麼,又該做什麼.

"梓潼!"一聲驚呼從外面傳來.

下一刻蘇云翎就被一股大力推了出去.她不提防被推得跌了出去.再看時君云瀾穿著明晃晃的朝服正一把將上官皇後緊緊抱在懷中耘.

"怎麼了?到底怎麼了?"君云瀾怒問跪了一地的宮女踝.

他的懷中上官皇後一會哭一會笑,然後渾身顫抖得像是秋葉.她看見他來,擠出一個笑容.可是那個笑容還沒來得及全部綻放,一股血箭"撲"的一聲噴濺在了他明黃的龍袍上.

緊接著一切就像是水榭歌台上無聲的劇一樣,慢慢地,但是清晰無比地在她眼前放大……

她看見君云瀾抱緊上官皇後,他每一份臉色變化都逃不過她的眼睛.他似乎在焦急喚著太醫.可是他懷中的蒼白女人一大口一大口的鮮血吐了出來.

鮮血染紅了他明黃的龍袍,滴在了地上.鮮血噴濺出淒美痕跡,染紅了他龍袍上栩栩如生的龍眼.而那一雙龍眼正冷冷盯著她,似乎在嘲弄她所有的自信,和不自量力……

血,再也止不住.

是夜,中宮大亂.

最後記憶中似乎有人把她從地上拉起,讓她跪在渾身是血的皇帝面前.有人大聲喝問什麼,她一個字都沒聽清楚.

她原本是想說點什麼的.比如她的養命丹,比如皇後的秋石散……可是當她抬頭看見站在面前渾身是血,面色哀慟的男人.

他的悲傷這麼明顯.

他一定很愛很愛他的妻子.而自己為什麼要說這些話呢?上官皇後已經走了,死者為大.而那些塵封的,不好的……

最終她什麼都沒說.她木然跪地磕頭:"小女醫術不精,害死皇後,請皇上治罪!"

然後,她看見他重重一揮手,內侍撲了上來把她拖了出去.

……

"蘇小姐,起來吧."一道聲音將她魂游天外的思緒拉回.

蘇云翎回頭,看見面色平靜的陳公公.他領著兩個小內侍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她身後.而方才那一直在罵著的凶狠內侍不知道去了哪兒.

陳公公眼中紅紅的,似乎哭過又像是昨兒沒睡好而已.

"陳公公."蘇云翎想站起來,腿腳卻麻了.陳公公上前扶起她,還親自為她拍了拍膝上的塵土.

"蘇小姐受委屈了."陳公公道.

蘇云翎只是沉默.良久她問道:"皇上如何了?"

陳公公道:"皇上守著皇後的靈樞一直在中宮中,寸步不離."

蘇云翎苦笑了下:"還望皇上節哀順變,龍體為重."

陳公公微微一笑:"皇上是一國之君,之後才是皇後的丈夫.他會明白哀痛于事無補.人終究是要往前走的."

蘇云翎點了點頭:"那還要陳公公多多勸導了."

她看得出來,這一場劇變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唯有眼前這個深宮中的老人早就看開了.他也許也會悲痛,但是他卻是最早跳出的人.

"蘇小姐是不是不知道皇後偷偷用秋石散?"陳公公忽然問道.

蘇云翎緩緩搖了搖頭.她如果知道皇後偷偷用秋石散,一定不會貿然用了她最珍貴的養命丹,最後兩種藥性相沖,再也無法挽救.

她不明白為什麼外人口中賢明的皇後會用這等禁.藥.也許是為了減輕病痛,也許是覺得自己大限已到,想要強撐一點精神留下最後的囑托……

不管怎麼樣,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人已經死了,留下的疑問和難題都只能由活人承受.

陳公公歎息一聲,久久看著她:"蘇小姐當時呼救的時候才知道這事了吧?"

蘇云翎點頭.

陳公公眼中憐惜之色更濃:"可是皇上問的時候,你為何不說?為何要把所有的罪責攬在自己的身上?"

蘇云翎抬起頭來,苦笑:"人已經走了.多說何益?再者……"她頓了頓,終是說:"我不想讓皇上知道皇後服用了秋石散……"

陳公公

歎息:"你可知道,要不是皇上心存疑慮,以當時的情況,龍顏一怒,蘇小姐可能就命不保了."

蘇云翎一愣,旋即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是啊.我終究是傻了."

陳公公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忽然問道:"蘇小姐很喜歡皇上吧?"

蘇云翎頓時一愣,等回過神來臉紅耳赤,急忙擺手:"沒有……陳公公……千萬不可如此揣測."

陳公公笑了:"蘇小姐放心,奴婢是口風很緊的人.再說喜歡皇上也不是一件壞事."

蘇云翎還要辯解,陳公公已經對身後的內侍道:"送尚醫女出宮吧,要小心伺候著."內侍們紛紛躬身領命.

蘇云翎想要再說,陳公公已經笑著離開了.

當出了宮門後,蘇云翎回頭看去,天光黯淡,連那金頂也比平日黯然了許多.她歎了一口氣,隨著內侍上了馬車離開了皇宮.

……

皇後薨了.皇上下旨,國喪一月,不可宴飲,不可游樂.整個京城上下一片白素.還請了各地的名僧前來為皇後念經超度七七四十九天.

整個國喪肅穆哀榮至極.

蘇云翎回到蘇府中休息了兩日,便去了盧云書院.書院中人人都在私底下悄悄議論著皇後的死.無數探詢的目光都圍著她打轉.只是她再也沒有了理會的心思.

書院的課程井然有序.蕭嘯天的騎射課幸好是七日一次,偶爾他沒空來,便找了軍中一位年紀大的朗將過來教習.

那位朗將姓鍾,年過五旬,為人厚道.以他的年紀足以做這些嬌俏少女的爺爺,故也沒有人有什麼異議.

蘇云翎見終于可以少蕭嘯天,心中放松不少.

只不過這些日子便過得有些無趣.書院中明爭暗斗層出不窮,她雖然懶得理會卻也並不意味著沒有發生.甲乙丙丁四個學堂中那些才華出眾的便開始露出鋒芒.其中以甲班蘇云翎這一班中人才最多.

有被稱為"書院絕世雙姝"的趙玉瑤和她;還有富可敵國的薛家,揮金如土的薛玉英;京城人稱女中霸王的楚嫣然.四足鼎立,賺盡了整個書院中女子學堂的絕大部分風頭.

其余乙丙丁班中各有優秀少女,這不必多提.再過兩個多月小考就要近了,到了年末大比就要開始.再加上龍虛先生的許諾,讓這書院中比拼的風氣越發濃了.

蘇云翎每日按時過來書院,時辰到了就回家,每到學院六日一小休,她便約了薛玉英和楚嫣然在京城中隨意逛逛,一副愜意的模樣.

楚嫣然隨性慣了,有的玩自然好.可是蘇云翎約了薛玉英兩次後.她卻皺眉問道:"你不用在家中溫習功課嗎?"

蘇云翎莫名:"溫習什麼功課?"

薛玉英臉黑黑:"四書五經,琴棋書畫啊!!雖然我知道你醫術不錯,但是這次據說雅樂女官的大比可不輕松.皇上要親自監考的."

她正在為這事煩得要死.想她薛家金如土,銀如糞,珍珠似大米,但是偏偏讀書上面一個比一個沒天分.她大哥薛玉絡早早掌管了薛家,日進斗金,經商有道,把整個薛家搞得一躍而起成為四大商賈之首.

她哥哥經商這麼厲害,族中的老人們自然不敢在他耳邊念叨讀書的好.可是她就慘了.原本以為自己長大了就可以隨便嫁人了,沒想到朝廷搞了個女官.

偏偏那些族中的大伯大叔什麼的,口口聲聲就要她去考個女官,不但花了大價錢去請了名師填鴨似的給她上課,還四處走動,金錢開路,大有不鋪出一條女官之路就不罷休的姿態.

這可害死了她了.她薛玉英算賬精明得一分一毫都能脫口而出.可是讓她讀書畫畫彈琴就要了她的命.自從她入了盧云書院後,重金請來的名師就開始狂轟濫炸,這對她簡直堪比酷刑.

所以當她看見蘇云翎號稱要考五藝卻又不讀書的樣子,心里不知道有多別扭.

************

有票的親們用客戶端投吧.票能一變三.....還有一更.今天更早點.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深夜深宮召(五)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計中的第一桶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