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三十章 又見君顏   
  
第二百三十章 又見君顏

蘇云翎胸有成竹,微微一笑:"所以我才來找薛公子.薛家的財力這是毋庸置疑的.而這堪輿圖也是千真萬確,價值連城.只要你我合作,完全可以將這事辦成了.再說,買下它,對薛家百里無一害,而且能讓薛家從此成為秦國第一首富!犬"

這圖上的秘密和來曆是她最重要的一張底牌之一.她原本想等到自己有強大實力的時候,才動用這張底牌,但是皇宮外君玉亭的派人刺殺她,已經讓她覺得遏制君玉亭已經刻不容緩了.

因為這張地圖上畫的是秦國境內一座山的鐵礦!

君玉亭苦苦尋找的無主山中蘊含的豐富鐵礦就在其中.蘇云翎為什麼能得到,那是因為當她還是蘇清翎的時候,在偶然的機會在他不小心落下的一個無名信封中發現的.

她當時還想還給君玉亭,可是當她好奇抽出來看的時候,渾身都驚得僵硬了.這是很精確的堪輿圖.沒耗費十年以上,若無經驗的行家耗費心血去勘測根本沒辦法繪制完全.

而看這堪輿圖的精細程度就知道君玉亭手下此人已經做了很多年了.她當時不知道君玉亭到底對這信封的重視程度有多重.可是她悄悄藏著幾天後發現君玉亭根本就若無其事踺.

也許這堪輿圖他派人做了很多年,天長日久所以遺忘了,或者是他不相信有人可以做出來……

總之因緣巧合之下,蘇云翎偷偷保存了這圖.也許就是這圖,才讓她開始對毫無瑕疵的君玉亭潛意識中起了疑心,才有了後來的窺破了他的陰謀……

種種往事在腦中一刹那浮光掠影而過,蘇云翎眼中越發堅定.

這圖的秘密太過重大.而她一個人壓根沒有辦法將它據為己有.所以她找到了薛玉絡.鐵礦無法讓百姓開采,可是薛玉絡不同.

如果她沒有猜錯,薛玉絡也是君云瀾手中的一個很重要的屬下.就算不是主仆關系,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所以把此圖獻上,等于她徹底站在了君云瀾的這邊.

這秦國上下,只有君云瀾可以有這個能力將君玉亭一點點遏制.而這遏制的開始可以從這一張圖開始……

薛玉絡苦笑:"蘇小姐,你說得很讓我心動.可是這圖關系重大……罷了,你得隨我進宮一趟."

提起進宮蘇云翎頓時渾身打個激靈.

她臉色古怪:"我可不可以不進宮?"

薛玉絡一向談笑自若的臉上頓時像是吞了個蒼蠅似的難看.

"蘇小姐!你意思是讓我獨自進宮跟皇上解釋?這圖既然在你手中你應該明白這圖畫的是什麼!你不用想也知道,這事沒有皇上,你我就算只是擁有這圖都是謀逆的大罪."

蘇云翎聽了佯裝喪氣:"我還以為薛公子可以和我一起合作把這座山一起買下來的.這圖上的東西可都是寶貝,比你那些滇南的翡翠貴重百倍千倍.我這邊有二十萬兩的銀子……"

薛玉絡哭笑不得:"蘇小姐你讓我怎麼說才好?這山若是買下來種種茶葉也沒什麼.可是這圖……哎哎,算了,進宮再說.我方才實在是被你嚇死了.趕緊進宮吧.這不是咱們能擁有的東西."

他說著趕緊催促蘇云翎起程,仿佛這圖在他手中多一刻都是燙手的山芋,壓根就拿不住.

蘇云翎心中暗自一笑,磨磨蹭蹭地和他一起進了宮.

到了馬車上,薛玉絡忽然回過神來.他目光若有所思:"蘇小姐,這事你心中早就有了計較?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麼?"

蘇云翎此時已不再裝.她微微一笑:"這圖若是由我親自獻給皇上,皇上必定追問我這圖的來曆.而且這圖的秘密獻出去,除了打擊原本擁有這圖的主人外,對我沒有什麼好處."

"可是蘇小姐把這圖給我看了.原來蘇小姐不但能夠打擊這副圖原主人的利益,還可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好處?"薛玉絡恍然大悟.

如果這圖由蘇云翎單獨給皇上,那這圖的好處就永遠不能分給蘇云翎了.不管皇上要拿這圖做什麼,蘇云翎也沒有資格和皇家討價還價.頂多拿點賞銀而已.

可是蘇云翎找到了薛玉絡.而薛玉絡又看到了這圖,得知了這個秘密.那對皇上來說,這座山的鐵礦開挖就不能再撇開薛玉絡和蘇云翎了.說不定君云瀾還需要薛玉絡暗中出面,買下這座山進行開挖.

只要皇上用到薛玉絡,薛玉絡就不能再撇開蘇云翎!



今日來蘇云翎是來給自己增加籌碼的!薛玉絡越想越是驚歎蘇云翎的心計.

這其中的彎彎繞繞,他竟然這個時候才想明白.而拿著這個天大秘密的蘇云翎卻是爭取到了她所能得到的最大利益!

蘇云翎輕輕歎了一口氣:"蘇家元氣大傷.我不得不出此下策.薛少,對不住了."

薛玉絡哈哈一笑:"蘇小姐太客氣了.這事雖然你利用了我.不過我第一次被利用得如此開心.你放心,皇上是睿智的人.他會做出最好的安排."

蘇云翎笑了笑,可是心中絕對不輕松.

她的確能相信君云瀾能做出最好的安排.可是當她把圖呈他的時候,他是否還能相信她是單純的蘇家二小姐嗎?

她明眸黯然.有所得必有所失,這個時候再也顧不得了……

……

馬車很快到了皇宮前.薛玉絡掏出一塊腰牌對著守衛晃了晃,便帶著蘇云翎大搖大擺地進了宮.

蘇云翎已經好幾日沒有到皇宮中.她隨意一看,頓時感慨.皇宮中還是滿目的雪白.國喪已經半個月了,皇後也已葬入皇陵之中.

按著秦國的規矩,七天之後便可以除喪.而如今看來,皇上的哀思不減,這喪禮恐怕要延一個月之久.

蘇云翎心中感慨著,卻也跟著薛玉絡到了一處偏僻卻清幽的宮殿之中.

過了一會,陳公公前來,對薛玉絡歉然道:"薛公子,皇上這幾日龍體欠安,要不您過兩日再來?"

薛玉絡看了蘇云翎一眼,頓時為難:"可是陳公公,我們今日來是有很重要的事."

陳公公亦是為難:"可是皇上龍體欠安,要是去了的話打擾皇上休息……"他說著忽然看向蘇云翎,面上一喜:"咱家有辦法了.蘇小姐可以去!"

蘇云翎頓時一愣.

陳公公已經不容分說拉起她,笑道:"咱家怎麼忘了呢?蘇小姐是尚醫女,先前皇上的舊疾就是蘇小姐給醫治的.你去正合適."

蘇云翎還沒回過神來就被他拉走了.

薛玉絡在她身後笑吟吟地:"蘇小姐,都拜托你了啊!"

他還好心地揮了揮手.

……

小半刻鍾後,蘇云翎已到了偌大的甘露殿.殿中靜悄悄的,到處彌漫著一股清幽奇異的香氣.蘇云翎微微一聞,立刻辨認出,這是只有皇上才可以用的龍涎香.

一想到里面便是許久不見的皇帝,蘇云翎頓時猶豫.

"陳公公……"她剛想要問.

陳公公已經撩開帷帳示意她進去.

既然來了便已經沒有退路.蘇云翎深吸一口氣,悄悄走了進去.此時殿中光線昏暗,龍榻上隱約可以看見一個人影.

蘇云翎心頭砰砰跳了跳.她有些後悔,早知道自己就不來了.因為她不知怎麼再次面對皇帝.

蘇云翎走到了龍榻旁,跪下:"皇上,小女蘇云翎拜見皇上."

龍榻上的人影動了動,然後她聽見衣衫窸窸窣窣的聲音.

"陳伯怎麼把你找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頭頂上響起.

蘇云翎想要抬頭卻頓時心如擂鼓.半天,她才找到自己的聲音:"聽說皇上龍體欠安,所以陳公公就把小女給帶進來.皇上恕罪."

她只覺得頭頂上有一道目光在盯著自己.

殿中沒有別人,君云瀾不說話,她自然不敢吭聲.

良久,他的聲音淡淡傳來:"起來吧.朕還以為你一輩子都不想進宮了."

什麼?!

蘇云翎頓時一愣.她忽然抬頭,對上了一雙沉靜黝黑的眼眸中.等她看清楚眼前的君云瀾時,心頭大大一跳.

只見龍塔上的皇帝斜斜靠在床上,面容蒼白非常.他身上披著一件玄色的常服,墨色的長發隨意散在肩頭.原本清瘦的臉因為這幾日的憔悴輪廓越發銳利,可因為消瘦,他的面容卻奇異般顯得十分年輕.

他靜靜看著她,淡淡道:"今日你進宮是來看朕的嗎?"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副神秘的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冷了君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