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副神秘的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副神秘的

陳玉郎,這人渣今日過後就估計不會在蘇府中見到他了吧.

果然,到了晚上,蘇府的西邊一個小院子傳來呼天搶地的哭嚎聲.

原來是陳玉郎今日出去,不知道怎麼的得罪了平日一起玩樂的幾個酒肉朋友.結果被那幾個人派了家丁和打手人打得半死,要不是剛巧有捕快巡視,搞不好被活生生打死了.

陳玉郎血淋淋被抬了回來.曹宛一看早上人還好好地,晚上人就成了個血人,頓時嗷叫了一聲就昏了過去.等她醒來就急著趕緊請大夫.結果大夫一檢查,陳玉郎下半輩子都不能做男人了踺.

那群打手把陳玉郎打得子孫根徹底廢了!

這下曹宛真的徹底暈死過去了,半天才救回來.

蘇云翎在房中聽著烏木珠嘰里呱啦的描繪,心中笑得暢快.

惡人還要惡人磨啊.她不知道顧南豐怎麼整治那一批要輕薄她的人渣,不過估計是下了狠手.那些紈绔平日作威作福慣了,這下子踢到了鐵板上又被整得很慘,肯定要去找陳玉郎晦氣.

正好今天早上陳玉郎看見蘇云翎好端端的,結結實實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自己做的事沒成功,于是他就匆匆過去.結果自然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自來……

"真慘!那陳夫人就一個兒子,現在兒子成了廢人一個.將來可沒人肯嫁給他們陳家了.更別提還是個寡門."烏木珠嘖嘖道,說著這話都像是在替曹宛牙疼.

蘇云翎只是看著醫書,唇邊含著淺淺的冷笑.

很慘嗎?如果那一天她沒有發現身後有尾巴,身上又帶著一堆的銀票,又被那群惡心猥瑣的紈绔流氓堵在巷子里面,結果肯定就更慘.而且她還是個未出閣的少女,到時候人財兩空也許算是好的,搞不好枉死在臭巷子里面是她注定的結局了.

要知道,身上那筆十幾萬的財富可是足以讓那些人鋌而走險的.

所以只要想起這個,她壓根就不覺得陳玉郎很慘.

再說,陳玉郎被廢,跟她一點關系都沒有,只是他倒黴撞到了那些惡人的槍口上罷了.不過經過這一件事,哪怕曹宛皮再厚估計也不好意思住下去了吧.

自己的兒子被廢了,背後肯定有很多人指指點點.這下她想趕曹宛他們離開也壓根不用她動手了.

蘇云翎想著,心中那一口惡氣消散不少.烏木珠還在那邊嘮嘮叨叨地說,語氣中都是對陳玉郎的幸災樂禍.

蘇云翎忽然想起一件事,頓時放下手中的醫書:"小烏鴉,我要出去一趟."

烏木珠頓時嚇了一大跳:"啊?!出去!小姐不要啊!昨兒才剛在街上碰見那些壞人,要是……"

蘇云翎不等她說完就給了她一個爆栗,笑道:"你以為滿大街都是壞人?放心吧.快幫我收拾一下,我去見一個人."

"誰啊?"烏木珠連忙問.

蘇云翎只是一笑.

……

半個時辰後,蘇云翎已經坐在薛記玉鋪中的一間十分清雅的茶室中.一旁陳列著各種各樣未經雕琢的玉石,能看出石衣底下的綠油油的翡翠.

這是賭石買來的石頭,所謂的賭石興起在滇南一帶.因為那邊盛產翡翠,翡翠外面通常包著一層石衣,石衣開下去才知道這玉石的品級到底如何.

一刀開下去,露出一點里面翡翠,然後任買家開價競拍.價高者得.價高的拿來親自開,也許石衣下面都是廢渣,也許石衣下面是一整塊極品的翡翠.這便是賭石了.

運氣好的,一夜暴富,運氣差的,高價買得好的原石,一剖下去,結果一夜之間傾家蕩產.

看樣子薛璧也是此中之道的人啊.不然也不可能這鋪子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翡翠原石了.蘇云翎對玉石也有研究,當下很有興趣地左看看右看看,看看這些石頭以經驗判斷到底是不是頂級的翡翠.

她粗粗看下來,心中暗自咋舌.這些翡翠原石看下來起碼有五成的幾率是極高品質的翡翠.這些原石不識貨的看著就是一堆的破爛石頭,只有識貨的才知道這些價值連城.

薛家果然是豪富世家啊,竟然去了滇南這麼遠的地方和那些滇南蠻子賭石.

蘇云翎正感歎著.薛玉絡已經緩步走了進來.

仔細一看薛玉絡還

是和薛玉英有點相似,只不過薛玉英面容娟秀,薛玉絡更顯英氣俊秀.

薛玉絡見是蘇云翎呵呵一笑,撩袍坐下:"沒想到竟然是蘇小姐,無事不登三寶殿,今日是什麼風把蘇小姐給吹來了?"

他說完一頓,捉狹笑道:"不過,應該稱呼蘇小姐為尚醫女."

蘇云翎苦笑:"薛公子就不必取笑我了."

薛玉絡卻是正色道:"為何?"

蘇云翎心中黯然,面色卻是淡淡:"皇上沒有因為我的疏忽而治罪我和蘇家,已經是法外開恩了.皇後之死……其實我也有責任的."

她遂不瞞薛玉絡把事情經過細細說了.她知道薛玉絡和君云瀾私交甚好,不然當初也不會在濟州薛家碰見君云瀾了.所以這些事瞞著薛玉絡也沒用.

薛玉絡聽完果然面上沒有什麼吃驚神色,看來早就知道了.

他搖頭道:"蘇小姐這麼想就錯了.皇上雖然心傷皇後之死,但是皇上不是不分是非的人.當時皇後臨終前這麼混亂,你又一力承當過失,皇上沒有立刻降罪已經是十分相信不是你害死皇後."

"當然,事後宮中內務府肯定也查出是皇後暗中服用秋石散.所以蘇小姐不用擔心了.等一個月國喪期過.蘇小姐就可以進宮了."

蘇云翎剛聽著還好,聽到後面頓時詫異:"什麼進宮?"

薛玉絡一臉奇怪地看著她:"難道蘇小姐不進宮嗎?你已是被皇上封為尚醫女,這可是官職.而且據我所知,如今後宮無皇後妃嬪,所以尚醫女便成了禦前女官."

蘇云翎一聽頓時傻眼.

她的確是尚醫女,可是沒想到自己竟然把這尚醫女的官職看輕了.難道自己還要每天進宮應卯不成?不過轉念一想,自己若是在三個月後考到了雅樂女官,那還是得進宮.

左右都是逃不掉,還是真的是感覺很奇怪.

蘇云翎啞然失笑:"那這麼說,我這些日子沒進宮是不對了?"

薛玉絡笑了笑:"蘇小姐擔心什麼?你如今還是盧云書院的女弟子,一切等大比之後再正式進宮不遲.想來宮中也是因為如此才不催促的."

蘇云翎松了一口氣:"聽薛公子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因為進宮後總有些事不好處理的."

薛玉絡是個人精,一聽這話頓時明白:"蘇小姐有什麼為難之事?"

蘇云翎想了想,忽然問道:"有件事不知能不能請薛公子幫忙下."

薛玉絡見她神色鄭重,連忙問:"蘇小姐盡管說吧.你我都是朋友了."

蘇云翎從懷中小心翼翼掏出一張發黃的紙,這紙薄如嬋娟,可是一展開頓時有一丈多長,半丈多寬.上面用極細的炭筆畫了一幅很奇怪的畫.

薛玉絡看了一眼頓時倒吸一口氣:"這是什麼?"

蘇云翎鄭重地把這薄得像是蟬翼的絹收了起來,明眸中冷光熠熠:"這是某個人的一個秘密."

薛玉絡在剛才那一眼中已經看出了一點苗頭.他心中震驚,問道:"蘇小姐我就不問你這圖的來曆了,我只問你想要做什麼?"

"買下它!"蘇云翎一字一頓,眼瞳似針:"原本我要等我有足夠實力才動手,但是現在看來只能提前動手了.我要買下它,讓一心想要得到它的人,永遠也得不到!"

茶室中久久無聲.

薛玉絡皺著眉,半天才道:"蘇小姐,雖然我知道你蘇家恨靜王,但是這茲事體大,你蘇家罪名又沒有洗脫,這件事恐怕辦不成.……"

***********************

一天一更....據說雞蛋能分成,有雞蛋的親們,可以投給冰的《幻世風月》那邊可以收羅下雞蛋.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燈下看美男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又見君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