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二十七章 弱智的對手   
  
第二百二十七章 弱智的對手

她連忙佯裝什麼都沒看見,拉了烏木珠在一旁的賣扇子的攤子上磨磨蹭蹭地流連.過了一會,蘇云翎又悄悄回頭.

這下她確定了,自己的身後跟著"尾巴".而看他們的樣子像是從賭場之後就開始跟上的.

到底是誰?耘!

蘇云翎微微皺起秀眉.而一旁的烏木珠卻一無所知在一旁挑著扇子踝.

蘇云翎看著天色不早了,拉了拉烏木珠:"小烏鴉,你拿著銀票趕緊回家.俗話說財不露白,趕緊回去吧.我去個地方."

烏木珠疑惑問:"小姐不一起走嗎?"

蘇云翎悄悄回頭看著身後躲躲閃閃跟著的"尾巴",秀眉皺得越發深.這些人要是見財起意的話,那她和烏木珠一起離開很有可能被他們半路堵上.

她和烏木珠都是女流之輩,怎麼可能逃脫?可是要是烏木珠自己先回去再叫府中的人來,這才是上上策.

她當機立斷:"小烏鴉你先回去,然後按我說的做……"

她說著在烏木珠的耳邊如此這般吩咐了幾句.烏木珠立刻嚇得臉色都白了.

"快去吧."蘇云翎看著後面的"尾巴"像是發現了什麼,急忙不多說,推了烏木珠一把.烏木珠急忙匆匆地走了.

蘇云翎佯裝在扇子攤上流連了一會,然後挑了一家臨街的茶樓,優哉游哉地進去點了壺好茶,看起風景來.

天色很快暗了下來,蘇云翎算著烏木珠應該到了蘇府中,又看了看茶樓底下似乎沒有了那可疑的"尾巴"這才悄悄從茶樓後門出來,在複雜的巷子中穿來穿去.

秦國京城的巷子多又複雜.蘇云翎從小在京城長大,地形熟悉,自信就算自己一個人在巷子中走也能把身後的尾巴甩掉.

可是當她快看到蘇府時,眼前幾條黑影一閃,攔在了她的跟前.

"嘿嘿,小美人,你讓我們哥兒幾個好找啊!!"有個淫邪的聲音在前面響起.

是兩三個看著像是紈绔子弟的年輕男人.他們身邊是幾個穿著歪歪扭扭的地痞流氓,還有幾個打手摸樣的從身後的巷子慢慢地摸了過來.

蘇云翎在心中歎了一口氣.這個世上當真是人渣層出不窮.

她淡淡地道:"我勸諸位還是趕緊離去的比較好.不然等會有你們後悔的."

當先那個穿著湖藍色錦衣的男人笑嘻嘻地走出來:"哈!這小妞好大的口氣.長得這麼水嫩嫩的,說話這麼狂,什麼後悔的?來來,讓大爺看看碰了你是不是會有啥?"

身後的地痞流氓起哄:"對!把這個小妞給綁回去好好摸兩把."

"讓她好好伺候我們幾個爺!"

那帶頭的錦衣男子聽見同伴起哄更加得意,說著就要伸手去摸蘇云翎的臉蛋.

蘇云翎只是淡淡地笑,那一雙明澈的眼中都是鄙夷和同情.那個錦衣男看見她的笑,心中忽然有一種不詳冒起.

他還沒伸手碰到蘇云翎,忽然巷子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我要是你,就趕緊從哪滾來的就從哪兒趕緊滾."

這一道聲音太突然,在巷子中的人都沒注意這人是從哪兒冒出來的.蘇云翎看向那巷口蹲著的一個其貌不揚的老頭子,微微一笑:"顧老,很久不見了啊."

那個老頭穿著一身粗布衣服,正吧嗒吧嗒地抽著旱煙.他抬頭嘿嘿一笑:"蘇小姐,對付這些個蒼蠅,您只要吱一聲就行了.何必親自出來犯險呢."

蘇云翎笑了笑:"那還不是看著天色不早了,想早點回家.不過顧老這些日子辛苦啦.這事就麻煩顧老處理一下."

她說著似笑非笑地看著眼前莫名不安的人,眸光倏然轉冷:"務必問出幕後主使者是誰."

"好嘞!"顧南豐拿著煙斗敲了敲鞋底,笑呵呵地站了起來.

他們一老一少一問一答的,壓根就是把這巷子中的人都當做了死人.那領頭的男人顏面盡掃頓時氣得哇哇大叫.

"你們……你們……"

他還沒說完,忽然就定住了.只見一只枯瘦的手忽然搭在他的肩頭.他一回頭如見了鬼似的:"你你……"

"你"字還沒

說完,顧南豐已經一拍他的肩頭."咔嚓"一聲,那人的胳膊軟綿綿的垂了下來.那人一愣,隨即響起殺豬似的嚎叫.

"想要摸這位小姐,狗手看樣子是不想要了."顧南豐說著,看也不看他一眼,人如輕煙躥了出去.

蘇云翎只看見一團黑影在巷子躥來躥去,等黑霧停下,地上橫七豎八地躺倒了一堆人.每個人的臉色發黑,神色極其痛苦.

看樣子中的毒很不好消受.前前後後也不過一眨眼的功夫.蘇云翎甚至還沒走出這個巷子.

顧南豐對她招了招手:"蘇小姐趕緊回去吧.這些蒼蠅就不敢汙了蘇小姐的眼睛了."

蘇云翎嫣然一笑:"那多謝顧老了,記得不要出了人命就好."

"好的好的!"顧南豐應得很殷勤,他說著"一不小心"腳踩在了在地上亂滾的某個地痞的胯間.

"嗷嗷--"一聲痛到了極處的痛嚎響起.

蘇云翎吐了吐粉舌,轉身輕松自在地出了巷子.

……

蘇云翎回到了蘇府,剛剛趕上了晚膳.烏木珠急得直冒冷汗,看見她回來立刻高興地把她抱住.蘇云翎沒空多說,吩咐她打開庫房.

她一清點庫房中的銀子,頓時皺眉.林林總總加上皇上的賞賜,也才幾十萬兩而已.這筆錢還差得有點遠了.

烏木珠好奇問:"小姐,你要急用錢嗎?"

蘇云翎自然不會告訴她太多.她笑了笑:"沒呢.只是數數錢.看看本小姐有多少身家."

烏木珠笑嘻嘻:"不是奴婢誇口,小姐估計是京城閨秀中銀子排第一了的了.就算是那薛小姐,手里的現銀估計都沒這麼多呢."

蘇云翎一笑.用完晚膳,一個消息由下人傳到了蘇云翎的手中.原來是顧南豐問道了那波人渣後面指使的主謀是誰了.

蘇云翎攤開字條,看著那名字,笑了笑隨手撕了丟了.對手太弱智也不好玩,一點懸念都沒有.

夜,慢慢深了.

蘇府中的西香閣卻是燈火依舊.蘇云翎正伏案苦讀醫書.忽然眼前黑影掠過.她眼前一花,手中的醫書已經被一只修長的手搶走了.

她愕然抬頭,卻眼瞳微微一縮.

對面的涼榻上慵懶依著一位妖孽般的年輕男子.他一頭墨發隨意紮了,幾縷柔發隨意搭在肩頭.一身暗紅到了極致的長衫隨意披在身上.

他骨骼清瘦修長,這麼一種暗地妖嬈的顏色像是他身上暗暗湧動的一團火,越發將他襯得如暗夜的妖似的,不食人間煙火,卻帶著一股莫名的危險氣息.

她忽然失笑:"明明看不見了,還搶我的醫書做什麼?"

那暗紅衣衫的男子一抬頭,眯起眼,似笑非笑:"我在看這書上是不是寫著什麼叫做'膽大妄為’四個字."

蘇云翎笑了笑,坐在他身邊椅子上:"這些日子要多謝南宮聖主保護小女了."

南宮琴笙丟了醫書,問:"你什麼時候能修到第六重?"

蘇云翎歎了一口氣:"估計要兩三年吧.這金針刺穴很難的,我要是能這麼厲害,也不至于到了這個地步……"

想起前幾日上官皇後的死,她心中頓時不是滋味.雖然上官皇後的死因很大一部分是她自己想找死,跟她沒什麼關系.但是若是她的醫術夠厲害,要是能提前發現上官皇後曾經偷偷服用過秋石散.

如果是那樣,她也不至于到了最後被皇帝誤會,差點一命嗚呼.

而現在上官皇後薨了,皇上傷心欲絕.自己對他的承若沒有做到,先前自以為是的一切努力估計都要從零開始.

說不難過,是假的.只是她現在拼命在轉移注意力,另尋別的法子.

南宮琴笙沒看見她臉色的變幻不定.他冷哼一聲:"那好,兩三年之中你最好別給我輕易死了."

蘇云翎仔細看他的眼睛,點了點頭:"你的眼睛好像還行,如今能瞧清楚一點嗎?"

她說著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南宮琴笙的目光卻不隨著她的手轉動,而是沉沉的,沉沉地看著她的臉.蘇云翎擺了一會,奇怪道:"不是說好些了嗎?"

她還沒

說完,忽然手被捉住.南宮琴笙修長的手握住她的手,慢慢在手心中揉捏著.

***********************

四月份很奮力地更了.其實四月份冰的任務很重的.因為劇本還有最後十集沒做完.冰沒有團隊.劇本拿到我的手中,四十集都要討論修改,都是我一個人在修改,然後和劇組討論,再修改.很累.

不過目前只剩下最後幾集.

其實按著正常人的思維,應該是把連載放一放,專心搞劇本的.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四月份我一直把連載放在了重頭,反而是劇本一直沒做.

現在實在不能拖了,五月份要把剩下的幾集搞完,還要到處出差.連載我就盡量每天更三千字,要是斷更,親們也體諒下.斷更少更對我的影響肯定比親們大.

斷更等于半年獎沒有,少更更是致命,稿費也要少很多.但是手頭的事情沒做完,也沒有辦法都把全部的都抓在手中.這樣只會什麼都做不好.

親們就多多體諒,盡量六月份回歸.會多寫對手戲的.至于說女主為什麼在男主面前不強勢,那是因為本文女主沒有談過什麼戀愛.跟冰其他的文的女主都不太一樣.愛一個人,肯定會姿態更卑微一點.

傲世也不是一開始就是硬邦邦舉世無敵的.那需要過程.個人覺得本文女主性格其實有立起來.對愛的人很好,對恨的人不留一點情面的.

上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計中的第一桶金    下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燈下看美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